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归云战纪

更新时间:2018-09-16 11:20:29

归云战纪 连载中

归云战纪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乌伤小生分类:武侠主角:傅时归

小说主人公是傅时归的小说叫做《归云战纪》,是作者乌伤小生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盛世华章中七国摒弃无谓战争而选择以竞技比武的战纪方式来彰显国力,异人应时而生,其使命便是代表本国参加七国战纪,拼出最优秀的战绩来攫取荣耀。小郡少年傅时归和云澜皇族云青尘共同选择成为异人,战纪之路本不平坦,越是高处越发凶险,步步杀机、重重诡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歧罗州距离长州约有九百里,秋季日短,利用秋高气爽的时节,云澜异人苗子们训练了单打独斗的能力和水性。论单挑的能力,云青尘自然不在话下,可偏偏水性却是他的弱点,一旦整个人没入水中,由心底而起的恐惧便即刻包围了全身,不敢睁眼无法呼吸,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挣扎来脱离水体,当他探出头大口呼吸着空气时才能感觉到安全。

岳无垢起先认为这只是一开始的不适应,按照云青尘以往的坚韧性子只要多尝试几回定然会有长足的进步的。可是,岳无垢这回是猜错了,云青尘在尝试几回无果之后竟然再也不愿意下水了,哪怕是岳无垢软硬兼施也是毫无效果,同云青尘几经交涉也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将水性的训练暂时的后移。

凤麟上国乾丰十一年已然走到尽头,七国共用宗主国日历纪年,因而新年便是每一年的二月初。因为位置更加靠北,在乾丰十二年的头一天,云澜国内便开始飘雪了,雪花零零星星的在尽自己的努力漂白这个不算干净的世界,可惜它毕竟能力有限,只要有人走动,地面上留下的只有水。

云青尘撑开一把油纸伞从厢房走出,一路走过了牵机府来到了望佛台西面的断头山边,说是断头山全在于它是望佛台三面三座山中最矮的一座且没有锋利的棱角直插天际,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平坦开阔的山顶成了云青尘修习的最常去处。顶上的那棵老松依旧遒劲,只是有了白雪的装点青白相间相映成趣,因无人涉足,山顶的一片已经开始积雪,云青尘每走一步都能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

啊.......真清新!云青尘深吸一口气,寒冷的空气冲入肺腑之中将原本燥热难安的内心降温下来。独处之时最适合思考,这句话云青尘忘了是谁说的,此刻他深以为然,收好油纸伞,在老松下打坐起来。心越是静,耳力越是好,周围山中的风声、松涛、雁鸣传入耳中都是这般的清晰。

“我的优势是耳力、能吃苦,之前的两轮考校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我的劣势是水性,一旦没入漆黑的水面之下,那种无可名状的恐惧就像是千万条绳索将我牢牢束缚,使我喘不过气来,我克服不了,克服不了........考校是因为没有涉及到水性的项目,若是有,那我........会不会是掌师在给我争取机会?”

一念及此,原本澄净的内心开始波涛汹涌,云青尘惊恐的睁大眼睛,他害怕失败、害怕在考校中名落孙山、害怕被淘汰出牵机府、害怕.......害怕的事儿太多了。眼看着年度最后一轮的考校即将举行,自己绝对不可以在这一关上功亏一篑,绝对不可以!

雪下了多日势头渐渐减小,为了不耽误新年年节,岳无垢决意在一月中旬完成年度最后一次考校以完成第一轮淘汰。即便有再多的担心和顾虑,考校的这一日还是到来了,雪后初阳的日子,二十七名异人苗子来到了牵机府内的曲迷宫外。

“这座曲迷宫是多年前建立的,内部蜿蜒曲折,故而取名‘曲迷宫’。”岳无垢一袭灰白毛领裘袄,从口中呵出的气袅袅升腾,“这里也是你们最后一轮考校的地点。”随着他的大手一挥,几名牵机师上前将原本准备好的一串串项链递给每一名少年,少年们接过项链发现这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银质链子,那颗圆形的坠子是一块木头,上面镌刻着数字。

“这是你们的签牌,全部挂在脖子上,接下去这挂项链对你们至关重要!因为今日是个人战,曲迷宫共有东南西北四个出入口,按照签牌顺序你们依次做出选择,规则便是抢夺他人脖子上的签牌同时避免自己的签牌被抢,在两个时辰之内能顺利从其余三个口中出来的保留住自己签牌的便可以凭借抢夺到的签牌数量来定成绩。”

这个规则让少年们面面相觑,这无异于让他们相互为敌,平时一同修习一同吃住的同窗顷刻间便要拔刀相向还是让他们有些接受不了的。云青尘自从进入牵机府以来一直都是单独修习,同其余的人并无过多的交往,此刻反而心中稍安。

“曲迷宫中已经安置了十数名牵机师负责调解,你们互相之间争抢不可伤了性命!现在按照签牌顺序前往各自出入口吧。”岳无垢见所有人全部到位便下令升起镜影,就是这个曾经让傅时归惊讶不已的集合照影、投射、反扩于一身的影像投射系统,它们像是一棵棵参天大树从曲迷宫的四边及正中间树立起来,将曲迷宫内的一切事物投射到了最外围的矩形镜子中。这一次,云青尘属于少数见怪不怪的类型,他看着那些目瞪口呆的少年们会心一笑,自己毕竟出身皇族,镜影这类凡人难以得见的玩意儿对他来说倒是不新鲜。

咚!悠扬的铜锣声预示着考校正式开场,云青尘的签牌是二十号因而被分在北面的出入口,他们这一批也是人数相对较少的,只有六人。云青尘看看了其余五人,四男一女,他们之中并无让自己讨厌的阎楚也不见颇有些清高的元访。

六人甫一冲进北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堵高耸的青石砖墙,这是上好的青石条,云青尘只看一眼就知道,云澜皇城就是悉数都用这种青石条堆砌起来的,这种青石质地坚硬、体型巨大且表面光滑,石条同石条之间的缝隙细得只能插得进银针,就凭这一点云青尘便可估摸出这座曲迷宫规制之高。

面前这堵石墙是阻断了前进的路,但好在留出了左右两边的通道。云青尘对剩下几人道:“我们被分在一起也是缘分,不如我们约定组成联盟,互相不能抢夺签牌,共同对付其他人!”对于这提议,三人表示赞同,而两人则并不领情,其中一个反驳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谁知道你会不会拿我们当枪使,最后再干掉我们?掌师说了这次是个人战,各自为战,我劝你们还是别那么天真了!”说完便同另一人朝着右边跑开了。

“随便你们吧!”云青尘感觉自己一番好意喂了狗,有些恼怒,正准备朝左边跑开,其中的女孩喊道“我相信你!”在她的带头下,另外两名男孩也随着云青尘一起。四人刚刚绕开石墙便进入了一条由两面石墙组成的甬道,在甬道的尽头有一道转弯,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顺着甬道前进,在来到拐角处,云青尘示意大家小心,他背靠石墙慢慢将头移动到拐角处张望,确定全面无人之后方才踏入甬道。

“我觉得现在不必如此小心!”其中一个男孩说道,“考校刚刚开始,大家一定和我们差不多还在迷宫里打转,我们现在应该抓紧时间找到出口。”

“倒也是有道理,不过防范之心不可无!”云青尘打头带着三人绕过一道又一道的甬道依旧没能找到出口,在面对不知道第几个甬道的时候,他们面临了选择。这条甬道的尽头同北面入口一样,一堵长长的石墙留下了左右两面的道路。

“如何选?”女孩小心的问道,她像是很信任云青尘。可云青尘即便心里不愿意辜负她,此刻也只能老实交代“我没有头绪,这两条路只能靠直觉来选了。”

“那我选左边!”女孩扑闪这闪亮的大眼睛,“既然一开始选择左边,那就一直选到底。”

“就听你的!”云青尘率先朝着左边跑去,在接下去的一段路途中他们再无遇到选择,全都是单面出口的道路,循着甬道一直走直到甬道的尽头豁然开朗,几人方才停下脚步注视眼前的建筑。

九层高台之上矗立着一座亭子,亭子全部由青石打造,屋脊上覆盖的琉璃瓦此刻被积雪覆盖完全看不出色泽。亭子不大,满打满算也只能容纳四五人而已,亭子本身也没什么特别,可让他们关注的是亭子顶尖上站立着一名牵机师,他的脸被黑纱蒙着,看不清面容。有牵机师在并无啥特别,可云青尘见他左手轻轻一挥,亭子里豁然出现了三名少年,这下云青尘立刻警觉起来,他轻轻将女孩挡在自己身后,用眼神对另外两名男孩传递自己的提醒。

三名少年从亭子中走出,缓缓靠近云青尘等人,而并肩站在云青尘身边的一名男孩率先开口:“你们这是想要夺我们的签牌?你们只有三人,人数可不占优势!”

三名少年并不理会对手的警告反而分开呈扇形打算包围四人,云青尘不打算同他们浪费口舌,他小声对女孩说“跟紧我!”便朝着他身边的那名少年而去,一个箭步跃起一拳朝着其面门而去,那名少年也不含糊,立刻后退之后原地仰面躺倒躲开了云青尘的拳头。

眼看云青尘率先动手了,剩下的四人便也开打,倒地少年快速弹起想要从背后偷袭云青尘,却不料被云青尘反手一巴掌扇得一个趔趄,趁着他没缓过神智,云青尘骑到了这名少年的身上将其压制在身下动弹不得,眼看着他胸口上的签牌,云青尘略一迟疑,却见有人出手一把夺了下来。云青尘一抬头看见是女孩出手,她握着手中的签牌对混战的四人喊道:“你们现在只剩两人了,不想太早出局的话赶紧走!”这句话太有用了,见到同伴被淘汰,两名少年立刻停手并迅速逃开了。

虽然那名被抢了签牌的少年满脸的不甘,他还是被牵机师立刻带离了现场。女孩将签牌递给云青尘道:“这是你的战利品。”

“是你抢下的,属于你的。”云青尘推开女孩递过来的签牌,警惕的四周查看“争抢已经开始了,我们必须加倍小心!”女孩也很干脆,将签牌收进自己的胸口主动站到了云青尘身后。

四人按照始终沿着左边走的规律绕开了亭子进入了另一条甬道,再还没到转角处的时候一阵高过一阵的打斗声开始传入四人的耳中。四人悄悄沿着石墙偷看,只见在一处开阔的空地中展开着混战,粗粗估计有七八人,似乎是分成了两派,云青尘一眼便认出其中一人便是“少阎罗”阎楚。

“一个都别放过!”阎楚嘶吼着,他骑在一名少年的肩膀上,任凭少年拼命抖动想要甩掉这个包袱,可阎楚双手死死抠住少年的脖子、双腿分别绕过少年的腋下,掐得少年都快喘不过气了。

“掌师说了不可伤及性命!”女孩轻声说道,云青尘明白,可他不想引火上身。

果然,那名少年坚持不住倒下来,阎楚轻松的扯下他脖子上的签牌收入囊中。而另一面有三名少年的签牌也已经被抢走,现场四人已经被淘汰出局,而战况也明朗起来了:阎同样召集了三人同自己联盟,一同对抗别的少年,他们四人在这一场取得了完胜,一举将另外四名少年淘汰,只留下一名女孩。四男对一女,结果不言而喻,女孩被逼得靠到了墙角,她已经无路可逃,接下去不论她如何挣扎区别只是被淘汰的时间早晚而已。

“她交给我!”阎楚整整之前打斗被扯皱的衣服对其余三人命令道:“你们太粗鲁了,女孩子需要温柔一些。”看着阎楚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云青尘简直比吃了苍蝇还要觉得恶心。

女孩很坚强,面对逐渐靠近自己的阎楚,女孩决定放手一搏,她率先出手一掌劈开前路,趁着阎楚躲避,女孩立刻蹲下扫腿想要绊倒对方,可她的腿撞击在阎楚的腿上对方却是纹丝不动。阎楚伸手揪住了女孩的头发将她直直的立了起来,不顾女孩的喊叫,阎楚像是在欣赏一件玩物。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女孩的身上时,一道疾风刮过,一名站在阎楚身后的少年被突然扑倒,没等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感觉脖子一紧一松,自己的签牌已经到了他人的手上。突如其来的一幕杀了阎楚一个措手不及,他转头查看的同时自己的手被人狠狠咬了一口,他这一松手,女孩顿时逃开了。

待阎楚看清楚形势才发现自己被包围了:另一名女孩咬了自己救下了那名被自己揪住头发的女孩;而突然发动袭击的就是云青尘,此刻他正缓缓收起那面签牌。

“原来是九皇子啊!身手果然了得,不愧是掌师亲自**出来的!”阎楚一面应付着一面缓慢变换自己的位置以求自己同战友站在同一战线上,“不过你这么突袭只怕是胜之不武啊?”

“再怎么样都好过你欺负女孩子!”

阎楚这会儿是看清楚了,云青尘身边也只有两人,刨去那两名女孩不算,他们正好是三对三势均力敌,如此一来他说话有了底气“九皇子教训的是!我们三对三,公平决斗,若是我输了,签牌随你拿!若是你们输了.......我不仅要你的签牌,还要她们的!”阎楚朝两名女孩子指了指。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同行的两名少年为了给云青尘扫清障碍,他们隔开了阎楚同他的两名盟友。云青尘见状立刻发动攻击,眼看着对手朝自己而来,阎楚拔腿就跑,跑至一面石墙狠狠踢了一脚借力打力翻身便来了个回旋踢,跟在后头的云青尘身子还是前进,头已经后仰了,躲开这一击却没有躲开接下去的一招。阎楚照着云青尘腰间就是狠狠一锤,疼得他直吸凉气。

云青尘顾不得疼,抬腿就逼开阎楚给自己争取缓和的机会,可阎楚根本不打算让他喘气,一个虎跃扑上来将云青尘扑倒在地,伸手就去扯签牌。云青尘双手护住签牌,脚下没停下举起膝盖对着阎楚的要害就是狠狠一顶,这下换阎楚疼了,且是难以忍受的疼。云青尘抓住机会推开阎楚,转身站起来正欲出手,对方也已经站起了。

“九皇子,你可真阴!”

“彼此彼此!”

云青尘跃起直取阎楚的脖子,后者不躲不避,在自己的签牌被抓住的同时也抓住了对方的签牌,两人摆开了同样的动作:一手护住自己的签牌,一手扯住对方的签牌,就这样僵持着。而另一边,阎楚的盟友在抢夺了一名少年的签牌之后,两名女孩上前帮忙也扯掉了那名盟友的签牌,如此一来,阎楚一方就陷入了被动,他们面对的是四对二的形势。

阎楚眼珠子一转,他学着女孩张口就咬云青尘,抓住对方松手的机会立刻撞开了云青尘朝着另一边的甬道跑去,在经过自己盟友身边时,他不但没有施以援手反而猛的一推将盟友推入了对手的阵势内为自己争取到了逃离的机会。结果就是阎楚顺利脱身,而他的临时盟友悉数“牺牲”。

“他很狡猾。”女孩对云青尘说道。

“再遇见,我一定要淘汰他!”云青尘狠狠道。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 重生小说
    重生小说

    随风阅读网重生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大全,打造重生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重生小说免费阅读。看重生小说,就上随风阅读网。

  • 七夜新郎
    七夜新郎

    作者:焦白

    言情

  • 恃宠而骄
    恃宠而骄

    作者:墨不染

    言情

  • 私房催乳师
    私房催乳师

    作者:小飞鱼

    都市

  • 深爱请相随
    深爱请相随

    作者:叶来香

    都市

  • 不得长相守
    不得长相守

    作者:非鱼

    言情

  • 权色
    权色

    作者:梦入洪荒

    职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