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风云焚寂

更新时间:2019-02-22 10:51:51

风云焚寂 已完结

风云焚寂

来源:暴风看书作者:张生分类:武侠主角:穆空云幽兰

经典小说《风云焚寂》由张生所编写的武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穆空云幽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色刚刚亮起,太阳的光辉又一次将要笼罩大地,一切的一切似乎又再一次重复着昨天,一样的光,一样的景。但是,今天却多了些不一样的人,也将多一些从没有过的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晚,漠州客栈

此刻,云逸逍刚刚回来,进房后还未坐下,门外便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吧。”,云逸逍说道。

门开了,进来七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穿着打扮都很相像,为首一人便是跟随云逸逍来此的大弟子天甲,后面跟着的自然是天乙,天戊,天己,天庚,天辛,天癸六名师弟。

七人齐声道:“师傅,我们来了。”

云逸逍示意他们小声些,然后说道:“为师此次叫你们前来是有一项重大任务交给你们,那就是在这几晚内,你们要保证穆延德穆将军的安全。因为为师认为,此次玄宗退位不单单是朝廷所说的那么简单,这件事的背后肯定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阴谋,而且我怀疑那些人的下一个目标便是穆将军。不瞒你们,就在昨夜,已经有刺客前来行刺,幸亏我在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而且我估计他决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这几晚你们一定要保护好穆将军。”

为首天甲说道:“师傅放心,我们一定会誓死保护好穆将军。”

云逸逍满意地说道:“很好,希望你们能完成这个任务,还有两点我希望你们注意。第一,你们一定要暗中保护,我们的最终目的还是引刺客出现,然后活捉!第二,此人和我交过手,他的武功并不在你们七人之下,所以你们要共同对敌!”

七人齐声道:“紧尊师傅教导。”

之后,天甲说道:“师傅,那我们现在就走了。”

云逸逍无语,挥了挥手。

这一晚,七人来到穆府附近,除大弟子天甲外,两人一组,分别守卫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但直到天明,也未见任何刺客迹象,一夜风平浪静,七人等到太阳升起才暗中离开。就这样,第一晚平平安安地过去了。

第二天上午穆延德没有去军营视察,而是在家准备各种好礼。今日是初一,按穆延德所说,每逢初一十五他便会准备好礼,送给他们家的救命恩人无念大师。忙了一上午,总算一切妥当,这时已是快到晌午。

“哎,空儿呢?”,穆延德转身问旁边的一个仆人。

那人答道:“少爷在后院和陆安比武呢。”

穆延德笑道:“武功还没学好就学人家比武。”

穆延德又说道:“对了,你们把这些东西都搬到院里去吧,放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众仆人齐声道:“是。”

说完穆延德决定去后院看看他那儿子的武功到底学的怎么样了,便朝后院走去。

此刻,穆空和陆安正在进行所谓的比武。说是比武,不过也是瞎打瞎闹。昨天下午,穆空找到陆安,把上午无念大师教给他的一套拳法全教给了陆安。若不是云逸逍嘱咐过不能把九炎掌外传,他连九炎掌也教给陆安了。这也难怪,两个孩子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比亲兄弟还亲,互相之间根本没有任何隐瞒的事,别说是武功了。

就在他们正比划的时候,看见穆延德朝这里走了过来,两人便停了下来。

穆延德见状,笑道:“怎么不练了,继续啊,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们的武功学的怎么样了。”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穆空不好意思地答道:“爹,我们也就是刚学会一点皮毛,哪里算得上武功啊。”

穆延德笑道:“看你小子乐得,这下如愿了吧,从小就哭着闹着学武功,这学武功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天赋不说,就是那份辛苦也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我想你现在也能体会到吧。”

穆空答道:“请爹放心,就算再辛苦我也不会放弃,我一定要成为绝顶高手!”

穆延德大笑道:“哈哈,那我拭目以待了啊,对了,今天下午军营有要事需要处理,你帮我把礼品给你师傅送去吧,夜晚山路崎岖难走,你今晚就住在空相寺吧。”

说完,穆延德又转身向陆安说道:“小安,你也喜欢学武功啊?”

陆安不好意思地答道:“我有一点喜欢。”

穆延德看陆安样子,便知道他其实也是非常想学,但又无奈地说道:“小安啊,其实我也知道你十分喜欢学武功,不过这次希望你体谅我,无念大师向来不收弟子,此次空儿能拜在他门下已是特别例外,我也实在不好意思再多要求什么。不瞒你说,为此空儿还和我吵了不知多少回呢!”

陆安赶忙答道:“老爷您千万别这么说,您和太太平日待我如亲生,我已感激不尽,怎么还敢有其他妄想。”

穆延德答道:“你不怪我们就好,其实空儿教你也是一样。”

穆延德转身对穆空说道:“空儿,你可要认真教小安啊!”

穆空羞愧地说道:“以前我不知道爹有苦衷,还和爹吵架,希望爹原谅。请爹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地教陆安的!”

穆延德满意地笑了,看着这两个年轻人,他觉得很满足,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便走了。

身后,穆空呆呆地站在那里,他突然感觉到眼前这个人是多么地亲切,这个背影是多么地令人敬畏。如今,他真的是长大了,回想从前,动不动就和爹吵架,那时的自己是多么地无知,其实爹娘不管怎么样,都是为了自己好。望着眼前那个离开的背影,他忽然觉得爹的背影如此苍老。

当天下午,快接近黄昏时,穆空便带了两个随从,架了一辆马车出发了。由于陆安临时被他爹叫去有事,所以没和穆空一起上山。放在平日,穆延德一般都是中午出发,晚上回来,但这次他靠虑到夜晚山路难走,怕穆空出什么事,所以便让他在空相寺留宿一宿。就这样,穆空也不着急,直到黄昏才出发。

三人驾着马车一路往南走去,就在快出城门口时,穆空忽然叫仆人停下来,而他则是东张西望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

一仆人问道:“少爷,出什么事了,你找什么呢?”

穆空一脸疑惑,说道:“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救命,你们听到没有?”

另一仆人仔细听了听,说道:“少爷,好像是从那边发出来的。”

穆空顺着那人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条小巷,两旁都是废弃的民宅,平日很少有人来。穆空二话不说,一下跳下马车,边向小巷跑边对仆人喊道:“你们在这里等我!”

一瞬间的功夫,穆空已经消失在小巷中。

他随着声音跑去,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楚,是一个老者喊出的。穆空又转过一个拐角,面前是一个死胡同,里面果然站着很多人。穆空也没有马上上前,而是躲在拐角处看着。

就在前方不远处,站着几个身穿兽皮衣服的中年人,为首一人身材矮胖,正拿着一袋烟美滋滋地抽着。就在他们对面,一个老者抱着一个貌似十五六岁的少女,满脸惊恐地看着前面这几个人。

穆空心想:“果然又是你这个坏蛋在欺负人!今日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一下!”

那个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狠狠地对那老者说道:“你这老头子,别给脸不要脸!让你孙女跟了我有什么不好,我保证让她穿金戴银,吃香喝辣,你别给脸不要脸!”

那老者哀求道:“求求大爷放了我家孙女吧,她才十五岁怎么能做你的小妾啊!求求大爷,可怜可怜我们吧!”

旁边一中年人说道:“掌柜的,别跟他废话了,直接抢回去算了!”

那矮胖的中年人对那老者说道:“你听见了吧,我这伙计已经不耐烦了,你别逼我们动手啊!”

那老者更是吓坏了,边嗑头边哀求道:“大爷啊,我就这么一个孙女,求求你放了她吧。”

那矮胖的中年人面色一变,狠狠地说道:“看来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伙计们,给我上!”

“住手!”,穆空一声喝道。

那几个中年人都是一惊,转身一看,原来是一蒙面人!

其实以穆空的身份,只要站出来那些人自然不敢造次。只不过这次穆空下决心好好治一治这个欺压百姓的恶霸,所以刚才找了一块布将面蒙上,这样他们才会认不出来。

那个矮胖的中年人也是一惊,不过他也不是能被吓住的人,对穆空说道:“你是谁?敢管老子的闲事,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穆空边向前走边说道:“哦?!您的大名我自然听说过,您就是漠州最大的客栈的掌柜的是吧!”

那矮胖之人一听,心想:这人居然认得我,看来我的名声也不小啊!

心下更是傲慢,说道:“既然知道本大爷的威名,怎么还敢多管闲事啊!”

穆空笑道:“我这个人有个不好的习惯,专门爱管闲事,而且越是臭名远扬的人的闲事我越要管!”

那矮胖之人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说道:“你小子是变着法骂我啊,今天让你看看我的厉害,伙计们给我上!”

一声令下,那几个中年人顿时便向穆空扑去。

那矮胖之人心想:这下让你小子好好长长见识!敢管我的事!

一边还不住地喝道:“给我狠狠地打!”

结果,还没等他喝道第三声,对面,穆空早已把一群伙计打得落花流水,满地找牙,这时正慢慢地向他走来。

“扑通”一声,那矮胖之人顿时跪了下来,满脸慌张,边嗑头边向穆空求饶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有眼不识泰山,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了我吧。”

穆空狠狠地说道:“你们这些败类,今日不除,将来一定是祸患,我今天就替天行道!”

此言一出,那些人更是吓地魂也丢了,各个哭天喊地不住地求饶,嗑头磕地额头都破了。

穆空本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们,见此状,说道:“本来你们是非杀不可,但看来你们真的是有心悔改,那我就留你们一命,不过你们要答应我几个条件。”

那矮胖之人赶紧说道:“好汉请说,我一定照办,一定照办。”

穆空故作沉思,走了几圈,说道:“第一,你们要好好赔偿这位老伯和姑娘!”

那矮胖之人一听,赶忙把身上所有的银票和银子都拿了出来,赶紧走到那老者和姑娘面前,嗑了几个头,然后道了歉,还把银票全都给了那老者。

穆空满意地笑道:“很好,第二,从今往后你们不许做坏事,而且要定期发放钱粮,救助穷苦百姓!”

那些人齐声道:“是,是,我们今后一定不会再做坏事,一定做好事,请好汉放心。”

穆空说道:“你们记住就行,如果哪天让我听到或看到你们再做坏事,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我知道你们的客栈在哪里,要取你们的性命易如反掌,记住了吗?”

那些人赶忙嗑头道谢:“我们记住了,谢谢好汉不杀之恩,我们今后一定改过!”

穆空喝道:“快滚!”

说完,那些人一溜烟跑了,看着他们狼狈的样子,穆空十分欢喜,心想:学武功就是好,能够行侠仗义。

欢喜了半天,他这才想起身后还有个老伯,赶忙跑过去。

那老伯赶紧下跪给穆空嗑头,不住地说道:“谢谢恩公,谢谢恩公。”

穆空赶紧将老者扶起,一看,原来是平日以卖油饼为生的弓老伯。

穆空说道:“原来是弓老伯啊,是我穆空啊!”,说着穆空把面纱拿下。

见到是穆空,弓老伯也是一惊,不过还是不停地谢道:“谢谢穆少爷,今天要不是你,我孙女恐怕就被那恶霸给抢去了。”

穆空指着那个少女问道:“弓老伯,这就是你的孙女啊,我怎么以前从没见过啊。”

弓老伯边扶起那个少女,边说道:“我这孙女是今天才过来的,他的父亲参军去了,母亲死得早,没人管她,所以他父亲托人把她送到我这里。”

“哦,她怎么了,晕过去了么?”,穆空问道。

弓老伯答道:“刚才吓昏过去了,我们刚进城便碰到了那个恶霸,他把我们带到这里说要商量点事,谁知他是想抢走我孙女。”

穆空生气地说道:“那个恶霸,真是欠揍,不过过了今天他应该不会再干坏事了吧。”

弓老伯叹气道:“唉,我这孙女命苦啊!”

穆空走上前去,说道:弓老伯,我们先把您孙女送回家吧。”

弓老伯说道:“好。”

穆空说完,便将那个少女抱起,这时他才细细地看了看那个少女,虽然衣着朴实,但无法掩盖那迷人的气息,样貌如九天仙女,散发着少女的清香,穆空的心被深深地震动了一下。

穆空抱着那少女向街上走去,出了小巷,那两个仆人赶忙将马车赶了过来,穆空将那少女抱上马车,便和弓老伯一起,掉头向城北驶去。

到了弓老伯家,穆空将那少女放在床上,然后对弓老伯说道:“弓老伯,刚才那恶霸给的钱您都留着吧,给这位姑娘买点吃的用的,别给那坏蛋省。”

弓老伯连忙说道:“是,穆少爷,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穆空最后看了那少女一眼,只见她依旧双目紧闭,恐怕真是受惊过度了。然后便告了辞,向外走去,就在出门之前,他忽然想起一事,转身向弓老伯问道:“对了,弓老伯,您孙女叫什么啊?”

弓老伯答道:“哦,孙女今年十七岁,叫弓紫婷。”

穆空自语道:“弓紫婷,好美的名字!”

之后便出了门,上了马车,对仆人说道:“赶快走吧,要不就天黑了。”

马车开始向城南门驶去,太阳的光辉渐渐暗了下来,余辉洒落在马车上,两个仆人依旧说说笑笑。车内,那个十八岁少年的脑海中,一个名字,仿佛挥之不去。随着夜的到来,一切都慢慢变得模糊,但那个容颜却是越来越清晰。

猜你喜欢

  1. 情有独钟小说
  2. 异世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