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奇幻 > 盖世圣皇

更新时间:2019-05-09 18:28:07

盖世圣皇 已完结

盖世圣皇

来源:掌文作者:天净沙分类:奇幻主角:萧绝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盖世圣皇》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天净沙写的奇幻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后修炼时代,长平古战场气运异动,萧绝身为风水天师,进入其中探索隐秘,未曾想却开启一个惊天大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眼看,一然就要消逝在视线之内,萧绝身躯一震,手掌一握随即展开。一把通体闪烁金光的金弓牢牢的抓在手中。

当下拉动弓弦,霸下的龙影不断张合,周遭的气流不断排挤压缩。一道道漩涡疯狂的转入弓弦之中。霸下峥嵘咆哮,怨灵不断绞吸着周边的灵气。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弓弦上渐渐浮现一支长箭虚影。

遁逃中的一然和尚身躯猛的一顿,元神一阵发紧,直觉自己被太古凶兽锁定一般。

心中一阵惊骇,却是不敢回头。再次喷出几口血液,血光浮动,却是速度猛增。、萧绝眉心漩涡转动,天漩之眼一闭一合,一然虽然遁术奇异,但是那一刹那的停顿丝毫不差落入天漩神眼。

双手猛的一松。金弓抖动,一支灵气凝成的杀箭,一出便弓弦便消逝无踪。

萧绝心中一紧,怎么会这样?难道老子真是被追杀的命?恨恨的看着手中的金弓,突然间,警觉的朝一然和尚遁逃的方向望去,当下大吃一惊!

一支杀箭似乎昙花一现,隔绝日月,出时无影无踪,却不知不觉撕裂虚空,直直的钻入了一然和尚的脑袋。

飞近一看,心头突突直跳,一缕细小的血洞从一然和尚的后脑延长到前眼。

本就是灵气与杀意凝结的箭羽,此时射穿一然和尚之后,消逝无踪。萧绝顾不得感慨,紧紧忙忙的掐印一指,一然和尚零零散散的东西飘入了口袋,等到最后的金莲,没入手中,长舒一口气,弹指一点,把个一然和尚的肉身烧的是干干净净。

回头望着富贵堂皇的安乐庙。眼中贼光溜溜的转了一圈:"不可放过啊,放过就是罪过,"

把各安乐庙翻了个底朝天,结果让萧绝很是惊讶异常,道书佛经不少,这到是可以理解,装装门面也是该的。

最多的还是一密室里的金银珠宝。好一阵无语,本来只想随手取点金银,以便应急,没想到这和尚真是贪财好色。好坏,大小也是个修士不是?

话虽是如此说,萧绝却是没有半点错过,全部收入自己的介子袋,这介子袋还是从一然和尚身上取得的,好一阵欢喜,直觉捡到宝贝了。

却是萧绝孤陋寡闻了,在修士的世界里,基本人手一只。

收刮完一切,萧绝却是紧紧忙忙的准备前往南赡部洲(南阎浮提),在通天给予的记忆里:南赡部洲∶位於须弥山南方,此洲盛产阎浮树,又出产阎浮檀金。阎浮树四、五月间开花,结深紫色果实,稍带酸味,种子可作炼丹之用,是炼制补灵丹最常见的药种。

阎浮檀金,色泽赤黄,又带紫气,为金中最高贵者,又名皇者之金。是修炼法宝比较常见的精金,虽是异常珍贵,但是南赡部洲所产却是多有空余,以至变成修炼法宝比较常见的精金。

一路上不断的修行者《寂灭杀神决》,渐渐的已是大有进展,自从与一然和尚一战之后,于战斗中渐渐磨砺杀意。对于《寂灭杀神决》已是大有领悟。

其实萧绝于《寂灭杀神决》虽是强记之后便是遗忘,但是无数次的强记《寂灭杀神决》的九幅道图同时也是渐渐沉寂于心。

虽是不能掌握大纲。但是九幅道图在心中隐隐闪现,已不似先前那边无法停留识海,强记之后便是渐忘。已是能与拳脚之间,九幅道图的威力渐渐加持与身,与不动山河印相辅相成。

《不动山河印》,修元神,一印出,万法不侵。《寂灭杀神决》加持己身,实是近身搏杀的无上大术,拳拳脚脚带动之间,自有一种杀意,神挡杀神,佛阻灭佛,杀意之中,磨灭元神,刮碎肉身。

别看一然和尚肉身松松垮垮,颤颤抖抖。但是佛门必有修肉身的无上大术。甚至有佛门金刚,徒手撕裂上古凶兽。

眼看《寂灭杀神决》进度渐渐加快,越是收发自如,一路上更是日夜不疲的修炼。

《寂灭杀神决》的十八福道图,虽是只能强记前九幅,甚至依然,强记之后渐忘,但是渐忘之后总有九幅道图的玄奥深藏于心。

细心领悟,寂灭杀神决》前九幅道图主修杀意,讲究杀意加持己身,一往无前的大无畏气势。

除此之外,萧绝便是对不动山河印不断的精修,不断的模拟。

原本以萧绝的脚程,只需要四个月余的时间便能够直通南赡部洲,但是一路上沉湎与修炼却是足足用了七个月的时间。

踏足南赡部洲才发觉,南赡部洲多植被与河流。与东胜神州不同,南赡部洲是苍天大木随处可见,便是此时萧绝所踏足的名为天桑国的一个小国的都城,也是大路周遭苍天古木郁郁葱葱。

眼光转动,心中一阵放松。杀了一然和尚,虽然自觉处理的干净非常,但是在东胜神州,总有一种做贼心虚之感。

现在踏足南赡部洲,却是踏实了许多。难得的,收束自身灵力威压。跟个普通凡人一般朝着一酒肆走去,眼中越发惊异。

南赡部洲古木多不可胜数,便是寻常房屋也多架设于古木之上,此时一间酒肆,厚厚的木板呈螺旋样渐渐缠绕在一棵苍天古木之上,木板之间*的藤蔓勾连。

萧绝看着踏步而上的人,自是一眼看出,那木板不止坚固。还异常稀奇的防滑。

"有趣,有趣。"萧绝拍手轻叹,中州,哪里能有这般奇异风土人情啊,突然间想到故乡,却是心思一变。也不再如先前活泼了。

看着四周房屋都如那间酒肆一般,高高卓立与古树的枝顶之上,古树紧紧相挨,枝叶密密麻麻的交叉。阳光照射下,满地的树影晃动。茫茫然看去,似乎便是处在一片无边无际沉寂的森林之中。

萧绝顾盼打量之间,已是上了酒肆,店小二紧忙的跑出来侍候:"客官,不知你是打尖还是住店?我们这里包你满意"甩着干净雪白的毛巾,店小二连连连翘着拇指。一个劲的夸赞着酒肆。

萧绝仰仰手,紧忙打断,翻着白眼,心中一阵暗骂,哪里的店小二都是一样,当小爷冤大头。

抖了抖袖袍,翻出一块小金条。直直的落入小二的手,把个重量差点让小二乐颠倒了去。

小二,我且问你,"你们这里为何全是结楼高木之上?"

小二赶忙一扫周遭,见掌柜的犹自霹雳啪嗒的打着柜台,使唤着,另两个小二,嫌弃手脚不够麻利,并无注意到这里。赶紧的把金条朝着身上腰间擦了擦,落入厚厚的灰色缠腰带中。

满脸带笑的对叶开道,"这位客官定是他州而来,我们这里啊,雨水多,潮期一到,街上就是大水泛滥,多时两三个月不退,你看我们古木之间还搭建了楼道呢"

萧绝一看,果真如此,无数的的木桥连着藤蔓,勾连着古木。却是在苍大的原木之间架构了桥梁,连成空中通道。

心中也是一阵称奇。回头对小二点首,表示了然。

小二犹自的说了下去"客官出了潮期漫长之外,另外就是我们这里山林众多,时有凶兽出没,所以随着时间变迁,我们已是渐渐习惯于这种生活"

谈及凶兽,眼中闪过深深的惧怕,自是丝毫不差的落入萧绝眼中。

看来此地凶兽没有那般简单啊!,萧绝心中暗思。

酒肆虽不大,但是架设在*坚硬的苍木之上。高楼远望,云气飘渺,飞鸟时浅时现。别有情趣。

暗暗点头,却是清修的一处所在。打定心思。在此地留驻一段时间,一边精修寂灭杀神决。最好能够处理掉从一然和尚身上搜刮到的宝物。

其他法宝或许是佛门之物,但是外出行走,使用之间,也不会遭佛门大能窥窃。唯独金莲,虽不过是佛界金莲分根,但是毕竟来历非凡。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

想到金莲,萧绝越发有一种紧迫之感,怕是一然那个作践的和尚在佛门中身份不简单啊。

唤来原先的那个小二。丢了几根金条。付掉一年半载的房钱。又是好生嘱咐一番,无重要之事,莫要着人来叼扰,却是准备闭关一小段时间。

对着手中的号牌,在空中四通八达的木条绕了好一段时间,总算寻到了一间住房。

这里虽然大树相连,但是由于南赡部洲地域宽广无边,人口却是四洲最少。房屋之间自是相隔甚远。

这也是萧绝选择此地修行的一个原因。无边苍木林立,房屋层层叠叠,相连之处全靠四通八道的空中木桥。极其容易迷失走混,所以并担心又人扰乱清修。

看着手中摇曳生姿,却不断散发着粉红色香气的金莲,一阵无语,眉头紧皱。

都说莲花圣洁,佛门金莲更是克制万般邪法的神物。咋分根出来的金莲如此古怪,而且根本不知该如何处理。

毁掉,太过可惜。当做法宝使用,自己已经有玉莲,品质更在其之上。

直感焦头烂额,这玩意烫手的很。突然想到掌心的玉莲,同样是莲花,不知道把玉莲能不能把它给吸收了?萧绝捏着下巴,越想越觉得可行。

手掌一翻,一朵圣洁无双,通体如玉的莲花,从掌中不断延伸,旋转。一眨眼的时间,静静立与虚空之中,月华不断倾洒,直把原本简雅的草屋映照的若月宫一般圣洁空灵。

萧绝直觉周身毛孔顿开,一缕缕月华不断洗涤己身。心神安宁和详,看着虚空中的玉莲。心中无限感叹:"或许玉莲真的是九种神莲之一。"

玉色莲花似是感应萧绝所思,一阵颤栗。月华更是倾洒的若实质,一种欢欣骄傲的精神传入萧绝的心神之中。似是认同萧绝所说。萧绝心中大感惊异,却也无暇多想。

捏出几个道印,缓缓勾动灵气。两指之间,灵气凝结,点动金莲。缓缓的把金莲推动,旋转向玉色神莲。

萧绝屏息凝气,推测毕竟是推测,心里根本没底,别搞出个大乌龙来,两支莲花都给小爷我毁了。那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萧绝咬咬牙,还是决定大胆一赌。

双手一震,金色莲花在半空之中不断绽放,粉红色的香气不断散发,但是一旦触及到玉色莲花的的月华。便消逝一空,转眼间,金莲与玉莲紧挨在一起。

萧绝此时却是心中一定,已不似先前那般患得患失,事已至此,如何演化,却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转而以一种旁观者的姿态看着两种莲花不断的在空中摩擦,相互旋转,搅动间,金芒跟玉色神华相互缭绕。渐渐已是金玉交加,一片炫彩不断闪烁。

------------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豪门小说
  3. 虐恋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