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仙侠 > 霸王的恶后

更新时间:2018-09-26 12:05:33

霸王的恶后 连载中

霸王的恶后

来源:悠空网作者:蜜糖_分类:仙侠主角:莫悠然洪无痕

甜宠新书《霸王的恶后》是蜜糖_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仙侠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莫悠然洪无痕,内容主要讲述:哇!好大的珍珠,挖到宝贝了!挖到宝贝了!她莫悠然做了这么多年的盗墓者,今天总算有出头之日了,可只听见磅的一声石门关上了,地面震动,山石崩塌,她害怕地抱住脑袋蜷缩起来,然后眼前一片眩晕,这下完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悠然又咽了咽口水,筷子也不接,直接本地筷子(就是用手来),抓在手里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她也觉得奇怪,自从那个丑八怪来了以后,她夜夜都会梦见自己那个母后,只是每次都重复着那些要自己复国的话,她也在心里猜想,那个丑男人是不是冥冥中注定带自己入妖届的人?

“怎么?老大不好吃吗?”蓝月娘看着老大脸上那奇怪的表情,又看了看那些糕点,不会是今天糖放多了点吧?

“好吃!好吃!你还真是手艺不错,我很好奇,这窑子里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手艺?”莫悠然把自己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她一边把糕点往嘴里塞,一边看着蓝月娘说着说。

她在想如果自己是蓝月娘,把要赚的钱都给赚够了,绝对从良,然后开上一家风味小吃店,然后找个踏实的男人平淡地过下半年被子。不过想想这些女人过惯了那些,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估计很难!

“这窑子里的女人哪个没有一段故事?我家里从小就是做糕点的,要不是那个爹爹烂赌,我蓝月娘估计今天已经嫁夫生子,可惜!命就是命,认了吧!”蓝月娘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她最不想回忆过去,现在能有这么一个场子,对她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比起那些人老珠黄的女人,自己可是要强多了,而且现在还有一个帮自己赚钱的莫老大,她能不知足吗?

“想开点!我的命也不是很好,从下被老爹从坟地里捡回来的,老爹对我好好,可惜他老人家命不长。”莫悠然一下想起了自己的养父,不知道他老人家在地下过得如何?下次如果真让自己碰上鬼王一定要去问问。

“坟地?”蓝月娘瞪大了眼睛,怪不得老大的脾气怪怪的,肯定是跟那些冤魂有关!

“别大惊小怪的,我以前就是盗墓的,那些死人什么的我见多了,你没看到那些尸体,有点上面全是那些小蛐蛐,还有的墓地里埋的是两具尸体,有的肚子里还有些未成型的小孩。”莫悠然大口大口地吃着,还说得津津有味。

蓝月娘听着她的形容,感觉自己早上吃下去的东西开始往喉咙里涌,可莫老大居然还能吃的津津有味,神啊!还真是神啊!

“怎么了?月娘,脸色怎么如此难看?肚子不舒服,还是那个来了?”莫悠然喝了一口甜汤,还没意识到蓝月娘是在害怕。

“老大您快点吃吧!别说了,我怕晚上会做噩梦。”蓝月娘摸着自己的胸口,感觉心在扑通扑通的猛跳,别说让自己去坟地,计算是看到那些死人,她蓝月娘都会连做好几天的噩梦。

正当她们还在探讨坟地的时候,一个小丫头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脸上还全是泪水。

“不好了!不好了!莫老大,那个新开的把厨房里的碗全都给砸了,还把小翠的手都给弄出血了,您快去看看吧!”小丫头叫小白,原来是蓝月娘身边的丫头,后来因为不愿意出去接客,才被蓝月娘放到了厨房打杂。

“这小子要造反那!老子收留他,他竟然还敢砸老子的饭碗,走!去看看!”莫悠然气氛地塞完了最后一口糕点,喝了一口甜汤把东西咽了下去才站起身来。

小白带路,三人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不知道这回完颜无痕又要受到什么样的折腾?

厨房里面那些锅碗瓢盆已经被摔在了地上,厨房里面那些老妈子们都闪到了一边。完颜无痕一脸怒气地蹲在旁边,看着那些地面上的碎片,知道很快那个女人就要来收拾自己了!

莫悠然气呼呼地两手叉腰,刚刚吃饱可是身上都是力气,她挽起了袖子走进了厨房。

老天!这不是在砸老子的场吗?看看那个丑男人居然知道自己进来,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他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当成主子?要不是看在他能带自己进妖界,她莫悠然非把他给剁了不可!

“死男人!这些打烂的盘子和碗从你这个月的薪水里扣!”莫悠然气呼呼地又不能把这个男人怎么样?没办法也只有打工钱的主意。

完颜无痕抬头看着莫悠然,这女人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为何今天对自己这么仁慈?不要鞭子追着自己跑遍院子,也不用碗跟自己玩飞镖。

“老大,你就这么放过这小子?这些碗和盘子他几个月的薪水都不够给。”蓝月娘眼睛瞅着完颜无痕,真不知道老大从什么地方弄这个东西回来?除了吃什么鸟都不会!

“你给他一个月开多少薪水?”莫悠然用丝巾擦了擦自己的唇,眼睛却还在完颜无痕的身上打转。

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意思?到现在为止姑奶奶都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难道他的身份还在妖届不一般?不过想想也有可能,上次那个帅哥哥看样子也是身份不简单,她摇晃着脑袋想着。

“两文!”蓝月娘伸出了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

“两文?”莫悠然张大了嘴。

就算是铁公鸡也不能铁到这个程度啊!怪不得这死小子这么造反,这个死蓝月娘估计以前肯定是个黄世仁。这可不行,她可要让自己的手下心甘情愿地跟着自己,加薪!一定要加薪!

“老大这样对他不错了!他可是半个乞丐,有吃有住,一个月还有两文钱,还可以卖点东西。”蓝月娘憋了憋嘴,还没注意到莫悠然脸上的表情。

“小白,告诉你老大你一个月可以拿到几两银子?”莫悠然一屁股坐在了门坎上,她今天非要改革一下不可!

小白看了一眼蓝月娘,胆却地身上都开始颤抖起来,她哪里敢说什么?要是说错了,估计今天晚上那一顿都没有了。

蓝月娘眼睛滴溜溜地转悠着,不知道莫老大又要做什么?该不会为了自己给这小子的钱太少,老大要找自己麻烦吧?

“还不快点说!”莫悠然抓起地上锅用力地砸在了地上。

这可把在场的人给镇住了,只有完颜无痕依旧蹲在那里,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招?不过这两天的相处,他发觉这个女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十……十文。”小白的声音小得自己都感觉有点听不明白,她干脆做了一个手势。

“你签有卖身契吗?”莫悠然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看着蓝月娘,蓝月娘也害怕地低下了头。

开什么玩笑?十文钱一个月,能买什么?姑娘家在这个鬼地方可是连一盒胭脂都买不上,要是传出去还不要说自己虐待丫头?

“我们都是卖身到这里的,小白五岁就被卖到这里来了。”小白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别说要工钱,只要能吃饱穿暖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那你还想不想继续呆在悠然阁里工作?”莫悠然把锅顺手一飞,飞到了完颜无痕地身边,引来了一记大大的白眼。

“老大不要把我赶走,小白无亲无故,如果出了这个门,小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小白说着开始磕头,汗水一下全都冒了出来。

莫悠然慢悠悠地从门坎上坐了起来,一眼望了望屋子里的下人,看来这些人一直过着被压迫的生活。该死的蓝月娘,估计这两年也赚了不少黑钱,她要解放这里的所有人!

“月娘,把他们的卖身契都给撕毁掉。”莫悠然想了想开了口。

“卖身契撕毁?”蓝月娘差点没跳起来,开玩笑!那可是钱哦!老大该不会是疯了吧?她目瞪口呆地看则面前的老大。

“对!以后愿意跟着我的可以继续留在这里,不愿意地可以自行离开,下人们每个月可以有一两银子的薪水。”莫悠然说出了自己最后的决定,把地上的小白给拉了起来。

下人们一下纷纷议论起来,可以毁掉自己的契约,那就是说以后他们可以自由了。留下来一个月还有一两银子,可是比起那些小府邸都要高,看来碰上了好老大了。

“这怎么行!”蓝月娘可是真的要跳起来了,把下人们的卖身契都给撕毁了,还要给一两银子一个月!

“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如果你不想请这么多用人,那以后他们的活你自己一个人做完就行了!那些姑娘们现在也都没有了卖身契,你看现在多积极,再嗦让你也滚出去!”莫悠然大声地对着蓝月娘吼了起来,要不是看在这地方是她建立起来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一定不会用这么刻薄的手下。

蓝月娘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她可是自己的神,要把自己捏死都是小意思,可不能把她给惹火了!

“起来!还不快点照我说的去做!”莫悠然最不喜欢婆婆妈***人。

“谢谢老大!谢谢老大!”除了完颜无痕,所有的下人都跪在了地上磕头以示感激。

莫悠然看到了,她走到了完颜无痕的身边,毫不客气地用手扭住了他的耳朵,把人从厨房里扯了出去。

莫悠然扭着完颜无痕的表情回到了自己的别院,把蓝月娘支开去处理那些卖身契的事情。她今天一定要好好问问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完颜无痕一把把莫悠然就推倒在地上,世上怎么有这么粗鲁的女人?他拍了拍自己有些皱的衣服,一屁股坐在了院子里的石凳上。

“小子你现在可是吃我的,住我的,现在竟然还那么嚣张!你真当我莫老大好欺负是不是?”莫悠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捞了捞袖子冲上去就掐住了完颜无痕的脖子。

死男人居然敢对自己动手?早知道当时看他死了算了。莫悠然非常不爽地又是动手,又是动脚地对付着眼前的男人。

“不讲理的女人!”完颜无痕毫不客气地又一次把莫悠然推在了地上。

莫悠然这回干脆坐在了地上,她使劲地看,就是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跟别人不对的地方。

完颜无痕根本都不理会莫悠然,他继续坐在了石凳子上,看着上面剩下来的糕点,毫不客气地往嘴里塞。这几天或许是自己这个辈子以来最狼狈的日子,每天的食物基本都无法下咽,不过经常会偷偷跑到莫悠然的房间小睡一下。

“名字!”莫悠然把腿一盘,想从身上摸摸纸和笔,这才想起了自己好像在古代,古代只有毛笔,可是自己的毛笔字写得跟鸡爪过的差不多,还是不要丢人现眼好了。

“无痕!”完颜无痕津津有味地吃着,看也不看莫悠然一眼。

反正这个女人脑袋都不正常的,不过现在自己没有法力,只要不离开这个地方,随便她怎么对自己吼都好!反正晚上睡不着就过来找她抱抱,虽然每次都挨打,可习惯了就当松松颈骨好了。

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法力?奇怪的是,独孤风这段时间也不来这里寻找,难不成妖界又出了什么大事情?他不会乘自己离开的时候对自己的国进行侵略吧?

“都不知道你老爹为什么给你起这个名字,脸上全是疤,还叫无痕,干脆改名叫有痕好了。”莫悠然憋了憋嘴。

上次见那个妖长的那么帅气,还有在那湖上看到的那个完颜无痕,那绝佳的男人,真是让女人都想掉口水。可惜此无痕!并非彼无痕,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没法比!

“女人你的嘴巴能不能不要这么贱!”完颜无痕拿着一块糕点就扔了过去,莫悠然接住就往嘴里塞,这可是蓝月娘为自己做的,这男人居然到处乱扔,要不是看他身份特殊,想都别想有这样的待遇。

“你敢说我贱,你吃我的用我的……”莫悠然又继续开始唠叨起来。

“闭嘴!这些话你一天要唠叨几遍?”完颜无痕真是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爆了,跟这样的女人呆在一起,迟早会变崩溃。

莫悠然把最后一口塞完,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她做到了完颜无痕的对面,再次近距离地看着面前怪异的男人。

“女人!没见过男人啊!”完颜无痕被莫悠然看得全身不自在,自己现在的样子已经够丑了,可是这个女人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是正常的女人都会避开,他还真是想不明白她为何愿意收留自己?

“没见过那么丑的男人!我以前见到那些死人的脸,腐烂了也就成你脸上那样,妖怎么也会长得怎么丑?那天那个妖可不你要帅气多了。”莫悠然说着还用手扳了扳完颜无痕的脸,那眼神跟看怪物没有什么差别?

完颜无痕一把打开莫悠然的手,什么人不比把自己拿来跟那些死人相比!跟那个独孤风比!他恶狠狠地看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估计已经死了上百次了。

“我说的可是事实,人家本来就比你长得帅,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属于什么妖?狼?豹子?还是鬼?不对!鬼怕见到阳光,你不是鬼!”莫悠然摸着自己的嘴唇,目不转睛地看着完颜无痕。

完颜无痕保持沉默,告诉她名字,已经算是她的万幸了!还想知道更多,这个女人未免太贪心了点。不过她既然能忽然出现在自己的地盘,还能救自己的命,看来这个凡间女人的来历还真是不简单。

“其实我也是妖,不过……”莫悠然说到一半停住了。

还不知道自己属于什么妖类?身上没有法术,连妖界的大门都还不知道在哪?还要去找那个帅气一点的完颜无痕,好像希望非常地渺茫。

“你是妖?”完颜无痕一把抓住了莫悠然的手臂,把了把脉,不可能!这女人在说谎!

“怎么了?我是不是有病?”看到完颜无痕紧张的表情,难道这小子还会看病?莫悠然担心地问道。

“你是有病,而且病得不轻!”完颜无痕皱着眉头说到。

“什么病?”莫悠然觉得这段时间好像晚上总是睡得不够踏实,或许还真是有了什么毛病了。

“神经病!”完颜无痕甩开了莫悠然的手,给了她三个字。

莫悠然被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看这样下去早晚真会变成神经病。不过在此之前要先让面前的男人给弄疯了,否则还真是有点对不起自己,她贼贼的笑了笑,看得完颜无痕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此时,天空忽然飘来了一片黑云,黑压压的一片压了过来。两人抬头一看,完颜无痕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

“老天还真是说变脸就变脸!”莫悠然喃喃自语地说到,奇怪!这男人的脸色怎么那么差?

“他来了!”完颜无痕心里开始担忧起来。

完颜无痕二话没说拉着莫悠然冲进了屋子,慌慌张张地找一个可以躲藏的地方。

不就是乌云密布准备下雨的样子,这个丑男人紧张的什么东西?莫悠然还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不知道这个男人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天空黑压压的,感觉仿佛一下成了夜晚,莫悠然觉得可是奇怪了,她还歪着脑袋看着窗外的天空,下雨也不会这么黑天?该不是白天就有妖怪出现,而且还在人潮密集的城里,这么猖狂就没有什么神啊!仙的来管管?看把这死小子吓得?

“你到底在躲什么?”莫悠然很不客气地甩开完颜无痕的手,不耐烦地坐了下来。

这房间里的一亩三分地,除了床底下能藏人,就只有衣橱子能藏下人了,这进来和不进来又有什么区别?都不知道这个男人脑袋里面到底想点什么玩意?

完颜无痕看了一眼想想也是,他也跟着不安地坐了下来。或许自己现在的样子独孤风根本认不出来,他也觉得很奇怪,自己身上可是一点妖气都没有了,不知道是不是那玉佩的关系?可是那玉佩拿在手上就像普通的坠子一样,也没见发光,也不见发热。

莫悠然喝着茶,眼睛去注视着完颜无痕,看来看去都觉得有点不对,就是找不到不对在哪里?她伸手摸了摸他的手,翻过来看看掌纹,那掌纹乱得她看了许久看不明白。

此时,门被大风给吹开了,哐当一声,旁边桌子上的东西掉了下来。两人都打了一下冷战,再一个转头的时候,发现独孤风已经笑脸盈盈地站在了门外。

莫悠然这回可是不怕了,她点燃了桌子上的蜡烛,然后看了一眼独孤风,不错!还是那么帅!忍不住多了看了两眼,自己的口水好像要掉下来了。

独孤风风度翩翩,那强壮高大的身材,绝对是许多女人喜欢的对象,他一进门就对莫悠然抱了抱拳头。

“姑娘有理,独孤风又来拜访了。”独孤风眼里全是莫悠然,根本都没注意到旁边这个丑男人。

“有理!有理!”莫悠然摸了摸嘴角,眼睛里也全是独孤风。

该死的独孤风,他被莫悠然给迷住了,看来他此次来访并不是因为自己。完颜无痕恶狠狠地盯着他,就是不爽他看莫悠然的那种眼神。

“上次晚上骚扰到姑娘,在下今天是特地来赔罪的,薄利一份还请笑纳。”说着独孤风把手放到了身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一个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莫悠然看着,这家伙变魔术呢!她围着独孤风转了一圈,身后不可能藏东西,原来不是魔术,是法术!什么时候自己也有这两下子就好了,别说吃穿,就是左拥右抱也都不是问题。

“姑娘请打开看看?”独孤风做了个请的手势,一个侧身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

仔细一看男人的样貌,好丑!这女子怎么会用这么丑的男人做仆人?而且看上去还是比较贴身的那种,莫非这个男人跟她有什么关系?但看衣着打扮却像个下人,再看一眼,男人的眼睛为何对自己喷出仇恨的目光?就像恨不得把自己碎撕万段一样。

莫悠然看了一眼独孤风,又偷偷瞟了一眼完颜无痕,这个丑男人这么看着别人,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自己有问题嘛!真是不长脑袋的人!难得理他,她小心地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面全是黑色的布,莫悠然又一层层地打开,小孩一颗拳头般大小的珠子出现在眼前。她张大了嘴好奇地拿了起来,这是珍珠吗?世上哪有这么大的珍珠?

“这是在下的一点心意,不知道姑娘是否喜欢?”看到莫悠然吃惊的样子,独孤风知道这份礼物肯定送对了,这可是他冥思苦想了好多天才想出来的。

“这是什么珍珠?好大哦!”莫悠然拿着珠子到蜡烛下面看了看,还是看不太清楚,她摇晃着脑袋。

可是她手中的珠子慢慢就开始放光,光线越来越强烈,很快把整间屋子都给照亮了,这可又让莫悠然大吃一惊,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夜明珠。发达了!自己要发达了,这小玩意放在身上挺方便的,要是可以回到现代,这可是无价之宝。

“看样子姑娘挺喜欢这夜明珠,那在下下次来的时候再给你带两颗别的颜色的。”看到莫悠然高兴的样子,独孤风脸上满是笑意。

“那……那怎么行?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们只是第二次见面,我不能收。”莫悠然假装推辞着,心里可是快乐开了花。

这才是妖王的形象,哪像这个无痕,长得丑不拉西的,身上一个子都没有,还要在自己的地盘上放野。真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何要救他?还差点吓破了胆子。

“姑娘见笑了,这东西我家有大半箱子,如果喜欢可以全部奉上。”这些小东西可以赢得美人一悦,对于独孤风来说绝对值!

“真的!你家做什么的,开当铺的?还是做珠宝首饰的?”莫悠然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妖哪用做这些?大手一挥东西就来了。

“哈哈哈!还没请教姑娘尊姓大名呢!”这才是独孤风今天来的目的。

“我叫莫悠然,这里的老大,有时间可以去前厅坐坐,我们这里的姑娘可是出了名的漂亮。”莫悠然想了想,妖也是男人,七情六欲多少也该有点,像旁边这个丑妖还不是一点到晚盯着大姑娘看!

“在下要告辞了,有时间再来看望!”独孤风说着双手抱拳行了个礼,白天还是不要在外面活动太多,免得到时候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反正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不吃了饭才走?”莫悠然客气地说道。

“告辞!”独孤风不再多说,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又是一阵阴风,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此时天空又大亮起来。

怪人!不对!应该说是怪妖,来这里就是为了给自己送上这么一份大礼?莫悠然把夜明珠放在手上欣赏着,嘴角勾起一丝贼贼的笑意,一个穿越自己可是赚翻了!

莫悠然仅仅有条地打理着自己的妓院,一切平安无事地过了大半个月,奇怪的是那个独孤风半个月都没出现过。她想或许人跟妖的思想是不一样的,还有就是,如果自己是公主,那身上肯定也流着妖血,可是为何两个妖都还非常确定地告诉自己还是人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今晚十五的晚上,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悠然阁的生意还是像往常一样兴隆,进出的客人让场子变得沸沸扬扬。今天可是悠然阁的开放日,什么叫做开放日呢?

这是莫悠然按照现代的方式特意设计的,凡是经常来悠然阁光顾的老顾客都会给他们发上一块小玉佩,上面刻之悠然阁的名字还有一个号码,这就是古代版的贵宾卡。凡今晚持卡来消费的顾客,酒水一律8折,而且今天还是非贵宾卡顾客不招待。悠然阁的门口还立了一块大的牌子,专门有打手在门口守着,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今晚的节目大多以歌舞无主,今晚彻底把琴棋书画都抛到了一边,那些所谓的斯文公子今天可也是漏洞百出。看得莫悠然和蓝月娘在阁楼上都笑弯了腰,男人就是男人!再斯文的男人还是男人!

莫悠然摇晃着手中的羽毛扇子,懒洋洋地坐在贵妃椅上,脑海里都是独孤风的影子,不知道那个帅帅的男人什么时候再来看看自己?那些凡夫俗子她莫悠然可看不上,这悠然阁里什么人没有?达官贵人对着呢?可自己是妖啊!要找也要个妖王之类的,否则自己也太没水准了!

“老大,那个叫无痕的家伙可以一天不见人影了?”蓝月娘弯下了腰,小声地在莫悠然身边说到。

就是想不明白,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魅力可以把老大忽悠成这样?样貌都就不用说了,懒也是整个悠然阁都知道的事情,而且那小子还很拽,跟他说话每次都是不看自己,所以他心里对此人非常地不爽!

“只要他不再砸我的东西就好!”莫悠然还是懒得理他,现在就是等,等着他有异样的时候,自己好跟着入妖界。

“可是他这样老是不做事情会影响到那些下人的积极性,要不干脆让他出来帮拉客好了。”蓝月娘眼睛转悠着,就是不想让无痕过安稳的日子。

“你就不怕他的德行把客人都给吓走了?”莫悠然本来也有这样的打算,可看到他那个丑样不得不大消了自己的念头。

“老大放心,那小子样子是丑了点,大家看习惯了也就好,不让他拉客也让他做个跑堂的,免得浪费了粮食。”蓝月娘把另一个想法又说了出来。

“好!就依你,人就给你看着好了!”莫悠然知道蓝月娘看无痕不爽。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宫廷小说
  3. 贵族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