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帝少蜜令:娇妻,别想逃

更新时间:2018-12-04 16:36:29

帝少蜜令:娇妻,别想逃 已完结

帝少蜜令:娇妻,别想逃

来源:掌书阁作者:小妖火火分类:都市主角:沐子溪承皓天

《帝少蜜令:娇妻,别想逃》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婚恋小说,作者是小妖火火,主人公叫沐子溪承皓天,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沐子溪有一副姣好的面相,能迷的所有男人七荤八素,但是她有一个悲催的家室,能拖后腿拖到后山那种,恰巧她也有一个恨她入骨的男人,恨不得扒她的骨,抽她的筋!某夜:他把钞票砸到她的脸上,各种解气:“出来卖的,总是要动真格的!”继而欺压而上。“不!我后悔了,我不卖身了!”她再也不想看到他。“做婊子就别立牌坊了,过时了,现在不流行绿茶婊,流行欲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沐子溪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了兰博基尼冰冷的背影,就像承皓天的脸一样,让人心生寒意和绝望。

为了什么?现在知道为了什么还有意义吗?还能挽回哪怕一丝一毫吗?还能还她一个干净的身子和平静的生活吗?什么都不行!所以,一切都没有意义!可是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控着的木偶,只能被承皓天手里的线在玩弄着,她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想到这里,眼泪又开始模糊了沐子溪的双眼。

承皓天,我恨你。沐子溪咬着嘴唇在心里狠狠的说道,她忽然觉得好冷好冷,就像是冷到了骨子里一样,使劲的将身上的衣服裹紧,沐子溪这才抱着双臂像失了魂一样的往回走。

能去哪里呢?她不知道,她的家已经要被炸平了,她那个有和没有一样的父亲现在正躺在医院里等着救命钱来延续生命,沐子溪忽然感觉到自己迷失了,她多么希望这时候能有一个温暖的怀抱,让自己能取暖。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温暖对她来说就已经够了,可是就连这点小小的希望,对她来说,和奢望没什么区别。

沐子溪走着走着,就不自觉的走回了自己之前住的小区,看着眼前的有些熟悉但是又恨陌生的小区,沐子溪不由得愣了愣。

定了定神沐子溪才发现小区门口有个人站在那里,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沐子溪觉得他就像石像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修长的身影被拉的有些落寞。

沐子溪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睛,又眨了眨,努力的分辨那个人是谁,正是林诺凡,他正看着远方,手里紧紧握着电话,嘴里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一样,眉眼间写满了焦急和担心。

这一刻,沐子溪忽然很想张开双臂冲过去抱住林诺凡,在他怀里大哭一场,诉说承皓天的可恶,诉说自己的无助,诉说一切的一切,可是她能说什么呢?说自己为了钱去卖还是说自己现在已经是个不干净的人了呢?这样想着,她有些不敢再靠近了,她怕自己靠近他对他都是一种亵渎。

沐子溪的脚步变得很慢很慢,她都不能感觉到自己在前进了。

林诺凡察觉到了什么一样,转过头,看到了沐子溪,就在他的眼神刚刚接触到她的那一秒,原本有些疲惫的双眼里马上变得有光彩起来,林诺凡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沐子溪的面前,伸出了两只手,那一刻,他多么想把眼前这个看起来好像迷了路的小孩拉到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再也不让她离开。

可是林诺凡没有,他的两只手在空中有些犹豫的愣了愣,随后轻轻将两只手放在沐子溪的双肩上,说道:“你可回来了,我找不到你,所以一直在这里等你,幸好你回来了。”

“我没事。”沐子溪吸了吸鼻子,让声音变得平静一些,可是有气无力的声音让她的疲惫和绝望显露无疑。

林诺凡的手不易察觉的僵了一下,他担忧的看了沐子溪一眼,然后拿开了自己的双手,对沐子溪说:“子溪,你不要这样,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不要着急,我会帮助你的。我先借钱给你,之后你再慢慢还我,好吗?”

林诺凡声音里已经近乎请求的语气让沐子溪觉得心被狠狠的闪过一丝疼痛,她抬起头,正好撞上了林诺凡担忧的眼神。

在那样的眼神里,沐子溪看到了他眼里的自己:披散着头发,眼睛已经有些涣散,嘴唇也因为被自己用力咬过有两道红印,就像是一个被抽走了灵魂的躯壳一样,这样的自己让她更加的自卑。

她忽然好想逃,她不想这个样子出现在林诺凡的面前,倒映在他的眼睛里,她害怕他担心,可是她更害怕他可怜自己!

这样想着,沐子溪真的一下子推开了林诺凡就开始转身狂奔起来,她要逃,她要逃的越远越好,她要自己解决现在自己的困境,她也要自己找一个他看不到的地方清洗自己身上的污秽,舔舐自己还带着血的伤口。

“子溪……”被突然推开的林诺凡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刚刚站好他对着只能看到背影的沐子溪开口叫道,可是沐子溪越跑越快,林诺凡甚至有一种感觉,沐子溪已经快要跑到自己看不见的世界里去了,而更让他难过的是,他现在根本抓不住她。

沐子溪不知道这样跑了多久,直到耳边再也没有林诺凡的声音她才停了下来,“呕——”因为跑的太快,她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这会儿所有的痛苦、委屈和不适一齐冲到了自己喉咙的位置,她弯下腰,用手抵着腹部,朝着地上干呕几下。

余光警惕的瞟了瞟周围,沐子溪觉得好像有些熟悉,她慢慢的直起身子,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一栋装修气派的高楼上写着四个大字:海天饭店。

在这栋大楼面前,沐子溪觉得自己渺小的就像不存在一样,她咧开嘴角自嘲的笑笑:怎么居然会跑到这里来呢?难道本市这最豪华的酒店也是她这种人能来的吗?也许自己心里还是不甘心吧,想知道究竟他想玩什么把戏,那既然来了,就去弄清楚他究竟想干什么吧。

刚这样想着,承皓天那双鹰一样的眼睛又浮现在了沐子溪的脑海里,沐子溪捏了捏拳头,努力的把他的脸从自己的脑子里面擦出掉,这才往海天酒店走去。

落地的窗户,玻璃上反射出太阳的金色光芒,让整个酒店显得更加的庄严气派,也让沐子溪觉得有些刺眼,她不由自主的拿手遮了遮自己的眼睛,等放下双手,忽然发现了这个玻璃里面映照出的自己是多么的落魄!

沐子溪移开了自己的眼神,向着整个海天大堂的内部看去,整个大厅空空如也,而在另一边,承皓天正和刚刚那个美如天仙的女人在用餐。承皓天包下了整个饭店,现在两个人就好像与世隔绝一般,在一个用金钱堆砌起来的空间里吃着一顿平常人想都不敢想的饭。

沐子溪又来到了另一边,站在窗户外边,看着里面的两个人,承皓天的整张脸依旧冰冷,他就好像看不见眼前的女人一样,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盘里的点心,动作优雅的就像是一个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王子。

不,他不是王子,而是恶魔。沐子溪在心里暗暗想到,眼睛还是注意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苏珊一边埋头吃着东西一边用余光小心的观察着承皓天的表情,从刚刚下车开始,他就没有再笑过,也没有再说过话,两个人就这样坐着吃饭,她感觉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不要再不开心了嘛,来,我喂你吃一块好不好?”苏珊用叉子叉起一小块牛排,扭着腰走到承皓天的身边,整个身子都快要贴了上去,然后伸出一只手,将牛排往承皓天的嘴里送。

承皓天偏了偏头,刚想躲开,可是转头的瞬间看到了窗户边的沐子溪,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明所以的笑,伸出了一只手,一下子环上了苏珊的腰,然后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带着笑咬住了牛排,咀嚼了一番,在苏珊的耳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到:“可是我更想吃了你怎么办?”

“讨厌——”苏珊假装娇嗔着用粉拳在承皓天的身上打了两下,可是身子却贴得更紧,恨不得整个人嵌到他的身体里面去。

承皓天的手慢慢的抚摸上了苏珊的背,苏珊也伸出一只手来,温柔的在承皓天的脸上来回的抚摸着,然后将自己的脸往前凑了凑,吻上了承皓天的唇。

承皓天配合的吻着苏珊,沐子溪甚至看到承皓天用自己的舌头灵活的撬开了苏珊的红唇,她的脑海浮现出两只舌头就像两条蛇一样纠缠在一起的画面,顿时让她的胃里翻江倒海,沐子溪不想再看下去,移开了自己的眼光。

这就是他想让自己看到的么?就是这样?就是想告诉自己对于他来说,自己不过也就是餐桌上的肉,他想吃就吃,吃腻了,就找更鲜美的肉去了,是这样么?沐子溪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嵌进了手心里的肉里面,可是她一点也感觉不到疼。

“这可比牛排美味多了,我该付多少钱合适呢?”承皓天放开了苏珊,捧着她的脸问到,可是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的温柔。

“噢,我得好好想想,十万?好像有些少,二十万,嗯,二十万吧。”承皓天没有等苏珊回答,自顾自的说着,与其说他是在跟一个女人谈恋爱,不如说他是在做一个交易,一个金钱与身体的交易,而他,只是那个有钱却冷血的商人。

承皓天说完,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面掏出了支票夹,快速的在支票上写上了二十万,又在苏珊的眼前晃了晃,然后将支票插在了苏珊的两胸之间。

苏珊妩媚的用手拨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然后低下头用性感的嘴唇吸住支票,稍稍仰了仰头,支票就拿到了自己的手里,她瞟了一眼上面的数字,高兴的在承皓天的脸上印上了一个吻。

二十万,沐子溪紧紧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这样就可以得到二十万……明明他那么有钱,可是对她,却那么吝啬,那么残忍……是她真的不值得么……她所有尊严的全部……在他眼里,却连一个女人主动的吻的都不如……他对她怎么能这么残忍……

明明知道,她那么的需要钱,那么的需要医院,那么的需要她那间小小的房子,却是硬生生的要夺走一切……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让她如此心如刀割。

手,捏的死死的,指甲终于嵌进了娇嫩的肉中,流淌出一丝血迹……

看着这一幕,沐子溪不禁冷笑……

她终于知道他让她来是干什么了,他在告诉他,只要让承皓天开心就可以有这么多钱了吗?那么她愿意,如果让他开心就能救自己的父亲,如果让他开心就能免受饥寒,只要他开心,他可以给她她想要的一切……

他就是那么高高在上,却又无止境的踩踏着她的尊严。

心,好疼好疼,疼的仿佛要失去所有的直觉,终究,她脸上冷漠的笑意变得凄然……

她,没有回头路了……她需要钱……真的很需要钱……需要到可以为之而死的地步……

沐子溪,你可以做到的……不过是和其他的女人一样……逢场作戏,出卖灵魂罢了……只要这样做你就轻松多了……

沐子溪的内心,努力的劝说着自己……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还是那么的,疼的恍若凌迟一般,一片片用刀子片下来一样鲜血淋漓呢……

沐子溪用光着的一只脚在另一只脚脚背上蹭了蹭,略微让她感到一丝温暖,最终她迈开了步伐,往饭店里面走去。她觉得现在自己就像走在尖刀上的美人鱼一样,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但是她必须走下去,不能停……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不取悦他,他就会连这天地间,属于她的最后一个小地方,都夺去……

对于一无所有的她来说……那就恍若天塌下来一般难以承受……除了懦弱的妥协,她再也没有其他办法。

仅仅几十步的路比她想象的还要漫长,沐子溪终于来到了饭店的门口,门口的保安看了她一眼,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下,丝毫没有拦她的意思,相反,就好像是在等着她的到来一样。

这一切就好像是承皓天已经设定好的棋局一样,而她,只需要做一颗听话的棋子就好了,就算是一颗不听话的棋子,承皓天也有办法让她按他的游戏规则来做,承皓天绝对有这个能力,沐子溪闭上眼睛,忍住心中的疼痛,深呼吸一口气,一下子推开饭店的门,往里面走去。

承皓天此刻正搂着苏珊的腰往楼上走,看不见尽头的眼睛里倒映出了沐子溪往前走的样子,承皓天不动声色的笑了笑,然后捏了一把苏珊的**,对着楼上的包间努了努嘴,说到:“你先上去等我,我马上就来。”

苏珊听话的点点头,往上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对着承皓天勾了勾手指,样子极其的妩媚,任随便一个男人看了,都有把持不住自己的冲动,然后才继续踩着优雅的步子往包间走去。

承皓天也不回头,他只是把步子放得慢了一些,慢悠悠的朝着包房走去。

“等一下——”沐子溪犹豫了好久,直到承皓天就要走到最后一步台阶的时候,沐子溪才将一直堵在喉咙里的一句话叫了出来,声音并不大,但是承皓天却听得清清楚楚。

承皓天停下了脚步,站住了身子,又过了两秒之后,才慢慢的转过身,看到是沐子溪,他的脸上马上浮现起嘲弄的表情,眼里带着戏弄的居高临下的看着沐子溪。

沐子溪低下头,回避了承皓天丢过来的眼神,她两只手捏着自己的衣摆,开始朝承皓天走去。

迈出的每一步,沐子溪都想把自己的脚收回来,可是她还是一步一步的往上走着,她知道,即使知道面前是一个万丈深渊,知道自己会摔得粉身碎骨,她却只能选择走下去,因为她,已经一无所有……

挪到了承皓天的面前,沐子溪这才抬起了头,她的眼神刚好对上了承皓天的眼睛,除了得意与奚落,她看不到任何其他的东西。

“你……”沐子溪张口说到,可是刚吐出了一个字又停了下来,承皓天饶有兴趣的摸着下巴等着她的下文。

“你现在还可以包养我吗?”沐子溪说的很快,但是每一个字都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一样。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科幻小说
  3. 女强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