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都市 > 3631

更新时间:2018-09-14 16:05:19

3631 已完结

3631

来源:好书云作者:兜裡有糖分类:都市主角:朱智涛

主人公叫朱智涛的小说叫做《3631》,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兜裡有糖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直郁郁不得志的朱智涛,今天又被留下来加班。可是这次加班却让他从此改变了人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独生儿子一回来,父母都是受宠若惊的样子赶紧给他张罗饭菜,朱智涛心里一阵酸楚跟感动,就一边跟父母一起吃饭一边说道:“爸,我今天提拔了,现在是办公室副主任了。”

朱师傅正在往嘴里夹菜,一听儿子的话,一筷子菜全部掉在桌子上了。他“腾”的站起来,两只手茫然的伸向空中仿佛想要抓住什么,但最后却依旧是跟伸出去一样茫然的收了回来,然后紧盯着儿子问道:“办公室副主任是副科级吧?相当于我们副厂长了!好啊好啊!我就知道我们老朱家坟地上蒿子长的那么壮一定会出大官的!现在应验了啊!”

朱师母也很是激动,他们俩跟刘琪琪的想法可完全不一样,对儿子的能力那是没有丝毫的怀疑的,更加为儿子迟迟得不到提拔而不平衡了好久,此刻看云开日出,怎不让他们喜笑颜开呢?

“儿子,你从小我就对你说,一定要勤奋学习,只要有真材实料,有一定可以出人头地,你看爸爸我,就是因为有一手电焊绝技,才能成为厂里唯一一个技术员的,虽说现在下岗了,但这是形势的缘故,不是因为老爸不中用啊!儿子,现在你体会到老爸对你的教导没错了吧?”朱师傅骄傲的又忆甜思苦起来。

朱智涛看着容光焕发的父亲,仿佛在得知他升迁的一瞬间,生活压力带给这个没有老的老人那种憔悴之气一扫而空,整个人也仿佛年轻了好多,他心酸地想,父亲才五十多岁,根本不该白发苍苍的啊!

父亲勤劳了一辈子,信奉学有所得了一辈子,古板学究气了一辈子,到现在仍旧认为儿子的升迁是因为优异的学业,如果他知道了儿子的飞黄腾达与学识毫无关系,而仅仅是因为遗传了他那一根胯间的好本钱的时候,会不会一口鲜血喷出来,倒地身亡呢?

朱智涛想到这里,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觉得自己这几天的心真是肮脏透了,居然连这种荒谬的想法都想得出来?就赶紧换上一副感激的表情,让父亲的骄傲得到更充分的展示。

从父母那里出来,他回头看看黑暗杂乱的家,心头的酸楚更加浓烈了,含着眼泪的他也在暗暗发誓,既然父母把他当成了唯一的寄托,那么他就一定不能辜负父母的期望,哪怕是给郑主任做面首他也认了!

反正这见了鬼的世道就是如此笑贫不笑娼,人人眼里只能看到别人的荣耀,至于这荣耀是如何得来的,谁有功夫去琢磨啊?眼下还是要紧紧抓住机遇,赶紧飞黄腾达起来,最起码要买上一大套房子,让可怜的爹妈真正的享享儿子的福。

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趁着喉头蓄积的哭声,掏出手机奓着胆子第一次主动给郑辉芳打了个电话。

范亿宏有饭局不在家,郑辉芳接到电话的时候正百无聊赖的在被窝里看电视,看着男男女女亲热的拥吻,她心头那团火又一次悄悄地燃烧起来,朱智涛那张俊俏的脸就又不由自主的浮现在她眼前了。

手机响起,她看到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因为朱智涛的地位还不足以让一个正县级的主任把他的号码存在手机里。

“喂,请问哪位?”

“芳姐,我是涛弟弟,我忍不住了!我想你!我现在就要见你……!我知道我很没出息,可我就是想你!”郑辉芳再没想到居然是朱智涛的电话,更加没想到大男人哽咽着撒起娇来,居然别有一番让她无法抗拒的诱惑力。

怀着一种类似于小时候逃学的那种战战兢兢的,郑辉芳对小保姆说她有应酬就匆匆出门了。

到了云都宾馆那套教委定下的房间里,郑辉芳给朱智涛打电话说他可以上来了。

朱智涛早就在楼下徘徊好久了,上来之后轻轻一敲门,郑辉芳就一身香气的把门打开了,他用脚把门一脚踢住,然后张开双臂就紧紧抱住了郑辉芳,嘴巴饥渴的稳住了这个女人,那舌头更是章鱼须一般伸进她的嘴里狂热的搅动着,一瞬间就把郑辉芳的积极性全部调动起来了。

两个传统意义上的狗男女吻的如醉如痴的一步步后退,终于仰面倒在了那张大床上,就在郑辉芳感觉到朱智涛的双腿间那根让她爱死了的东西又硬硬的顶住她的时候,却同时惊讶的发现这个大男孩居然在哭!

的确,朱智涛一边死命的吻着郑辉芳,一边却不停地在流眼泪,这种男人的眼泪混合着他猛烈的吻,就带给了郑辉芳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动,她哪里知道这是朱智涛在为可怜的父母跟不得不自暴自弃的他自己难过呢?就温莫的挣脱了他的嘴,低声问道:“涛弟弟,你为什么哭?”

“姐……我活不成了……我中了你的毒了,一天不见你,不抱着你我就觉得吃饭都没味道,睡觉也睡不着,干活也没精神……呜呜呜……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朱智涛跟一条可怜的小狗一般呜咽着,双眼芳芳的看着女人说道。

“哈哈哈!傻弟弟,你可真可爱!”郑辉芳开心的吻着他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朱智涛却突然不好意思起来,他继续流着泪芳着脸说了句:“坏姐姐,不许笑话人家!”然后,就手口并用解脱了女人身上的衣服,再次用他的力量把这个女人给彻底的征服了……

从朱智涛亲昵她的那一瞬间,郑辉芳就近乎贪婪的感受着这种她热切盼望了两天的感觉,那种酸麻中带着微疼的饱胀感依旧是那么清晰,跟丈夫不腥不素的那几下相比,简直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就单单包裹着他就是那么的舒服与满足了,更别提朱智涛怎么会放过她?那恶狠狠地冲击仿佛没完没了一般持续着,只把她送上极乐的青云端……

一次……

两次……

涛次……

今天这个孩子仿佛着了魔,就这样孜孜不倦的索要着她,一次比一次猛烈的快乐让她收起了平日的矜持,高一声低一声的荡0妇般叫喊着,反正四星级酒店的隔音设备是那么好,就算是喊破了嗓子,愉悦的也仅仅是两个当事人而已。

毫不夸张的说,这场带着朱智涛刻意投资,又带着郑辉芳刻意享受的欢爱真真切切的持续了一个小时,当朱智涛咬牙切齿的结束了之后,郑辉芳还两眼翻白的沉浸在快乐的眩晕中没有苏醒。

两个人都累了,就那样吃饱了就睡的饿鬼一般,也顾不得收拾杯盘狼藉的床单,相拥在快0感中沉沉入睡了,一直睡到午夜时分,朱智涛才先醒过来了。

他醒并不是因为他想醒,而是他感觉到了他的手机在床边的裤兜里“呜呜……”的震动,这让他猛然想起到了此时不知道几点了,居然没有给老婆请假就没回家!

他登时心惊肉跳起来,结婚几年来对老婆养成的言听计从的习惯让他吓得魂不附体,看了看兀自睡得香甜的郑辉芳,赶紧轻手轻脚的爬下床,摸出手机溜进了卫生间,诚惶诚恐的准备请罪。

但是在按响听筒的那一瞬间,他却突然间不平衡起来,心想刘琪琪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晚回去一会子吗?你一个中学教师有什么了不得的?我凭什么要对你低声下气啊?好歹我现在也是副科级了!你以为老子在外面干什么?刚刚那么辛苦我为了什么?还不是能换来好日子给你过呀?

“喂?干什么?”朱智涛带着些理直气壮的不耐烦低声吼道。

刘琪琪听到他桀骜不驯的声音,居然第一次没有大发雷霆的破口大骂,而是很迟疑的、低声下气的问道:“小朱,你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来呀?”

“怎么了?查岗啊?我辛辛苦苦陪领导加班写材料,难道我就不想早点回家睡吗?”朱智涛答道。

“哦,这么晚了还要写什么材料啊?你跟谁在一起呀?蒋主任吗?”刘琪琪其实已经信了,但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没想到这一句问话却让朱智涛做贼心虚起来,恼羞成怒之下就色厉内荏的说道:“跟谁在一起你也要问?好吧,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跟郑主任在一起,我正在上郑主任!这你满意了吧?今晚我不回去了,挂了!”

谁知就在他挂电话的时候,却听到刘琪琪在电话里轻笑着说道:“看来是写材料累极了,居然发起牢骚来了!呵呵呵,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德行,人家郑主任看得上你么?”

朱智涛神气的挂断了电话,心里一松,心想他妈的女人还真是好骗,老子明明告诉你实话你居然不信,假话你倒是怪相信的,看来以后经常用这个法子出来陪芳姐是没问题了。

其实如果今晚刘琪琪不依不饶的非要朱智涛回去,说不定他会害怕的,可是就是这个蠢女人太过自信了,又太过相信丈夫的窝囊了,才导致朱智涛首次撒谎就大功告成,那胆子可就越来越大起来了。

猜你喜欢

  1. 神仙妖精小说
  2. 古言小说
  3. 武侠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