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撒旦计划,谋上小娇妻

更新时间:2019-02-10 16:50:24

撒旦计划,谋上小娇妻 已完结

撒旦计划,谋上小娇妻

来源:百阅书盟作者:莫白分类:都市主角:许津帆季疏桐

主角叫许津帆季疏桐的小说叫《撒旦计划,谋上小娇妻》,是作者莫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据说豪门金龟婿喜欢男人?”万翱冷眸睨着罪魁祸首。“我也听说恶魔殿下男女通吃,可攻可受,要不要一起深入研究下床上床下……”叶影:“……”说好的禁欲一整天呢?某宝:“……”你们这么无视我真的好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身体灼热的温度,几近模糊了理智,视线里的人影一点点弥漫上水汽。

“……许津帆,在你眼里我算是什么?”忍着舌头的打结,季疏桐挣扎着掐着手掌心,使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人。

包间的光线昏暗,只有几束晕黄色的灯光来来回回转动,许津帆干净不沾染尘埃的脸近在咫尺,亦如初见时候拨动人心的模样。哪怕到了这一刻,她仍希望这一切与他无关,亦或是遭人暗算威胁,诸如其他情非得已的各种理由。可什么都没有,除了他眼底那抹浓浓的忏悔,却更像一把砍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利刃。

……为什么?

季疏桐眼瞳刺痛,无法接受他为什么要操作这一切。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对不起……”

高傲如许津帆居然也能为她流下几滴眼泪,季疏桐呼吸一滞,无法想象她会有被他卖掉的一天,就像商品一样,毫不客气廉价出手抛弃。

“我需要你,就这一次。”许津帆无法再在包间里站立下去,他几乎是狼狈的仓惶背过身,对着包间里的另外一个人虚以委蛇。“汤总,请您好好善待她……”

“善待?”季疏桐冷笑,笑得眼泪哗哗往下流。

真是一个可笑的词语,更可笑的是说话的人,还希望通过这两个字得到救赎。为此她还得说一句谢谢吗?谢谢他请了一个脑满肠肥的男人来玷污她的清白,带她下地狱?

许津帆,你真是好样的……

捏着拳头,许津帆的手轻轻颤抖。

“好说好说,小许啊,我们公司以后亏待不了你。你先回去等通知吧!”男人肥大的手掌拍在许津帆肩膀上,季疏桐真希望他力道重一点,直接将许津帆拍成锅贴。

包间门打开有人走了,季疏桐已经看不清楚外面有些什么,心里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

逃出去!她不能在这里沦落。

手掌刺破的疼痛,令她的理智有短暂的回笼。

“真不错,这么好的货色小许还真舍得!”脸被人捏住,羞辱感冲上头顶。季疏桐无力的发现,她的身体就像一滩烂泥,根本不受支配。

颤栗的抬起手,拍开钳制:“滚……”

烟霭雾霞的酒气熏染下,肥胖男人越看季疏桐的狼狈越开心,笑得露出一口黄牙,对着娇俏妩媚的小脸吐出一口浊气。

“小**,脾气够辣啊!不愧是许津帆看上的妞,果然够味儿!”

大掌顺着脖颈往下移,季疏桐压制体内的惊涛巨浪突然发力站起来狠狠撞在胖男额头上,剧痛**下伴随老男人的嘶吼,身体晃了晃,季疏桐连滚带爬的窜到包间门口。

救命……谁来救救她……不管是谁。

季疏桐看不清四周有什么,人又到了哪里,只能凭着一股劲,跌跌撞撞逃离这里。

“哥,你真的不考虑留下来?”

几个男人从贵宾包间出来,领头的黑衣男子阴沉着脸,浑身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声音刻板简洁。

“我不喜欢说废话。”

“还没到那个地步。哥,你这个决定太冒险了。”染着一头棕红色头发的男子,急急的追在黑衣男子身后。

忽的从斜地里伸出一双手,阻止了后面几人的前进。“对不起,我们总裁请各位留步。”

保镖插手让黑衣男子脚步更快了一些。男子扯了扯领口,左手手腕猛然一沉,漆黑的眼眸闪过一抹厉色,凌迟着眼前衣着凌乱,娇软可欺的少女。

为了麻痹他连美人计都使上了,他的好二叔还真是不遗余力。

“求求你……带我走!”墨黑的长发下,一张涨红妖艳粉香小脸扬起来,眼中尤带露珠的,无助可怜如不谙世事的精灵。

心口蓦的一片羽毛拂过,荡起一圈细小的涟漪。

男子手中的力道重了三分,成功的令少女吃痛吸气。

以为这样就能让他屈服?

冷色冰冻了眉梢眼角,他用力毫不客气的抽出手指。

“不要……”

季疏桐踉跄了一下,身体接触到男人手上的冰凉,已经完全的丧失了那份岌岌可危的克制和冷静。她如抱救命浮木,娇软的身躯用尽了力气扑过去,死死抱住摸索磨蹭,汲取着他身上令她舒服的那点欢愉。

眼瞳悠然暗沉。

找死!

男子抓住她的双肩,脸上突的一热,夹着似花非花的幽香,痒痒的触人心房。

本能的搜寻探索,季疏桐急于纾解体内的岩浆火热,她不顾一切的抓紧,伸出小舌追逐探寻那片欢乐之地。迷糊中找到一个温热的湿湿的解热源头,小嘴中舒服的发出一声喟叹。如酒鬼对于酒的痴恋,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黑瞳积蓄了毁天灭地的狂暴力量,手掌改推为握。

“女人,我给了你机会!”

……

快乐从身体里奔泻而出,冰与火的交织下,她乘风破浪又直冲云霄,攀着一头巨大的苍鹰,或起或跌。不知过了多久,在感觉自己要死了,又被引领着奔向高峰,季疏桐又哭又笑,到声音再也发不出来,软软的陷入黑甜睡梦境之中。

辰光微白,未拉紧的窗帘里一道微光落在女人光洁的肌肤上。

身体的胀痛酸涩不适感,唤醒了沉睡少女,她迷蒙的睁开眼睛。腥糜的气息,陌生的房间,如同被卡车碾压过的身体,一个个的提示她发生过什么。

残存的记忆一瞬扼住咽喉,血淋淋的啃食着心脏。

还是没能逃掉这一劫……

手压住自己的脸,眼泪往两边流淌,身体和灵魂都在这一刻碎如破布。

腰间的大手勒得生疼,季疏桐麻木的拿开,两脚发软的下地。

衣服还在,可里面的都不能穿了,抖开男人的衬衫套在身上。季疏桐滑了一下扶着床沿站稳,胡乱套好牛仔裤,披了外套疯狂的奔跑出门。

床上,安睡的凶兽猛然睁眼,眉心褶皱足够冰封千里。

哭?难不成睡了他还委屈上了?

深刻冰削玉琢的脸上,戾气肆虐。

手机**疯狂响起。

“说!”

“总裁,我们已经到达机场了,登机时间是8点15分。”

“知道了!”

阴鸷的望了眼窗外,男子勾起一边唇角。

女人,你最好祈祷命长一点。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总裁小说
  3. 宠婚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