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大雪之后

更新时间:2019-01-20 13:06:48

大雪之后 连载中

大雪之后

来源:微小宝作者:鱼香豆腐分类:武侠主角:温良徐念凉

主人公叫温良徐念凉的书名叫《大雪之后》,它的作者是鱼香豆腐最新写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波澜壮阔的凉莽之战落下帷幕,南疆铁骑开进了太安城,六国再无复国志,天下再也不怨徐,北莽远遁,离阳江山已现盛世之兆。一个少侠从富春江畔走来,结伴青梅竹马的刁蛮郡主,拐带书生太子,背着前辈的剑,替老爹再走一遭这离阳江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吕云长本想着趁小地瓜被湖上对决所吸引脚底抹油,打秋风的精髓在于现打现买,徐念凉身为此道老手,自然没有给吕三隔夜不认账的机会,当即就叫住了准备溜之大吉的吕云长,拉着他便进了襄樊城,可怜吕三身为在武帝城开宗立派的刀法宗师,更是继承了北凉在城内势力的吕半城,来时前拥后呼一路招摇,吃得好住得好,去时恐怕只有咸菜馒头,一路逃难似的回到武帝城。

而温良,忽遇贵人,御剑直追到湘江边上。

“吴六缸!”温良叫住了踩着竹竿就要回冢的吴六鼎。

吴六鼎身形一顿,全天下只有一人这样称呼他,正是那可恨可敬的木剑温华,他连忙回头,满脸的欣喜,只见来人十六七岁模样时一时竟不知所措。

温良来到吴六鼎身边,跳下剑来,收起黄庐,自来熟地拉过吴六鼎腰上的酒葫芦,自顾自地喝了一口,“啧啧,温掌柜居然说你练剑也就马马虎虎,天下能这样欺负竺疯子的,一个手都数的过来。”说罢回头望了一眼六百里开外的快雪山庄,“这就叫马马虎虎,不得霸道精髓?”

“放他温小二的狗屁!”吴六鼎大概猜出来人是温华的儿子,没好气地啐了一口,玩味地看着温良,“温小二能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最后这句是那徐凤年说的吧?”

“嘿嘿,确实是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徐凤年。”温良被吴六鼎盯得直发毛,顺着他的话损了两句,反正师父他老人家听不到。

“哟,比温小二会说话。”吴六鼎白了温良一眼,狠狠说道,有意无意之间释放出丝丝剑气,“好的不学,温小二的死缠烂打和徐凤年的没脸没皮,学得有模有样,我看你,活脱脱下一个天字一号下流胚。”

温良背后汗毛竖立,心里暗暗叫苦,“温掌柜啊温掌柜,我真是信了你的邪,见你说起吴家剑冠的语气神情异于平常,才勉勉强强信你这一会,有过节就是有过节,什么叫‘半个兄弟’?”吴六鼎看温良战战兢兢的样子,自己率先破了功,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不禁吓,跟温不胜一个鸟样。”

温良如获大赦,下意识地就踩了一脚老爹,“呵,论皮囊和剑术,我自认还是要高温掌柜一点点的。”说罢,眼睛微微闭上,自我感觉良好地拍了拍胸脯。

“切,听说了你小子一点破事儿,不就包了宋诗诗一年,而今又拐跑了徐凤年的心尖儿?”吴六鼎短短一句,前半句若是让温华听见,后半句若是让徐凤年听见,温良恐怕都要三条腿齐齐断掉。

温良差点就一个箭步冲上去捂住吴六鼎的大嘴巴,只是他下面的话让温良更加震惊,“丑话说在前头,徐凤年还不是天下第一的时候,为了她娘单刀会千骑,一个人守住了敦煌城西门,为了找她,更是一怒之下杀了一城的蛛网碟子,你……好自为之吧。”吴六鼎不等温良消化如此之大的信息,接着抖落出他更加目瞪口呆的内幕,“当年你爹在京城,声色双甲的李白狮亲自提着条鱼上门给你爹下厨,比你小子如何?当年他折剑不练,老祖宗邀他入吴家剑冢,他决然不去,比起你又如何?”

温良默然,老爹从未给自己说起过这些,回想起他吹过的牛皮里,有算得上自己半个师公缺牙老黄,有一起问路讨水看小娘的年叔,也有爱吃酸菜的吴六鼎和沉默寡言的翠花,吹来吹去就那么几出少侠挑落名剑的桥段,大些了,偶尔娘亲领着妹妹不再,还能听些比武招亲抢花魁的段子,但却从未说过这一段,从未说过如何瘸了,从未说过战罢棠溪剑仙之后发生了什么,霸秀剑又是如何断的

吴六鼎也不扰他,站在一旁回想那年京城,那场雪,他忘了为何会去京城,忘了自己与那黄龙士的约定,他忘了那夜老祖宗说了什么,甚至忘了温华最后说了什么,只记得温华浑身是血躺在他背上,嘴里蚊子一般嘟囔着,吴六鼎把耳朵凑近一听,才听清是让人哭笑不得的“让翠花来背我”……

这些年吴六鼎枯坐冢中,闲暇时也曾想过,如若是自己半废,可还有从头再来的决心,或是洒然离开的豁达?想到这儿,他轻声问道:“如今温小二过得怎样?”

“挺好的…以前是当了几年小二,如今也是掌柜的了。”

“可曾又摸过剑?”

“再没…”

吴六鼎转身望着千里湘江,嘴角上扬,“哦,那我可要恭喜温小二了,找了一双比剑柄还水灵的手,乐不思蜀了。”

温良想起十几年如第一眼相见的时的父母,会心一笑。吴六鼎得知老友这些过得不错,心情大好,谁知温良右手已经悄然攀上了自己的右肩,“六缸叔,你再给我说说那个什么双甲李白狮……”

吴六鼎回头便赏了温良一个十成功力的爆栗。

“哦哟哟!”温良捂着头连连叫痛,再白眼去瞪,吴六鼎已经踩着竹竿飘然东去。

温良正色作揖,“温掌柜说了,若还拿他当兄弟,会稽山南,富春江畔,兄弟楼,温掌柜煨着酸菜炖肉在等你们。”

翠花探到吴六鼎气机一路东行归冢而去,草草给糜奉节行了礼便离开了快雪山庄。

“吴家剑冢真的放心只让剑冠参加刀剑之争?”临走之际,糜奉节这样问翠花。

“凡用刀者,不服我吴家剑冢,可来问刀。”翠花看了老人一眼,冷冷说道,“凡用剑者,不服我吴家剑冢,可来问剑!”

糜奉节闻言便闭口不语,在姥山上立了一会儿,便默然回了山庄。

黄昏时分,太白剑宗到了,即使陈天元不在队列之中,这群白衣剑客也足够引人瞩目。快雪山庄热闹不减,隔湖相望的姥山也不寂寞,同陆诩一起执掌赵构的江斧丁未曾拜庄便悄然上山,而与之齐名的女子刀圣——金错山庄庄主童山泉早已在此伫立多时,望着波光粼粼的春神湖,二人并肩,沉默良久,童山泉才出言:“你来做什么?不曾想你也有胜负之心。”

“我胜负心,其实极重,只是没了对手,失了兴致。”江斧丁语气一如既往,冷冰冰,懒洋洋。

“是徐凤年吧。”童山泉一语点破。

江斧丁一脸诧异地看着面前这个英气勃勃的女子,对她,从来都谈不上喜欢,只是一点也讨厌不起来。

“挺好猜的。”童山泉理了理被风吹乱了些的鬓发,“刀压江湖,功利千秋,他做成了你想做的事,而你,却一辈子不可能和他成为朋友。”童山泉转头看着江斧丁的侧脸,“想想,我开始有些同情你了。”

“我江斧丁,最不需要的,就是可怜。”江斧丁一腔愤懑,“武道一途,我是暂且落后了,但庙堂之争,他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就不算输了?”说罢,江斧丁摇了摇头,“给你说这些做什么…”便转身要走。

“吴六鼎已入大天象,却了了心愿就走,翠花也走了,于新郎没来。”童山泉提了提语调,“你是不是也不会落场?”

“池鱼不足虑,池子外面,倒是有值得出手的人。”江斧丁讳莫如深。

“还有谁来了?!”童山泉的眼睛里迸发出惊喜与战意。

“竺煌虽乱了心境,我看你还是先过了糜老头这一关吧。”江斧丁白了她一眼。童山泉正要拔刀,“多的不便透露,到时候你跟上来便是了。”江斧丁说完便抬脚下山,转眼不知所踪。

童山泉独立在姥山顶,已经有些刺骨的寒风自然伤不了她肌肤分毫,反而如老友般拨弄着她的头发和衣襟。近处,姥山茶园的一排排枯枝在最后一抹斜阳下显得更加凌乱颓败,天将晚,春神湖上的渔舟满载着今晚的晚餐和孩子的束修向岸边驶去,丰收的渔夫们相互对着歌,偶有些出格的荤话,便会立刻招来同伴的一阵笑骂……波光粼粼的春神湖让童山泉不由想起故乡的日落,黄昏时分沙滩上的沙子不再那么烫脚,祖母煲好了鱼头汤,招呼赤脚练刀的黑丫头回家,想起满载而归的祖父,喝着黄酒责备祖母的烧的带鱼酱油放多了,那是少年时除了练刀之外少有的记忆了……

当童山泉从记忆里醒来,天色漆黑,远处的快雪山庄一片灯火通明,不时传来觥筹交错间劝酒祝酒的喧闹。

忽而一片雪花轻轻落在她扶刀的左手手背上,接着,春神湖上开始飘起了今年的头场雪,许多年前王初冬便是看着这样的盛景,心有所感,提笔写就了骗了无数眼泪的奇书《头场雪》,童山泉也心有所感,她缓缓伸出手掌去,一片片雪落在她手心,掌中雪越积越多,她运转内力不让它们化掉,将其凝成一根冰簪子,盘起了自己今天特意放下的长发,拔出腰间短刀,在初冬的雪里练起了每每练起总有所得的金错刀诀……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科幻小说
  3. 轻松爽文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