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穿越之王爷的毒医女王

更新时间:2019-05-21 14:10:44

穿越之王爷的毒医女王 已完结

穿越之王爷的毒医女王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兮殇会长分类:穿越主角:云槿晗北冥离

主人公叫云槿晗北冥离的小说是《穿越之王爷的毒医女王》,是作者兮殇会长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的云槿晗曾是叱咤风云的毒医女王,不仅技能get不完,而且还是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但是突然有一天却被最亲近的人陷害致死……穿越成云相府不受宠的唯一嫡女,母亲去世父亲不爱,却也造就了庶母姐妹对她的各种欺辱。重来一世的云槿晗立誓一定让那些害她的人不好过。获得逆天系统,且天降神助攻,妖孽王爷看上狂放不羁的她,她对他哭笑不得:为毛外界传他不近女色?!这又是什么意思……妖孽王爷每天晚上爬窗:没有美人在怀,怎能安眠~喜欢美男的云槿晗每天看着不要脸凑上来的妖孽王爷,心中哭笑不得,只能暗暗咬牙切齿。“本王的小猫咪牙齿不好啊,怎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二章面具男夜晚来访

云槿晗抓住有些慌乱的梓儿的肩膀,皱着眉头道:“梓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梓儿低下头,支支吾吾道:“小姐,没…没什么,奴婢去…去收拾行礼了。”

云槿晗捏着梓儿的下巴,强迫梓儿盯着自己,严肃道:“梓儿,此时至关重要。不要隐瞒什么,不然可能以后会有性命之忧。”

云槿晗说的一点也没有夸大,如果云槿晗被人知道自己是灵魂穿越过来的,指不定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毕竟云槿晗是不会屈服被杀的,到时候也只能是兵戎相见了。

梓儿被盯地有点心虚,踌躇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道:“小姐,奴婢实话说吧。还有啊,奴婢知道的这些都是夫人的贴身侍女,也就是奴婢的娘告诉奴婢的。”

梓儿记忆引到自家娘亲死前那时,“其实你的变化早在夫人预料之内,之前有一位主持曾经私下为你算过命。

你在夫人不见之后便会有一场大劫,但是若能侥幸成功渡劫,便会让四国变得和平。是拯救苍生的凤主!”

云槿晗意外地皱了皱眉头,还以为是知道紫琉璃的身份呢。云槿晗脑子闪过一个词,“不见?”云槿晗喃喃自语。

“哦!梓儿,你是说我娘亲没有死,而是不见了!”云槿晗抓住了关键字眼。

梓儿明显地慌乱更加让云槿晗肯定,云槿晗平静下来,做到椅子上,轻轻啄着茶水。

既然没死,为什么不见了?被人掠走了还是自己跑了?紫琉璃(穿越后女主娘亲)的身份是什么?无缘无故地就嫁给了云亚,紫琉璃到底是怎么看上这种人,唉……

云槿晗脑子里一团浆糊,还有那个神秘的主持现在在哪?他是什么身份?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

云槿晗摆了摆手,示意梓儿下去,梓儿擦了擦冷汗,行礼走了。

现在梓儿已经暴露了很多事给云槿晗知道,但是云槿晗肯定梓儿一定还有没有说出来的。只可惜现在不能逼得太紧,循环渐进吧。

突然,敏锐的云槿晗嗅到一股淡淡的药香混合着薄荷清香。云槿晗下意识往香气传来的方向打去,不料,被一只大掌抓住。

“是我。”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云槿晗的头顶穿来。云槿晗抬头一看,面具男?来这干嘛。

云槿晗闻着男性气味不由有些脸红,心跳加速,推开面具男,装作若无其事坐到一旁,问道:“你怎么来了?”

面具男不悦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阿嘞,我…我记得的呀,就…就是那个寒毒嘛。”云槿晗心虚地喝着水,其实她又忘了。

面具男皱了皱眉,拿着佩剑坐到云槿晗的对面,安安静静的似在思考什么。

云槿晗看到他没有生气,便问:“大佬,话说你叫啥,你啥身份。我猜你身份不低吧。”

面具男深沉的紫眸看着云槿晗,似在看云槿晗是不是在试探什么。看了许久,面具男只看到真诚,而无其它。不由有些脸红耳赤,误会了啊。

云槿晗不明所以,只听见面具男扭头,吐出两个字:“夜栩。”

云槿晗点了点头,听到夜栩没有说明自己身份,就知道他不方便透露。便不再多问。

“解毒。”突然,夜栩毫无波动的声音再次传来。云槿晗听到后无语地扶了扶额,好声好气道:“解毒没有药材咋解啊大哥。”

云槿晗眼睛突然瞟到夜栩手上暴起的青筋,觉得有点不对劲,刚上前想探脉。却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遭了!拖了这么久,寒毒发作了!云槿晗二话不说,把即将晕倒的夜栩扶到床上。从系统里拿出银针,一根一根地刺进相对应的穴道。

夜栩不知是因为寒毒发作还是对云槿晗的信任,把一直以来保护着自己的警惕放下,慢慢地晕了过去。

而床边紧皱眉头的云槿晗却是在煎熬中。

针灸是一种十分耗费精神力也是十分古老的医疗方法,云槿晗这个毒医女王在跟师傅学习医术的时候也有学,而且十分熟悉。

其一是因为针容易随身携带,如果有突发状况,针灸是十分重要的。其二,学毒的时候,银针十分容易杀人下毒。其三,也可以在武力方面起着重要作用,杀人于无形。

云槿晗深知针灸最难控制的就是精准度,所以云槿晗才多方面发展,什么都会一些,特别是武功,如此才能锻炼云槿晗的眼力等各方面的灵敏程度。

针灸下针时的力度,精准度,顺序和扎的时间都很讲究。一不小心就会丧命,所以这十分耗费精神。

云槿晗从小学习针灸,精神力比常人高出不知道多少倍,但是面对如此严重的病情,云槿晗也是十分吃力的。

足足两个时辰过去了,云槿晗已经满头大汗了,“吁…”云槿晗一把摊在地上。终于控制住病情了,这样一个月内都不会发作了。

“咚——”云槿晗双眼一黑倒在地上了。

翌日。

“叩叩叩…”门外一阵敲门声。躺在床上的云槿晗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入眼的是褐色的床梁。

云槿晗猛地坐起身来,疑惑道:“我昨晚不是倒在地上吗?”

等等,她的病人夜栩在哪?云槿晗四处翻找,都没有找到他,只找到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到时见,医术不错,诊金到时再谈。

我昨晚是怎么回床上的?

我昨晚岂……岂不是被他抱上床的。云槿晗霎时脸红起来。想到门外还有人,甩了甩头,把那奇怪的想法抛到脑后。

走到门前,打开门,一束阳光普照到云槿晗的脸上。云槿晗发愣着,一道俏皮的声音让云槿晗醒过来。

“小姐!”原来是梓儿啊。梓儿看着有点奇怪的云槿晗,道:“小姐,今天就要去寺庙了,你快准备准备吧。要不要奴婢帮你梳洗?”

云槿晗点了点头,笑道:“梓儿早上好啊,你先去把洗漱水拿来吧,我自己洗便好。”

猜你喜欢

  1. 空间小说
  2. 女强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