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重生之刀霸天下

更新时间:2018-09-12 17:20:23

重生之刀霸天下 连载中

重生之刀霸天下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八景宫中客分类:武侠主角:张浪林三娘

主角是张浪林三娘的小说是《重生之刀霸天下》,它的作者是八景宫中客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张浪意外从沉浸式全息武侠游戏《天下》穿越到真实的天下武侠世界。天下江湖,各方势力风起云涌,武道强者各领风骚,正是百舸争流,群星闪耀之时。有剑道高手跨海而来,剑试天下,但求一败;有太行仙人以山为名,睥睨风霜,威震天下;有圣门魔主凶焰滔天,腥风血雨,祸乱江湖;有外域魔尊创立邪教,虎视眈眈,觊觎神州……面对这似曾相识,灿烂到刺眼的江湖,张浪唯有紧紧握住手中的刀。是喝不尽江湖血,斩不尽仇人头?还是酒撒七步血成河,北风胡地持刀行?又或者跨过这血雨腥风,一刀称量这个天下?“我用刀,与天争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六长老张刘丰,昔日混迹草莽之时被人唤作‘毒手’刘风。

他的看家本事便是银蛇缠丝手,这门擒拿手共十三路一百七十三手,讲究以动待动,以快制胜,出手凶猛,见缝插针,注重勇猛果断,出手狠毒,迅捷飞快。

人称一毒,二狠,三快。

张浪只学了其中一路,自然不得学全,但也已经得了一个快字。

这一路左手手法号称沾衣即捆,刁卡缠挤,一连串的手法,环环相扣,乃是贴身进步,见缝插针的快速擒拿法。

如今蓝衫少年眨眼见便长剑被缴,被张浪拿住了手腕,便已是板上鱼肉,任其宰割。

是以待二人停住脚步时,这蓝衫少年已经被擒住。

不过此人性子也傲,又那里肯服,双眼瞪着张浪,用力想要挣脱,然而此刻他双手关节都被张浪卡住,动弹起来便是剧痛,所以挣扎几下,也就不再动弹了。

“七哥厉害!”

张雪涧看到胜负已风,高兴喊道。

不过张浪此刻却没空理张雪涧了,刚刚对决之中,他已经认出这门在江湖上有着赫赫声名的剑法,对其来历也有了些猜测。

渺渺仙人之法,虬枝幽篁凌云。

可与太行鼎立,傲然睥睨风霜。

虬枝神剑。

如果他的猜测没错,今天这个事情,处理不好,那可就要惹大上麻烦了。

这种麻烦他倒是无所谓,最多见事不妙,依着他的性子,一走了之就是。

但是天下虽然很大,和尚能跑,庙可跑不了,势必要连累张家,也要影响到他往后的一些计划。

‘若是此人纠缠不休,就太过麻烦了,还是得想办法解决了。’

张浪心中自语。

索性此刻蓝衫少年已经不再挣扎,张浪便拿手一抖,将其推出,顿了一顿,这才说道:

“我张家虽然不是什么高门大派,但是这份基业,还有一些微薄名声,也是靠我父亲一把金刀带着叔伯长辈打出来的,非是上下嘴唇碰出来的。你既出言不逊,这便算是教训。”

“什么名声?是非不分的名声吗?还是仗着自己武功好,欺人的名声?”蓝衫少年瞪了张浪一眼,回了一句。

他这么一说,张浪心里倒是一乐。不怕你犟,就怕你不犟。谈判这种事情,主要就是节奏,你犟的起劲,好像叛逆的很爽,但其实已经被带了节奏。

张浪微微一笑,道:“哦?那方才这地上倒了十几个,是谁欺的?”

“我可没……哼!”

张浪此话一出,这少年就要回嘴,只是话到嘴边,心中不爽,过了一后才冷哼一声。

**嘛和你解释!

不讲道理的**!仗势欺人的王八蛋!

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不走等着过年吗?

蓝衣少年心里骂了几句,然后他便走了两步,拾起自己的长剑,收回鞘内,转身就要离开。

“慢!”张浪哪能让他如此离开。

我走还不能走了嘛?

一股委屈涌上少年的心头,这么多年,他可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亏。

“你待怎的?那些护卫我只是打了他们的痛穴,根本没受伤。”

蓝衫少年转头气道:“我认栽了,东西我今天不要了,难道我还不能走了?”

张浪却是笑了笑,说道:“在这广文街,我说话应该管用,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这蓝衫少年见他如此,愣了一愣。

从张浪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出手开始,在这少年心里,就给张浪打上了不少标签,比如是非不分,仗势欺人,狗胆包天,牙尖嘴利等等。他压根就没指望张浪还能听听事情的原委。

如今张浪陡然问起来,竟是让他心里涌起一股期盼,有了柳暗花明之感,所以他顿了很久,好好的组织了下小语言,才有些不好意思才开口道:“你也知道,这个小赌怡情,大赌**,我这个人啊,没什么别的爱好……”

随着他‘幽默风趣’的讲解,张浪倒也知道了事情原委。

此人自称王月梅,平素极好赌,半个月前路过灵页郡,一时手痒,便在赌场玩了几手,只是不料运气太过糟糕,不仅在赌坊里输去了万余两,还欠了大几千两,被人扣了起来。

无奈之下,只得在到当铺中将一块家传玉珏给典当了出去,这才还债脱身。

脱身之后,他自然第一时间找最近的亲戚筹了钱,赶到灵页郡,想要把家传玉珏赎回,只是这掌柜的竟然说玉珏找不到了。

王月梅当场就闹了起来。

那还了得?这当铺失了事主的物品,若是传出去,不仅败坏名声,还要影响生意。掌柜自然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垦求王月梅宽限两日,让他再好好找找,那情形,就差声泪俱下了。

王月梅一时心软,便应下了。

然而今天便是两日之期,王月梅按时到来,掌柜的却还是拿不出玉珏……

“是这么回事吗?”张浪转头问当铺掌柜。

“哎,七公子,库房里我差人找了十几遍,我自己都找了三遍,可就是找不到…我也和这位王公子如实说了,并且愿意再出双倍银两,可王公子就是不答应……”掌柜郁闷的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呐呐说道。

“果然是这种麻烦事,偏偏还遇到个麻烦人。”

张浪皱了皱眉头,不由得暗叹一声。

他之前便隐隐猜到是当铺遗失了对方的东西,如今却是得了证实。

当铺的生意,无外乎死当活当,死当一劳永逸,但是这活当之事,最讲究有当有赎。当了赎不回来,确实就不讲究了。

这种事情本身就很麻烦,但是更麻烦的却是眼前这个人。

“幸好,到目前为止,一切还没脱出在掌握……”

张浪心里暗暗自语,他心中唯一庆幸的便是,自己果断出手,直接来了番硬的,不仅探出了此人来历,还掌握了此事的节奏。

那么接下来,就该来软的了。

“要这么说来,我错怪了你,其实你才是受害者?”张浪沉吟片刻,向着王月梅问道。

王月梅听到此言,就像六月飘雪的窦娥突然遇到了那黑子包青天,心里的委屈顿时压不住了。

受害者,形容得太贴切了,自己可不就是受害者吗?

当了东西,赎不回来了嘛。

掌柜的可怜兮兮嘛,自己便又宽限了两日。

结果还拿不到东西,自己当然就急了嘛,忍不住就动了手。

可是明明没对守卫下重手嘛,偏偏还是被人当作了恶人。

结果就是,东西没拿到不说,还因为说了几句话就被人擒拿在手里。

想想自己也没有乱说,张家确实就吓不着我嘛。而且那什么金刀秀才,确实也不算什么嘛。

一时之间,王月梅心里千般委屈,万般无奈同时是涌上心头。

眼眶里的两颗金豆子,竟是再也控制不住了……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古言小说
  3. 现代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