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情恨干戈

更新时间:2019-07-19 14:36:33

情恨干戈 已完结

情恨干戈

来源:微小宝作者:忠实的卫士分类:短篇主角:陈抟阿茹

《情恨干戈》由忠实的卫士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抟阿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如果说,上天关上一扇门,必然打开一扇窗。 对于黄金预言者一族,宿命就是这样。 千万年来,黄金预言者一直作为最优秀的预言家,神性的传承者,预言一切的灾难与幸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呼喊让陈抟停手的年轻男子是陈抟的弟子始元。

听到始元的大声呼喊,陈抟心中大吃一惊,立即收招撤式,强行在半空中撤去“惊鸿三现”的强大威力。但是,即便陈抟中途收招,惊世绝学“惊鸿三现”的漫天充斥的巨大余威仍然毫不留情地冲向一袭黑衣装束的柔儿。

柔儿一声闷哼,当即横飞出去,狠狠撞在祭祀大厅的墙上,肋骨连续断掉三根,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来。

始元脸色惨白,脚步不停,冲向靠在墙角的柔儿。

失手伤了柔儿,陈抟心中也是暗叫一声“不好”,轻晃身体瞬间原地消失,下一秒抢在始元前面瞬移到柔儿身边,轻轻抱起这名女子弟子,撩开罩在她脸上的黑纱。

黑色面纱下,露出柔儿绝美的面容。

此刻的柔儿,脸色苍白,冷汗从额头流了下来,紧咬牙关,抑制着疼痛,勉强微笑道:“师傅,我果然还是挡不住‘惊鸿三现’。”

陈抟脸色沉重,将柔儿调转过去,让其盘膝而坐,自己则用一只手掌抵住后心,为其输功疗伤。

所幸陈抟中途收招,否则这一招完全打中柔儿,即便是陈抟,也是回天无力。

始元站在陈抟和柔儿身旁,急切着看着陈抟为柔儿治伤,满脸关切和焦急的神色。

因为柔儿是个女孩子,陈抟平时又多有爱护,对于她的鲁莽不想多有责怪,却看着始元,怒声说道:“始元!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和柔儿留在永恒之地吗?你们不在永恒之地守护,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师傅,这……弟子我实在是不知道啊。”听到师傅的怒声责怪,始元吓得跪倒在地上,颤声解释说:“我本来……却发现柔儿师姐失踪,我料想她一定是前来这里,所以就跟了过来。”

知道始元在这件事上并没有错误,但由于无法深责柔儿,只能将怒气发向始元。陈抟冷哼一声,眼神凌厉地看一眼始元,便不再说什么。

此刻柔儿紧咬牙关,勉强扭过头向着陈抟说道:“师傅,不怪始元,是我自己……”

“别说了,先治疗好内伤再说。”陈抟打断柔儿的话,尽管他有许多疑问想问柔儿为何突然出手伤了阿茹。

过了一个时辰,陈抟压住柔儿的伤势,将她交给始元。“始元,你送柔儿去旁边的屋里休息,我去看看阿茹的伤势。”

说完,陈抟从地上站起身,走向祭祀大厅另一侧还在地上昏迷的阿茹。

坐在地上的柔儿凝望着陈抟的背影,紧咬朱唇,两滴眼泪从眼中滑落。

阿茹只是受了外伤,并无大碍。由于阿茹自身没有修为,几乎是普通人一般,所以很容易遭受攻击。所幸,陈抟出手泄去很大一部分力道。尽管剩余百分之一的力量,对于阿茹来说也如重锤扫过身体,当即昏迷过去。

陈抟轻轻将阿茹抱起来,走进祭祀大厅后面,阿茹的房间。

转弯抹角,穿过几个走廊,陈抟抱着阿茹来到她的房间。陈抟对这里再熟悉不过。

推开阿茹的房间,一股鲜花的清香扑面而来。这里是一个女人的温馨、漂亮的房间。所有的一切都被鲜花所覆盖,包括地面和家具,只有居中的一张大床上没有铺着鲜花,洁白的纱幔轻柔地笼罩着大床之上。

由于阿茹是整个黄金预言者一族的族长,也是神性的传承者,在族中享有最高的地位,所以,每天都有侍女打扫房间,更换鲜花。

每一个黄金预言者一族的人都喜欢最纯洁的东西。

陈抟对于这里也非常熟悉,这种熟悉始于一千年前的与阿茹的那场柔美的爱情。

将阿茹轻轻放在床上,随即,陈抟慢慢除去阿茹的被鲜血染红的白色宽大祭祀袍,里面露出阿茹完美雪白的肌肤。饶是陈抟定力如山,也不禁目光一滞。陈抟也是男人,并非六根清净的净身太监。

更何况,早在一千年前,两个人就曾经有过一段缠绵悱恻的故事。今日再次见到,阿茹的身体丝毫没有改变,肌肤雪白细嫩,依然是吹弹可破的样子。

深吸一口气,陈抟从旁边的角橱里取出疗伤药,开始给阿茹清理伤口。

时间流逝,转眼已是第二天。

柔和的阳光透过洁白的窗帘洒向阿茹的房间。

阿茹在床上缓缓睁开眼睛,身上的疼痛让她微微哼了一声。

立刻,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出现在阿茹床边,轻柔的将手掌抵在阿茹身上,一股炙热的暖流进入到她的身体里面,开始给她镇痛疗伤。

阿茹自然知道身边的男人是心爱的陈抟。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陈抟出现的地方,就是最让人安心的地方,尽管并不一定是最安全的地方。在炙热的暖流之下,阿茹脸色红晕,微闭着双眼,双手从被子里伸出,环绕着陈抟的腰部,呓语道:“陈郎——”

洁白的被子从阿茹洁白光滑的身体上滑落。陈抟轻轻拉住被角,给阿茹盖好。“对不起,阿茹,昨晚是我的弟子柔儿,她……”

阿茹打断陈抟的话,抬起头看着陈抟道:“没事儿的,陈郎,我不会怪她的。一千年前,我就知道她对你一往情深。只是,她这样一来,我短时间无法再进行预言,祭祀仪式无法连续进行,需要过一段时间才可以。”

“这个我知道,阿茹,你也别着急。等过一段时间,你身体恢复好了,再进行预言仪式,不急于一时。”陈抟的手掌贴着阿茹的后背,缓缓运功为她疗伤。

阿茹身上的伤神奇般地缓缓愈合,到最后,竟然一点伤疤都没有留下,雪白光滑的肌肤抚平如新。

尽管伤势恢复,阿茹依然抱着陈抟,久久不肯放开。

在清晨的早上,一对恋人静静相对,久久不愿分开。此时,门外有侍女轻声敲门,低声道:“族长,您醒了吗?到梳洗的时间了。”

陈抟微微一笑,轻轻将手掌从阿茹的身上移开。“阿茹,你先洗漱,我在祭祀大厅等你。”

“不嘛,陈郎,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就好。好吗?陈郎——”阿茹嘟起嘴,撒娇地晃着陈抟的胳膊,非常不情愿自己千年未见的情郎离开她的视线。

“这……为外人见到,恐不好吧!”陈抟有些迟疑,黄金预言者一族崇尚纯洁,自己与黄金预言者一族的族长独处一室,难免不惹外人闲言,毕竟两个人并没有结婚,阿茹也还没有正是成为自己的妻室。

阿茹知道陈抟心中所想,笑着打消情郎的疑虑道:“陈郎莫要担心,这个侍女是从小陪伴我长大的,最是贴心,嘴也是最严,不会有事的。”

听到阿茹的介绍,陈抟微微点点头。

黄金预言者一族虽然从外表到内心都是极为纯洁,然而面对千年未见得情郎,阿茹宁愿自己更加疯狂一些,即使在陈抟眼中变得不那么纯洁和高高在上,清新脱俗。有时,在爱情中,女人更愿意做依附于男人的小鸟,安于暖巢的雏燕,更何况,阿茹的情郎是陈抟——那个号称宇宙中最强大的男人。

对于这样所有空间修为第一的男人,一个洒脱不羁,心怀若海,重情重义的男人,即使是心如皓月,平日里对男人冷若冰霜的阿茹也变得温柔,变得如同一个平凡的小女人一般,只希望能长久依偎在情郎身边。

“进来吧,阿丽。”阿茹向着门外的侍女召唤。

叫阿丽的侍女听到吩咐,连忙轻手轻脚推开房门,极为恭谨地将热水端进族长的屋中。然而,阿丽走到屋中,发现屋里站在床边的英俊男人,立刻惊声叫了一声“啊——”随着她的惊叫,热水盆被失手落向地面。

陈抟的身体轻晃,瞬间出现在侍女阿丽面前,用一只手接住失手落下的热水盆。然后稳稳端着热水盆来到床边。

“你——你是陈抟!”阿丽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神中充满了讶异、崇拜、激动地目光。

“阿丽,这里没你的事了,出去吧。”阿茹温柔地打发侍女出去。“记住,出去以后不许向外人提起他。”

阿丽自然知道族长所说的他是谁,赶紧跪倒在地上,慌张地说:“是,是的,族长,我不会对别人说的。”说完,阿丽慌慌张张地转身离开。

作为黄金预言者族长的贴身侍女,阿丽认得陈抟,只是陈抟不认识这个普普通通的黄金预言者一族的女人罢了。

侍女离开后,陈抟端着热水盆,走到洁白的大床前,笑着对阿茹说:“族长,就让我伺候您洗漱吧!”

“讨厌!陈郎,你好坏啊。”阿茹娇嗔着,从大床上下来,穿上宽大洁白的纱裙,伸出洁白如玉的手,接过热水盆,将热水盆放在洗漱台上。“陈郎,你等我一下,一会儿就好。”

说着,阿茹开始洗漱和整理仪容。

陈抟双手环抱,靠在一旁,面带柔和的微笑,慢慢欣赏阿茹美丽的倩影。

小说《情恨干戈》 第2章误伤柔儿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幻想小说
  3. 重生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