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大明剑帝

更新时间:2020-10-05 13:23:01

大明剑帝 已完结

大明剑帝

来源:掌中云作者:墉桥分类:武侠主角:白少玉楚楚

主角叫白少玉楚楚的小说叫《大明剑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墉桥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元末明初,群雄并起,值此乱世,强者为王.一名少年,踏入江湖,与武林志士为友,与起义英雄为朋,金戈铁马,笑傲江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红巾军控制了整座濠州城。郭子兴把州府衙门作了帅府,又要召开会议,讨论占领之后如何对城中进行管理。白少玉心里有事,不愿久留,参见郭大帅要告辞。郭子兴极力挽留白少玉二人,希望能共图大事,但见白少玉去意坚决,遂命田七率二百骑兵沿途护送,以防路上逃散的元军散兵袭击。

田七率骑兵送白少玉二人一直到天大亮,送了又送,出城已一百余里。白少玉心想这样送下去,何时是休,那濠州刚刚攻占,还有许多事务要做,便说:“田壮士,请回吧。多谢你一路护送,不辞劳苦,郭大帅那里还有许多事要你协助,这离宿州也不远了,前面恐有元兵驻守。”

田七点点头,心想再往前送,恐有不便:“二位道仙,来日再到濠州,一定找我田七。我不便再送,请多多保重。”

白少玉和雷小芸齐声道谢,就此别过。

又策马一个多时辰,来到宿州城。只见城门口有重兵把守,士兵对来往的进城的百姓盘查甚严。老百姓排成了长队,一个十夫长不时拿起一叠画纸比照模样。二人下马排队进城。

十夫长长得尖嘴猴腮,两只眼睛滴溜乱转,一看便是奸猾之人。等到二人走到面前,十夫长取出一叠画纸,约摸有十来张,比照模样,看过白少玉,又看了看雷小芸,眼睛变得色迷迷,竟是看楞了。

十夫长原来被雷小芸的美貌所吸引,心想这道姑长得可真俊啊。雷小芸看这小子,色迷迷的盯着自己,心里就不爽,大喝道:“查好了没有,可以过去了吧。”

十夫长这才清醒,嘿嘿一笑,故意找茬:“我要检查检查你腰间藏的什么。”说着就伸出手要摸向雷小芸的纤腰。雷小芸哪能受得了,正欲拔剑砍了他。

突然,那人的的手被扣住,只觉得痛疼难忍,哎呀叫了出来。原来白少玉出手如电,瞬间扣住了他的手腕。

“反了,抓奸细。”十夫长大叫。十几个士兵立刻拔刀过来。白少玉另一手持剑已经架在十夫长脖子上,大喝一声:“谁敢动。”那些士兵看见,也不敢妄动。正在僵持,来了一位百户长,白面少须,额头一道刀疤。

“挑逗滋事,二位道士这是要造反吗?”刀疤脸说话语气平静,似乎没有发怒的意思。

“你的手下,对我们出家人可不太恭敬,寻花问柳的事还是少做,小心天谴。”白少玉冷冷道。

刀疤脸为人颇为正派,听这语气,又看看那个十夫长,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个十夫长平时就喜欢逛窑子,调戏妇女,是个好色之徒。刀疤脸当下说:“我一向尊重修道求仙之人,二位出家人,不和凡人计较,这件事,就算了,放了他。你们进城吧。”

白少玉听了这话,收了剑,推开十夫长。十夫长心生怒气,却也无可奈何。二人这才进城。

进了城,雷小芸还在生气:“白大哥,不是你出手快,我非砍了这小人。”

“不要和这等小人一般见识。我们寻一家饭店填饱肚子。”白少玉安慰她。

二人在城中骑马闲逛,寻找酒家,在闹市中找到一家红鸡馆。白少玉笑道:“我请你尝尝红**。此鸡烧法独特,曾经作为贡品进献皇宫。”

雷小芸立即答道:“甚好,甚好,鸡腿还是我的。”

二人下马进店,立即有小二迎上来:“客官,来了,请这边坐。吃些什么?”

白少玉点了一盘红鸡,一道蔬菜,一盆汤。

没多大会,菜就上来。二人吃那红鸡,只觉肉烂脱骨,肥而不腻,鲜味醇厚,齿颊留香。此鸡便是闻天下名的符离集红鸡。

正吃间,听见有人弹唱。

“柳丝长咫尺情牵惹,水声幽仿佛人呜咽。

斜月残灯,半明不灭。

畅道是旧恨连绵,新愁郁结;别恨离愁,满肺腑难淘泻。

除纸笔代喉舌,千种相思对谁说。”

原来是一个卖艺的琵琶女在歌唱。见那琵琶女,面容姣好,樱桃小口,两腮桃花,眉目传情,头戴一朵红花,显得俊俏可人。歌唱得也像人一样美。

这首曲子是西厢记的一段词,描述的是男女相思之苦。有几个人过来分别投了几文钱,那女子却把眼神投过来,似乎有意无意冲着白少玉微笑。

女子对这种感觉是最灵敏的。雷小芸悄悄说:“白大哥,对你有意思呢,还不快去投几文钱。”

白少玉回了一句话:“出家人不招惹凡尘之事。”

雷小芸继续说:“那是大和尚,修道求仙的可以近女色。”

白少玉正待反驳,这厢走过来几个纨绔子弟。其中为首的一个公子哥,随身拎过来一把椅子坐在琵琶女身边。

“小妞,唱得不错,这脸蛋可惜了,跟着金少爷我,要金有金,要银有银,何必辛苦卖唱。”其余几个人也拍掌起哄。“金少爷可是我们宿州府的首富,家有良田万亩,金山银山,识抬举的就从了吧。”

那女子居然一句话不答,径直走向白少玉这桌,坐下,说道:“冒犯二位道爷,我坐在这里了。”

白少玉心想这女子真是有意思,会选地方。这边还没发话,雷小芸先说了:“坐吧坐吧。姐姐唱得很好听,给我们再来一段喽。”

琵琶女也不推辞,手指抚弄,又来了一段《双调·蟾宫曲·春情》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琵琶女声音清脆婉转,情意真切,让人止不得情思飘动。雷小芸听得如醉。

那几位纨绔子弟,见琵琶女丝毫不理会自己,觉得好没面子。想过来继续缠着,又见两位道士在旁,唬不透底细,也不敢轻易上前。

白少玉是饱读之士,自然也会欣赏,见那琵琶女,神情自若,弹唱具佳,不像是走江湖的卖唱女,况且歌女哪有独自一个人出来的,当下心里长了心眼,暗暗提防。

白少玉见吃的差不多了,说道:“芸妹,我们该走了,还要赶路。”

雷小芸看了一眼那几位公子哥,表情似有不甘,还望着这里,怕他们再来纠缠,对琵琶女说:“好姐姐,跟我们一起走吧。”琵琶女点头应允。

付了饭钱,三人就要出门,那几位纨绔子弟果然不甘,金少爷上前伸手就要拦住琵琶女。雷小芸使出雷家的小擒拿手,扣住金公子的手腕,顺着金公子的力道,借力打力,一甩手把金公子甩出一丈多远。众人看得呆了,都没想到这个道姑这么厉害。众人过去搀扶金公子,只见金公子脸上带血,额头摔得青肿。白少玉对众人说:“你们走吧,不要再做不义之事。”众人心存畏惧,搀扶金少爷离开。

白少玉和雷小芸上了马,雷小芸对琵琶女说道:“好姐姐,速速离去,我们要赶路了。”

琵琶女望着二人,微微一笑:“我们会再见的。”

白少玉和雷小芸策马出城,奔徐州而去。正骑马行进,白少玉见雷小芸不时的打冷颤,不禁问道:“小芸,现在春暖花开,你怎么还打哆嗦。”

雷小芸刚打了一个冷颤,回答:“我也不知道为何,一路上渐渐的感觉冷,不是感到外面冷,而是从身子里冷。”

又走了一段时间,雷小芸感觉到越来越冷,要停下来休息。白少玉下了马搀扶雷小芸,发现雷小芸身子确实很凉。摸了摸额头,没有发烫,不像是感冒发烧。

这天气,肯定也不是受凉了。

白少玉扶住雷小芸在树边慢慢坐下,雷小芸身子一软,倒在白少玉怀里:“白大哥,我感觉好冷。”白少玉紧紧抱住雷小芸,从她身上散发的清香气息,让他沉醉,只是身子始终冰凉。

雷小芸依旧感觉身体发凉,但是又感到幸福,若不是自己生病,自己喜爱的白大哥又怎么会抱住自己,脸上不禁又露出一丝微笑,真希望这样一直病下去。

这时响起了琵琶声,一首清亮的歌声传来,那么委婉,又那么深情,还带着幽怨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唱的是南宋女词人李清照的一剪梅。

白少玉和雷小芸听得双双陶醉。歌唱的那女子正是宿州城中遇到的那位琵琶女。此时正坐在树干上,自弹自唱。

“你是到底是何人,为何在这里?”白少玉大声问道。这女子显然会武功,不然怎么能到树上。

“小女子,陈夭夭。五毒教江淮分堂堂主。二位道爷可从濠州而来?”琵琶女答道。

白少玉一听,知道不好,我抓了她的副堂主,这是寻仇来了。真没想到这样一个有才有貌的女子竟是五毒教的堂主。

“不错,我们正是从濠州而来,你是来报复的吗?”

“哼,猜得挺准,我确实一路跟踪你们,至少有三次机会可以毒死你们。我都放弃了。”

“为什么?她是被你下的毒吗?”白少玉立刻明白了,小芸是中了这个陈夭夭下的毒。心中又疑惑自己为何没有中毒。

“白云道兄,你是不是在想自己为何没中毒。道理很简单,因为,我看上你了,所以不忍下手。”陈夭夭又痴痴笑道:“知不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我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你。和我梦中的情郎一样。”

雷小芸听了这番话心里又是醋意,又是讨厌,这个**的女人,感情梦中情郎是个牛鼻子老道。

白少玉也有点头晕,难道自己真的有这么大魅力,还是这个陈夭夭就喜欢道士,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但是抱着雷小芸冰凉的身子又着急恼怒:“陈夭夭,快把解药拿来。”

“哈哈,还没做我老公的呢,就对我发号施令,”陈夭夭居然大笑:“你知道她中的什么毒。这是我自己研制的七日散。第一天浑身发冷,第二天浑身发热,第三天上半天冷下半天热,第四天上半天热下半天冷,第五天,一个时辰冷,一个时辰热,第六天是左边身子冷,右边身子热,第七天左边身子热,右边身子冷。如果你能受得了这七天,那便无事,不然身子必会折腾得散架。所以叫七日散。不过,我告诉你,还从来没有人中毒之后挺到第七天。”

小说《大明剑帝》 第九章 七日散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青春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