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前夫再爱我一次

更新时间:2018-11-08 15:35:25

前夫再爱我一次 已完结

前夫再爱我一次

来源:有书阁作者:流光飞舞分类:言情主角:赫连爵贺兰雪

主人公叫赫连爵贺兰雪的小说叫做《前夫再爱我一次》,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流光飞舞所编写的豪门虐恋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本以为逃过一次是幸运,没想到再次被抓住,却把我宠上天!前夫,我该拿什么爱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贺兰雪的声音,老爷子连忙回过头,看到贺兰雪浑身湿答答的,剑眉一挑,“丫头,司机没找到你吗?”这些饭桶,真是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明天一定要给他们好看。

“爷爷,您头疼吗?”贺兰雪顾不上回答,上前来担忧的问着老爷子,“要不要帮您叫医生?”

对于体贴懂事的贺兰雪,老爷子怎能不喜欢,进门来不顾自己,先问他的身体,比他那个亲孙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老爷子欣慰的说,“雪儿,爷爷没事。倒是你,快去换件干净衣服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

“我不碍事,先扶您去休息。”

先把爷爷支走,她才好上楼去客房换衣服,主卧室里根本连她的一根布条都没有,她上去换什么,最主要的是不知道赫连爵回没回来,他要是回来了,别说换衣服了,就是洗个澡都不行,因为他曾明文规定过,在主卧室,她只有睡地板的权利,里面的任何东西她都不能碰。

老爷子眸色一转,“我现在还不困,人老了瞌睡少,我再看会儿电视,你赶紧去吧,待会儿真的要感冒了。”

贺兰雪蹙眉,轻声问,“爷爷,爵回来了吗?”该不会是他回来了,爷爷故意的吧?

“没有,我刚给他打过电话,跟上官家的兔崽子不知道在哪鬼混呢?”老爷子第一次说瞎话,竟是脸不红气不喘,连草稿都不打。

以为他真的是老的不中用了,这俩孩子平时玩的那些花花肠子,他可是一清二楚,他回来的时候住一个房间,等他不在,就分房住,以前是不想逼他们那么紧,现在必须使用非常手段。

这次回来他就没打算走,管它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的,再任由他们两个这样下去,等到了地下哪有脸见她。

听他这样说,贺兰雪还是有点迟疑的,可是转念一想,爷爷可是从来都没骗过她。

思忖半晌,贺兰雪起身,道,“那爷爷您也别看太晚对眼睛不好,我先上去了。”

老爷子笑呵呵的对她挥手,“嗯,快去吧!”去吧,去吧,快去吧,孙子说不定现在正在洗澡,要是被这丫头撞见美男出浴……老爷子笑的一脸狡诈,要是被他那些老伙计看见,少不了一顿调侃。

贺兰雪不疑有他的上楼去,推开主卧室的门,眼睛四下瞄了瞄,房间里静悄悄的,床上的被子也是平整的,浴室里也没有水声,果然是没有人。

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贺兰雪把门反锁,边走向浴室,边脱着湿衣服。

推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把脱下来的湿衣服随手扔到洗衣篮里,想着等下洗完澡之后就顺便给洗了,再在赫连爵回来之前,把浴室给打扫干净,最好是不留一丝痕迹,那男人的脾气真的是惹不起。

**了衣服贺兰雪,打开淋浴,滚烫的水流浇在被雨水浸透的皮肤上,冷热交替,简直就是非人的折磨,贺兰雪忍不住**出声,“好烫!”

嘶……怎么会这么烫?抬头看了下水温显示器,50度,水温这么高,这是洗澡还是褪猪毛?

难道说赫连爵平时都是洗这么热的热水澡?

果真是异于常人的爱好,也不怕把皮烫掉了。

贺兰雪去找遥控器想把水温调过来,一转身直接撞上一堵温热结实的肉墙,坚硬的肌肉撞的她头皮发麻,下意识的抬头,望进那双蕴满风暴的阴冷眸子,心脏不由的一紧,浑身像是被施了定身咒,大脑中只剩下一个信息,上当了!

再看赫连爵的表情,云淡风轻的外表下,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沉沉杀气,漆黑的瞳孔里满是嘲讽,森冷的话语直接打在贺兰雪的心窝上,拉回了她飘远是思绪,“脱这么光是想让我上你?”

反应过来的贺兰雪步步后退,还没能逃离,就被他一把扯到宽大清晰的浴室镜面前,让她面对镜面,他则站在她身后长指掐着她的小脸,滚烫的身体死死的把她压制。

“欲擒故纵?”长指一寸寸的描绘着她因恐惧,而略微颤抖的娇躯,灼热的呼吸喷薄在她耳际,“贺兰雪,你终于要忍耐不住了是吗?”想爬上他的床,他会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后果是她所承受不起的。

贺兰雪咬唇往旁边侧了侧头,立刻感觉到脸上一痛,赫连爵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大力的捏紧她的脸,另一只游移她身躯上的大手,从上而下,一寸也不放过,最后停在双腿之间的黑森林地带……

“你……你要干什么?”因惊恐而颤抖的声音溢出苍白的唇瓣,一向冷静的贺兰雪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惧怕,对她来说,此刻的赫连爵就是个恶魔,一个恨她入骨,来自地狱向她索命的撒旦。

赫连爵邪肆的挑起半边唇,手指在黑森林周围打转,“亲爱的老婆,别装的像是我在**你一样,我还没对你做什么呢!”

“赫连爵,你放开,爷爷就在下面,你再这样我叫了。”这样的赫连爵是她所不熟悉的,平常的他虽冷,但不会像现在这样可怕。

“叫吧,叫的越大声爷爷越喜欢。记得当初婚检,你是处女对吧?不知道被我冷落了两年,你有没有红杏出墙,那层膜还在不在?”

“你放开……如果你是因为我进了你的浴室而生气,那么我向你道歉,我不是有意的。”

“你当然不是有意的,你是故意的。”

他好好的在浴缸里泡澡,这女人脱的**的跑进来,其用意除非是猪才会不明白。

“不是,是爷爷说你没有回来,我淋了雨,只是想洗个澡。”贺兰雪苍白的解释着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事实。

“嘴长在你自己身上,随你颠倒是非黑白,只是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镜子里映照这他似笑非笑的迷人模样,却是令贺兰雪忍不住发颤,连声音都不可抑止的轻颤,“我没有说谎,你可以找爷爷问清楚。”

“我没你那么闲。就算是爷爷欺骗你了又如何,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记得我说过吧,房间里的一切你都没有权利动,现在你不仅动了,还把它们弄脏了,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好呢?”

他就是要欺负折磨她,如果不是因为她,他和爷爷的关系又何至于向现在这个样子,说不到三句话就会发生争执,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他们像朋友一样,会一起下象棋,一起旅行……

“啊……”

下身突然被异物充斥,即干涩又生疼的感觉令贺兰雪忍不住惊呼出声……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青春小说
  3. 女强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