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两世缘苍山赋盈月

更新时间:2020-09-12 10:21:30

两世缘苍山赋盈月 连载中

两世缘苍山赋盈月

来源:其它作者:九泽鬼分类:言情主角:越盈君立

主角叫越盈君立的小说是《两世缘苍山赋盈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泽鬼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到了今天的这一步,他接受二老爷手里的产业开始,云家一半以上的铺子就都掌握在他手里的,只要再坚持几年,云家所有的一切早晚都会在他的手里,到那时二少爷才会真的开心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怎会来这里?”

名宿坐在窗边看着须发皆白的南道子,南道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才道“看望一位老朋友,倒是几年不见宿儿长大了不少,这样为师也就放心了!”

名宿看着南道子有些吃惊的问:“师傅还有朋友吗?”难道子睁开一直半眯的小眼睛,眼中精光毕现,他只是缓缓道“敌人有时候就是最好的朋友!”名宿点点头标示理解“师傅近些年可好?”南道子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有些意味不明道“你不该来这里的!”“师傅这是何意?”

南道子放下茶杯看着窗外,又是一朝春来花开,河边一个绿衣小姑娘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去,所有的是是非非起点圆点都归于这里,有些东西始终是无法避免的,这就是命运,妄他自喻可看透世间种种,终归还是逃不脱感情的羁绊。也许他说的对,自己终是太过仁慈。

名宿看着这位昔日的恩师,当初若不是他只怕自己早已不在人世。还记得自己八岁时便已经诗书无双,武艺惊人了,整个天朝无不夸耀羡慕名将军府有位天才,日后必能超越名上将军,但是八岁一场怪病几乎夺去了他的生命,所有御医都束手无策,整个将军府陷入绝望的时候南道子出现了,他一直记得那天他看到一个人带着满身的风雨推开了王府的大门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该醒来了!”

然后他莫名的好了,南道子成了他的师傅,教他武艺绝学,三年后南道子不辞而别,南道子刚开始一直不承认是他的师父,但是他一直这么叫着,这些年相比师傅他早已习惯了,也不再想以前那般听而未闻,最后竟然默认了。

他一直知道师傅他老人家知道很多别人所不知的事,师父他曾告诫他不要来江南,更不要与女子有太多牵扯,做一个一世英雄即可。虽然师傅没有明说他也不信命,但是出于对师傅的尊重他还是按照他的做,但是这么多年了,但他听到师傅在桦南郡的消息,让他如何能不来看望。

南道子收回目光看着眼前自己引以为傲的孩子,他是真的长大了,这一刻他分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究竟是该幸喜还是该无奈。有些事终究不经历是不会懂得,罢了,也许一切不过是自己的无端猜测,那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啊。

南道子站起身“宿儿,为师该走了,你好自为之!”名宿站起来“师傅,您就要走?”南道子笑看着名宿“为师很好,你不用挂怀,为师会去京城找你的,代为师问将军和夫人安!”见南道子如此说,名宿笑道“那真是太好了,父亲也很想念师傅,还常跟我念叨您呢!”难道子眼里带笑的望着名宿“你少匡我了,你与你父亲一向都不对盘,难不成江山不改本性易移了不成,好了,宿儿还是快些回将军府吧,这些年夫人也不容易!”名宿抱拳道“徒儿谨记师傅教诲,明日我便回府!”“好!”南道子拍拍名宿的肩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南道子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名宿总觉得师傅刚刚似有话要说,但是不知为何终是什么都没说,师傅身上的秘密太多他也无意去探究,只希望师傅他老人家保重好身体。南道子刚走木息就进来了,见到只有少将军一个人愣了一下,但是什么也没说站到门边,名宿抬步往门口走去“我们走吧!”

下了楼往客栈走去,前面是一座拱形的长桥,桥头写着忘忧,“忘忧桥!真的有忘忧的东西吗,我倒觉得叫思归桥更合适!”听到有些熟悉的声音从桥的那一头传来,名宿抬头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外衣,袖口裙摆露出大片绿色荷叶边的少女手拿着一直迎春花蹦蹦跳跳往这边走来,边走还边嘀咕着什么,这不是昨天看到的那个丫头吗,没想到又碰到她了。

木息注意到名宿的视线,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到了越盈,倒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只是少将军这是什么眼神,他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越盈一转身也看到了站在桥下的名宿,是他,昨天的那个人,今日他一身黑衣,显得沉稳异常,她倒是一时没认出来,不过他的眼睛她一眼就认得了,那是一双很吸引人的眼,当他看着你的时候你会不自觉的忽略周围所有只看到那双眼,那双眼明亮深邃但是你却无法窥探到真实,而且越盈总觉得他有些熟悉,说不上那里,总之让她觉得很亲切,是的就是亲切,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她也不知道。

名宿看着桥上停下脚步望着自己的丫头,她如此直白的盯着他的眼睛看,全无半点女子的矜持却让他有种莫名的喜悦,随即他摇摇头,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他抬步走向她,在她面前站定“为何要叫‘思归’?”,“啊,什么?”越盈一听他突然发问一时有些愣住,待看到名宿眼里的笑意才反应过来,“你看前面就是码头,很多外出的人走水路都会从哪里走,不少夫人就是站在这里盼自家夫君回来的,所以我觉得应该叫‘思归’!”“一个女孩子家的,懂什么叫思!”

越盈一听不乐意了“那你就懂了,女孩子怎么了,人家本来就是盼着夫君归来,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就你们男人可以说!我告诉你,我懂得可多了,你不要小看人!”名宿看着越盈微恼的小脸“我不过才说了一句而已!”越盈插着腰“你还想说几句?”名宿一时噎住,他抬手拍了一下越盈的头“强词夺理!”“我才没有!”

木息有些奇怪的看着站在桥上的两个人,少将军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位姑娘,看样子还挺熟悉的,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那末府的小姐怎么办?

他这边还没想清楚,就听到河边有人大喊“抓小偷!”木息抬头看了一眼,见人群中一个男子正在追一个小孩,那个小孩手里正拿着一个钱袋,他听后二话不说纵身一跃追上了那个孩子,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身后的那个男人已经追了过来,抢过小男孩手里的钱袋抬手给了他一巴掌“我让你偷爷的钱袋!”小男孩被打得脸一偏,嘴角流出一丝血迹。小男孩闷哼一声,木息皱了一下眉却没有说什么,那个丢失钱袋的人对木息道谢“多谢这位大侠出手相助,我看还是把这小偷送到官府去的好,省的他去偷其他人的东西!”“我不是小偷!”小男孩挣扎着,但是他怎么也挣脱不了木息的手。

那边桥上的越盈和名宿听到声音也走了下来,看到小男孩嘴角的血迹时,越盈快步走过去掏出帕子轻拭他的嘴角“你没事吧!”小男孩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名宿看都没看小男孩一眼对木息道“送去官府吧!”小男孩一听害怕的一抖,越盈听到后抬头看着名宿“他还只是个孩子!”名宿看着她“孩子就不用为所做的事情负责吗?他已经懂事了,既然敢偷就要做好被抓的觉悟!带走!”“我不许你将他送去官府!”越盈拦在小男孩面前,木息看了一眼名宿,名宿一把拉过越盈“你不要假好心,他不会感激你的,你这是在助纣为虐!”越盈依旧拦住不动“你不知道,官府不会善待一个孩子,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只要好好教育他会改过的,但是你送他去官府就有可能会毁了他的!”

名宿用力将越盈拉过来“妇人之仁!”越盈那里是他的对手一下就被他拉了过去,眼看着小男孩被木息带走,她不由有些急了,低头想要咬向拉着她的手,名宿见此快速将她的双手背在身后不由有些怒气“你到底在发什么疯!”越盈望着小男孩的背影一时有些恍惚,当年哥哥也是这样被带走的,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当初的自己也是这般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要不是自己哥哥不会死,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害死了哥哥,都是因为她,如果她早些拿出玉佩,哥哥也不会去偷,更不会被活活打死……

名宿看着身前一动不动的越盈有些奇怪,他放开手转过她的肩膀,入眼就看到一双泪眼,他愣了一下突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他本能的讨厌看到她的眼泪,她的眼神有些恍惚,似乎陷入了什么噩梦里,眼角的泪水无声流下,这样的流泪反而让人有些不知所措,他迟疑了一下问道:“你认识他?”声音有着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轻柔,越盈依旧呆呆的没有说话,“木息!”名宿叫住木息,木息闻言有些疑惑的回头,看到名宿扶着越盈的肩膀有些不知所措,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少将军这种表情,不由有些好笑的停在原地等着看好戏,面上还要维持一种一无所知的表情,真是太为难他了,不过打死他都不会出声嘲笑,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说《两世缘苍山赋盈月》 第5章 心善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腹黑小说
  3. 贵族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