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神洲武皇

更新时间:2019-01-28 14:23:11

神洲武皇 连载中

神洲武皇

来源:掌中云作者:壁虎尾巴分类:仙侠主角:陈霆楚灵儿

小说主人公是陈霆楚灵儿的小说叫《神洲武皇》,它的作者是壁虎尾巴创作的仙侠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在异国为质的皇子,一个被剥夺了宗室名号的皇子,被迫修炼神魔图录,却从中悟出无上武道,从此鱼跃龙门,开启了精彩的人生,修炼绝世的武学,手握定鼎天下的神器,经历着爱、恨、情、仇,种种恩怨纠葛,最终成为无上皇者。 什么是神,什么又是魔,不过是在一念之间,所谓: 中土神洲起风云,皇图霸业梦一场, 茫茫天地终有道,仗剑独行叩天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陈霆走入客栈的时候,嘈杂的声音倒是小了一些,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一个少年,带着一个病殃殃的老人,外出远行,倒是罕见,恐怕多半是为了逃难。

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很快,众人便收回了目光,更是没有人上前搭话。

陈霆心中盘算了一阵,正打算上前求问商队是否可以同行时,客栈又进来一伙人。

走在前面的是一条大汉,身着白色披风,头戴皮帽,腰间一把大刀,对客栈伙计大喝道:“来十坛烧酒,二十斤牛肉,快些准备好!”

“原来是神威镖局的大爷,各位大爷稍候,马上就来。”客栈伙计忙连声应道。

陈霆眼睛一亮,在盛京城的时候他便听过神威镖局的大名,乃是大周王朝数一数二的镖局,分号遍布整个大陆,口碑不错,尤其是与各地的黑白两道都有较深的交情。

镖局的总镖头姓刘,提起金刀刘雄,几乎每个人都会伸出大拇指,称一声“急公重义的好汉子”,虽不知他的武道修为如何,但人的名、树的影,恐怕至少是武圣级别的存在。

有道是压镖不饮酒,饮酒不压镖,这镖师即然买了十坛烧酒,那就应该是已将镖送到,领了镖银正待返家。

心下有了计较,待客栈伙计送上酒肉吃食,陈霆也跟着来到了客栈外,这支镖队约有二十余人,八个镖师,余下的都是脚夫,四辆空马车,果然是已经交了镖银。

陈霆目光一扫,便落到了一个中年大汉的身上,此人三十多岁,身形高大,雄壮威武,相貌堂堂,满脸正气,像是镖头。

“镖头大爷,在下叶峰,家中遭难,和爷爷回平山郡投奔亲戚,山高路险,希望大爷能照顾一二,行个方便。”陈霆边说边从怀中拿出一块金饼子塞到中年大汉手中。

金银之物乃是各国的硬通货币,大周朝廷打造出来的金元更是分量十足,一枚金饼子足以抵得上小户人家一年的开销,但若非如此,这些见惯了大场面的镖师恐怕连正眼都不会看自己一眼。

这中年大汉名为林冲,本是神威镖局的普通镖师,本想立刻拒绝,但看见塞到手里的金饼子,却是有些犹豫,又见到陈霆身上穿的虽然普通,眉宇之间却是有一种贵气,应该不是小户人家出身,而且人长的面善,尤其是那一句“镖头大爷”,让他心底十分受用。

不过,随队带人的事情,却不是他所能决定的,林冲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黑脸大汉说道:“小兄弟,认人认清楚了,这位才是我们镖局的镖头,沈开沈大爷。”

“还请美言几句,这两个金饼子就给诸位镖爷买酒了。”陈霆微微一怔,随手又递上两个金饼子,他逃出盛京的时候,仅剩的几枚银饼子都给了城门守卫,但叶老身上却是带了不少盘缠。

“嘿嘿,小兄弟出手还真大方,”林冲嘿嘿一笑,回头叫道:“沈头,这位小兄弟让咱们稍上一段。”

沈开经常在外走镖,也多次经过恶狼从,倒也知道野狼谷外常有独行的旅客求助于大的商队镖行,眼前这两人一个年少,明显没有多少江湖经验,而另一个甚至连起身都有些困难,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镖局有镖局的规矩,不会让陌生人靠近车队。

见沈开有些犹豫,林冲面子上似乎有些挂不住,更是舍不得刚刚到手的金饼子,立时叫道:“反正马上就到平山郡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就让这祖孙俩跟在车队后面就行了。”

林冲虽然不是镖头,但人缘不错,既然开了口,沈开倒是不好拒绝,微一沉吟,便开口应承下来:“你们就跟在车队后面,不要混入镖队。”

陈霆自然是满口答应,欣喜之余却是没有看到沈开和林冲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寒光,叶老眼皮微抬,却是没有说什么。

天色已近午时,众人吃饱喝足之后,又休息了一会,便整理车队,向恶狼谷进发了,如果顺利的话,天黑前便能穿过山谷,到下一个村镇休息。

陈霆驾着马车,跟在车队后面十余丈远的地方,四下观望,恶狼谷不愧是凶险之地,两则山峰乱石林立,山势险恶,极为陡峭,山谷中只有一条丈许宽的小路可供马车通行,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且恶狼谷位于两个州郡交界之处,也造成了盗匪的猖獗。

一路之上极为安静,镖队的人也不敢大声说话,似乎是怕惊动了什么,入谷之后只是闷声赶路,几个镖师更是小心戒备。

就在穿过了大半个山谷的时候,突然间,前方的车队一顿,竟然停了下来,陈霆心中一惊,抬眼看去,只见车队前方多了一个黑衣人。

这黑衣人身形高大,脸上覆盖着黑巾,目光极为沉稳,周身流露出一股阴沉的气息。

沈开也是脸色微变,一提缰绳,纵马上前喝道:“不知道哪条道上的朋友,还请看在神威镖局的面子上,借一条路。”

“嘿嘿,神威镖局的名头不小,不过,在我家主人看来,却是一钱不值,将王中平托送的东西交出来,我让你们活着离开。”黑衣人上前一步,阴沉的说道,沙哑的嗓音中透露着森然的杀机。

沈开心中一沉,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朋友说笑了,我们已经在乌台郡交了镖,这一趟只是返程,没有接受任何委托,恐怕要让朋友空跑一趟了。”

“噢?不承认?”黑衣人目光更是阴冷:“不承认也好,反正也没打算放你们离开,兄弟们,动手吧。”

长啸声中,两侧山峰上惊起了数十飞鸟,一块块乱石轰然砸落,在乱石中更是夹杂着几支精钢打造的铁箭,火星爆射间,狠狠的钉在了山石上,箭矢后拉出细长的绳索,数十道漆黑的身影从绳索上滑落,瞬间便将镖队包围住。

神威镖局的赫赫名声并非浪得虚名,虽惊不乱,除沈开外的七名镖师立刻拔刀在手,护在车队两侧,刀光展开,瞬间结成了刀阵,强烈的刀气席卷,已将砸落的乱石尽数震飞,一时之间,杀气弥漫。

沈开也是老江湖了,见对方杀戮决断,一言不合,立即动手,知道今天的事情唯有一个杀字才能解决。

“好,朋友既然不给面子,这场梁子,神威镖局接下了。”

对方出手狠辣,沈开也不能堕了神威镖局的名头,手掌一翻,已从腰间摸出三把飞刀,寒光闪烁,分上中下三路激射而出,同时跃身下马,一口金背大刀兜头斩下。

黑衣人冷哼一声,左袖一拂,已将三把飞刀打落,右手前挥,袖中飞出一口长剑,剑身纤细而柔软,虹光闪烁,晃动如灵蛇,剑势更是虚虚实实,飘忽不定,以柔克刚,竟然将至刚至阳的刀法破去。

沈开心中一寒,一招之间便已试探出来,无论是招式还是功力,对方都要在自己之上,只是一个照面便被压制在下风,眼前剑光闪烁,恍惚间如同数十口长剑组成了剑阵,数招过后,已是险象环生。

与此同时,其他七个镖师也与来敌战做一团。

神威镖局的镖师挑选严格,每一个都是功力深厚,身经百战,但敢劫神威镖局的镖,自然也不会是弱者,如果是一对一,或许还能周旋一段时间,但从山上杀下的黑衣人数量足足是镖师是三四倍,片刻之后,所有的镖师身上都挂了彩。

陈霆跟在镖队后面,乱石砸落之时只是竭力护住了叶老,原本便破旧的马车被砸的几乎要散了架,刀光剑影闪烁,这群黑衣人显然也将他当成了镖队中的一员,甚至有一个黑衣人恶狠狠的杀来。

陈霆下意识的便要拔出断玉剑抵御,却被叶老拉住了手臂:“不要引人注意,找机会冲出去!”

场中形式混乱,镖局已落入下风,现在若是出手,无疑会引来更多人的围杀,以陈霆的实力,无异于以卵击石。

陈霆瞬间明悟,抱着叶老一个翻滚已钻到了马车底下。

杀过来的黑衣人连出几刀,都只斩在车辕上,但陈霆躲避的极为狼狈,连滚带爬,甚至故意在腿上挨了一刀,泥水混着血水,瑟瑟发抖,脸上更是显现出极度恐慌的神情。

一个少年,加上一个病弱的老头,这黑衣人似乎也觉得杀起来没什么意思,斩下几刀之后,便没了耐心,不再理会,刀锋一转,向最近的镖师杀去。

陈霆倒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若是对方钻到车底下来追杀,便只能咬牙硬拼。

运气太差了,本想随镖队更安全一些,没想到遇到盯上这镖队的盗匪,陈霆心中暗叹,同其他脚夫一样,也钻在车底下,静观其变。

偷眼看去,已有一半镖师倒在了血泊之中,沈开将一口金背大刀舞的密不透风,乱披风的刀意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却仍是抵挡不住灵蛇般的软剑刺杀,身上已经多了几道深可见骨的血痕,虽不致命,但气力渐失,败落只是迟早的事情。

“全部杀了,一个不留!”领头的黑衣人大叫道,剑势变的更为诡异,又在沈开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绿林规矩,求财不劫命,盗匪劫镖,都是志在镖车,不会随意屠戮镖师,更不会对脚夫下手,甚至会留下名号,让镖局出钱赎回货物,尤其是威武镖局这样的大镖局,以免结下生死大仇。

但这群黑衣人显然不是图财那么简单,顿时间,惨叫声不断响声,不仅倒地的几个镖师身首异处,连赶车的脚夫也被一刀斩杀。

陈霆看得心中不忍,但自知实力相差太远,就连普通镖师都不如,贸然冲出去也只有送死的份,而且连他自己都是自身难保,慌乱之中,只能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另一边,沈开却是越打心越凉,镖队已是一败涂地,看这群黑衣人下手狠辣,丝毫不顾及江湖规矩,显然并不是一般的盗匪,此时他已经有些后悔接下王中平的这趟镖了。

王中平的这趟镖乃是暗镖,只是一个小盒子,沈开也不知道押送的是什么,但报酬足足有一百锭金饼子,本来是顺路带货,而且就连镖队的人都不知道,却想不到竟然引来了杀劫。

此时双方已势同水火,就算沈开将东西交出去,恐怕对方也不会放过自己,只能咬牙拼命。

乱披风刀法以攻代守,招招都是进手,拼命之下,领头的黑衣人想击败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败像已成,七名镖师已经死了四个,刀阵已破,余下的三人见势不妙,刀光一转,向外急冲,就算神威镖局给的报酬再好,也比不自己的性命重要。众脚夫见对方下手狠辣,不留活口,知道遇上的是无法无天的悍匪,心惊之余,也是立时四散而逃。

陈霆早已偷偷的调转了车身,见场面越来越混乱,剑尖轻轻在马臀上一点,悲嘶声中,车身一震,向来路逃去。

但还没有逃出数丈,一个黑衣人已从侧面扑上,横刀直劈,口中爆喝:“留下来!”

陈霆身在车上,无法躲闪,但却早有准备,暗藏在衣袖中的断玉剑向上一撩,那黑衣人乃是通脉初境的高手,跟马剑相差不远,功力远在陈霆之上,但却是有些托大,见对方一身血污,只以为是寻常脚夫,更是没料到断玉剑极为锋利,无声无息间便将他手中的大刀削断,更是从小腹划到胸口,开了一道血痕,险些开膛破肚,虽然不致命,但气元已卸,已从半空中坠下,马车却是趁势又冲出了十余丈。

与此同时,领头黑衣人似乎也有些不耐烦,双目中闪过一丝腥红,剑势更是陡然一变,原本阴柔而犀利软剑在内劲的灌注下抖的笔直,剑光爆涨,剑尖处更是探出了数尺长的剑芒,如同一条真正的灵蛇电射而出,竟然穿透了刀光封锁,刺入了沈开的肩头。

啊……

这一剑却是非同小可,沈开只觉得身体中的血液仿佛被冻结了一般,无数道寒气在体内肆虐,肌肉都变的僵硬起来。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游戏小说
  3. 古装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