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凤女谋心

更新时间:2019-03-22 11:11:32

凤女谋心 连载中

凤女谋心

来源:暴风看书作者:十里长街分类:言情主角:赵容莼廖瑨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女谋心》由十里长街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赵容莼廖瑨,内容主要讲述:“呕——” 还未进房间便听见阵阵呕声,女子挺着大肚坐在板床上,面色憔悴,形如枯槁,双手翻飞正在绣一幅绣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冤枉?” 

 边宜法讽刺地细细念着,她微微垂下眸子,葱白的手指指向赵容莼的身后。 

 “那本宫便要你看看,何为证据。” 

 随着皇后的话音落下,佩环砰地一声跪在了地上。 

 “回禀陛下,娘娘,奴婢昨夜亲眼所见,那王嬷嬷便是郡主亲自推下水去,郡,郡主她还刻意叮嘱奴婢,要奴婢不要胡言,只是……”她涨红着脸,眼睛因为不安而四处翻动着,不敢直视赵容莼的目光,身体也颤抖起来,仿佛下一刻便要痛哭流涕。 

 “奴婢与那王嬷嬷情谊颇深,几近母女,委实见不得她死得如此凄惨,这才冒死直言,但求陛下娘娘给奴婢一个公道,奴婢,万死不辞。” 

 一席话,说得在场众人眼神几度变化,落在赵容莼身上的目光也从最初的疑惑转为冷淡与厌恶。 

 赵容莼颤抖着手指,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莫非,前世便是个错误? 

 她愣怔地看着地上跪伏着的少女,脑海里浮现出的似乎还是上一世她被折磨致死时肿胀青紫的面颊。 

 怎么就,变成了皇后的帮凶了,赵容莼想不明白,她本以为最可以相信的人,却在这个时候倒戈。 

 周围人,那些宫女太监眼里隐隐的恨,皇后眼中的得意,还有皇帝那张苍老面颊上无比冰冷的厌恶,都让她喘不过气,她重重地呼气,勉强咽下到嘴的质问。 

 陛下,昨日容莼收到一封信,信上称廖瑨欲与我在夜中相会,如此行为实在孟浪,我不肯去,那王嬷嬷三番两次恳求与我,容莼心生疑惑,更是坚持不肯,谁料当夜该嬷嬷彻夜未归,次日清晨我还未等走出院落就被带到了这里。” 

 赵容莼恳切地说着,眼中却只见到皇帝面上面具一般从未更改的冰冷,她咬紧牙关,跪倒在地,光洁的额头重重地撞在青石地面,疼痛激出眼角泪花。 

 “容莼有信为证,且昨夜从未出过院落,更不曾和廖瑨相会,那婢女所言皆为虚妄,望陛下严查。” 

 她说着,从袖中取出信件,由着一旁的侍卫接过。 

 再抬头时,皇帝的眼中终于流过几丝温怒的情绪,苍老的男人扬起手掌,示意赵容莼起身。 

 “陛下,廖瑨可是丞相府教育出的男儿,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大婚前夕私相授予,便是那王嬷嬷的死与郡主无关,这婚事恐怕也不太妥当。”边宜法没想到赵容莼竟还留了信在,眼中掠过几次阴毒,她狠狠地瞪了地上那没用的婢女一眼,这才挑拨道。 

 而皇帝果然中计,脸色因愤怒而涨红起来。 

 “放肆,召廖瑨来,朕要问个清楚。”他暴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周遭人顷刻跪倒一片,边宜法温声软语地拉着皇帝的手掌安抚,却每一字每一句都刺在赵容莼的身上。 

 “陛下莫急,这信件真伪不知,只是无论真伪,郡主的品行恐怕都……” 

 “皇后娘娘,那王嬷嬷不是您派来的人吗?” 

 赵容莼冷笑着说道,她站起身来,膝盖和额头的痛楚让她头脑越发清醒,那些前世的痛苦记忆里少有的讯息被她一一挑拣出来。 

 “容莼记得,那可是您亲自从尚宫局里要来的人,又早早地安**我的院子,您莫非是忘了吗?啊,是了,那您大概也不记得了。”赵容莼忆起前世皇后几次派人加罪与她时,那太监分外熟悉的面孔,眼神和心,都越发地冰冷。 

 “我这婢女唯一的弟弟,不也还在您手下做着洒扫的太监——皇后娘娘,这信件的真伪您不是最清楚不过?” 

  反将一军。 

 那一把几乎架在脖子上的利刃终于被推了开来。 

 身后熙熙攘攘,竟是侍卫带着人冲开周围奴婢进了中间来,让那廖瑨跪在地上。 

 ”回禀陛下,臣从未写信交与郡主,然臣也清楚郡主仁德,并非是搬弄是非,轻蔑奴婢之人,王陛下严查。” 

 男人清朗间却带了几分少年气息的声音在这片不大的空间回荡,赵容莼合了合眼,满意地在皇帝的眼中看到了更为浓烈的愤怒。 

 只是这愤怒,却是对着枕边人。 

 “此事,到此为止。”皇帝敛下了怒意,再不肯多看身旁之人一眼,挥了挥手,杀意越发明显。 

 “那奴婢搬弄是非,谋害主人,当以死谢罪。至于郡主,朕怜尔受惊,赐其婚后自由出入宫闺之特权,此事就此作罢,切勿提起。” 

 男人冰冷的眼神最终落在廖瑨的身上,他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才一甩衣袖,将边宜法晾在当场,独自离开。 

 “皇后娘娘,您失望吗?” 

 赵容莼颇欢快地笑起来,即便佩环被侍卫架了起来,尖叫着生生拖了出去,她面上的笑容也没有更改半分。 

 边宜法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拂袖而去。 

 而赵容莼眼见着人走了大半,这才双腿微颤地看向旁边的廖瑨,感谢的话语僵在了口中,半晌也未能说出。 

 “臣先告退了。”廖瑨虚弱地笑了笑,体贴地转身。 

 “谢谢你。” 

 赵容莼几乎叹息似的说道,凭她一己之言,皇帝便是信了,也极有可能将过错推在她头上,若非是廖瑨参与此事,更是为自己辩解,命是保得住,可是那刚刚到手的品级却是分分钟又被夺走。 

 她上一世已经吃够了没有权力的苦…… 

 她唯独没有想到的,就是被这样彻彻底底的背叛,连一丝转圜的可能都没有。 

 廖瑨身形一颤,没有说话,渐渐地远走了。 

 赵容莼定了定神,对着还侍候在一边吓得面若金纸的小太监张口说道:“你叫什么?” 

 “奴才叫四喜。”那小太监十三四岁的年纪,唇红齿白,只是恐惧过甚,仿佛下一刻便要昏倒在地一般。 

 赵容莼皱了皱眉,不甚满意地加重了语气:“去尚宫局,叫他们领人过来,凑齐了我的编制,懂?” 

 “诺,奴才这就去。” 

 这一批人也不知有几个是旁人的眼线,只是,没办法了,赵容莼苦笑着往回走去,她手下那寥寥几个丫鬟嬷嬷竟没有一人对她忠心,在这短暂的几次交锋中折了个一干二净。 

 只希望这次来的人,能陪她走得更远些。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搞笑小说
  3. 古代小说
  4. 豪门世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