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许你一世无忧

更新时间:2018-11-07 10:20:49

许你一世无忧 已完结

许你一世无忧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夏至若秋分类:言情主角:许宇伦池优

《许你一世无忧》是由作者夏至若秋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许你一世无忧》精彩节选:如果相遇是一场恩泽,那么池优这辈子最美好的相遇便是许宇伦。是这个男人,用自己最美好的一生守护着她。“她池优就那么好,值得你许宇伦这样吗?她就这么重要?”“她,重过于苍生!”“如果我的骨髓能够还清你十月怀胎的罪孽,那么,我给,给完,你我再不相欠!”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从来都不知道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眼前的这个女人,她能形容的,只有魔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月份了,大半个月过去,没有一点消息。从她知道照片那日开始,到现在,已经很久了,久到她都快要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还剩下几个月?爸爸会带走她吗?可是他说舍不得,舍不得在这里发生的所有的一切。

她舍不得许宇伦。

“到了!”踩下刹车,司机回头说着,提醒一直低头的池优。

“谢谢!”付完钱下车,池优走进家门,换鞋。玄关处好几双鞋子,是他们回来了吗?

穿上拖鞋,池优拎着包包走进客厅,发现四人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休息,也是放慢了脚步,悄悄从旁经过。

许宇伦一向浅眠,听到身后有动静,就睁开了眼看过去:“小优,你回来了啊!”

点点头没有说话,池优示意他继续休息,自己则上了楼。

她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儿,不想被打扰。

看出她微微有些心事,许宇伦哪还有睡意,穿上一边的拖鞋就匆匆追了上去,却还是被池优隔在了门外。

“小优,你怎么了?”

“我没事,有些累,想休息一会儿,你下楼去休息吧!”靠着门回答完,池优放下自己的包,转身走至一边的沙发坐了下来。

不死心的继续敲门,许宇伦有些担心:“小优,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你就告诉我,说出来我替你分担!”

“我就是想一个人静一会儿了,你先离开好吗?”

她要怎么说?她害怕自己在这儿的日子所剩无几?她要怎么说?她不想到最后离开都没有找到自己的母亲?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选择不说。

伸手捏了捏鼻梁,许宇伦整个人靠在门口,侧头看了眼,静静的没有说话。

今天很早就起来去赶通告,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下,现在小优这样,他还怎么休息得下。

究竟是怎么回事?早上走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是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吗?怎么一下子就变了?

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想着,许宇伦索性下楼去拿了楼上房间的备用钥匙,一下子就冲进了池优的房间:“小优,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是谁,我去解决!”

“没有!”侧过脸,池优选择不去看许宇伦。她的喜怒哀乐都在脸上,才不要让他看出来。

没有说话,许宇伦只是细细观察着池优,慢慢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我知道最近因为我们几个的事给你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最近也在忙着很多事而忽略了你,但是你要相信,我的心里只有你,藏不下任何人!”

“那孙筱丹呢?”听到最后一句,池优侧过脸,忍不住开口。

“她?她怎么了?”难道是她又对小优做了什么吗?

“你一点都不懂!”性子一下子就出来了,池优站起身伸手去推身边的许宇伦,“你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被莫名其妙推出门外的许宇伦只觉得一头雾水,自己刚才明明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莫名其妙就赶了出来?

无奈地伸手拔了备用钥匙,许宇伦回头又看了眼门口,叹着气就下了楼。

“你怎么拿着备用钥匙?小优回来没?”严以陌率先睡醒,给自己倒了杯咖啡,正在努力清醒中。

“回来了,在房间,把我赶了出来!”晃了晃手里的一串钥匙,许宇伦耸耸肩,在沙发空位上坐下来。

“吵架了?”

“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摊摊手,许宇伦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受害者。

“会不会是那个来了,不是来的时候都会情绪不稳定吗?”支着下巴,严以陌伸手扯了扯许宇伦的衣袖,问道。

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确定,许宇伦仰头看了眼客厅楼上,最后还是没有回答。他也不确定到底是什么原因,这种情绪好像最近一直伴随着池优,他觉得可能是她太累了,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可是一直等到晚饭结束,池优还是把自己锁在房间,一步也没有走出。

意识到事态严重的许宇伦放下手中的碗,快速上楼再度敲响池优的房间门。

“我不饿,你们吃吧!”

“小优,你要是心情不好,就冲着我发一顿脾气,但是不能不吃饭!”才说完,房门突然被打开,池优绷着脸,只是扫了一眼许宇伦,便再度关上了房门。

这究竟是怎么了?

愣愣的盯着被合上的门半晌,许宇伦才意识到自己正被无声的抗议着。今天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一回家就变得这么奇怪,她刚才提到了孙筱丹,难道和孙筱丹有关?

默默的选择下楼回到餐厅,许宇伦颓废的在一边坐下,没有了食欲。

“不下来吗?”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申子暮难道率先开口,询问情况。

摇摇头,许宇伦抬眼去看对面的申子暮,“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说错了,她就开门看了我一眼,又给关上了。”

“哎……”叹了口气,夏宇辰伸手拍了拍许宇伦的肩膀,“快点好好想想,今天有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被抓到了把柄?”

“我一整天都和你们在一起,能去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伸手甩开夏宇辰的手臂,许宇伦回头睨了一眼,索性站了起来。

不行,他必须得上去问清楚,这样不明不白的莫名其妙对着自己发脾气算什么啊!

上楼,许宇伦再度敲响池优的房门:“小优,我们谈谈!”

“我不想说话,让我安静一下不可以吗?”朝着门口说了一句,已经躺在床上的池优伸手掀起被子闷着头,不再说话。

“可你总得让我知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吧!”继续不死心的敲门,许宇伦倚在门口,就等着池优开门。

隔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房间门被打开了。许宇伦走进房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抬头去看对面床上的池优:“到底怎么了?你总得告诉我吧?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下午回来的时候,路上被孙筱丹拦住了。”

“你没事吧?她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一听到孙筱丹的名字,许宇伦立马上前,仔细检查着池优的胳膊,“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

“我自己能解决!”伸手慢慢松开许宇伦紧抓着自己的手,池优抬头,“宇伦,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单纯,勾心斗角这种东西,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在家族见过,不愿意用并不代表不会。”

没有说话,许宇伦只是看着池优,此刻的他确实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只好等着池优继续开口。

“我知道最近你们的压力很大,我能自己解决的事情,我不想让你帮着我背负,我总要学着长大,要是以后没有你,那我怎么办?”

“说什么傻话呢!”伸手捂住池优的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许宇伦伸手将她搂在怀里,“我说过我不会离开你,你就应该相信我,我始终都不会变,始终是爱你如初的许宇伦!”

我知道你爱我,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已经四月了。我的时间不多了。

找不到,我就该回去了!

这些话我都开不了口,我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你。我害怕失去、更怕我们以后会越来越远。

“你别乱想好吗?我知道我最近没时间陪你,让你一个人上学、放学,我都知道!我保证,我只要一空下来,我就陪着你!你想去哪儿,咱们就去哪!”

“我要的不是这个!”伸手推开许宇伦,池优眼角已经微微泛红。她没有要求许宇伦要做什么,她想要的只是那越来越少的安全感,她害怕的不是许宇伦的背叛,而是感情越到最后,就变了味道。

“我都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害怕,不知道我为什么因为孙筱丹突然就这样了,这就是我们的差距你知道吗?你不懂,你不懂的!”

“那你就说啊!你明明白白的说了,我不就清楚地了解了吗?”许宇伦也急了,站起身也不管池优是不是红着眼眶,说完就转身伸手开门走了出去。

走出去的那一刻,他的心便开始后悔,可是即使后悔,他也没有回头,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用力将门一甩。

他不懂,他不懂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明明好好地什么都没有发生,却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若是因为孙筱丹,那她完全都没有必要如此。他的心,始终都只属于她一个人,以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

她到底在担心什么?

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望着被甩上的门,池优强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还是决堤。许宇伦最后消失的那一抹背影,在她的眼中,是那么决绝。

她甚至想要开口,想要告诉他说自己害怕的是,只是未来也许就再也无法陪在他身边了。

她只是怕这个,她担心的就是这个。

可是她不知道该如何说,因为说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花园里的秋千上,池优正有一搭没一搭的晃悠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晚的星空很美,心,总是能够在仰望星空之后,慢慢跟着静下来。

就这么坐着不知道隔了有多久,身后响起严以陌的声音:“子暮做了夜宵,要不要一起去吃点?”

“不了,你们吃吧!”没有回头,池优继续晃悠着秋千,淡淡拒绝。

“吵架了?”伸手拉着秋千,严以陌没有离开,而是选择在另一边坐了下来,看向池优。

点点头,池优苦涩一笑。

“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刚才在客厅都能听到两人的争论声,声音都不大,但是言语间透着的淡淡冷漠,还是能够让人察觉。

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从认识到现在哪一次不是好商好量,何曾像今天这样弄到最后不欢而散。

现在宇辰那小子应该已经拉着子暮去劝宇伦去了,没办法,他只好充当聆听者,暂时来听一下池优的故事。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搞笑小说
  3. 现代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