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师父找我当老婆

更新时间:2018-11-28 15:18:14

师父找我当老婆 连载中

师父找我当老婆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火柴妞分类:仙侠主角:墨无殇沐清痕

《师父找我当老婆》是火柴妞创作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师父找我当老婆》精彩节选:我是一头九尾狐,天生媚骨,也喜欢淘气玩闹,因此父母给我找了个师父老管教我。这个师父听说很了不起,是一个六道轮回墟的主人。我也以为这个师父是来教我学艺的,哪知道他竟然让我当他老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从来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我还能遇见斩空。那段被我掩藏在心里的秘密又被提上了台面。

比翼鸟一族从不设宴,不知道哪根筋没有抽对,突然要宴请旧友聚一聚,由府里的人将请帖一一送至被宴请之人的门下,这里面包括了我阿爹阿娘还有我师父。

阿爹阿娘要去游山玩水,便将赴宴的事儿推给我,我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没办法,只能随师父前去了。

比翼鸟族的族长在外恭候着,见着我师父前来,笑得他脸上的皱纹都开了花,“战神光临寒舍,荣幸至极荣幸至极啊。”

陆陆续续来了许多的宾客,宴会也算是热闹,歌舞升平,美酒不断。唯一不足的是师父成了全场的焦点,前来献舞的比翼鸟族的三个公主,个个都是眼睛长在了师父身上,跳错了舞步也浑然不知。

师父像是不知道一般,继续心无旁骛的饮着茶,时不时的将剥好了壳的瓜果放在我面前,我刚要拿起来吃的时候,几道嫉妒的眼光在我头顶越来越强烈。

我实在吃不下去这瓜果,只好继续饮酒。

约莫又过了半个时辰,我实在无聊的很,无心欣赏这些丝竹之声,也无心去看哪个美女因着师父的原因慌乱的去修改错了的舞步。

我低声跟师父说了声,趁着他人都没有注意偷偷的从后面溜了出去,听说比翼鸟族的花园还不错,倒不如去戏弄戏弄花草。

园子是足够的大,花也是足够的美,足够的芳香,叶也是足够的绿,蜜蜂忙碌,蝶舞轻绕,好一翻美景。

重逢是那么的突然。

在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待我看清,吓得我跳进了一边的花丛里。

斩空,他竟然醒了?比我预期的要早上三百年。

他来这里做什么?是来赴宴吗?既是来赴宴,为何这里鬼鬼祟祟的,像是在等什么人。

“夫君!”从斩空的身后传来娇滴滴的声音,只见有一女子迈着妖娆的步子,扭动着她的水蛇腰,软绵绵的搂上斩空的脖子,用她娇艳的红唇在他唇间一点,“夫君,事情办妥了,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斩空将那女人搂进怀里,“好,事成了,我好好的奖赏你。”

这两人要搞事情啊,比翼鸟族突然设宴里面定大有乾坤。

我避开这两人,化回原身在比翼鸟族来回乱窜。

比翼鸟族的四公主玉招行色匆匆的,袖子里闪出紫黑色的光。

形迹可疑,玉招是比翼鸟族最不受宠的公主,也不知她犯了什么错,被族长囚禁在自己房里,不得随便出去,此番这样行色匆匆,可疑,看她去的方向,是设宴的正殿。

煌灭神戟是个凶器,因着外表的关系,往往被人认作是神器。

比翼鸟族生在蛮荒之地,又不善武力,在兵器的认识上难免会出现一些偏颇。

宴会上,比翼鸟族的族的族长神秘兮兮的做了一番说词,关于共赏宝物之类,他兴高采烈的让人抬出来了他心心念念的宝物,而此宝物就是煌灭神戟。

在大家对着煌灭神戟品头论足之际,玉招幽魂般的进入了大殿,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目光呆滞,行动呆板,看来是被人用傀儡之术控制了。

族长在大刀阔斧滔滔不绝的说着煌灭神戟带给他们族的好处,比如煌灭神戟所在之处,花开得更浓,收获的吃食更多……殊不知危险正在逼近。

煌灭神戟突然躁动,散发出来的戾气让各路仙家手足无措,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师父,挡在众人面前,用法术和煌灭神戟的戾气相抵。

玉招发出幽灵般的笑声,将袖子一挥,她袖中藏着的紫黑色的东西争先恐后的跳出来,一个个跳向煌灭神戟。

嗜血浑珠?

我躲在外面念诀,煌灭神戟渐渐安静下来,玉招也因着咒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附在她身上的东西化作黑烟,迅速逃窜。

比翼鸟族的族长吓坏了,瘫坐在椅子上起不来,多少仙家的性命,差一点就毁于一旦,想到这里他就心脏骤停。

“是你在捣鬼!”那黑烟化成人形,是和斩空缠绵的那个女人。

“谁在捣鬼你心里清楚,不过我提醒你,煌灭神戟不是你能够操控的,想要讨好你男人之前,先留着自己的命!”

看来斩空并不爱她,既然爱她,为何要让她涉险,煌灭神戟和这个女人的嗜血浑珠本是两个不相溶的物件,若强行让两物相溶,这个女人一定会死。

只是那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人并不领情,怒斥一声,“我看你是多管闲事!”

本以为要打一架,那女人已经拉开了架势,而我已经做好了要开打的准备,谁知道她往我身后看了一眼,一溜烟的跑了。

她跑了我也就省事了,我好奇回头一看,不知道是哪个人脸这么大,能吓走一个美魔女。

回头却看见师父,一脸的严肃。

我正着怎么说,才能糊弄过去师父以师父的聪明,一定能够猜到我能够控制煌灭神戟。

我脑子里迅速想着什么托词时,在正殿传来玉招的痛苦的叫声!

玉招,我谢谢你叫得这样及时。

比翼鸟族族长对玉招做出的处罚,是将玉招扔进噬魂谷。

对这个处罚我很震惊,若追究责任,他难辞其咎。

玉招整个人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她微扬起的袖口露出她胳膊上的伤痕。

我蹲下身,掀起她的袖子,她惊慌失措努力用袖子盖住露出的胳膊,“别看。”

“这些伤是怎么来的?”我轻声问。

玉招不说话。

我继续问,“你不记得我了吗?”

玉招艰难的抬了头,目光呆滞在我脸上停留了片刻,突然眼里有了光,“你是,你是清痕?沐清痕!”

我点了头,承认。

“我记得你向来小心翼翼,怎么如今这样莽撞?”想起小时候,我和她还一起玩耍过几日,那个时候她做事情都会理智的想到前因后果,今天这种事,她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玉招凄苦一笑,从嗓子发出来的干哑像是陈旧的木门发出的吱哑声,将人带入苍凉里,“你知道一个人拼命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改变命运的心理吗?”

我眼眶你一阵热意,玉招命运坎坷,这么些年过得心惊胆颤活得小心翼翼,没想到……

“我出生的时候,我娘死了,我爹娶了后娘后就对我不好了。后娘仗着爹跟她撑腰,想法设法的折磨我,污蔑我……后来,我爹也死了,族人认为我不祥,处处怠慢我,就连下人也欺负我……我这满身的伤痕,也是在族长的默许下,我的那些姐姐们赐给我的……咳咳咳……我赌了一次,若这一次成功的话,我的命运或者会改变,若这一次失败了,死对我来说也是解脱。”

我扶着玉招起来,“你死了,无非是亲者痛仇者快,那么你受的苦,启不全白受了?”

玉招疑惑的看着我,末了一声苦笑,道尽对生的绝望。

我转头对还在瘫坐的比翼鸟族长说,“我师父既救你们全族一命,你定当还我一个恩情,这玉招我要了,你可有异议?”

比翼鸟族族长答应的痛快,在他眼里,玉招是死还是被逐出,都无关紧要,只要比翼鸟族族谱里不再有她的名字,他便可高枕无忧。

玉招对医理比较精通,苦于这些年来没有人指点,很多东西也是一知半解的,苍月又善医术,多年来形单影只,把玉招放在他身边,一是玉招跟着他可以学到东西,二来也有个人给苍月解闷,也省得他一天到晚没事去祸祸我的几个哥哥。

苍月见我带了个姑娘去她的岛上,立马黑了脸,虽然我之前提前给他飞鸽传书说明缘由,可他在信上画了几个摇得像拨浪鼓的头,以示拒绝。

“我扯呢,你给我弄个女的来。”抓狂的像一只百爪挠心的刺猬。

“惊讶啥惊讶,我信上不都给你说了吗!”我往玉招站的地方瞧了一眼,拉着苍月来到一个隐蔽的地儿,甩给他一记胳膊肘子,“小声点,你会死啊!”

“不是小声不小声的问题,你给我弄个女娃娃来,你是让他照顾我,还是我照顾她啊!”

“单方面照顾多没意思啊,相互照顾其乐融融啊,再说了,这姑娘本性好的很,不过是需要做些心理疏导,医者仁心,你怎么能残忍拒绝?”

“那你怎么不疏导去,你这张小嘴比我能瞎掰,死的能说成活的,活的能说成智障的,你咋不去疏导呢?!”

这话埋汰的我埋汰的我伸腿一脚踢在沧月的**上,“埋汰我是吧,我才听出来,你埋汰我是吧!”

苍月揉着他那圆润有型的翘臀,“说好的打人不打**的!”

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苍月勉为其难的收了玉招为徒,说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知道这话说的他脸红不脸红,这还没出试用期,就带着人家小姑娘天南海北的乱逛,惹得众人八卦之心油然而生。

阳光真好,听说玉招病了,我可是连夜从六道轮回墟赶过来,到了苍月的岛上,我倒头就睡一睡睡到太阳晒**,说是来看玉招的,我总觉得我是换个地儿睡觉的!

玉招的手艺不错,烧得一手好菜,做的一手好饭,我把盘子碗里的菜一扫而光后,又让玉招给我舔了第三碗饭。

苍月叹了一口陈年老气,“还吃呢?都成猪了。”

“说别人之前先看看自己的肚腩,都要耷拉到地上的人了,也不知道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来说我!”我用筷子戳了戳苍月大肚腩,肉颤颤的,我无情的笑得前仰后合,完后我不忘夸奖玉招一番,“玉招,深藏不露啊,你知道苍月的口味可是很挑的,一年到晚的仙风道骨骨瘦如柴,这才多久的时间,你就给养得肥头大耳。”

苍月被我说的不自在,赶紧堆了面前的几个盘子放我面前,“你瘦你瘦,盘子也给你吃。”

玉招笑而不语,只是往我碗里添饭。

我吃饱喝足后,又大包小包的提着往六道轮回墟走,路过四哥的住处,把从苍月那里顺来的酒塞进他怀里。

到了六道轮回墟后,我从师父房里转了一圈,没寻着他人,又到书房里溜达了溜达,只有六师兄在整理书架。

“师父呢?”

“师父啊,一早就出去了。”六师兄嚯的一声将一摞书全部搬上了书架。

“六师兄好厉害,你先忙,我不打扰了啊!”拍完马屁我赶紧蹦出书房,再不出来,六师兄指定要我帮他搬这个搬那个了。

六师兄在书房里感叹,“真是白疼你了喽!”

我坐在山门口等师父,一直等到日落也不见师父回来,我无聊的逗起了仙鹤。

这仙鹤名唤小玉,生得娇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是个男的,且不管他是男是女,反正我是他的救命恩人就对了。

轮回池里突然多了只溺水溺到浑身发黑的鸡?鸟?鸭?鹅?反正是看不出来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家伙来,反正是两条腿就对了。

我把裤腿挽至膝盖处,赤脚下水,把那只两条腿的家伙捞上来。

我左右瞧瞧,围着它转了一圈又一圈,除了能够确定它是可以吃的,其他的都确定不了。

不管了,想着师父闭关修炼也不易,直接提着它两条腿去灶房,干脆炖了给师父做补汤。

我在灶房里辛辛苦苦的在生火,这火刚升起来就灭了,来来回回好几次,把我自己的脸也折腾成了大花猫也没见它燃起多大的火星来。

正当我生火生得愁眉苦脸打算支个烧烤架的时候,那焦黑一团的东西醒了,直接从锅里蹦了出去,顺手操起了一木板子指着我,“你你你,你要干什么你!”

我吓都被吓蒙圈了,我还能干什么啊,鬼哭狼嚎的跑出灶房,“鬼啊!”我的鬼叫声响彻整个六道轮回墟。

最后惊得师父出来主持大局。

后来,我才知道,那只被烤糊了的家伙是师父养的宠物仙鹤,名叫小玉。

“你干嘛要趴在水里一动不动啊,还浑身黢黑,我以为你溺水被撑成黑色的了。”

“我那是在做美容,给自己护肤好不好啊,我这趁着护肤的时间打个盹,谁知道醒来后我就真的焦了。”

“你一男的,还护肤,害不害臊啊。”我不可置信的摇摇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啊。”

“护肤怎么了,谁说男人就不能护肤了!”小玉反驳,“人家就是要漂漂亮亮白**嫩的。”说着还不忘朝我抛个眉眼。

我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左瞧瞧又瞅瞅。

“你在找什么?”

“砖头。”

“干什么用?”

“拍你。”

这段相识的经历弥足珍贵,小玉成了我欺负我对象。

“我在这里坐了得一个时辰了,你这闷闷不乐也一个时辰,怎么,难不成今日我的容颜让你惨不忍睹。”小玉伸了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拨开他的手,嫌弃道,“你太高估自己了,你每天都挺惨不忍睹的。”转而又闷声道,“我担心师父,师父都出去一天了。”

小玉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一阵啧啧啧之后,“你现在知道担心你师父了,我可记得之前也不知道是谁换着法的整你师父,也得亏你师父脾气好又极为的宠你的,要是换做别人,你一天都不知道挨多少顿打了。”

听小玉这样一说,我心情更差了,就差磨刀霍霍向仙鹤了。

“你别瞪我,我害怕。”小玉畏缩着脖子,“你师父那么大个人了,肯定丢不了,男人嘛,都有正常需求,你得理解……”小玉还没有说完,就难受的动了动脖子,“你有没有觉得很热啊。”

确实很热,因为小玉的话,三味真火在我体内压都压不住。

……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民国小说
  3. 游戏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