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穿越之替身千金

更新时间:2019-03-12 17:20:36

穿越之替身千金 已完结

穿越之替身千金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烟雨笑分类:穿越主角:于灵楹司徒少钦

主角叫于灵楹司徒少钦的小说叫《穿越之替身千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烟雨笑写的一本穿越幻想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于灵楹,一个聪明女子,因一场车祸而得到灵魂转生,成为了南申国时代的贵族千金。她以灵魂附身的方式进入了女子身体成为了与她同名同貌的于灵楹。只不过她却身染重病,为了救于灵楹,她的姐姐于琳然上山采摘灵药不幸遭遇毒蛇死亡,于灵楹得到了生存,但却因为于琳然的死而陷入无限的痛苦和失忆。司徒少钦,于琳然的丈夫,南申国第一王爷。一个应该痛恨于灵楹害死了于琳然的人却不由的喜欢上了她。同时,司徒少钦的表弟刘明宏,鬼医破殇二人与于灵楹发生错综复杂的故事。在这复杂的时代,尔虞我炸之中,于灵楹又该如何选择自己的爱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破殇看着刚刚出现的男人,拳头不自觉的握紧了起来,相信如果不是因为还里面抱这于灵楹,他一定会冲上前去把那个男人给打倒在地。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司徒少钦走上前,冷冷的看着破殇说道,显然两个人都有一样的心思。

是的,司徒少钦也在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怒气,当他看见于灵楹安稳的睡在破殇的怀里的时候一股怒气就一直缠绕在他的心头,若不是当初跟刘明宏的约定,他一定会冲上前将于灵楹从破殇的怀里拉出来。

她怎么可以在破殇的怀里面睡得这样的安稳,于灵楹是自己的女人,永远都只能是自己的。

“这……”罗总镖头听见司徒少钦的话迟疑了一下,怎么说这刘明宏也是自己女儿看上的男人,就这样放掉怕是。

“这么?离开了军营,我的命令也没有用了是吧。”司徒少钦的的话虽然是跟罗总镖头说的,但是眼睛却一直看着破殇,声音里面是满满的阴冷。

“不,不会。”罗总镖头连忙应道,对自己的家仆挥了挥手无奈的说道:“让开吧。”

看这眼前的这一幕,刘明宏笑了一下,笑容里面更多的却是一种叫做讽刺的东西。

“走吧。”刘明宏深吸了一口气,轻声的对自己的师兄说道。

“你还有二十八天的时间。”就在刘明宏想要离开的时候,司徒少钦声音冰冷的提醒道,却让刘明宏的脚步僵硬住了。

是啊,只有二十八天了,当初自己定下的时间只有二十八天了。

那个时候司徒少钦上门来找自己,让自己去找破殇来救于灵楹,自己提的条件就是,司徒少钦的一个诺言,一个关于于灵楹的诺言。

就在于灵楹再次受伤的那次,刘明宏毫不犹豫的把这个诺言给用了,要求司徒少钦一个月以内不得自己或者是派人靠近于灵楹,他想要跟于灵楹在失忆以后可以用一段快乐的回忆,如果可以,他希望可以在这一个月以内靠近于灵楹的心,然后把于灵楹带离开这个国家,天大地大,总有他司徒少钦找不到的地方。

而这样的要求司徒少钦竟然答应了,这是刘明宏万万没有想到的事,他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但是司徒少钦竟然真是答应并且做到了。

他下一秒就撤销了搜索自己跟于灵楹的军队,离开了,并且再也没有出现过。

刘明宏不在说话,拉着破殇就要离开。

“王爷果然真是威武啊。”刘明宏要离开,可不见得破殇就愿意,破殇抱着于灵楹慢慢的向司徒少钦靠近,嘴角的笑容看起来格外的迷人,声音也诱惑至极,只是那一双异色的双眸看上去格外的冰冷。

司徒少钦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破殇,想看看破殇究竟想玩什么。

“王爷看我们家楹楹是不是长得很漂亮。”破殇将于灵楹抱到了司徒少钦的面前,腾出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于灵楹的脸颊,温柔的声音跟眼神像是在看自己最重要的宝贝般。

刚刚看着破殇的举动的时候司徒少钦的一股愤怒直直的冲到了心头,但是当破殇的手指轻轻的滑过于灵楹脸上的伤疤的时候司徒少钦心里的愤怒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愧疚,自哪一会他就没有再看到过于灵楹摘下面纱的样子,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伤口这般的严重。

一条手指粗的伤疤爬在了于灵楹那张原本绝色的脸上,像是一条恶心的蜈蚣爬到了于灵楹的脸上。

她看到的时候会害怕吗?司徒少钦突然想起,他还记得于灵楹是多么怕这些东西。

“不过要是你还是不懂得珍惜……”破殇抬起了头,目子里面的温柔还未淡去,看这司徒少钦笑眯眯的接着说道:“我没办法带走她,更没有办法对你怎么样,但是,皇宫里面刚刚好起来的哪位,我不保证她会不会比之前还要严重哦。”

司徒少钦的黑色的瞳孔发大了一圈,他怎么忘了,破殇当初会拿这个诱惑自己,现在一定会拿这个危险自己。

司徒少钦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破殇跟刘明宏就离开了,带着睡着了的于灵楹,一个眨眼的瞬间就消失在了司徒少钦的面前。

看着离开了的白色人影,罗晓晓咬了咬牙,她从来都不会放弃,这次也一样,不管到什么地方,她一定会找到他的。

而在皇城边缘的一座小巧的四合院内,刚才突然消失在司徒少钦面前的刘明宏跟抱着于灵楹的破殇突然一下子出现在了院子内。

把于灵楹安顿在房间里面睡下后,二个多年没有联系的师兄弟一人拿着一壶酒飞道了屋顶之上,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破殇貌似不经意的向刘明宏问道:“你是拿了什么好东西,竟然让那个**王爷不管于灵楹。”

刘明宏喝到喉咙的酒差一点直接喷了出来,好不容易咽了下去以后,这才很平静的说道:“用你啊。”

精明的破殇脑袋一转也自然明白了整件事的经过,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自己的小师弟终于长大,知道跟别人交换条件了。

“你才是东西。”后知后觉的破殇一下子跳了起来,这才想了起来,自己一个不注意挖坑自己跳了进去。

“哈哈哈。”刘明宏一下子就笑了起来,二师兄弟打打闹闹一阵子以后,也都累得躺在了屋顶上。

“我们有多久没有一起喝酒了?”破殇笑这躺在屋顶上,斜过脑袋问着旁边的刘明宏。

“大概三年了,对吧。”刘明宏皱了皱眉毛想了一下说道。

“是啊,三年了,这个世界变了真多东西。”破殇歪斜着脑袋将小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叹了口气说道。

自从三年前,他将那个狗屁太子府上的人变成了一具具白骨的时候,刘明宏就没有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过。

现在想起来,他任然还是不会后悔当初的做法,只是却让刘明宏因为这个而恐惧了自己。

“现在想想,我觉得你当初做法是正确的。”看着慢悠悠的升起来的太阳,刘明宏突然开口说道。

因为刘明宏没有回过头的关系,所以他看不到破殇看着自己愣住的表情,他的嘴角挂着一抹苦涩的笑容,叹了口气说道:“当初是我太优柔寡断了。”

破殇愣愣的看着刘明宏,像是想在他身上开穿什么般,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刘明宏还是跟往常一样,只是少了那一份潇洒跟书生气质,根本就是一个为情所困的痴情汉的模样。

“你真的是刘明宏?”破殇忍不住的坐了起来,开口问道,异色的双眸里满是怀疑。

“废话。”刘明宏白了破殇一眼,张开性感的薄唇无力的说道。

感情真是一个可以改变人的东西,坐在一旁的破殇,看着已经沉睡过去的刘明宏,突然想到。

只是这样的改变究竟是好是坏,那就要看以后了。

我亲爱的师弟,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破殇的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刘明宏左眼角下的泪痣,站了起来跳下屋顶就进了房间。他可不会放着软绵绵的床不去睡,跑去睡那硬梆梆的屋顶,他的灵魂可是老人家了,折腾不起了。

至于刘明宏,就让他睡屋顶好了,算是对他没有保护好于灵楹的惩罚好了。

心里打着小算盘的破殇在睡梦中露出了安稳的笑容。

而房间的隔壁一个身影却不安稳的睡着,睡梦中她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大大的无底洞里,她一直往下坠着,找不到底,四周一片漆黑,她大叫并没有人理她。

一张画面突然的从于灵楹的脑袋里面闪过,那是被火映红了的天空,还有别鲜血染红了的土地,一张张眼睛死死的看着她,火光下,于灵楹看见一个黑色的人影,它很冰冷的对着自己说:“你不配得到现在的东西,你不配笑,你要生不如死。”

于灵楹慢慢的走近,抬起头发现那个女子竟然跟自己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于灵楹惊慌的睁开了眼睛,嘴巴里面喘着粗气,慌张的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刚才的那一切都只是梦的时候,于灵楹的嘴角终于像是松了一口气般的松动了一下,眼睛里面的惊恐也一下子消散了不少。

我到底是谁?刚才的那些是梦还是真的发生过?

失忆后的于灵楹第一次正视这个问题,她突然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好恐怖,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更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袋里面想着的都是那个穿着黑衣,冷着一张脸的男人。

他,到底是谁?于灵楹抱着自己的脑袋努力的想要想起些什么,但是所有的记忆向是被什么东西封住了一样,只要于灵楹一想,就如同千万根针**了于灵楹的脑袋里,让于灵楹感觉痛不欲生。

“啊!”终于,在也忍不住的于灵楹捂着脑袋尖叫了出来,好像是在发泄着什么一般。

“楹楹,怎么了?”被于灵楹的尖叫给吓醒了的破殇一脚踢开门就闯了进来,看见抱着脑袋在尖叫的于灵楹,连忙上前一把抱住了于灵楹,着急的询问道。

猜你喜欢

  1. 古代小说
  2. 游戏小说
  3. 幻想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