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短篇 > 人比烟花寂寞

更新时间:2019-04-15 18:07:19

人比烟花寂寞 连载中

人比烟花寂寞

来源:微小宝作者:木易萧萧分类:短篇主角:顾晚霍西州

经典小说《人比烟花寂寞》是木易萧萧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晚霍西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同父异母的妹妹送口信给我,请我去抓奸,狭窄的衣柜里,男人在我耳边低语:“那个姿势不错,我们也试试?”为躲追杀,手握大权的少帅藏进了客栈的衣柜里,未曾想却被迫与一女子一起看了一场激情大戏,最关键的是,想撩、人,竟被反撩了?ps:遇到顾晚前,霍西州:“女人这种生物,柔软、懦弱、娇气、麻烦”;遇到顾晚后,霍西州:“我家媳妇儿貌美如花,聪慧可人,出门能治病救人,赚钱捞金,关门能御夫治家,上榻生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众号:二哈文学

平台名:微小宝

书号:4279

类型:短篇小说

小说名:人比烟花寂寞

作者名:木易萧萧

主角名:顾晚霍西州

图片地址:http://oss.mobantianxia.com/20190411/15549445851338.jpg

栏目ID:34

栏目2ID:33

栏目2:短篇

熊掌号:yes

皮皮TAG:重生,武侠,贵族,宫斗

51TAG:豪门,虐恋,言情,鬼神

二筒TAG:玄幻,宫廷,豪门,虐恋

dedejsTAG:灵异,后宫,古言,恐怖

newTAG:神仙妖精,修仙,搞笑,宫斗

叶子TAG:神仙妖精,重生,耽美,情有独钟

软街TAG:鬼怪,仙侠,悬疑,种田

模板天下Tag:娱乐圈,青春,未来,古代

简介:同父异母的妹妹送口信给我,请我去抓奸,狭窄的衣柜里,男人在我耳边低语:“那个姿势不错,我们也试试?” 为躲追杀,手握大权的少帅藏进了客栈的衣柜里,未曾想却被迫与一女子一起看了一场激情大戏,最关键的是,想撩、人,竟被反撩了? ps:遇到顾晚前,霍西州:“女人这种生物,柔软、懦弱、娇气、麻烦”;遇到顾晚后,霍西州:“我家媳妇儿貌美如花,聪慧可人,出门能治病救人,赚钱捞金,关门能御夫治家,上榻生娃……”

章节:第1章不要喊,否则要了你……的命&&第2章无趣又不知羞耻的女人&&第3章江城四少,霍家西州&&第4章明知是他,却要装作不认识他&&第5章那个姿势不错,我们试试?&&第6章这个女人,他要了!&&第7章未婚夫妻见面,为何要带妹妹?&&第8章可我,不想嫁了&&第9章那个好拿捏的顾晚已经死了&&第10章血海深仇,不可忘

进度:连载中

试读内容:

第9章那个好拿捏的顾晚已经死了

“再说你顶着头上那伤带了血光,如果冲撞了大帅府的贵人,你担待的起吗?我们顾家担待的起吗?”

这话,说的严厉,似乎都是为了顾家着想。

可其实姜舒美是万般不愿意顾晚见到霍家的人,万一顾晚勾搭上的霍家的哪位少爷,真的不嫁到孟家去了,还挡了她顾雨婷的富贵路怎么办?

然而,顾雨婷却挣脱了姜舒美的手,补上一句:“就是,也不看看你那穷酸的模样,去的贵妇和千金穿的也都是西式的洋裙,你有吗?”

姜舒美恨不能直接将顾雨婷的嘴巴缝起来。

说顾晚穷酸,没有西式的洋裙穿,岂不是要她承认这么多年,她亏待了顾晚吗?

果然,顾海山的脸色直接就阴沉了下去,视线冷厉的看向了姜舒美:“每月你都会去账房拿钱买衣裳什么的,竟连一件洋装也没有给晚儿买吗?”

“这……这不是因为晚儿这个孩子不喜欢西式的洋裙吗?”姜舒美看向顾晚,眼里带着警告:“是吧,顾晚?”

一直以前,姜舒美都是吃死了顾晚为了家宅安宁,绝不会在顾海山面前告状。

可她不知道,她吃死的那个顾晚已经是上一世的人了

“母亲,我没有不喜欢西式的洋裙,”顾晚低下了头,很是委屈的说:“有一次雨婷妹妹有一件洋裙不要了,我想要,你说我穿不得那么高档的洋裙,就将那件洋裙给雨婷妹妹养的丝毛狗做衣裳了。”

这话里面的意思分明是在说,她这些年在姜舒美的照顾下,活的连狗都不如。

顾晚偏还说的无比的详细:“就是那件天空浅蓝色的,雨婷妹妹也只是穿过一回,觉得那颜色素淡了些,就不喜欢了,给丝毛狗做了衣裳后,并不是很耐脏,家里新请的洗衣的佣人吴妈不知道那料子不能使劲的搓洗,给洗坏了,雨婷妹妹就将人打了一顿,谁知道那吴妈的家里男人是个霸蛮的,冲到顾家来理论,还是父亲亲自出面赔了好些钱才解决了的。”

说到这里,顾晚还问了一声顾海山:“父亲,这就是今年发生的事情,您应该还有印象的吧?”

额头带血,确实不好去参加霍家的寿宴,所以她一定要让父亲对姜舒美和顾雨婷很失望很失望,她才能让父亲暂时的忽视这层忌讳带她去霍家。

顾海山只稍微想一下就想起这件事了,他当时只是很恼火顾雨婷竟然会因为一条狗去毒打外请的佣人,可是姜舒美一直在给顾雨婷求情,顾雨婷当时还吓的病了,他才罢手。

现在想来,顾雨婷当时的病都可能是假的。

原来毒打外请的佣人也不是全部的事情?

“姜舒美!你这些年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女儿的吗?”顾海山是真的发火了:“我知道你更喜欢自己亲手带大的女儿一些,也没有强迫你能一碗水端平,可顾晚到底是我和你的亲生女儿,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骨血,你竟然对她这么无情?我真没想到,你平日里与我说的好好照顾了晚儿,就是这么照顾的?”

“从今天起,晚儿不用你照顾了,我自己照顾!她以后要用钱都直接从我这里拿!”

如果是以前,顾晚听到这样的话,可能还会稍微感动一下,可是如今,父亲打定了主意要将她嫁入孟家,这样算下来,她在顾家也只剩下三日的时间,她又还能得到顾家多大的好处和维护?

“父亲,您……莫要生气,不过是一件洋裙而已,是女儿多嘴了。”

姜舒美和顾雨婷都还没寻到合适说辞的时候,顾晚又开口说:“若是父亲肯给女儿一点钱,女儿收拾一下就去买一条洋裙,至于女儿头上这伤,也就是破了皮,再加上刚刚又……但是无事的,女儿回去好好的洗一洗,再挑一朵花配着洋裙戴在头顶,定然就看不出来什么的。”

“倒也不是女儿非要去参加霍家的宴会,只是女儿成亲前,也就只有这一次能有机会见到孟书衡又不惹人怀疑了,我去找孟书衡将事情问清楚,就算真的有什么事,也不会损了顾家的名声,不会损了顾家和孟家的世交关系。”

顾晚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程度了,顾海山自然不好再拒绝,就点了头:“那你回去准备一下,然后到我这里来拿钱去买洋裙,我派两个人跟着你。”

“谢谢父亲。”顾晚见好就收,不再提别的要求,又对老掌柜说:“谢谢德叔送我回来。”

说完,她才转过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走动的时候,她故意将步子迈的更开一些,风将披风带起,露出里面的衣裙,好让顾海山等人都看清楚,她穿的,根本就不是昨晚上那一套。

一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整洁的屋子里摆放的都是旧家具,梳妆镜更是裂开了好几条缝,顾晚才真正觉得自己重新鲜活了过来。

她坐在了镜子的前面,看着里面自己的脸,将额头上的纱布扯掉了,露出磕破的额头,刚才她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往青石板上磕的,这会儿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不过,这种程度的伤,她从小到大并没有少受。

她拉开了抽屉,将里面放的酒精拿出来,直接擦洗伤口,这是最快速清晰外伤伤口并且减少感染的办法,刚开始的时候会很疼,适应了就好了。

人啊,要先对自己心狠,才能狠心去对付敌人!

直到将伤口洗的发白,只流出丝丝的血丝来,顾晚才停住了,然后涂抹上特效的西药膏,重新拿了白纱布将伤口包扎起来,如此过一会儿,这伤也能恢复的一些,她再化个妆,这伤口就能掩饰好,但是,这伤到了霍家的宴会上,她还会挑个最合适的时候露出来的,否则,怎么洗清昨晚上那件事的清白?

她刚刚包扎好,门外就响起了顾雨婷的声音:“顾晚,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给我滚出来!”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校园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轻松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