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君引九泉

更新时间:2019-07-02 12:04:24

君引九泉 已完结

君引九泉

来源:微小宝作者:上玖殿下分类:仙侠主角:白染云清

主角是白染云清的小说叫做《君引九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上玖殿下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那年初遇,她还是浩瀚星海中的一缕缥缈星光,困于深渊之下,翘首观望着云霭上那俯瞰众生的白衣男子,眼中第一次有了神的影子。“你想让本尊带你走?也好,从此,你便叫白染。”皎皎云白,不染纤尘。他赐给她一具身躯,给了她无尽的生命,但作为代价,她须得替他挡尽天下劫——九万年后,红颜成枯骨,当年立于星光下凝视自己的男子已不复存在,自此之后,她的生命中,少了一段痛苦的往事,却多了一个痴心人。云清这个名字,生来便是要与白染凑一对,他重归三界之日,便是偿还她之时。后来,世人皆知,天界第二任星宿之主是个吃媳妇软饭的神仙。明明可以靠实力征服天下人,却偏偏要靠颜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昔年因为体寒容易犯病,阎君便命人在我的寝殿中辟了处温泉,每日来泡一泡,区区体中的寒气。我泡了好几万年,倒是有些效果。后来司药仙子就又给我添了些养身子的草药,说起来也怪无奈的,旁的女神仙洗澡都洒些花啊,香水啊,我这满池子洗澡水中,却是洒满了草药,整日身上都携着一缕淡淡的草药香。一开始我还不大适应,后来,也渐渐接受了,如今闻着倒也不刺鼻了,反而觉得,静心凝神了许多。

褪去衣衫,我伸出腿试了试水温,待习惯了水温后再跳下去。近年来司药总算不用滚烫的池水来折腾我了,但这方温泉如今的水温,旁人还是消受不起。

氤氲的水雾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撩起一捧水,洒在胳膊上,池中草药散着清香,铺满了整个水面,四下白色纱幔被风拂开,帘外的烛光有些摇曳,我没多在意,只是一门心思扑在了洗完澡回去睡觉之上。

水珠落进池子,似玉珠落盘,清脆悦耳。我拔下头上的簪子,三千青丝泄入水中,许是今晚的草药香不够浓烈,我竟有一种错觉,仿佛有花香,蔓延而来。

我眯了眯眼睛,很是伤神地叹了口气,一定是因为从冥殿赶回来太累了,所以,才会这样吧。

但平静不过几刻钟,我单手支额靠在温泉岸边,闭目养神,倏然间却听见了殿外有杂乱的脚步声与鬼差的喧闹声。

我喜清静,这些鬼差也懂得规矩,莫非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目光往下,一道颀长的身影透过白色纱幔洒在了地面上,我立刻便醒过了神,惶恐地一把捞过外袍,旋身便将衣衫披在身上,飞出了水面。

“谁?!”

我扬手便要掀起纱幔,但纱幔拂起的那一瞬,忽然有只手臂圈住了我的腰,极快地一旋身,便将我摁在了冰冷的玉柱上。我从未被人这样肆意地抱过,抬手施法的那刹那间,有束烛光透过白纱幔,洒在了他的容颜上,我一昂头,便瞧见了他……

剑眉星眸,白皙高挺的鼻梁,薄凉的两瓣唇,紧拧的眉头,额间布满细密的汗珠……

阿晔……

纵然这九万年里,我因病将他的容颜也记得不大清晰了,可彼时这张熟悉的轮廓出现在眼前,我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他,双眼朦胧,连正要施法的手,亦顿在了半空。

他像是很痛苦难受,眉心皱成一团,眸子却是格外的清澈。一只手摁在我的肩上,一只手环在我的腰间,眸光与我的目光交融,泛着白色的唇微微扬起,压低声道:“深夜造访,冲撞了姑娘,还望姑娘,救在下一命。”

我看着他那张容颜,怔了许久……那不是他,他不大爱笑,也不会再这般抱我,曾经他看着我的目光中,唯有宽容与慈爱,可这人的眸光里,却是一种我陌生的感觉,陌生,但又能让我沉溺……更何况,他已经陨落了。

我回过神,瞧着他冷声道:“你是谁?”

这般近的距离,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急促紊乱的呼吸声,许是在温泉中待得时间太长了,双颊倏然灼热得厉害,我伸手欲要去推开,可一触及他腰间,掌心便一阵蕴热。

我讶然抬起手,指尖的血,触目惊心,低头看去,他的衣袍已经被血染红了一半:“你受伤了?”

他沉笑了声,语气淡然:“嗯,所以才要借姑娘此处躲一躲,请姑娘不要见怪。”

救命这事,似乎并非我的行事风范,正如谛听所说,我掌管九泉衙门这么多年,还没有一只恶鬼从我手下活着溜出去的。

但,我大抵是脑子抽了筋,竟会对他生了怜悯之心。

鬼差许是碍于此处乃是我的宫殿,不敢多做叨扰,寻过了其他地方之后才过来吵我,脚步声扰得纱幔外烛火摇曳的厉害。我蹙了蹙眉,凝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一鬼差抬手示意众鬼差安静下来,恭敬道:“启奏君上,令影大人方才发现有人潜进九泉衙门,恐是刺客,所以命属下等人前来追捕,可那人一晃眼,就在君上的寝宫里,消失了……”

他口中的刺客,估摸就是我眼前这位正抱着我,面带惊讶的男子了。他似乎对鬼差口中的“君上”二字格外感兴趣,喃喃道:“君上,你,是谁?”

我瞥了一眼他摁在我肩上的手,挑眉低声道:“你,猜一猜?”

转头同门外的鬼差道:“无妨,本君并未见过什么刺客,先退下吧。”

门外的鬼差们轻轻应了个“是”,一阵风便消失在了殿门前。

他唇角上扬,笑色勾人心魄,虚弱道:“猜对了,可有奖励?”

我被此话噎住,亏得此人长了张与他一般英俊的容貌,可此时的他,虽身负重伤,却像个讨赏的孩子,不似帝晔,无论何时,都是一副稳重且淡然的样子。

他见我许久不说话,笑着续道:“不说话,便当你允了,记着你还欠我一个承诺。”

我张了张嘴,半晌也没憋出一句话来,伸手又要推他,他却极快地握住我手腕,装出一副羸弱的样子,抖着声道:“你别推,我身负重伤……”

果然是个好借口,我的手瞬间便僵在了半途,脸红的咳了声,避开他的目光,有些心虚道:“你既然猜到我的身份,可知你这样轻薄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面无惧色,浅浅道:“鬼君白染,并非草菅神命的人。我行动不便,腰间的伤口太深。”

如此说来,倒像是我不通情达理了,我复又昂起头,端详着他那副俊逸的容颜,问道:“神?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何人?”

他唇角笑色更浓,白着脸道:“不如,你也猜一猜?”

“你!”我正要握拳头给他点颜色瞧瞧,可谁知你字的尾音还未散去,他便虚弱地闭上眼,从我的身前倒了下去……

“嗳……”

我终还是对他出手相救,至于缘由,我自己也不清楚,只是看他倒下的那瞬间,我突然慌了,脑中唯有一个念头,便是救他。

司药仙子连着两日被九泉衙门宣召,难免会让人觉得有些异常。加之谛听那个人如此八卦,若被他知道我宫中藏了个男人,指不定要如何编排我。无奈之下我也只好悄悄命令影去请司药,撤下了九泉衙门抓刺客的命令,还吩咐他们不许将今夜的事情告知任何人。

令影起初亦是惊讶,可他好在是个正经人,没多想便去请了司药仙子。我查探不出他这伤究竟是因何而成,司药仙子乃是整个冥界医术最好的神仙,她或许,能救他。

我将床让给了他,他闭着双眼,额上皆是细密的汗珠,腰间的血虽是被我施法给止住了,但他的心脉,却是很虚弱。

提起云被往他身上遮了遮,我转身在殿中多燃了几只蜡烛,风浮动烛蕊,勾勒出我的影子来。

“君上。”令影携司药仙子出现在殿前,轻声道,“司药仙子到了。”

“下官见过鬼君。”

我抬袖道:“不必多礼,快帮我看看他。”

她颔首,自袖中取出一排银针,拂袖时银针自行悬在了男子的身前,银光萦绕在他的眉宇间,一根银线缠在他的手腕上。司药仙子闭目安静了一阵,银线抽回,仙子走近玉床,掀开了云被,指腹摁在他的伤处,昏迷的男人闷哼了声,伤口处的血肉泛着黑色,仙子抬手擒住一根银针封在了他的眉间,掌心红光罩在他的伤口处,良久,才收回手。

“启禀鬼君,这位神君的伤,确实严重,看这伤势该是凶兽穷奇兽所为。”

我道:“可有办法医治?”

仙子点头道:“医治的办法,就在九泉衙门。”

令影不可思议地与我互相瞧了一眼。我敛眉道:“在九泉衙门?”

“九泉之下是无底深渊,无黄泉之光,阴气最盛,穷奇兽是至阳至戾的凶兽,只有鬼君衙门后府中的断肠草可医。”

“断肠草,那是毒药。”

仙子浅笑道:“九泉之下的断肠草虽是毒药,但药物相生相克,于他的伤,断肠草则是最好的解药。”

“拔,令影快去拔。”我稍稍有些激动,令影诧异地“啊”了声,随后握刀拱手道:“是,属下遵命。”

一晃神,我才发现自己方才,反应异常……

九泉之下没有什么花草,唯有一类断肠草,一类枯骨花,比不得上面,无事还可以养养菩提花,种种仙草。这两种花草看似与平常花草无异,却是冥界最毒的东西。当年九泉衙门有恶鬼误食了断肠草,片刻的功夫便烟消云散了,阎君也曾嘱咐过我,断肠枯骨虽耐看,但这三界甚少有神魔能够经得住它折腾,下场,多是灰飞烟灭。

像我这种好不容易才保住性命的神仙,自要多珍惜着,活在这世上的每一日,都是同老天求来的。

司药仙子将断肠草给他用罢后便离开了九泉衙门,临行前还同我道,他伤得太重,即便是一身仙骨,可也需耗上一年半载修养。

司药与令影皆误以为我和他相识,其实,他不过是我半道上捡来的一个神仙罢了。我连他的名字,尚且都不知道。

谛听并不晓得此事,我碍于他在养伤,便没同他抢屋子,去偏殿凑合了一夜。翌日一早醒来,便听令影回报,说谛听上黄泉那边找轮回殿的沉钰上君研究一个法阵了。

我松了口气,本还不知道如何同他解释,这样看来,倒也免了。

小说《君引九泉》 第六章 救命之恩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古代小说
  4. 轮回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