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历史 > 画棠清梦

更新时间:2019-01-12 14:50:41

画棠清梦 连载中

画棠清梦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季小暖分类:历史主角:弘历魏琳琅

主角叫弘历魏琳琅的小说是《画棠清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季小暖最新写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初见弘历,是在画卷之上。魏琳琅觉得她的一生都操控在弘昼的手里,无论是入宫为婢,还是一朝册妃。那年海棠如雨,纷纷落落。那个恍若谪仙的男子站在那里,执笔画卷。大清后宫,波云诡谲。曾经过往,如黄粱一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谁?”

襄锦将手中的暖炉递给了富察皇后,只见帘外黑压压的,只有微弱的月色照着庭院,并不见一个人的影子。

富察皇后朝外略微望了望:“可是有人?”

襄锦将帘子掀了下去,道:“回皇后娘娘,无人。”

富察皇后点了点头,襄锦才说道:“时辰不早了,皇后娘娘歇息罢。”

富察皇后的眉头轻轻皱着,好像有说不出的忧愁,也不知是不是刚才的笛声。

庭院内,海棠四落,魏琳琅的目光落在了窗外的一抹倩影,虽然不是很清楚,但隐约可见穿着宫装,这个时候在庭院内,不免觉得鬼祟。

魏琳琅在膝盖上轻敲了敲手指,最终还是敛了敛眉,推门而去。

曲廊那边,魏琳琅‘正’撞上那个惊慌失措的宫女,只见她的模样不算是出挑,头上只有一朵珠花,她站在角落里,手里还拿着一个牌子。

魏琳琅左右看了一眼,语气还算是客气:“大半夜你在这里做什么?”

“琳……琳琅姐,我是绿萍!别声张!”

魏琳琅不自觉的挑了一下眉头,她来到这里也有一个多月了,从不轻易踏出院子,可是无论是之前的索绰罗氏还是长春宫别的宫女,都已经将她的名字熟记于心,可见宫中但凡有点背景的人,都成了她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魏琳琅的目光落在了绿萍手中的牌子,淡淡道:“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像是才注意到手中的牌子,绿萍才紧忙无措道:“是……是襄锦姑姑准备的差事,要给皇后娘娘拿冬日的貂绒,我……我给耽误了。”

魏琳琅蹙眉:“既然耽误了,为什么在这里鬼鬼祟祟?”

“我……我是怕襄锦姑姑责罚,这到了晚上宫闱之内大多都不干净……”

绿萍将手中内务府的令牌塞进了魏琳琅的手里,那样子像是怕极了:“琳琅姐,你……你能不能帮帮我?我真的不敢去!”

魏琳琅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上面还有绿萍手心的冷汗,在这寒夜里一吹便觉得冷的厉害。

她因富察皇后的命令,一直都没有出长春宫一步,又何谈接近弘历?

魏琳琅淡淡的将绿萍的手拂开,道:“貂绒我会去取,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

绿萍如获大赦,谢了又谢,好似逃命一样回到了她住的地方。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若是明日一早去未免又耽误了差事,况且在夜间,宫巷内人烟稀少,倒是能多观察观察。

皇宫的地貌,进宫之前弘昼曾让她记熟,而内务府距离长春宫确实有一段距离,来回半个时辰都算是腿脚麻利。

而也正是因为长春宫距离内务府的距离,能够让她看清楚这来来往往的宫殿。

夜里的宫巷透露着寒意,隐约能够听到乌鸦啼叫的声音。

魏琳琅不自觉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当路过养心殿的时候,便看到有灯火,随后是四人抬着步辇而来,魏琳琅靠在宫巷边上,早早地就跪了下去。

“娘娘,皇上许是批阅奏折疲累了,不是有意不见您……”

“本宫知道,你不必多言劝慰。”

文臻的余光瞥到了叩拜在地的魏琳琅,前方宫殿是长春宫,而这宫女的身形倒是颇为眼熟:“停。”

文臻坐在步辇上,给身边的冬儿一个眼色,冬儿立刻上前道:“是什么人敢在深夜乱走?抬起头来。”

魏琳琅抬眼,那双眼睛在光色下显得尤为皎洁,几乎是同一时间,文臻的神色从惊愕到不可置信。

那双眼睛,那样的身形模样,赫赫然就是当年的富察•哲哲。

冬儿显然是吓了一跳,那张脸都已经白的如纸一样:“你……你!”

文臻攥着手中的帕子,勉强稳住心神道:“你是哪个宫的?难道不知道深夜在宫巷徘徊乃是触犯宫规?”

魏琳琅微微敛眉,道:“回娘娘,奴才是奉皇后娘娘之命去取内务府取冬日的貂绒,并无触犯宫规,还望娘娘明察。”

“奉皇后娘娘的命?你是长春宫的宫女?”

“是。”

文臻的笑容勉强,说道:“既然是长春宫的宫女,本宫怎么从没见过?”

“回娘娘,奴才进宫不久,以前都是在殿内打杂,娘娘自然不认得。”

文臻放松了手中的帕子,道:“你叫什么?”

“奴才魏琳琅。”

文臻点了点头,恢复了神色,说道:“进宫不久,对这宫里应当也不是很熟悉,冬儿,你送她去内务府,天寒地冻又是晚上,也不安全。”

“是,娘娘。”

魏琳琅恭敬道:“奴才谢过娘娘。”

当魏琳琅抬眼的时候,文臻的模样映入眼中,她记得弘昼给她看的那几幅画像,其中气质最为端庄典雅的就是辉发那拉氏文臻,早年入府,位分是侧福晋,入宫之后却只封了妃位。

辉发那拉氏文臻,也是最需要提防的女人。

文臻像是不在意了,依旧乘步辇朝翊坤宫去。

冬儿的笑容便不能那么自然,看着魏琳琅倒像是看见了鬼。

魏琳琅向前走了一步,冬儿便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魏琳琅的脸上露出了浅淡的笑容:“冬儿姐姐,你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

“那就好。”

魏琳琅早已知道她进宫不过为人替身,而这个替身……显然这位辉发那拉氏的娴妃认识,就连她身边的宫女见了她都和见了鬼一样。

这滋味儿并不舒服,碍于冬儿,这一路未能探查别的什么。

等到貂绒取了回去,早已经夜深到了子时。

魏琳琅一路上也没有和冬儿多说几句话,只是到了长春宫的宫门外,魏琳琅对她笑了笑:“冬儿姐姐,多谢了。”

只这么一笑,冬儿便已经吓得嘴唇发白。

魏琳琅看着冬儿一路踉跄而跑的背影,笑容逐渐敛了下来。

而进到长春宫的时候,便迎面看到了襄锦。

襄锦看着魏琳琅手中托着的貂绒,笑的平淡:“刚才看你屋子里的烛火没熄,还以为你没睡,怎么出去了?”

猜你喜欢

  1. 娱乐圈小说
  2. 腹黑小说
  3. 古言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