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谁不怀忧

更新时间:2018-09-13 10:50:16

谁不怀忧 连载中

谁不怀忧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袭常分类:言情主角:慕凌辰柳知默

完结小说《谁不怀忧》是袭常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凌辰柳知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成婚前一天,大姐自尽身亡,赵杏儿百思不得其解,为此她甘愿被掳,只为寻找大姐自尽真相,但是事情一旦开始,就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她只是长在深闺的姑娘,没想过做什么大事,也没想跟什么权贵有牵扯,但是上位者的一场权谋之争,她在不知不觉之中被卷入其中,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她这颗用来挡剑的棋子又该何去何从,最初的那份心思,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足够好,却没想到早已被人看穿,她不想要什么荣华富贵,别人的权谋也与她无甚关系,兜兜转转,她还是要回到自己最熟悉的那个人身边,这一次她不想再逃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在他并未一直与赵杏儿待在马车里,交代过这些事便出去了,又换了银杏回来,直等到快到京城的时候才又进了马车,想来是要坐实宠爱之名。

这是赵杏儿第一次离开家来到这么远的地方,奇怪的是,她竟然不觉得害怕,也不觉得紧张,甚至有些隐隐的期待,进了城门之后,她再也不是赵杏儿了,她就是苏锦,端王府后院,最得宠的女人。

慕清辰倒是好心,在马车里怕她紧张,还安慰了她几句,顺便叫她提前适应与自己的相处,她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小丫头,难免放不开,慕清辰急也急不来,好在她虽紧张,却并不扭捏,看起来,总算有些得宠的小女人的样子了。

马车进城之后行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停了下来,苏锦还没来得及看看端王府的大门是什么样子,便被慕清辰一把抱下了马车。

她躲在慕清辰怀里,都似乎能听见等在门口的几个女人倒吸凉气的声音,她本来以为慕清辰下车之后会将自己放下来,但现在看来,他竟然没有将自己放下来的打算。

门口的女人花花绿绿站了一排,苏锦窝在慕清辰的怀抱中,偷偷看了几眼,最前面站着的想必就是那两位侧妃了,可惜还没来得及仔细看,就叫慕清辰挡住了视线。

几个女人自慕清辰抱着那女人下车,一双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们两个,到现在还没有行礼,并非是忘了,而是实在不肯给这个初来乍到的丫头行礼,一早接到王爷的书信,说是会从扬州带回一个女人,府里的女人心思各异,却都对这个即将到来的女人充满了好奇,早已想到王爷肯将人带回来,定然是喜欢的,没想到,这还没进家门呢,就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两边僵持不下,总不是办法,还是魏侧妃先说了话:“王爷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吧,快回府休息吧。”魏侧妃一开口,她们自然不能再做哑巴,只好给慕清辰行了礼问安。

慕清辰倒是高兴地应了,又加了句:“锦儿她身子不好,一路颠簸,以后再见吧。”说着便直接抱着苏锦在前头进了大门。剩下几个女人神色各异,手中的帕子早已拧成了一团,见慕清辰进门,连面上的笑意也懒得装了。

这丫头算什么,连个侍妾的名分也没有,竟然在回王府的第一日就让王爷抱她进府,别说是府里的几位侍妾了,就是两个侧妃都不见,还真是娇贵。

不论他们作何想法,慕清辰回去之后就将人安排在了自己房间,又命人连日收拾出来听荷院给苏锦住,当日他是第一天回王府,却哪里也没有去,谁也没有见,一直在房里陪着苏锦。

看着那一箱子接一箱子的东西往听荷院搬的时候,魏侧妃终于忍不住了:“哪里来的狐媚子,来这里作妖?”

身边的丫鬟连忙提醒她:“主子,可不能乱说,她就算没有位分,那也是王爷喜欢,主子何必在这个时候跟她争风头。”

魏青翎依然不满:‘不过是个随便带回来的丫头,也能住听荷院。’听荷院自然不是王府最奢华的院子,最奢华的院子藏风院是自己住着呢,但她心中还是不舒服,这听荷院是离王爷的院子最近的,自己当初也想要来着,却被王爷以一个藏风院搪塞了过去,虽然当时也叫自己得意了好一阵,但现在竟然随随便便就给了这个丫头,她怎能不气。

红枫是自小伺候她的丫头,自然了解她争强好胜的个性,往日她在王府,论身份,那是独一份,别看那柳知默跟主子一样也是上了玉蝶的侧妃,她不得宫里头喜欢可不是什么秘密,往日里宫里头有什么宴请,哪一次王爷不是带自己主子过去的,就是皇后和太后召见,那也从来都是召见自己主子,每次王爷出了远门回来,第一晚也是宿在主子院子里的,王府里没有女主人,主子早把自己当做真正的主人了,近几年老爷的官途日渐发达,主子一直憋着一口气呢,王妃之位迟早落入自己手里。如今倒好,去了一趟扬州,平白带回一个丫头来,刚来就破了主子的例,主子不生气才怪。只是生气归生气,这毕竟是端王府后院,总不能叫主子做这个出头鸟。

红枫想着笑了笑,低声劝到:“主子何必跟一个丫头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想来这王府里头不喜欢她的,也不是主子一个,主子何必动手脏了自己呢。”

魏青翎笑了笑:‘得亏你这丫头提醒了我。去瞧瞧王爷带回来的那些东西,我管着这王府,总不好亏待了他们这些人。’

那边苏锦被慕清辰直接抱到了屋里,众人很有眼色的掩门退了出去,确认无人之后,慕清辰才把人放下来,自顾自地走到上首坐了下来。

苏锦连忙站好,等着他吩咐。

慕清辰看她一直在自己面前低着头站着,有些好笑:“你可是本王最得宠的侍妾,在本王面前怎么可以这样胆小,倒是像怕本王会随时要了你的命一样。”

苏锦不自觉地将头低的更低了。

慕清辰无奈:“既然是得宠的侍妾,自然该恃宠而骄,嚣张跋扈,不然,怎见得是你得宠呢?”

苏锦纠结,话是这样说,但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她怎么恃宠而骄啊,不过:“王爷不必担心,以后在她们面前,我会尽量表现的跋扈一些的。”苏锦保证到。

慕清辰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个像是被吓坏了的人,并不怎么相信,好在今日自己直接将人抱了进来,才没有在那么多人面前露出马脚,看来明日自己也要过去给她撑腰了。“明日,你要去见王府的人,除去两位侧妃,别的你只需行平礼即可,不必担心,两位侧妃不会为难你的,我也会跟着你一起过去。”

苏锦抬头看了看他,这次是真心地感谢他,说不紧张总是假的,有他在,情况总会好的多。

交代完了,他便拿了一早放在房里的书信看起来,留下苏锦一个人在这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瞧着他看的认真,苏锦也不好意思开口打扰他,只好自己寻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只这样干坐着,着实无聊,没一会儿,苏锦便有些昏昏欲睡了。

慕清辰看完书信来看她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副样子,小小的身子缩在大大的椅子里,半个身子都看不见了,紧紧地闭着双眼,巴掌大的小脸上眉毛淡淡地拧着,不知是不是在椅子上睡的不舒服了,慕清辰猛然反应过来,轻咳了一声,叫醒了还在睡的苏锦。

苏锦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背光而立的人影,外头天已经黑了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点起的烛光,慕清辰背对着自己,长身而立,背影单薄,萧索,不知为什么,苏锦看着他的背影,就觉得这个人很孤单,她摇了摇头,笑自己想多了,这王府这么多女人都围着他一个人转,有什么孤单的呢,就算孤单,也不是自己该探究的。

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被自己压的有些皱了的裙摆,低声说道:“王爷?”

慕清辰听到她的声音才回身,似乎有一瞬间的愣神,却很快点了点头,冲着外面说道:“摆饭吧。”

用饭的时候有人在一旁伺候,慕清辰将对她的宠爱展现的淋漓尽致,不停地给她夹菜,盛汤,中间甚至还喂了她好几次,这叫苏锦实在有些不能适应,但这么多人看着,菜送到嘴边,她也不敢不吃,只好面上带笑的吃进嘴里,慕清辰看到了,心中有种捉弄她的**。

一顿饭,因为慕清辰的宠爱,苏锦吃了近一个时辰,若说进门的时候是府里那群女人看到了自己是如何受宠,想必这顿饭用完,整个王府,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不受宠了,慕清辰,果然狡猾。

用过饭没多久,慕清辰便又将人都打发了出去,苏锦以为他又要开始看书了,没想到他喝了杯茶,便向床那边走了过去,苏锦的一颗心顿时七上八下,来时说好了的,不卖身,但真到了这种时候,她还真怕慕清辰不遵守约定,倒不是他禁不住美色的诱惑,而是自己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他就算不遵守约定,自己也没地说理去。

苏锦看他进去,知道自己也该跟着进去,但是脚步就是不肯往那边挪,慕清辰到了床边的时候,苏锦还在屏风外面站着一动不动。

慕清辰皱眉看了看她,冲她招手。

苏锦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慢慢地挪了过去。

慕清辰看她这样倒是笑了:“你怕什么?啊?”忽然他的脸出现在苏锦的眼前。

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拉近,苏锦吓的本能地往后倒,可惜慕清辰的手早已搂在了她的腰上,便是想往后倒,也逃不出去。她就知道,对他这样身份的人来说,遵守什么约定,太过可笑。

但是苏锦依然不肯认命,尽可能地远离他的怀抱。

慕清辰看了一会儿,却忽然正色道:“好了,站好。”说着便将人放开了,若不是苏锦反应的快,这会儿她已经躺在地上了。“我既与你定了约定,自然会遵守,你大可不必如此模样。”慕清辰有些冷淡地说道。“只是我的规定,你也要遵守,以后不管有人还是没人,你都是王府的侍妾,还是最得宠的侍妾,你知道侍妾应该做什么吗?”

苏锦本能地点头,却又摇头,她知道侍妾要做什么,但不知道她这个侍妾要做什么。

慕清辰起身,张开双臂:“宽衣。”

苏锦不可置信地抬头,刚才还说会遵守什么约定。

她不肯上前,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慕清辰等的不耐烦了,又冷声吩咐一遍:‘本王说,宽衣,不会?’

这一次大概是被他的怒气吓到了,苏锦没敢再犹豫,乖乖地上前帮他摘下了腰带,衣服解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以后这种事情,王爷可不可以,叫丫鬟做?”

慕清辰好心地跟她解释:“不要你亲自动手,怎么见的你得宠?”

苏锦认命地低下头,将剩下的一半也解开,帮着他脱下了外袍,连忙远远地站着,不肯再动。

慕清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没有说话,他想说,现在是他后悔了,他本意去扬州是找一个青楼女子的,但没想到半路遇上她,看起来单纯,比青楼女子好控制,也更容易成事,才带了她回来,现在看来,要多费些功夫了。

回到京城更不可懈怠,想必从他的马车进京的那一刻,无数双眼睛已经开始盯着自己了,慕清辰在心中叹口气,没有再管苏锦,自顾自地在床上睡了,她是他放在后院的一颗棋子,却不可能将全部精神都放在这一颗棋子身上。

苏锦站在一边,本以为慕清辰会再叫她,等来等去,眼看着他自顾自上了床,也没有再出声,苏锦还舒了一口气,但她还是没敢动,站了半个时辰,里头那人还是没有动静,苏锦大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看清床上的人紧闭双眼,明显是睡熟了,才彻底放下心来,转身出了内室,在周围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能睡觉的地方,想了想,她认命地走到自己下午睡觉的那把椅子,调整了一个稍微舒服些的姿势,合衣在椅子上睡了起来。

椅子上睡觉,这是第一次,苏锦睡的自然是极不舒服,看着里头那张大床,她自然也想去床上睡,但想一想床上躺着的那人,苏锦就想,还是算了,虽然椅子上睡的不舒服,但毕竟安心啊。

只是连椅子上她也没能睡的安心,天还未亮的时候,慕清辰就过来了,若不是苏锦睡的不熟,他一过来,自己就睁开了眼,慕清辰一定会趁她睡着将她抱到床上,苏锦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在椅子上睡的实在难受,一直都没睡熟。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贵族小说
  3. 古装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