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医女狂妃翻身记

更新时间:2019-05-20 17:26:40

医女狂妃翻身记 已完结

医女狂妃翻身记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辣菠萝分类:言情主角:夏怜花元裕

主人公叫夏怜花元裕的小说是《医女狂妃翻身记》,是作者辣菠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代天之骄女误陷爱情陷阱,最爱的男人利用她登上丞相之位后联合其亲姐极其残忍的,将她钉穿了琵琶骨,囚禁在地下暗牢之中。一朝重生,苍天有眼,让她重新回到了这个年代,只不过却是占用了夏府不受宠的四小姐夏怜花之身。且看这一次,她如何从低贱之女爬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位置,报仇雪恨!我是夏怜花,可不是夏菩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未婚夫婿

夏府里的一条贱狗死了,自然扑不起任何浪花,没人去关注夏怜花和春浓二人,仿佛夏府里根本没有这两个人一样。

夜。

夏怜花背着春浓,一步一步的挪回那个到处一片狼藉的柴房,她的身体本就瘦弱,虽然春浓也没有比她重多少,可始终不是夏怜花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住的力量,她几次三番的跌倒在地上,又咬牙爬起。

膝盖和手肘处的衣衫早已磨破,露出青紫肿胀的伤口,夏怜花无声抹了一把泪,很小心地将死去的春浓放到地上。

片刻之后,夏怜花失声痛哭,将她搂在怀中,喃喃道:“春浓,谢谢你一直照顾我,这条命,她们必须还给你!”

将春浓埋葬已经是第二天,夏怜花从后山回来,手里拿着一些采摘回的草药,现在她的身子非常虚弱,如果不好好调理,再被那夏彩霞折腾一次,恐怕真的得去见阎王了。

她不怕死,她只是不甘心,既然重新活了过来,就算再苦,她也要熬下去,得把那些个命债,一条条索回来!

从后宅门轻轻推门而入,夏怜花步履蹒跚的走回柴房,那是她的闺房。

只是远远的,便听到夏彩霞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其中似乎还掺杂着一个公子的叹息声。

说话间,夏彩霞从柴房里走了出来,她双颊摸红,油光满面,肩上披着一条淡粉色的水烟纱,身上只穿了件单薄的抹胸绣花长裙,露出了那白花花的肥壮**,好生不知羞耻!

她看见刚回来的夏怜花,哎呀了一声道:“刘公子,你看,四妹这不是回来了。”

一名公子从夏怜花的柴房中走了出来,正趁夏彩霞目视远方,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她胸前的那一抹白沟,那眼神儿,仿佛要陷进去一般,痴迷得很。

可他偏生又打扮成一副文绉绉的书生样,一袭白衣画梅,手中折合着一把纸扇,长得清俊儒雅,好一个文质彬彬的公子。

刘子仲这么打扮是有根据的。

据说这临安城中前几日来了一位相貌才情都惊为天人的美男子,彼时刘子仲正和一堆今年准备进考的儒生们在茶馆中进行一场小型的茶会,三两个人做成一团念些个酸臭的诗词,你一言我一语的对着对子。

突然之间,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个男子,一时之间竟是无人能对得过他。

刘子仲心生嫉恨,本想找几个打手去教训他一顿,谁知那人却是摇摇手中纸扇,晃悠了两圈便衣袂飘飘的走了,什么也没有多说,压根不用等他收拾。

等这男子走后,他们首尾相连的议论了许久,仍旧没有攻破他的上联,于是几人只能作罢。

只是自从这件事情发生之后,这临安城中便莫名的多出了许多白衣飘飘,手捏纸扇的俊公子,众人都在不自觉中纷纷模仿起了那日男子的装扮。

刘子仲愣神片刻后,才忙不迭的收回眼神看向夏怜花,却又怔住了。

“怜花。”刘公子轻声唤道。

此时的夏怜花一身污泥,裤腿上还沾着杂草,这是刚从山上回来的作态,而且衣服料式不过是丫鬟装扮,看起来就是一个很不起眼的下人。

“见过三小姐。”

“见过刘公子。”

夏怜花低头欠身,微微一笑,轻轻喊道。

对于这位刘公子,她自然知道是谁,他出身书香门第,爹是临安城一儒书院的先生,受人敬仰,颇有贤名,而刘子仲本人从小便是一名童生,去年参加县试、府试、院试,中了秀才,下一步便是举人了,如今已是临安城内闻名的才子,无数少女爱慕的对象。

在这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年代,有学识的男子皆是女子们倾心的对象,临安城就这么大,风度翩翩的刘公子深得姑娘们的芳心,夏三小姐就是最出名的一个,为了约刘公子上门,她也可谓是煞费苦心了。

夏怜花知道刘公子并不是因为其出名,而是因为,这是她曾经定下婚约的未婚夫!

闻名全临安城的刘公子怎么会和夏怜花这种卑贱小姐有婚约?

这话说来就长了。

夏家是临安城的富甲商家,当年的夏家家主夏东海,也就是夏怜花的父亲经常外出经商,时而会在途径的柳家村投宿,而柳家村没有住宿喂马的客栈,他们的商队便只能给村民赏些银钱,借宿一晚,这么一来二去的,夏东海便跟村里的一个女子好上了。

这女子也就是夏怜花的母亲——柳氏,她生下夏怜花后,娘俩来到了临安城寻找夏东海,谁知却遭到夏老夫人的万般阻挠,用她的话来说,这种贱妇,怎么能进她们夏家的门,更别说还带着一个杂种过来!

夏家自前三代起便是男丁单薄,夏老爷子过世后,就只剩下夏东海一个男人,所以夏老夫人重男轻女,嫌弃柳氏生的是女儿,如果是个男孩儿,她想必绝没有二话的让柳氏风风光光地进门。

幸好夏东海重情意,不顾老夫人的极力反对,也将柳氏纳入房中为妾,给女儿取名怜花,便是惜柳氏之意。

不过此事当时在临安城闹得很凶,夏府丢了声名,老夫人也因此恨上了这对母女。

但夏东海是夏家唯一的男丁,全家上下的主心骨,操持着所有的事物,就算其他人不待见柳氏娘俩,也只能是低头不见,闭口不谈。

柳氏虽然是妾,但在夏府还是有那么一星半点说话的分量,那年夏怜花七岁,夏东海的好友刘伯仲带儿上夏府做客,当年已经是童生的刘公子一眼就相中了清秀善良的夏怜花,甚是爱慕。

而刘伯仲也有意与财大气粗的夏家结为连理,毕竟他刘家虽是清高的读书人,但也不过是落魄书家,娶一个有钱的儿媳妇,自然是件好事。

此事与夏东海一提,两人一拍即合,当即订下了这门娃娃亲,这也令柳氏欣喜无比,夏怜花也因为有了一位读书的未婚夫,在府内终于不用受人冷眼。

只可惜好景不长,夏东海在后来一次出门的商事中,不幸遭遇船难,带着一众手下共计二十余人,全部丧命于洪水之中,本来男丁就单薄的夏家,顿时一片哭声,夏老夫人险些没跟了去。

而柳氏没了丈夫的庇护,日子可就再也不好过了,而夏怜花也开始在府中处处受人欺辱。没多久之后,柳氏郁郁而终,留下夏怜花一个人,成为连下人都不如的卑贱小姐。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呢?

因为她是柳氏的女儿。

因为她长得比其他三个夏家小姐都漂亮。

还因为她居然能跟临安城人人暗慕的刘公子有婚约。

但是,大夫人不答应这桩婚事,嫁给刘公子的人,应该是她的女儿夏彩霞。

二夫人也不答应,她也认为她的女儿夏彩凤才跟人家刘公子登对。

就连老夫人都不答应,这个贱妇之女怎么能嫁给书香门第,要是她以后得了势反过来对付她夏家怎么办?这些年夏家待她并不好。

总之一个卑贱的小姐,绝对配不上风度翩翩的刘公子,但定下的婚约,可不能说悔就悔,于是便有了夏家小姐之间的争刘之战,反正夏家有的是门当户对的姑娘。

定下的媳妇说换人就换人,这事儿怎么看都别扭,但与夏家二、三小姐接触颇多的刘公子,竟然也不反对。

刘公子当然不反对,因为夏怜花现在在夏府的地位连一个三等丫鬟都不如,老夫人仅仅是念在她骨头里流淌着夏家的血,而没有将她赶出门而已。

在刘子仲心中,他以后可是要高中进士的人,怎么能娶一个下人为妻呢?

他们刘家也是十分爱惜名声的。

他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因为他确实喜欢长相甜美,性格又乖巧的夏怜花,如果夏怜花不是夏家的四小姐,他甚至有意将之纳为房妾,毕竟一个男人不能同时娶一家两小姐,一人为妻,一人为妾,这事传出去也是会遭人非议的。再者,夏家也是绝不可能同意的。

不过,这也有一个折中的办法。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暖婚小说
  3. 仙侠小说
  4. 未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