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更新时间:2018-11-06 15:50:57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已完结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来源:悠空网作者:是花火啊i分类:玄幻主角:花初七鸿蒙

小说主人公是花初七鸿蒙的小说是《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它的作者是是花火啊i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的她,是何等的仙姿佚貌,绝世无双。凰珠融身,破天五段,堪称古武世家后辈第一人!不料在修炼之际被信任的师妹暗下杀手。原以为就此香消玉殒,却不想一朝穿越重生!人人皆知相府嫡女,花初七。废柴一根,红斑遮面,丑如修罗。却无人知晓,那一日冰潭之下,她自异世而来,重生附体!为护身边之人,从此脱胎换骨,惊艳天下。智斗后母贱妹,武斗渣男浪子。原以为这一生又要独自坚强,然,遇到了他。“这位小哥长得很像一个人啊”某花笑的猥琐。某位白衣飘飘一脸孤傲冷艳的美男,老脸一红,“像谁?”“像……我儿子的爹咯”某花奸笑扑倒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徐徐长风,拂过刚冒出头的绿芽,吹皱了一池寒水,水面微微漾起涟漪,一波波,一层层的荡漾不止。正如此刻花梦裳的心!

一身锦绣华服的花梦裳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明明还是那一身缝满补丁的破白素衣,明明不施粉黛小脸苍白,明明……明明就是那个以前任她欺凌的无能花初七!

为何,现在有什么不一样了?高傲!她竟从眼前这人身上看到了高傲!花梦裳心里满是惊疑,连带着听到声响赶过来的笔梅院一众下人也是私下议论开来。

而他们又怎么知道,此时此刻在她眼前的花初七,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无人疼爱倍受侮辱的相府大小姐,而是来自异世时空,且为古武第一人的白凰珠拥有者——花初七!

“姐姐,你可真是命大呢,不过可惜了呢。”花梦裳眯了眯双眼,眼里仿佛淬了毒,宽大的衣袖下悄然蓄力,凭她橙段初阶的实力,必能给眼前狼狈的人致命一击!没了花初七,相府嫡女的位置就是她的!到时候,就连太子……

蒋氏按住花梦裳暗中聚灵的手,轻轻摇了摇头。此刻下人都闻声过来,现在光明正大地杀了花初七,难保不会被有心人拿出去说事。弄死这个贱人不打事,若是不小心惹怒相爷,那可就划不来了……

不过现在虽不能弄死祸害,但是教训教训,让她生不如死也还不错。想到这儿,蒋氏立马换了张皮笑肉不笑的脸。

“花初七,不是大娘说你,不过让你把从梦儿那儿偷来的灵基液还来,你这孩子,怎的就想不开跳入了这潭里呢。可别受了凉,本就身子孱弱,别一不小心……”一旁的蒋氏说的话像是十分关切花初七,可是看她那幸灾乐祸的嘴脸,在场的众人只要不傻,是人都能知道她的险恶用心,不小心什么?

当然是“不小心”让她,去死……!

灵基液,顾名思义,是改变灵力的基础药液,而品质为极品以上的灵基液,更是能彻底升华人的体质,变废为宝!依次灵基液对于废柴一根的花初七,确实是极为重要的。

也难怪蒋氏母女以此物来构陷花初七了。

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花初七像看戏一样看着眼前自导自演的母女二人,不对,更确切的说是蛇蝎二人。

花初七早从原主的记忆中知晓,原来的花初七因为自小无母,所谓的丞相爹又是不管不顾,所以久而久之形成了胆小懦弱的性子。可纵然弱小如她且那般的忍让,眼前这对蛇蝎母女依旧不放过她,处处刁难招招阴狠,非要她死而不止休!

天不见怜,原来的花初七就那样孤冷寂寞的死在了冰潭下,结束了不幸了一生。

天亦有眼,让异世的花初七重生在她身上,续写她的生命同时亦要改写她的命格。

我欲乘风,扶摇九天!

花梦裳看到眼前的花初七一改从前的唯唯诺诺,反是正面迎着她打探惊疑的目光,素白破旧的衣服因为湿透的缘故,紧紧贴在身上,清秀的身形若隐若现,眼波轻敛,看似柔弱实则刚强!

“好妹妹,灵基液这等重要物品怎得能被我偷了去呢,别是被你哪个手脚不干净的下人偷了去又诬陷到姐姐头上。这一瓶灵基液事小,若是伤害了我们姐妹的感情可就划不来了呢。”花初七一脸真诚担忧,余光有意无意看向花梦裳身后略显紧张的紫雪。

小样,和她装无辜?想她前世在宗门,那些新来不懂事,敢顶撞她的小师弟妹们,哪个不是被她坑的哭爹喊娘!要么练功时被她偷拿走了辅助石导致元气大伤,要么吃的饭里被她加了可爱的小吸血虫,要么打晕了扔到要洗澡的老处女师姐那儿去。

呵,像花梦裳这种冷嘲热讽,连杀心也毫不掩饰的低级套路,简直是不够看滴。

“你……!”花梦裳被噎的哑口无言,从来不敢顶撞自己的花初七什么时候这么能说会道了,定了定神,花梦裳强行挤出一丝笑容,道“姐姐,你偷拿灵基液可是被我的丫头紫雪亲眼所见,证据确凿!偷窃这事若是被父亲知道,按照家规,需罚跪宗堂三天三夜呢。”

说罢,花梦裳双手掩唇,宽大的衣袖挡住脸庞,只露出一双惊讶的眼,“姐姐,你……不会是因怕责罚,才跳入冰潭自寻短见的吧?”衣袖下的红唇满是嘲讽。

三天三夜?呵!如此孱弱的花初七若真被罚跪宗堂,只怕头一天的晚上就命归黄泉,一命呼呼了吧!

真是最毒妇人心,这母女俩趁着一家之主的花儒奉旨出巡,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先是安了一个偷窃的罪名给她,又引她来这冰潭质问,然后暗中下黑手将她推入潭中,最后,即使她不死,等花儒回来母女俩一个教唆一个怂恿,花初七也逃不过罚跪宗堂的惩罚!

左右皆是死路,果真蛇蝎母女!

可惜啊,谁让你们遇到了我花初七,一切阴谋诡计都是那天上飘的云啊喂。只见落汤鸡的某人立马两眼泪汪汪,一边擦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一边可怜巴巴的说道,

“大娘,妹妹,我知道你们一向不喜欢我,可是我毕竟是相府的大小姐,若是被诬陷偷窃之事传了出去,我名声不好事小,若是连累了父亲的名声,只怕……”花初七顿了顿,眼神扫过眼前局促紧张的母女,接着说,

“等父亲回来,必然会责备大娘办事草率,难免责罚。看在大娘年纪大了做事难免不周全,而妹妹又小做事唐突的份上,所以这次,初七就不怪罪大娘与妹妹了。”

花初七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正义凛然,既利用相府名声把偷窃一事撇的干净,又暗中讽刺蒋氏老不死,花梦裳没脑子!把在场的众人听得那个惊吓和暗叹,不知情的人怕是真要夸奖她的大度了。

“这大小姐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啊”

“是啊是啊,竟敢和大夫人二小姐对着干”

“你别说,这样的大小姐还真有几分她已故母亲的影子”

“可惜,右脸的血斑……本是个大美人啊,灵力更是……”

“嘘……别被大夫人和二小姐听到”

然而离得不远的蒋氏和花梦裳二人,怎么可能听不到那些身后嚼舌根的!尤其是蒋氏听到花初七的母亲,气的鼻子都歪了,眼里充满嫉妒,但仔细看,还有着一层更深的忌惮。

而这一切都被花初七看在眼里,心中疑惑:花初七的母亲……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她真的故去了吗。如果真的已经故去,那她竟还能让眼前不顾一切置自己于死地的蒋氏也心存忌惮?看来待解决眼前的事,必要去好好查探母亲的真相!

猜你喜欢

  1. 娱乐圈小说
  2. 修仙小说
  3. 百合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