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余生与你岁岁安

更新时间:2019-03-16 10:22:13

余生与你岁岁安 连载中

余生与你岁岁安

来源:微阅云作者:一枝玫瑰分类:言情主角:余蔓厉南爵

《余生与你岁岁安》由一枝玫瑰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余蔓厉南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曾是赫赫有名女军医,帝国大佬未婚妻;却遭奸人所害成为人人厌弃的女叛徒,含恨被枪决!一朝重生,她化身余家不受宠的二小姐,智商高,情商高,招招狠虐渣男贱女!再拿手术刀,余蔓信誓旦旦要用医术造福全人类,再遇帝国大佬,余蔓死缠烂打睡服他,嫁给他,怀抱美男走向人生巅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余蔓这才清醒过来,她摇摇头,结巴地解释:“不……我从未来过。”

厉南爵明显一副不相信她的样子,他走在前面:“不想大晚上被留在郊外冷死,就赶紧跟进来。”

余蔓犹豫良久,终于是小跑着跟了上去。

进入屋内,种种熟悉的装潢,她曾存放珍爱红酒的酒柜,时常做点小西餐给厉南爵吃的半开放式厨房,还有后花园的一草一木,都是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留下的痕迹,都历历在目,她从门口,走到旋转扶梯门口,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可抬手看时间,只不过几秒钟罢了。

厉南爵从下人推过来的衣架中,抓过两件睡衣和浴巾,扔给余蔓:“今晚你就睡客房。”

余蔓条件反射,如影般的一个躲避式,看呆了厉南爵身旁的手下李南明,他惊呆了,对着余蔓就忍不住喊出了云宁,但定睛一看,根本不是她。

李南明感受到了厉南爵投射过来的质疑的视线,他立刻低下了头:“对不起,冒犯了,我刚才眼花。”

李南明怎么可能看错?云宁在厉南爵身边呆了多久,他就认识了云宁多久,对于她的一些习惯动作,那是了如指掌。

余蔓这才察觉到,她刚才居然使用了军用躲避法,这些都是秘法,不外传的,只有几个接触过她的人,才知道她的招数。

这下可给厉南爵看出破绽了,余蔓很紧张,她看向他:“我……”

“这下你怎么解释?”厉南爵一副等待她继续编造谎言的模样,让余蔓手足无措,她没想到,自己的伪装,居然如此容易被识破。

余蔓解释:“我跟云宁是一起经过组织训练出来的,动作一样也是正常的啊,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为了彻底摆脱嫌疑,她只好忍痛,将兜里的藏了许久的小袋子给拿出来:“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我发现这条链子,对你来说,好像更重要,你若是想要,便拿去吧。”

这才彻底洗脱了厉南爵对她的怀疑,若她真是云宁,肯定不会如此轻易地放弃这条手链。

他松了口气,却并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甚至不打算收那手链。

他将她的纤细无骨的手给推了回去:“你帮我保管。”

“为什么?”余蔓的心中如被刺了一针,她原本以为,厉南爵如此死命地追这条手链的下落,是真的在乎她,现在却将这手链随意地送给了陌生女子。

难道,他变心了?

厉南爵却说了让她更震惊的话,他靠近她,两人的鼻尖近在咫尺,只要余蔓的呼吸稍微粗重一点,身子倾斜摇晃,便会触碰到一起,他盯着她的剪水双瞳,仿若要看穿她,直达心底。

他轻发出声带来的暧昧,仿若猫抓心尖那般令人难耐:“你身上,有比手链更重的云宁的气息,与其收藏它,不如收藏你。”

说罢,他便转身扶着扶梯上楼去了浴室。

留余蔓一人站在楼梯的最底层,满脸通红地抬头看着他的背影,紧张地辩驳道:“你……太过分了!”

这几天,厉南爵不再关押她当犯人,不但给她好吃好喝好住,甚至还给她自由,余蔓想去哪儿他也不拦着,只不过身边必须跟着保镖,美名其曰是保护她的安全,余蔓对他的性格了如指掌,她哪里不知道他的目的?

厉南爵就是为了全天24小时掌控她的行程。

她回了一趟余家,确认余家人都被放了回来,她刚准备走,却被站在门口的余建林给看见了,他立刻跑过来,拦住她:“蔓蔓!别走!”

余蔓的脸色阴沉下来,她没好气地转过身,冷笑道:“我叫你一声爸,是看在这段血缘关系,但你们做出来的事,连畜生都不如!

以前我和我妈,被付娟丽千方百计撵去乡下的时候,你这十几年,一次都没来找过我们母子俩!现在到了跟你们算清账的时候,你知道害怕了,来找我,有屁用!”

余建林的脸色,是红一阵白一阵,臊得不行,他一副老脸,开始扇自己耳光:“都是我的错,当初不该听信你后妈的谗言,让你们吃苦……”

余蔓身体里住着的灵魂是云宁,她识别了余蔓的记忆后,对这群人充斥着的,只有嫌弃和恶心,但此刻的她,见到父亲如此自扇耳光,心脏却传来一阵猛烈的刺痛。

她捂住胸口,暗道,不,云宁怎么可能会心疼这个糟老头子?

是余蔓在心疼!

她叹了口气,狠下心,转过身,冷冷道:“休想再用老套路在我面前洗白,除非你用行动来证明!把我妈的牌位和坟,从乡下迁到家宅来,把付娟丽和她家那些个攀附的亲戚全部赶出去。”

她父亲跟她后妈住的,吃的,穿的,全是她外公留下的遗产,当初是作为嫁妆带到余家的。

若不是余蔓的母亲给她父亲留面子,不用让他入赘,现在余家的一物一品全都归置于外公的产业之下。

余建林犹豫了,他没像刚才那般果断地回答,而是站在原地,低着头,甚至连个大气都不敢喘。

余蔓刚才看见他自扇耳光,还是对这个父亲,从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的,没想到,他再次用行动,狠狠地证明了她的妄想都是虚假的。

余蔓点头,绝望地笑了:“做不到是吗?那你就慢慢等死吧。”

余蔓在保镖的拥护下,上了厉南爵给她专配的高级黑轿车,她坐在后座,保镖坐在副驾驶和驾驶座。

她一路望着窗外,眼泪不停地在流,这泪水不是云宁的,而是余蔓的,但两人记忆融合之后,身体仿佛也完全变成了云宁的一部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情绪也会互相感染。

云宁的冷酷,像是军中刮起的一道剧烈的冷风,刺骨冰寒,她不近人情,从不掉泪,可自从进了这余蔓姑娘的身体,她的眼泪是掉得一天比一天多。

她讨厌这样情绪化的自己。

回家之后,好在厉南爵还没回来,她立刻上楼进浴室,洗完澡出来,这才想起自己从余家出来,连衣服都没带一件,军区别墅里,有个女管家,叫刘木兰,因为军备演练比赛拿过第一名,就被厉南爵收做手下,专门保卫别墅的安全。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灵异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