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历史 > 狂傲质妃

更新时间:2019-02-02 11:21:08

狂傲质妃 已完结

狂傲质妃

来源:百阅书盟作者:狂狮七院分类:历史主角:程墨烈何晓悠

《狂傲质妃》由狂狮七院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军事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程墨烈何晓悠,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放弃了深爱着她的男人,自愿走入那个充满未知数的皇宫。他是一个恶魔!这是她见到他第一的感觉。一次杀她全家八十口,捉她上床强迫殴打谩骂极尽折磨之能事,她问他为了什么,他却说每一次对你的侮辱都是对那男人最好的惩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魔不魔鬼的水悠凝来不及去考虑了,她被收拾停当,就被扶上了一座镶嵌金玉的喜轿。她在轿帘偷眼看去,自己爹娘带着家人跪倒了一地,而轿子前方道路两边站立着一望无际的官兵。

嚯,这阵仗挺下血本啊,水悠凝赞叹的同时开始想象该怎么样逃脱这种强加的婚姻。

“时辰到,凤轿起!”随着一个奸细的声音响起,紧接着轰轰六声礼炮,水悠凝就感觉轿子被抬起来,很平稳的出发了。

“动水悠凝者死!”

突然一声怒吼,水悠凝就感觉到轿子向一旁倾斜而去,惊乱之中赶忙想自救,歪倒的身体就被一只有力的臂弯紧紧的夹在了怀里。

街道上已乱成一片,护卫官兵和黑衣人刀剑相交,喊杀声震耳欲聋。

“抱住我!”

蒙面男人静静的说了一句,水悠凝很识趣的楼主了那具黑青的身躯。

男人单手握剑几下砍翻迎上来官兵,另一只手一用力将水悠凝护身侧。

“主子,快走,这里我来断后!”另一蒙面人砍翻近前官兵大声喊道。

男人点头,抬手一声长啸,一匹白色骏马飞奔而来,男人架起水悠凝一个垫步飞身上马,一路血刃,马嘶长鸣突出重围,向着路尽处飞奔而去。

水悠凝真想反问一句,这是在拍电影么?虽然她知道不是。

从被抱紧在这个男人的怀里,水悠凝就听到了他火热而不失频率的心跳,不管他是谁,这种临危不乱的感觉让她觉得踏实。

一路狂奔,水悠凝只见到高树,小溪,石桥,田园飞逝在身后,终于白马前蹄奔起一声嘶鸣,停了下来。

然而水悠凝还没有来的及说话,就觉得身后那具火热的身体紧紧的把她裹在怀中,耳边那略带潮湿的呼吸,竟然在后颈处烙下了片刻的火热。

水悠凝由愣转怒,靠,这不是吃姑奶奶我豆腐么!

“你要干什么”水悠凝喊了一声翻身下马,刚想大声质问就算你救了我也不能占我便宜,可是抬头的一瞬间就僵硬住了。

水悠凝生前(穿越前就当做生前吧)虽然是个杀手女强人,但也是很热衷少女漫画的,那时她就常常赞叹某些图画上把男人画的太完美了,可是此刻她才发现,那漫画中的风雅少年就在面前。

长发高束,面如冠玉,丹凤朗目,尖颚净颜,龙章有凤姿,天质唯自然……水悠凝一时间呆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那颗坚强的心会被一个漫画中的人俘虏了。

“悠凝,是不是被吓坏了,没事了我在这!”美男说着再次一个拥抱送上。

“停!”水悠凝赶忙倒退一步,蹙了蹙眉头说:“我来到这里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要怕,没事了。我说这位帅……嗯公子吧,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悠凝,只一个月你就不认得我了么!”美男说着眼神流露出深深地不解,“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答应嫁给我最大的敌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不管你信不信,我奉劝你最好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我什么都不明白!”

“水悠凝,我只问你,难道你真的把与我的长相厮守忘的誓言一干二净了么!”

“我也只问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的王!”美男把剑扣在身侧眼中流动光彩说:“只有我,安国君主,凌致宇才能成为你的夫君!”

水悠凝多少有些明白了,在国公夫人给她上妆时的唠叨中,水悠凝得知了九离王朝三个月前攻占了安国国都,安国大臣多被杀害,作为前朝重臣的水知节一家,就是因为九离王点名要纳宣国公独女水悠凝为妃而幸免于难。据娘说,在安国未破国之时,悠凝就已经是王上御聘王后了,而今面前这个人正事逃亡在外的安国国君,那岂不是就是自己的旧情人?

此时此刻是不是应该投入俊朗怀抱,不论是小别胜新婚的兴奋和国破家忘的国殇情怀都应该大哭一场才对啊。

可是水悠凝实在毫无感觉,只能赶快的进入角色说:“你……这样回来是不是太危险了!”

“你终于不跟我装糊涂了!悠凝,为了你,危险又如何,我这次来就是带你离开,一同跟随我招兵买马,我定能夺回江山,复兴大安!”

此时,远方飞扬而来一匹战马,近前停下,马上黑衣人翻身落马跪倒在地。立刻摘下面罩说:“看到主子平安无事,臣心稍安!”

“尚重,只回来你一人?”凌致宇朗目中满是寒意。

“回主子……派出去的三十护驾卫全部战死!臣拼死才逃了出来,现在整个行歌只准进不准出,已有四队九离军四面出动追捕,主子请您带国公小姐火速离开此地吧!”

“悠凝我们先行离开,到达我驻地再续别情!”凌致宇说着就要扶她上马。

“续什么续!”水悠凝抖开了凌致宇的手,在两双惊讶的眼神下一时间想起,这帅哥怎么说也是一国之主,刚才确实有点凶,不过姐姐我哪有功夫估计你什么天威啊。

“喂,这位大哥,我问你,我上花轿被你们劫走了,那可是在我家门口啊,现在我爹娘怎么样了?”虽然是便宜爹娘,水悠凝不想连累他们受罪。

“国公小姐不可这般称呼臣,臣下当担不起!”尚重赶忙口头。

“哎呀,你快回答我啊,他们到底真么样了!”

尚重抬头看向凌致宇,哀叹一声说:“国公及夫人一家八十余口被绑缚南市于今日日落之时斩首示众!”

水悠凝一听浑身僵硬,她无法想想,八十多个人头滚落,其中有她的爹娘啊,更何况娘似乎真的很疼爱她。原以为便宜老爹说九离王残暴只是夸张,现在看来当真是暴君一个!水悠凝可不希望刚来一夜之间就变成被灭门的间接凶手!

“悠凝,我们还是先行离开,我会在想办法!”

“不,我要回去!”水悠凝不容拒绝。

尚重很知趣的起身牵马离开,找到地方站岗放哨。

凌致宇似乎对她的态度很陌生,蹙起了眉头说:“我为救你折去三十余护驾卫!你岂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而选择离开,必须跟我走!”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灵异小说
  3. 情有独钟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