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摄政王独宠彪悍妃

更新时间:2019-05-19 11:56:07

摄政王独宠彪悍妃 已完结

摄政王独宠彪悍妃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小 妮子分类:言情主角:云离歌风清韵

主人公叫云离歌风清韵的小说是《摄政王独宠彪悍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 妮子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自己被赐婚给云离歌,他默默护着自己一世。,重回到他们大婚当晚,结果遇上了穿越而来的冒牌云离歌。,一个性格火爆,武艺高强,一个现代财阀富二代,风流成性。,两人将会产生怎样的火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怀疑

“你可知你如今身处齐王府,而非将军府,一言一行还是要多斟酌斟酌,才为妥当。”云离锐仿佛不气也不恼,不以为意地说完。

想以身份施压威胁我?风清韵心中不屑冷哼,云离锐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这就不劳庶…哦不对,二公子费心了。”

“你别不知好歹!”云离锐恶狠狠地说道,脸上霎时间堆了满脸的不悦和阴冷。

风清韵就那么看着云离锐一点点的从不动声色到被激怒后的脸色扭曲,突然想起来一件她始终怀疑的事情。

而直至此时,云离歌尚未说一句话。

风清韵沉思在此事里,不料云离锐话锋突然一转,朝着云离歌问道:“大哥初愈,诸事不方便,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大哥尽管吩咐便可。”

风清韵目光直直锁定云离锐,她不知道云离锐此番说法是为何意,是试探亦或其他?难道刺杀事件真的与云离锐有关?云离锐知道了云离歌失忆?

“我并无大事,你有心了。”云离歌微微一笑,说道。

“以往大哥都唤我二弟,如今成了家,倒是显得生疏了。”云离锐一垂首,抿唇吟道。

风清韵眉心一蹙,当即道:“也许夫君是刚醒的原因,脑中尚且混沌,无暇顾及那么多,二公子倒是细心的很。”

云离歌当下也是眉头一跳,他刚穿越来,占了别人的身子肯定不能说给他人听的,说多错多,还是不吭声的好。

“是这样吗?”云离锐又问。

“自然。”风清韵云淡风轻地答道。

“既是如此,那大哥好生休息,我们便不叨扰了。”云离锐拢袖,张唇落下一语。

云婉若本想借此一来给风清韵个下马威,让风清韵有自知之明对自个儿客气些,未曾想到却是吃了个闷头亏还挨了一巴掌,让她怎么能甘心。

想到这,一个恶毒的念头逐渐在云婉若脑海中成形。

又如此过了几日,因为云离歌的伤势,本该三日后回将军府的,拖到了现在。

“回了将军府,你亦是看我眼色行事,无需多言,必要的话,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风清韵不放心地叮嘱道。

云离歌点点头,撩着锦袍一抬腿坐进马车里。

“你如今不记得其他的事情,别人若是问起你什么来,你如果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就扯扯我的衣袖。”风清韵跟着坐进来之后,理所应当握着云离歌的手继续说道。

云离歌想抽回手,但是看着风清韵真挚的眼神,突然就少了几分戒备,刚想说什么,风清韵再次打断了他。

“我说的话你有没有听清,你要明白,我们……”

“我知道。”云离歌眉头一皱,转了转身子抬手食指抵在风清韵唇瓣上嘘了一声。

柔软温热的触感让云离歌一恍,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风清韵娇好的面容。

湿热的气息喷洒在风清韵面上,可疑红晕顿时爬上风清韵脸庞。

良久,云离歌仿佛触电一般猛地收回手,风清韵一垂眸,清咳了声掩过无声的暧昧气息。

“嗯,那个…”风清韵支支吾吾想说什么。

“是不是可以走了?”云离歌问道。

“是。”

棕色高头大马随着赶车的马夫一扬长鞭,嘶吼一声稳踏地面扬尘而去。

约摸一柱香的时间,马车便已稳稳停在将军府门口,风将军带着一众家眷行礼恭迎回府,风将军不单单是对风清韵世子妃的身份迎接,更多的对女儿的想念。

“爹爹,女儿回来啦!”风清韵刚下了轿子,便飞扑进风将军怀中撒娇道。

风将军稳稳接住风清韵,宠溺揉了揉她,笑意直达眼底,温声道:“累坏了吧?快快快,回府!”

风清韵挽着风将军胳膊入府,眉宇间敛不尽的笑意。

小住两日算作回亲,这天艳阳高照,风清韵心情尚好,遣退了秋菊后,她独自在将军府后花园漫步。

再一次身临其境,风清韵多了许多感慨,她在将军府的经历是前世没有的,所以她不能够预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那么也就意味着她要随机应变,时时刻刻都要对未知的事情报以戒心。

转过花园拐角,视线倏然开阔,通往正厅的羊肠小道上,熟悉的身影让风清韵脚步一顿。

风清韵的目光,此刻尽数聚集在云离歌那只挑着奴婢下巴的手上。

云离歌此刻正侧对着风清韵,骨节分明的食指挑起奴婢的下巴,然后顷身凑近始终不敢抬头看他的奴婢,薄唇一弯,问道:“你可知,你们家小姐喜欢我的时候,私底下的表现是什么样子的?”

“奴…奴婢不知。”那奴婢巍巍道。

“那你知不知道,我与你们小姐未曾婚配前,都有我俩的什么传言?我俩谁更爱对方?如何认识的?你们小姐何时倾心与我的?”

“奴婢不曾听过小姐与姑爷的传言,只字未听得。”奴婢急忙说道。

“当真?”

云离歌话音刚落,奴婢身子明显后撤半步,急急行了一礼又道:“奴婢不敢欺瞒姑爷。”

“哎!”云离歌反手捏了把那奴婢脸蛋儿,嬉笑道:“你如此怕我作甚?”

风清韵手掌微拢,她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云离歌跟一个奴婢这么亲密,心里便不是滋味,恨不得立马冲上去拉开两人。

那奴婢如临大难般后退,矮身行礼,道:“姑爷莫要难为奴婢了。”

“怎的为难你了?”

云离歌刚想拉着那个奴婢问问,突然,风清韵的声音传来,“原来夫君在这啊,寻了你许久了。”

云离歌心中一惊,目光撞上风清韵的眼睛时,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他没能问出什么有用的线索,他觉得风清韵与他并无夫妻之实,对他好必然是有原因的。

前世他死在女友手中,穿越而来,本能对风清韵存有前世的阴影和害怕。

奴婢见到风清韵,赶紧拂了礼,头垂得很低,生怕风清韵误会了似得惩罚于她,“奴婢见过小姐,奴婢方才……”

“你先下去吧。”风清韵摆手,将奴婢遣退。

“你在做什么?”待奴婢走后,风清韵直直迎着云离歌的眸子质问道。

云离歌目光躲闪,支支吾吾道:“没做什么…向这婢子问个路。”

风清韵抿了抿唇,道:“夫君若是先看上将军府的这个丫鬟了,待我们回去,便一同带去齐王府,给夫君做个填房如何?”

填房?莫非不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在试探她而怒?云离歌暗自舒了一口气,说道:“填什么房,胡闹。”

他说完,转身就要走。

风清韵一个箭步挡在云离歌身前,“怎么?你干什么去?”

“自然是回去,我都说了,我只是向那婢子问了一句话!”云离歌声音陡然拔高,呵斥完,侧身越过风清韵。

风清韵憋着眼泪,望着云离歌自顾自离开的背影,想起前世她重伤死在云离歌怀中,直到最后才听到云离歌表明心迹。重生后,她虽再次回到大婚当夜,决定好好过日子,可交杯酒还没喝,云离歌便遇了刺,两世良宵,皆未圆房。

如今在将军府又撞上如此一幕,风清韵心中自然不是滋味,重活一世,一定要让他再次爱上自己。

思绪乍起,风清韵却被身后拐角处的声响突地拉回神,猛地回头眸光一厉,该死!风清韵暗道。

她竟然被这种事情扰乱了心神,身为习武之人,却没发现身后有人靠近。

风清韵疾步追到拐角,却不见人影,只一抹明黄色裙袂留在视线里,没看清面容。

这种身后总是跟着人的感觉不止一次,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敢在将军府里横行无忌,而且敢暗地里监视自己的一言一行,风清韵心中不断衡量着利弊和应对之策。

等到再回头时,云离歌已然不见踪影,风清韵暗自甩甩头,意图将脑海中那一幕挥之而尽。

翌日。

“什么?不行不行,我不去!”云离歌连忙摆手道。

“为什么不去?不论从将军府来说还是从齐王府来说,夫君都应该去皇宫拜谢一下的。”

刚回了齐王府,在将军府战战兢兢了一圈,还没回过神又要去皇宫,宫里是不是有神算子?万一露馅被看出来是附身了,那我岂不是要被砍头?云离歌心中嘟嘟囔囔一堆之后身子一软,突然往床塌上一躺,“不行,我…我身体不舒服,我不想去。”

风清韵跟着坐下,手掌覆在云离歌额头,急切问道:“你哪儿不舒服?”

“我头疼,嗓子也疼,不对,我肚子也疼。”云离歌打着滚胡乱揉着。

“我去给你请大夫,你等我。”风清韵拍拍云离歌的手安抚,眉头紧皱急急躁躁就要出门。

云离歌慌忙起身,握着风清韵的手腕施力将她拉回来,“我最疼的是心,大夫是看不好的。”

风清韵一个不稳跌进云离歌怀中,感受到云离歌的力量,风清韵的紧张感消失殆尽,她才后知后觉。

“我看你就是不想去,给自己找理由。”

软香入怀,云离歌却是别扭一抵,在将军府的那几日,他暗中问了几个奴婢,也在坊间调查了几番,都没有什么收获。

也就是说,嫁入齐王府之前,自己与她本就没有什么交集,也没有听说仰慕自己的传言,甚至嫁进来之前,还死活不愿意嫁给自己这个世子。

若不是圣旨不可违,怕是风清韵根本都不可能嫁给自己,为什么如今这么死心塌地,对自己如此上心?当真是出嫁从夫吗?

故而他觉得,风清韵此番带他入宫,定然对他不利。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架空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