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都市 > 生之年誓死娇宠

更新时间:2018-11-08 17:35:18

生之年誓死娇宠 连载中

生之年誓死娇宠

来源:书丛网作者:偷吃起司的二哈分类:都市主角:权景川舒心

主角是权景川舒心的小说叫做《生之年誓死娇宠》,本小说的作者是偷吃起司的二哈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一次遇到权景川时,舒心几乎被母亲昂贵的手术费逼入绝境,那一天,权景川如神祗般降临在她面前他说,乖女孩,做我的女人,我宠你。从此他对她体贴入微,宠溺至深。她控制不住地心为他跳动。结果某个没良心的小女人事后趴在他身上还嘟着粉唇骂他老流氓!实在不能忍,权景川欲再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他老是不老,结果这小女人小狐狸一样狡猾,立马乖乖巧巧地改。直到元家大小姐从国外留学归来,她看到元家大小姐那张与她七分相似的脸时,她才恍悟,那个男人对她所谓的宠溺就是一个笑话,她的心动,也卑微如尘。当所有伤害元家大小姐的证据都指向她时,他对她说,你自由了。她被关押进监狱,只笑笑不说话。一场大火带走了她时,他痛心不已。四年后,她以国际知名设计师的身份归来,身边还带着一只萌萌哒的小包子。权景川一把拎起小包子扔到一边儿去,霸占着她说,“乖,想要孩子我陪你生,生一打都行。”她却对他笑得风情万种,“权先生,和我生孩子这种事,你还是先过问一下我儿子的爹比较好,毕竟他有经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迷迷糊糊地在家里的小沙发上睡着了,第二天舒心醒的时候一不小心滚到了地上,把腰给撞得有些疼。

她捂着被撞的腰部,突然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她昨天把自己给卖了?

下身还略有些疼,舒心这会儿又忍不住咒了权景川一声,“真他丫的是个禽兽!”

把自己收拾了一番,舒心又做了些饭菜装在保温桶里,带去医院给舒玉芬。

“砰砰砰——”

舒心正在收拾舒玉芬的换洗衣物,家门就被人重重敲打着。

停下手中的动作,舒心去开门,一看,是杜宇的妈妈,赵丽华。

“赵阿姨,”舒心冷淡喊了一声,“有什么事吗?”

赵丽华一直看不起舒玉芬两母女,更不喜欢她儿子和这个舒心来往。

昨天得知有人来她把她家砸了个稀巴烂,舒玉芬也进了医院,她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来看这个家的笑话。

但在临出门前,她无意间偷听到儿子竟然在和元家那个有钱人家小姐在交往,这下她感到骄傲无比,好像瞬间她家就提升到了元家那样的富豪家庭一样。

想着,她就越发瞧不起舒家两母女了。

赵丽华像只骄傲的母鸡,在舒心面前炫耀着,“我们家阿宇呀,那可就要成为元家女婿了!”

闻言,舒心淡淡一笑,“那真是可喜可贺啊。”

赵丽华见舒心的这副态度以为她是心头不舒服,她笑得更加得意,“所以啊,你以后就离我们家阿宇远点儿知道吗?我可不想引起我未来儿媳妇的误会,说我们家还和姓舒的在来往!”

舒心面上淡笑不变,嘴里吐出四个字,“多谢提醒。”

见舒心还是没什么表情,赵丽华不屑哼哼,“真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妈年轻的时候当小三,女儿长大了也往那方面学习了去!”

舒心唇角的笑容微微变得有些僵硬。

赵丽华最后又警告,“有我在,你休想介入我阿宇和元家小姐之间!”

说完,赵丽华扭着得意的步子离去。

关上门,舒心眼眸低垂着,眸底闪过一丝精光。

来到医院时,舒玉芬已经醒了。

“妈,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舒心一边将东西搁下,一边问着舒玉芬。

舒玉芬神情恍惚,她看都没看一眼舒心,只轻微出声说道,“没有。”

没在意舒玉芬的态度,舒心笑了笑,“那妈你喝些粥吧,医生嘱咐你这两天要吃清淡些。”

“好。”舒玉芬淡声应答,对待舒心就像对待一个普通的看护。

伺候完舒玉芬吃东西,舒心又给她擦了擦身子,而后她又去问了问医生她的情况。

“妈,你很快就能动手术了。”舒心边收拾着东西边和舒玉芬说道。

舒玉芬淡淡地嗯了一声。

舒心收拾好东西,“那,妈,我下午再来看你。”

“嗯。”舒玉芬还在侧头看着窗外,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舒心一眼。

舒心看着舒玉芬冷漠的背影,眸底闪过一丝失落,随后她转身出了病房,头也不回地走了。

舒心从医院离去。

半路,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舒心看着老旧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唇角弯出一抹自然笑意,接通电话,“喂?舅舅。”

“心心呐,最近还生活得好吗?工作怎么样了?”

听着舅舅关切的声音,舒心心中一暖,“我很好,舅舅。”

和舅舅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还和小弟弟舒灵灵说了会儿话,舒心的心情也好多了。

她没告诉舅舅舒玉芬出事的事情,这么多年来,舅舅为她们家操的心已经够多了,她不想再让他劳累了。

说完电话,舒心往公寓赶回去做午饭。

老旧的公寓楼下停着一辆豪华的黑色奥迪,奥迪车旁站着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

这个人舒心熟悉,正是昨天晚上给她和那个禽兽送衣服来的秘书小姐。

“你好,舒小姐。”秘书主动走上前来和舒心打招呼。

舒心略微尴尬地点头,“你好。”

秘书从车里拿出一个药品袋递给舒心,“舒小姐,这是我们boss吩咐给您买的,他说,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

虽然有些听不懂秘书所转达的话,但舒心还是接过药,“谢谢你。”

“不客气。”

秘书驱车离去,舒心看了药品袋子一眼,没看出来那是什么药,只好提着东西上楼。

回到公寓,舒心才仔细地将药拆开来看。

一看到那个功效舒心瞬间红了脸。

这个该死的禽兽!

舒心又忍不住咒他。

她简直不能想象那位秘书小姐听到禽兽吩咐她买这种药给她时候的情景!

还有他说的那句话,简直尴尬到家了!

正想着,那个新手机就在她卧室响了起来。

她赶忙去到卧室接听,来电是一串陌生号码。

但舒心也猜到了,这大概是那份禽兽打来的,一接通,果然。

“药收到了吗?”禽兽问她。

舒心一边把药盒子用一只脚踩在脚下,一边乖巧回答道,“收到了,”禽兽。

“会用吗?不会我可以代劳。”禽兽又对她耍流氓。

舒心两只脚都用力地踩上了药盒子,还是乖巧回答,“不用了,我会用,”禽兽。

禽兽边和她聊边撩她,她就把药盒子当成禽兽狠狠地踩上了。

直到禽兽要和她挂了电话,舒心才把被她踩得很扁的盒子利落扔进垃圾桶,而后再把该号码备注为,我是大禽兽!

舒心磨蹭了几下,还是把禽兽送过来的药拿来抹上了一些,清清凉凉的,感觉还不错。

收拾了一番,舒心便进厨房去熬粥。

她们家虽然穷,但是舒玉芬在很多事情,很多方面都要求精细。

说形象点儿,就像是有公主病。

吃饭永远不会吃剩下的,穿衣永远都不会穿地摊货。

小时候,舅舅都暗中将就着她,长大了,舒心能挣钱后,她也将就着她了。

为此,她还练得一手好厨艺。

尽管舒玉芬从小就不怎么关心她,她渴望过,郁闷过,但舅舅告诉她,舒玉芬年轻的时候吃了很多的苦,现在把一切都看得很淡了,如此,舒心也学习逐渐理解她。

到现在,舒心其实觉得,舒玉芬对她态度无论怎样已经都不重要了,唯一不好的是,舒玉芬还念着元家的那个男人。

她还记得,前几年,元家不知是谁过生日,舒玉芬非要去闯进元家去看,结果被元夫人狠狠地扫地出门。

诸如此类,给别人留下了不少的笑话。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奇幻小说
  4. 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