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侠史

更新时间:2018-11-27 16:35:18

侠史 连载中

侠史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笑无颜色分类:武侠主角:风清月王静浅

主角是风清月王静浅的书名叫《侠史》,本小说的作者是笑无颜色写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人们总爱说世界,总爱说江湖。那么,世界是什么呢?江湖又是什么呢?其实,一个世界就是一个江湖。义兴就是一个江湖。义兴,也是一个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清月揭开门帘,映入眼帘的是自己心曾弥足的地方。

只是风景如故,人事已非。

那些刻骨铭心的往昔,那些无尽的缠绵意我还记得,可是本该依偎在身边的你的倩影却了无踪迹。

我们曾经的温存本该温馨,我们有过的相守本该甜蜜,可为什么我回忆起来竟然那么的苦涩、又那么的戏剧。

如今我难过的,不是已经失去了你。

而是失去了你,却偏偏也嘲讽了我曾拥有过你的记忆。

我忘不了,可你又将叫我如何回忆?

回忆是义薄云天的逸轩,还是倾国倾城的静浅?

风清月越是想不去想,就越是控制不住去想。

这几个月的日子自己就是活在这般的悱恻的纠缠里,我真的好难受!

书山字海寻韵句,只为相取换玉心。

怕把深情负,又难忍顾,相思无限如茫茫前路。

你、身在何处?

我、为你生死不如!

相思蚀骨难追忆,此情成毒更碎肠。

王锦看着风清月紧紧的拧着眉头,死死的咬着牙,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颤抖,知他已是难过之极,忍不住又是一声长叹。

“他已经回家了,你也不要太悲伤了。”

“我没事,就请告诉我事情的原委吧。”

“嗯,坐下吧,这事还得从逸轩出生的时候说起,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讲得清楚的。”

“逸轩出生没多久,母亲就去世了。”

“父亲本来是很不喜欢逸轩的,因为觉得是逸轩克死了母亲,其实他也知道母亲身子一直都很虚。”

“虽然有些不喜欢,但毕竟还是自己的骨肉,所以父亲也只是对他稍微的有些冷落,并没有遗弃他。”

“后来,渐渐的、逸轩越长越像母亲。”

“父亲便变冷落为宠爱,万千的宠爱,他把对母亲的怀念和深情都加诸于小小的逸轩身上。”

“所以,长得酷似母亲的逸轩从小便被他当做女儿来养。”

“父亲让他学母亲的装扮,学母亲的言谈,学母亲的才情……”

“那时我也还小,看到他让逸轩学那些东西只是觉得好玩,比让我学的那些什么经营之道有趣儿多了。”

“甚至很多时候我会偷懒跑出来,悄悄的和逸轩一块儿学。”

“就这样,逸轩越来越像一个女孩儿。”

“配上他像极了母亲的花容月貌,很多时候甚至我都会产生错觉,觉得他不是我弟弟,而是我的妹妹。”

“后来,我长大了,父亲病逝了,逸轩也已经懂事。”

“我开始尝试去改变逸轩,我已经明白这样下去会毁了他。”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逸轩真的变成了一个女人,在他自己的心里。”

“他已经习惯身着女装,也习惯下人们叫他小姐。”

“每次我看到身着女装在镜子前顾影自怜的逸轩,我就很心痛、怜惜。”

“我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但我知道一定不会是美满幸福。”

“但是,不管怎样,他都是我唯一的亲人。”

“我能做的,只能是尽量的呵护他,疼惜他,不让他受任何伤害。”

“我唯一一次对他大声说话,是在几年前。”

“你在布塘救了他,然后你们结识了,并一起来了我天商府。”

“他被你的武功和才情深深的吸引,所以,你便在花园的秋千旁邂逅了身着女装的他。”

“身着女装的他是那么的倾国倾城,风华绝代,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抗拒得了。”

“就算是你,江湖第一少侠风清月也不例外。”

“我相信那一刻,你一定是惊为天人。”

“我知道了之后,我十分气愤。”

“我明白他的心思,我也十分的怜惜,但这怎么可以!”

“他虽然内心是个女孩儿,但他也知道自己其实是个男人。可是他还是明知不可为之,故意让你见着他身着女装的样子。”

“我一开始只是好好的劝说他,让他别在和你来往。可是,他哪里听得进去。”

“他已经完全爱上你了,无法自拔。”

“最后,我骂了他,我说我一定会阻止。”

“于是,他哭着跪在我面前,他跪着求我。”

“最后,他见我一直不答应,他便起身,慢悠悠的对我说道:‘大哥,你说我这辈子可以活多久呢?几十年吧,也好漫长了。只是、你说我凭什么活那么久啊。是凭这个容貌,还是凭你弟弟的身份?我这辈子,怎么活都不会是为自己而活吧。因为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我。不管是王逸轩还是王静浅,都不过是别人眼中的期望,我何曾为自己活过?现在我遇到风清月,我是真的好喜欢他。不管我是王逸轩还是王静浅,我都喜欢他。因为,我只有一颗心,一颗已经装满了他的心。’”

“‘可是,你们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我说。”

“我也知道,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不能没有他!”

“听到逸轩这么说,我再也说不出任何阻止他的话来。”

“逸轩神情很凄然,我听到他一个人幽幽的说道:‘我负他,便偿他一命。’”

风清月早已泣不成声,死死的抱着玉瓶,满脸都是泪痕。

王锦也是声音哽咽,竟然说不下去了,只是背过身子,没人知道他此时是怎样的一幅表情。

天色已经晚了。

秦痕和墨天已经在天商府用了午饭,却还是不见风清月和王锦出来。

秦痕还好,墨天却有些坐不住了。

“哎,二师兄,你说大师兄他们干嘛去了,为什么去那么久啊?”

“我也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我最好不要去打扰他们。”

“啊,可是我们呆在这里等真的很无聊诶,要不我们找点什么事情做吧!”

“你又想干什么,可别乱来,这里可是天商府。”

“呵呵,我知道啦!”

墨天嘴里这么说,却没让秦痕看到他狡黠的样子。

“嗯,不管怎样,我们都得等大师兄从里面出来了再说。你如果下次还想让我带你出谷,就给我好好呆着吧!”

秦痕很满意墨天的表现,这个混小子,眼里还有我这个二师兄,还算知道轻重。

“嗯……”

墨天点了点头,一副很听话的样子。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历史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