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此情若可待

更新时间:2019-01-10 17:24:21

此情若可待 连载中

此情若可待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木钟分类:短篇主角:何百祈陈西南

完整版小说《此情若可待》由木钟倾心创作的一本现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何百祈陈西南,书中主要讲述了:是否真的存在刚刚好?我刚好单身,你刚好分手?我正在想你,你刚好出现?逝去的爱情是否值得等待,此情若可待,我应在何处等待?此情若可待,你是否真的会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雨天,最适合放着老歌,喝着咖啡,和一个沉默相处却不觉尴尬的朋友面对面坐着,偶尔闲聊几句,偶尔看着窗外发呆。我和白晓静相对而坐,手里握着白开水,店里放着周传雄的黄昏,我们看着雨水如珍珠脱了线般散落一地,没有言语,只有呆坐。

“西南,你说你要怎么办?”白晓静突然蹦出这样的一句话。

“还能怎么办,既来之则安之。”我将水杯放下,走到窗前,看着有些暗下来的天边和雨中撑伞奔走的人们。

“还有两个月,孩子们就要来了,你准备好了吗?说实话,我是有些紧张的,更何况你要做两个孩子的妈妈。”白晓静的忧虑随着夜幕的降临显得更加沉重,这是我不得不面对的境况。我属于偏瘦体型,即使怀孕以来有妈妈和何百祈的百般照顾,我还是没有因为怀孕而胖起来,医生说这样利于生产,可一想到两个月后我要成为两个孩子的妈妈,我竟有些不知所措。

夜,黑了下来,杨木接走了白晓静。哥哥家的大宝病了,妈妈很担心就暂时回去了。不算大的店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恰逢雨天,竟有些失落了。望向天际与城市相交的尽头,我不由得想起一首词:

槛菊愁烟兰泣露,

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恨苦,

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欲寄彩笺兼尺素,

山长水阔知何处?

大一那年,我们院组织的诗词朗读比赛中,李远东代表我们班参赛,读的就是晏殊的《蝶恋花》。他一出口,我身边的周旭就拍着我的肩膀说,“西南,这不是你最爱的词,总说什么婉约之词超越婉约之类的话来称赞它,如今李远东代表咱们班参赛读这首词也算圆你的梦了!”

虽然李远东没有摘得冠军,但无疑他的朗读是最受欢迎的。后来,我们在一起时,我还问过他为什么会选这首词,他说这首词字字不离婉约,但给人的感觉却胜于婉约词。我笑而不语,暗自感叹,世间竟有如此缘分和默契。以至于我一度以为我们能够在一起不单是我们相互吸引与喜欢,还有一种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的东西在起作用。我们分开后我就很少念起这首词,今天脑海里竟闪过这首词,念到一半就仿佛听到了李远东也在我面前念着这首词,他的声音那么有穿透力,时隔多年,依旧可以传到我的耳朵里,只是山长水阔知何处了。

我低下头,然后马上走到床头拿起纸笔“唰唰”地写下“罗幕”,“轻寒”,孩子们,妈妈想好你们的名字啦!罗幕轻寒。

怎么,有了名字就开始兴奋了是吗?肚子传来剧烈的阵痛,我自认为我是属于疼痛感较低的人。我躺在床上右侧卧,深呼吸,用手轻轻地安抚罗幕和轻寒。可无济于事,如傍晚雨水般大的汗珠开始从我的额头渗出,然后从我的脖子后面渗出,很快我就像刚淋了雨一般全身湿透。我伸出手费劲地打开床头灯,看了一眼手机,凌晨两点三十一分,我眼前马上闪过一个问题,我该找谁救助,李远东,你在何处?

我一边吃力地用手支撑着坐起来,一边深呼吸,一边颤颤巍巍地按下120急救电话。感觉肋骨在一根根被折断,断了的骨头露出锋利的爪牙狠命地划着我的五脏六腑,一下,一下,我好像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从我的咽喉传到舌尖。

“您好,120急救中心。”

“救……”我实在没有力气将我家的地址说出来,似乎所有要说出的字都被肋骨锋剑戳碎,再也组不成完整的句子。何百祈,对,他住在我家附近。

“…………”除了喘息我一个字也说不出。

“西南?西南!坚持住,深呼吸,等着我!”每一字都像一根稻草,我真真切切地听到耳朵里,它们将我碎了的肋骨一节节绑起来,虽然还是碎的,却不像刚才那般要人命了。

“当当当——”直到听到何百祈有力量有速度的上楼声时,我才放心地失去知觉。

再次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惨白,看了看肚子,罗幕轻寒还在,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心跳,他们在安心地睡着。肚子旁边是何百祈凌乱的发,他趴在我的床边睡着了,睡梦中双眉紧闭,好像随时可以冲锋陷阵一般。外面的天还没有大亮,隔着窗帘也透着稀稀疏疏的光亮,我按亮手机,四点二十分。两个小时,我像是从地狱到天堂走了一番似的,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唯一支撑着我睁开眼的是我的潜意识里对孩子们的担忧,他们平安,我便又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

“百祈,回去睡觉去吧。好好的周末也没有休息,幸亏有你在,不然……”这是妈妈的声音,睡梦中我好像看到了妈妈在那削苹果。

“阿姨,我没事的。等西南醒了,我再回去。不然就算回去我也睡不着。”这是何百祈的声音,他的声音里满是疲倦。

我微微地睁开眼睛,此刻的太阳正好照进病房,一切看起来也不那么惨淡了,窗台上还有一盆生机勃勃的绿植呢。

“妈……我有些渴。”好像昨晚疼的死去活来的不是我,反正此时此刻我是又渴又饿。妈妈见我醒了连忙给我倒杯水。何百祈马上跑到病房门口大叫“医生!医生!”

“陈西南,胎儿胎位稍显下滑趋势,最近减少运动,卧床安胎。”一位中年女医生站在我的病床前对我和妈妈说,见我俩紧张的神情马上又补充道,“孕妇年龄偏大,再加上是双胞胎,难免需要安胎,不用担心,母子其他方面一切正常。一直到孩子出生前就在医院住着吧,孩子会早产,做好心理准备。”说完医生带着妈妈去办理住院手续。何百祈坐到我身边,一脸担忧。

“百祈,昨晚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即使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西南,别再一个人逞强了。你需要有个人留在身边照顾,我愿意一直留在你身边照顾你。何况孩子出生后也需要一个爸爸。”何百祈说得十分诚恳,这一刻时间凝固,我看着何百祈忧伤却坚定的眼神,我的心感到一丝温暖,我的嘴却说,

“百祈,我不能拖累你。这个担子太沉重了。”我没有从何百祈的眼神里看到银河,我想这就是我拒绝他的理由。

“西南,你不相信我?”

“不是——”

  ~

“西南,你没事吧?打电话你没接,打到店里,小欧说你昨晚就来医院了。”白晓静还灵活的像个正常人一般,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面前,还好白晓静和杨木的及时出现结束了我和何百祈的尴尬对话。

“百祈,你回去休息吧。有晓静和杨木在这就行。”何百祈起身给白晓静让位置,然后和他们到了别就离开了。

“不用担心,西南。我查了一下,双胞胎很少有足月的,大部分都要早一点出来呢!”

“嗯,知道。”

“陈西南,你够可以的啊。两个娃的妈了,魅力还是不减当年啊!”白晓静一见我没事就开始开我的玩笑。

白晓静将带来的滋补汤盛到小碗里,在这间歇我看了一眼微博,李远东更新,愿你安好。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灵异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