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都市 > 盖世群英

更新时间:2019-05-23 09:58:14

盖世群英 连载中

盖世群英

来源:掌文作者:朱雀桥边野草分类:都市主角:苏傲天小妮

《盖世群英》是朱雀桥边野草写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盖世群英》精彩节选:平凡少年苏傲天,有缘踏上修仙之路,历经种种艰难险阻,打破桎梏,推翻不平等的修仙潜规则,踏上绝世强者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四章修炼奇才
顾玉亭说道:"这神魔不灭体,我顾家子弟,但凡是能修炼之人,可说人人都练。但自二代老祖以来,从无一人在这门功法上练出什么名堂。数百万年来,我顾家也先后有数位天资异禀,修为高深之人,立志要在这门功法上求得突破,以证老祖之言,但终其一生,除了将肉体修炼的堪称金刚不坏之外,与修为提升并无作用,有几位大能之士,因为浸淫此功法耗费时日而耽误了修为,以致在最后渡劫时含恨陨落。久而久之,这功法在我顾家已成鸡肋一般,名为镇门之宝,实则无甚大用,但家规不可破,故而我顾家一直坚持绝不外传。我若向家主提及,以我两家的交情,家主也未必就断然不允了,兄弟还是思量一下,看是否值得为了这件事,冒上损害你我两家世代交好的风险。"
洛远山略一思忖,说道:"我洛家已是万般无奈,不论什么法子,务必要试上一试。何况这神魔不灭体,乃是贵府镇门之宝,顾家弟子体魄强健,炼之或无裨益,我这侄儿先天体弱,说不定会有奇效。还请顾兄告知贵家主,但有所求,洛家无不应允。"顾玉亭说道:"好,不说你我二人的交情,只你我两家这世代交好,我也该向家主提及此事。兄弟且稍住两天,待我先禀明家主,再向兄弟回复。"洛远山大喜,忙站起来说道:"如此有劳顾兄了。"
这二人在厅堂商议,白秀飞已将两个孩子带到了客房,对洛问天说道:"问天,这就是你的房间,你看看,可还能将就?有什么需要,可告诉伯母,再替你置办。"洛问天说道:"有劳伯母了。这里一应俱全,问天甚为满意。"白秀飞又道:"你弟弟名叫顾云天,你在我这里,就由他和你做伴,有什么想要的,你和他说也成。"转头对顾云天说道:"天儿,问天哥哥就交给你了,你须得尽心照顾,不可怠慢了客人。你们两个先亲近一会吧。"说完转身出了门。
屋子里只剩下了两个孩子,面面相觑。顾云天自小和同伴少有接触,不知如何开口,洛问天却甚是聪慧,看了看顾云天,开口说道:"你的经脉中有异物,坚硬异常,以致天地元气不能吸收。"顾云天奇道:"你这么知道?我娘告诉你的?"洛问天说道:"不是,我天生神魂特殊,感知力强,别人修炼的什么属性功法,经脉运行,修为高低,都能轻易察觉。"顾云天不禁黯然,说道:"别人都说我不能修炼,可我就是不死心。"洛问天想了一会,说道:"你身具双灵根,未必不能修炼。"顾云天又奇道:"双灵根?你说错了,我是土属性的单灵根呀,爹娘都这么说。"洛问天说道:"你的土灵根是没错,但你还有木属性的隐灵根,现下尚不明显,待到修炼到一定阶段,就会慢慢显出来了。"顾云天犹自将信将疑:"真的?可是我不能修炼,有什么灵根也无用。"洛问天想了想,说道:"不如我先教你神魂修炼的法门,待你神魂强大了,即可内窥自身,细查你全身经脉,看是否有薄弱之处可以突破,要是有一条经脉突破了,其它经脉也许就突破不难了。"顾云天又问:"你这么知道?"洛问天回道:"其实我的情况不比你好多少。我生来身体虚弱,不能承受天地元气,稍有过量就经脉炸裂,因而修炼也甚是缓慢。我闲来无事,又生来神魂异常,就去修炼家中的神识功法,现在已将家中的功法差不多学完了。你现在吸收不了天地元气,不如先修炼神魂吧。"顾云天说道:"什么是神魂?好炼么?"这下轮到洛问天吃惊了:"神魂之事,你爹娘没有告诉你?"顾云天说道:"爹娘怕我难过,从不和我谈论修炼之事。"洛问天说道:"原来如此。神魂也叫神识,就是人脑中元神。脑为元神之府,髓之海,其输上在于其盖,下在风府,贯尾闾,通泥丸。眉间却入一寸为明堂宫,却入二寸为洞房,却入三寸为泥丸宫,却入四寸为流珠宫,却入五寸为玉帝宫,明堂宫上一寸为天庭宫,洞房上一寸为极真宫,泥丸宫上一寸为玄丹宫,流珠宫上一寸为太皇宫,是为脑部九宫。而此脑部九宫中,尤以丹田宫又称泥丸宫最为重要,最尊贵,以其居中独尊而总领诸神。凝练神识,意守中宫,神识愈强大,洞察力愈显著,则能见著识微,明察秋毫。待到后来,则天下虽大而无不查了。"一番话只听得顾云天头大如斗,忙到:"等等,你可把我说糊涂了。"洛问天说道:"这个简单。你不用急,我日后慢慢告知与你。我先教你如何入定,方能潜心滤志,心无杂念。"对顾云天详细解说了一通,然后就带着他开始修炼了。
这入定一事,其实要求的就是心静无尘,不起波澜。小孩子心中杂念少,对于入定都能较快掌握。因而不多时,顾云天就安静了下来,进入了冥想之境。洛问天也随之盘膝而坐,修炼起来。
悠悠然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顾云天忽然心有所感,从冥想的状态中退出了,洛问天立有所查,也退出了修炼。二人一睁眼,只觉眼前一片昏暗,原来已经到了晚上。稍一定神,就发觉屋内已多了一人,正是白秀飞。
顾云天开口道:"咦,怎么天黑了?娘,你来了?"白秀飞尚未开口,洛问天先说道:"伯母已经来了有半个时辰了。"白秀飞微感惊异:"问天,你知道伯母进来了?"洛问天道:"我带着云天弟炼神魂,最怕打扰,是以不敢全力修炼,一直有留意。"白秀飞更觉惊诧:"问天你神魂修炼到分心二用,那是到入微境了?"洛问天说道:"小侄已修到兼明境了,奈何修为跟不上,无法更进一步了。"白秀飞这下惊得下巴险些掉到了地上:"你…你这孩子可不是骗我?神魂八境,我只是不久前刚修到第四境入微,你小小年纪已经修到第六境兼明了?"洛问天说道:"小侄生来神魂异常,修炼起来比别人快些。"白秀飞说道:"何止是快些,你简直要逆天了。"话语中仍是不能自信。顾云天却不知其中微妙,想起一事,喜滋滋地向白秀飞说道:"娘,问天哥说我未必不能修炼。"白秀飞说道:"什么?"短短的一会儿已经被这几件事轰得脑袋嗡嗡作响,饶是她贵为元婴修士,也是一愣神才反应过来,也顾不得计较洛问天是否修到兼明境了,一个劲地追问:"问天,此话当真?"
洛问天说道:"这个事小侄就不敢说必然了,不过我看云天弟经脉中有异物,且坚硬异常,天地元气一时不能冲破。若是能冲破,不就能修炼了么?"白秀飞心下沮丧:"这个事我们早就知道了,是云天告诉你的?"顾云天抢着说:"这种事我怎么好意思说与问天哥,是他自己看出来的。他还说,我是双属性灵根,还有一隐性木灵根。"白秀飞又是大奇:"是么?我和你伯伯对云天细查过多遍,也只知道他是单属性土灵根,你是如何知道他还有隐灵根的?"洛问天说道:"云天弟的这种隐灵根极为特殊,若是不修炼,那是一辈子也显现不出来的。只有修炼到了一定境界,才会慢慢显现出来。"白秀飞若有所思:"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有些修士体质特殊,初期修炼进展缓慢,修为越高修炼速度反而有提升之势,好像就是这种体质之人。不想天儿还有这种好事,只不过他若是终生不能修炼,也是枉然呀。"洛问天说道:"伯母不必灰心。事在人为,至少云天弟身具灵根,那就没有断绝修炼之路。我适才对他说,不如先修神魂,等到神魂修到入微境,即可内窥自身,外人探查你,只能知道个大概,断不如内窥自身来得全面,倒时就有法可施,亦未可知。"白秀飞说道:"我和你伯伯也想到过,只不过天儿这种情况,别说入微境了,修不到第三境窥察,可能就大限已到了,天不假年,又能如何?"洛问天说道:"小侄在神魂修炼上颇有心得,愿意与云天弟探讨一二,说不定有所裨益。"白秀飞猛然心动:"这孩子说他已经修到了兼明境,若不是虚言诓我,那就是真有本事,若是天儿因他而有生路,那可真是老天有眼了啊!"想到这里不由燃起了几分希望,对洛问天说道:"若真如你所说,你可就是我天儿的命中贵人了!好了,这些事以后再说,你们先去吃饭吧。"
第二天,白秀飞特地找到洛远山,询问洛问天的神魂修炼一事。洛远山的回答证实了洛问天不仅修到了兼明境,其实已经略窥第七境探查了,只是受阻于修为太低,探查的范围有限,故而只说自己修炼到第六境了。白秀飞大为吃惊,洛远山说道这孩子从小体弱,但神魂修炼太过变态,最后是太上长老亲自教他,家中的神魂修炼功法都学完了,没有什么可以教的了,只能由得他自己摸索。白秀飞的希望不觉又大了几分,只等顾玉亭见过家主后再告诉他此事。顾玉亭一连几天都没回来,两个孩子整天一起修炼神魂,相处得甚好。
这一天顾玉亭终于回来了,洛远山望眼欲穿,顾玉亭把他带到客厅,依然是布下禁制后,才开口对洛远山说道:"贤弟久等了,只是愚兄办事不利,家主不同意将神魔不灭体交与问天贤侄修炼,只说家法不可违,不管什么人都一样。"洛远山一听,大为失望,犹自不死心,说道:"这本是我洛家不情之请,与顾兄无碍。只是我身负重托,如此回去没法向家主交待,还请顾兄为我引见贵家主。"顾玉亭摆了摆手,说道:"兄弟不必了,家主有过交待,此事若是多起纠葛,势必会损坏你我两家的世交,不如趁着还没有说开,就此打住。他是不会见兄弟了,还请兄弟不要介意。"洛远山听得顾玉亭如此说,顿时感到犹如被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想起自家侄儿,不由心灰欲死。顾玉亭见状急忙说道:"兄弟先莫着急,家主还有话说。"洛远山有气无力地说道:"我这个侄儿若是治不好,我这当叔叔的就是死了也无颜见我啸云大哥呀。"顾玉亭道:"兄弟先不忙伤心,我家家主言道,贵我两家世代交好,今日洛家找上门来,我顾家务必要尽力。除了碍于祖训家法不可违,别的都好商量。我家天儿自幼锻身,家主特意将一门功法传于小儿,问天贤侄就由小儿带他一起修习,说不定可以对他的体质有所增益。"说完目光炯炯,紧盯着洛远山加重语气说道:"兄弟,此是家主特意交待让小儿修炼的特殊功法,问天贤侄可以从旁参照修习,可不是我顾家传授的,你可明白?"洛远山先是一怔,猛地醒悟,大喜之下,说道:"你是说…"顾玉亭摇手打断他的话头:"此事点到为止,不用多言。"洛远山心中的一块大石落了地,站起身来一躬到地:"顾兄高义,大恩大德,洛家永不敢忘。"顾玉亭急忙将他扶起道:"兄弟言重了,你我两家,本来就是相互扶持,何必多礼?"
洛远山心花怒放,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皮囊,说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就算我这个当叔叔的给云天贤侄的。"顾玉亭心知囊中物品必是不凡,连忙推辞:"兄弟万万不可,此乃应有之义,兄弟不要见外。"洛远山坚持:"这些物品乃是家主亲自安排的,无论事成与否,都不必带回去了,顾兄不要,我就将它丢了。"顾玉亭只得说道:"既如此,愚兄先厚颜收下,交给家主请他定夺。"两人客气了几句,洛远山说道:"小弟叨扰了,这便先去看看小侄,先告辞了。"顾玉亭道:"兄弟请便。"将他送出厅堂。
这边洛远山兴冲冲找洛问天去了,顾玉亭回到卧房,白秀飞却早已在屋中等候了。一见面,白秀飞就高兴地说道:"夫君,你可知道,那洛问天乃是个修炼奇才,他说咱家天儿有修炼的可能呢。"顾玉亭有些奇怪:"奇才?他自身的修炼都是个大麻烦,还能解决天儿的问题?"白秀飞遂把今日的情况一说,最后说道:"天儿随他修炼了几日,自己感觉进展极快,神识明显增强。"顾玉亭一听,也来了兴趣:"哦?如此说来,难道真是上天有眼,我顾家帮了他洛家,反过来他洛家也能帮了我顾家?"白秀飞不明所以,顾玉亭与她言道:"你可知远山此来何为?"就把洛问天的事告诉了她。白秀飞问道:"那家主是答应了?"顾玉亭说道:"正是。那日我求见家主,家主正在闭关,就等了些时日。家主出关后,把我叫去,开口就问我可是为洛家那个后辈而来,我心中一惊,家主怎么会知道此事。家主见我惊疑,就说洛家的太上长老日前已托人传话于太上长老,说道近日有一后辈来顾家相求,还望看在两家情面上给予关照。来人还对太上长老说了三件事,一是当年老祖陨落,一部分原因在洛家老祖;而且三十万年前,我顾家时任太上长老与洛家时任太上长老一起探险时,因相救洛家长老而陨落,这两次使得顾家元气大伤,此情永不敢忘;二是洛家若是能中兴,与顾家必然一荣俱荣,可立下神魂誓言;三是承天门对玄武州的觊觎之心,从未忘怀,当日洛家小辈洛啸云的陨落,背后主使正是承天门。"白秀飞问道:"洛家太上长老此言何意?"顾玉亭叹道:"实如洛家太上长老所言,我顾家现在元气大损,不说在四大修真家族内垫底,就是那罗家、廖家,也对我顾家的地位虎视眈眈了。若不是洛家念及我顾家祖上之恩,一力维护,只怕我顾家早已坐不住这四大家族之位,守不住这玄武城了。这些年来,我两家不仅交好,还鼓励后辈弟子互结连理,就是为了进一步巩固两家的关系。今日洛家有事相求,于情于理,不得不帮。但我顾家绝学不能外传乃是祖训,太上长老特意告诉家主,不能明助,以免落人口舌。更何况承天门亡我之心不死,这当儿我顾洛两家更必须全力相互扶持,才使得承天门无隙可钻。"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虐恋情深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