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随风阅读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重生农女好种田 > 第九章又被抢了

第九章又被抢了

凛冬已至1 2019-01-11 13:50:19

   “好吧,你过来。”受不了宁宴这种类似于祈求的眼神,再者,打铁的竖炉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打铁这技艺并不是看一下就能学会的,张铁柱就大咧咧的带着宁宴往锻造房走去。

  对于宁宴来说,看炉子不是重点,最重要的看一下冶炼、加热、锻打、淬火这几个过程,找到问题,再去改善,张氏出产的破铜烂铁真的有些不入眼。

  锻造房里竖炉常年燃烧,温度很高,风箱前蹲着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穿着马甲脸上汗津津的,时不时用肩膀上的褡裢擦一下汗水,拉风箱的动作从没有停止过。

  张铁柱的父亲张根发三十多岁不到四十,许是吃的比常人好,一点儿也不显沧桑,身上的肌肉虬节,动作间汗水顺着肌肉淌下来,男性力量美展现的淋漓尽致。

  手里拿着铁钳将烧的通红的铁块从炉子里夹出来,挥舞起铁锤,汗水甩在铁块上发出滋滋的声音,打铁的动作一下一下重复着。

  视线从张根发身上挪开,在锻造房看了一遍,并没有看见石灰石碳粉之类的东西。

  瞅一眼张铁匠手里的成品,宁宴觉得她似乎知道了什么。碳含量还是太高,所以质量上有些问题。

  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宁宴就没有多留,拎着手里的铁器往外走去。

  回到家里,宁宴脚步一顿。

  院子里宁有余红着眼睛,一会儿往灶房跑去,一会儿去后院,嘴里嚷嚷着叫娘,这副亲娘走丢的样子让宁宴心里有些酸涩,赶紧上前:“回来了回来了,多大了,还离不开娘!”

  “……”宁有余没有说话,小包子抬头盯着宁宴,好一会儿才像宁宴冲过来,就跟小炮弹一样抱着宁宴的大腿,死死的,不放手。

  宁宴将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伸手把宁有余拎起来。

  瞧见小包子躲闪的眼神,啧,竟然害羞了,本来还打算逗一下,现在还是算了,万一弄哭了还得哄。

  哄孩子啊,宁魔王从没有点亮过这个技能。

  没有从宁宴嘴里听见安慰的话,宁有余委屈的开口:“我以为你跑了!”

  “……”个没安全感的死孩子,幸好还是小孩子,如果长大了,还离不开娘的话,岂不是就成为后世最让人嫌弃的妈宝男:“能跑哪里去。”

  这年代想要出远门还得让村长开证明,然后拿到县衙印了章有了所谓的路引才能走出去。

  不然,指不定会被当成什么身份不明的人给卖了。

  在宁宴身上磨蹭一会儿,宁有余的脸蛋慢慢红了起来,他已经是个大男孩了,怎么还可以被抱来抱去。

  “放我下来!”稚嫩的声音里带着故作的成熟,如果两只小手没有紧紧抓着宁宴的袖子,那就更成熟了。

  宁宴从没有见过这么别扭的孩子,嗤笑一声,将人从身上扯下来:“走吧,去砍树!”

  拎起斧头,身后跟着一个小包子,宁宴走到后山外围,挑选了两颗合适的树,挥舞起斧头,对着树根砍了下去。

  日头越来越越高,宁宴抹掉额头的汗水,瞧一眼砍了一半的树,往后退了退一步,伸腿,一脚落在树上。

  笔直的老树摇晃一下,向后倒去。

  一上午的功夫,砍了两棵树,扛着树往家里拖去,也幸好宁宴力气大,不然铁定没法把树搞回家的。

  站在家门前。瞅着被破坏的栅栏门,再看地上乱糟糟的脚印,宁宴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娘,咱们家的东西肯定被奶他们拿走了。”宁有余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跑了回来,扯了扯宁宴的袖子。

  宁宴睁开眼,她没看错,栅栏门依旧是坏的,大步走到灶房,盛放油盐的碗已经没有了,就连新买的米也看不见踪影了。

  这种情况,心里怎么都不爽,她就是想要好好过个平淡的日子,怎么就这么多人为难她呢。

  “走,去你奶奶家蹭饭去!”

  宁宴一手将宁有余拎起来,抗在肩膀上,大步往村里走去。

  正午时候,炊烟袅袅。

  如果不是那一拨打秋风的扰了心情,宁宴大概会诗兴大发,来一首锄禾日当午,复方草珊瑚,只可惜现在的宁宴心里很不爽。

  老远就可以看见,宁家老院子的烟囱冒着青烟。

  宁家的大门从里面关着,宁宴敲了两下,没人出来开门。

  站在门前等了近一刻钟,六月天的太阳很灼人,瞧着门前的小包子脸被晒得通红,宁宴想到自家被破坏了的栅栏门。

  一门换一门。

  后退借力,伸腿对着木门踢去,一声巨响,一阵混风,宁家的大门就被宁宴给踹了下来。

  瞧着院子里小李氏震惊的眼神,宁宴害羞的笑了一下:“家里有人呀,我从外面看见那里冒烟,敲门没人理,还以为失火了。”

  “对,我们是来救火的!”宁有余往前走了一步抬起下巴,掷地有声。

  “你这个赔钱货竟然诅咒老院着火,没天理了,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宁家就有这么一个畜生!”

  张口闭口的贱蹄子赔钱货,宁宴耳朵都疼了起来。同为女人这么为难女人真的好吗?

  “畜生?我是畜生的话宁家岂不是一家人都是畜生,二婶你果然是造孽了!”

  宁宴随意怼了一句,就带着宁有余往宁谦辞的房间走去。她刚才敲门恁大一会儿,别人不出来可能是因为做贼心虚,本就不打算给她开门。

  但是这个弟弟……不出来是听不见呢,还是不想出来呢?

  想到原主脑子里那些跟宁谦辞有关的记忆,宁宴觉得她得验证一下,不能因为原主的记忆就真的觉得宁谦辞靠谱。毕竟,原主也是一个混人。

  “你给我站住,谁让你进去的。”走到宁谦辞房间的时候,身后依旧有着小李氏喋喋不休的声音。

  烦……

  宁宴嫌弃的瞥了小李氏一眼,正念叨着的小李氏一愣,脚步一顿,这个贱蹄子竟然敢这么看她,反了她了。

  抬头张口,刚想说什么,发现宁宴已经走到了宁谦辞的房间。

  宁谦辞啊,不得了了,沈家唯一的秀才,就连公公都得高看一眼,她是不敢得罪了。

  毕竟如果秋试宁谦辞有出息了说不住能做个县太爷,那样的话,她家欢儿也能说一个是好亲事,想到这些小李氏嘿嘿直笑,没有跟进去。

  宁宴对小李氏本来就不太关注,发现小李氏没有跟上来,更不会去在意。

  推开房门往里走去,宁谦辞的房间不大,单人木板床上还挂着蚊帐,靠墙一侧竖着一个书柜,书柜不大上面的书也不多,书柜紧挨着书桌。书桌上铺着一张宣纸,字迹写了一半。

  而宁谦辞则是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眉头轻蹙,似乎藏着些许的愁思。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微信阅读

章节X

第一章穿越了第二章包子护食第三章一家极品第四章去往县城第五章银子到手第六章遭贼了!第七章你以为我是傻子第八章运气不好第九章又被抢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