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半扇孤阙歌

更新时间:2018-09-11 14:20:16

半扇孤阙歌 连载中

半扇孤阙歌

来源:天天云作者:尘蔻分类:仙侠主角:牧画扇

完整版小说《半扇孤阙歌》是尘蔻倾心创作的一本幻想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牧画扇,内容主要讲述:牧画扇,人皆言你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跪人!今天,你是站着十万人陪你死,还是跪下来自己死!”——很多年前,世人谓我有铮铮铁骨,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跪人,乃举世英雄。我以为我会血冷于青松之下,生平侠事写满墓碑,受后世百代之尊崇。——然。 我挚爱之人生生挖出了我骨,成一把扇子,送于他新妻。很多年后,有人提剑置于我颈:“卿本英雄,奈何为祸!?”我指着跪于归雁城前那尊我的石像,她还跪在十万人的冤魂之上,受万人唾骂,笑问他:“我不为祸,如何成全你们这些英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隆京八十里外,有座孤山,名东瑶山。

山无景,远观如狱火天梭直插大地,破地而立,直悬于天。晴日里云遮雾掩,雨日里黑烟红霾,近也看不清楚,只能见得山无上路,无下路,尖尖立着,山体面面光镜如冷剑。世人只知此山山名,明为禁地,花木不生,鸟兽不入。

于是,更无世人会知,于山顶处,会有一座茅屋院落。院边崖顶,院后深潭,

潭下一瀑,与云攀空。门庭开着,入眼数石横于院内,错落无序。其中一块稍大的石上,枕着一人似已入眠。

他面容普通,已入中年,皮肤有些微黑,鼾熏入耳。久之,忽听他梦里呓语:“染霜,下山去罢。“

言语将落,深潭正中汩汩凝出一圈波纹。岭风寒流,缥缈山风,皆如被冰冻,静静凝止于潭央,一道水波凝霜成剑无声刺出,悬于潭上,淼淼袅袅地上下沉浮。始人久久,那剑忽向下弯折,朝着那个茅草屋中折了三次,宛如跪拜。

旋即,消散如烟。

“陆伯伯,你知道有一个爹有什么好处吗?好处就是可以白吃白住白拿。那么,有一个当相爷的干爹有什么好处?那就是可以白吃山珍海味白住贵宫佳苑白拿金银珠宝。“墓幺幺此时,看着陆炳陆三管家给她拿了一沓银票的时候,口若悬河的夸着自己的爹汪若戟。

然而,当从笑眯眯的陆管家手里接过那沓银票之后,墓幺幺感动的都快哭了。

!#@##@!

一块隆银啊!你们居然还好意思换成银票!换成银票就算了!你还好意思换成十张!一张才十分之一个隆银,相当于一百个铜板!作为银票对得起你们身上盖着的红章么!用在你们身上的那张票纸和墨水都不够这么些钱吧!!你们作为银票的尊严哪里去了!!

“小姐,相爷说了,您只管花,出门在外要有小姐的样子,不要拂了相府的颜面!“陆炳一脸义正言辞,“为了您考试考的舒心,相爷说就不给您派护卫和丫鬟了,不然怕你拘束不自在~小姐,玩的开心点!“

若说隆天城里,哪里是名门望士皆爱的地方?怀蝉阁。一个据说连驭月圣帝都吃过的酒楼,一个据说修行者吃其菜能提高修行凡人吃一口能延年益寿的酒楼,一个据说里面开每开一次蟠筵能引各尊各宗师都慕名而来的地方……

现在,门庭若市一座难求的怀婵阁却闭阁不开,只因隆国一大盛事:青藤试。

青藤试是隆国各大门派各大家族将灵子送来隆天城进行的一场比武,二十七年一开。如在青藤试上取得名次,那就是等于打出了自己第一个名声,也赢得了被世间数个顶级仙门和隐世老祖收入山门的机会。如果能在青藤试上取得前十的位置,那就会获得驭月圣帝亲自挑选的稀释珍宝。至于前三甲,除了会得到这些之外,还会额外有一项让任何灵子都会为之疯狂的东西——九辰灵。

灵有九阶,等级越高,能力越为强大,也越为罕见。世上凡拥有九辰灵的人,哪一个都是当今声名显赫之辈,最差的也已经步入宗师级别。然而,九辰灵的强悍和罕见,是常人无法企及的,寻常人基本是连想都不要想了。

而世人皆为之癫狂的青藤试的报名地点千万年都不尽相同,今年就定在了隆天城怀婵阁。

除了墓幺幺,没有人觉得,一个酒楼当如此一个盛世的报名点是很掉价的事情。

毕竟,她刚才被人灰头土脸地赶了出来。如今,墓幺幺靠在窗前,端着一杯酒,细细品了一口,徒发感慨:“怀婵阁真是不一样啊!“

路过的小二听到这句话,笑出了声:“那是,我们怀馋阁里的菜比对面那家差不到哪去,而且价钱吗,那是一个童叟无欺~”

坐在简陋屋棚下的墓幺幺心都碎了。

对面的怀婵阁和这家怀馋阁简直是两个画风,一个是珉木六层仙居,一个是简易的木搭棚。

想起刚才的场景,墓幺幺更是心都碎成了渣渣。

她一大早,就揣着汪若戟给她的巨款,来到了怀婵阁。入阁旁边,一个留着髯公胡须的中年道士,眼都不睁,就说了三个字:“报名费。“

“多少?“

“一万隆金或者三十块灵石。”

“。。。。。。我,靠。“墓幺幺捏着手里的一个隆银,脑子里嗡嗡嗡直响,一万个隆金啊,三十块灵石啊,抢钱都没你们赚啊。

“别挡路。”身后已有不耐烦的灵子催着她赶紧交钱。她只能灰溜溜地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暴发户们从自己身上的储物灵器里掏出或是一堆黄金,或是一堆灵石。

原来隆国有钱人这么多啊!坐在怀馋阁的墓幺幺半饷没回过神来,一脸愤怒不甘。

她十分肯定,汪若戟早就知道报名费是多少。

抠死你算了!

所以说,第一个问题来了,怎么才能弄到报名费?干看着对面进进出出的豪门子弟们,墓幺幺的眼里现在闪烁着都是金子的光辉。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微胖的少爷引起了她的注意。只见这个小少爷站在怀馋阁门口,大咧咧的叫唤着身后的管家,“快来,我找到报名的地方了!“

那个管家赶紧小跑过来,仔细看了看怀馋阁的牌匾,又看了看对面,失笑道:“哎呦我的少爷,可不是这里哦。堂堂青藤试,怎么可能是这么简陋的棚屋?当然是在前面最大的那座楼才是了。“

墓幺幺忽然灵光一闪。

有了主意之后,那些惹她心烦的豪门子弟们,现在在她眼里,都妥妥地变成了一串串排着队的肥羊。

“终于到了呢。“于乙乙掀开了轿帘,走了下来,站在熙熙攘攘的隆国天都里,他颇有些感慨。

为了参加青藤试,作为灵子,他可是没少花本钱。想起一路的艰辛,又看看四周的繁华景象,内心颇为激动,仿佛看到了自己夺取青藤三甲的位置一样,他的眼里隐隐闪烁着泪花。

奶奶个鸡腿的,我于乙乙总算活着来到隆天城了。

正在感慨的时候,旁边一个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哎你知道吗,我们都差点上了大当呢!其实青藤试早就开始了你知道吗?”

“什么?”

于乙乙回过头,看见两个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子在一旁角落里小声嘀咕。其中一个较矮年轻男子,小声说着:“你看前面那个华丽的不行的怀婵阁了吗?我也以为是那里才是报名点,差点就去交钱了。结果还好我的管家聪明,他从旁边听到实际上青藤试早就开始了,第一关就是看我们有没有分辨真假是非的眼力。”

“啊?不会吧?”

“怎么不会?“那男子煞有介事,神神秘秘地再次压低声音,“那些世外高人,有几个喜欢这些虚浮的外物?哪一个不是超然物外,住个茅草棚,穿的简朴至极的?不跟你细说了,你自己仔细去分辨吧。反正我是看你是同乡的份上,才告诉你的,我要去报名了。别到时候你被淘汰了,说我不告诉你哈。”矮个男子一甩袖子作势就走。

那个年轻男子一咬牙,赶忙抓住了他,又好一顿好话,矮个男子才答应跟他一起走。

于乙乙生平第一次如此喜欢自己的草灵了。他的草灵只是一个三等灵,唯一特殊的能力,就是对于声音极为敏感,可听千里传音不成问题。

他为自己的机智默默自恋了一把,赶紧小步跟上了那两个男人。

果然,几个拐弯,那两个人来到了一处极其高达极其奢华的酒楼面前。那矮个男人指着那酒楼的华丽牌匾,一脸轻视,“你自己看看,这么奢华的地方,怎么可能是那些高人喜欢的?青藤试是什么级别的?报名怎么可能就是一个报名这么简单?你也不用脑子好好想想,青藤试早就开始了!来,你再看看后面这个茅草棚。“

“可是通知的报名地点是怀婵阁啊?“那男子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矮个男子轻嗤,“说你傻的你还不信,谁告诉你那个小茅草棚不是怀婵阁了?”

顺着矮个男子的手,于起朝发现在怀婵阁对面的一个小巷里,隐隐约约有一个极其不起眼的小茅草棚。

于是,于乙乙又跟着这俩人来到了那个小茅草棚前。这就是一个简易拼搭的木棚而已,丝毫没有任何特殊之地,上面挂着一个快掉不掉的牌子,写着“怀。。。阁。”中间的那个字,已经模糊不清,但是隆纂上那个字体看起来就是婵字。

那个矮个男子得意的指着牌匾,“你看,我告诉你了吧,你还不信。”

“可是那个婵字,已经模糊了啊,你怎么确定就是这个字?”

“哎我真不想和你说了,你仔细看看那牌匾,用化力看看!看看那牌匾上的字上的划痕,是不是很清晰,很新鲜,再看看,是不是很像剑法?“

“诶,是啊!“

“这就是青藤试开始的铁证了!就是考验我们有没有这个眼力的好吗!这明显是新弄的,就是为了给我们障眼法,让我们别相信。但是又给我们留了一丝玄机,就是那剑法,看似毫无规章的乱划,实际上呢,肯定是哪个剑家宗师用剑气划的!你要知道,我好歹也练剑多年好吗?”

听到这些,那个年轻男子看向矮个男子的眼神充满了感激,他一抱拳,就和矮个男子相约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躲在一旁的于乙乙内心更是激动万分。天啊,他太幸运了,差点就上当了!还好,他有千里听音的本事啊。

他上下收拾了一番,十分敬重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态外表,来到茅草棚前,充满敬仰的撩开了粗布帘。

果然,房间内依然很简陋粗鄙。

甚至,连个跑堂的伙计都没有——这才是报名地点吧!毕竟实际上是用来报名而不是用来吃饭的才对!于乙乙握紧了拳头,内心的敬佩之情更加浓郁。

只有一个满头白发,一脸皱纹的驼背老者,正坐在窗边,闭目养神,面前是几个衣衫华贵的灵子,矮个男子和那个年轻男子正在其中,都在纷纷叩礼。

老人仪态端容,衣衫却褴褛,吹着胡须指着旁边的字,上面写着:“五个灵石。”

众人纷纷交钱,其中一个还感激的说:“这才是青藤试大家风范,那边怀婵阁一看就是假的,报名费居然要三十个灵石或者交一万两隆金。堂堂一个青藤试,怎么可能缺钱缺到这种地步?”

于乙乙也赶紧掏钱,顺路还偷偷瞄了老者一眼,发觉老者始终未睁开眼,他心里崇敬之色更浓了:这个老者,一点点化力都没,分明就是个普通人的样子。可是实际上呢,这个老者一定是比他强太多,所以他根本察觉不到这个老者的化力吧!这才是大宗师啊,收放自如!

然后他忍不住问了句:“上师,请问,这就算报上了名吗?还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呢?”

老者又指了指“五个灵石”下面的一个字:“等。”

走出“怀婵阁”的于乙乙,内心志比天高。没想到,第一关,他就这么轻松过了,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想起远在天边的那位,于乙乙内心充满了不屑,哼哼,等着吧,不让我来参加,我偏来,我不但来了,小爷我还非得拿前三甲给你看不行!

猜你喜欢

  1. 古代小说
  2. 宠婚小说
  3. 校园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