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楚江风华录

更新时间:2019-08-21 11:19:48

楚江风华录 连载中

楚江风华录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竺乐分类:言情主角:楚温沨暮江虞

主角是楚温沨暮江虞的小说是《楚江风华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竺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天初帝楚温沨在世人眼里,不拘言笑,威严赫赫,雄韬伟略,杀伐果断,说一不二,年纪轻轻就有千古一帝的架势。直到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悄悄藏了个人,一藏就是七年的事败露,众人才知帝王动情,是何种模样。凤郦妖妃暮江虞在世人眼里,祸乱朝纲,蛇蝎心肠,祸国殃民,人人恨不得杀之而后快。谁知,天初帝霸气绝伦,偏偏被亡国之妃迷了心智。楚温沨:自己花尽心思坑蒙拐骗回来的媳妇儿,除了宠着只能宠着,藏起来谁也不给看!暮江虞:哼~娇软单纯貌美不谙世事小傻子×霸道腹黑坑蒙拐骗大醋精(ps:文案废,1v1,前期慢热种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虞江总觉得今天的林胥有些奇怪,却说不出是哪里,还是老人点醒了她。

中午她和老人在院子里晒太阳,老人趴在她耳边问道:“你和林胥吵架了?”

“没有呀。”

“没有他今天不黏着你了?林胥生了病,难免心里难受,你多体谅。”

虞江这才发觉今天林胥几乎没有和她说过话,端过药不用提醒就喝了。

衣裳自己挽,药膏自己涂,吃了饭就进屋子躺着,没有陪她晒太阳。

虞江撇撇嘴,这样挺好,阿君就是这样教的。

她正摸女人的肚子玩,林胥推门出来,取了玉米倒在磨上开始磨面。

虞江也不过去陪他,靠着老人懒洋洋地眯着眼睛,一双细腿带着节奏轻点地面,那是思虞的曲调。

她心里哼着调子迷迷糊糊睡了,梦里有个白衣的影子隐隐约约在前边,她跑呀跑却追不上,直至那人像雾一样散了去。

她猛然惊醒,出了一身汗,老人摸摸她的头,“吓到了?”

虞江眼里还有些惊恐,呆呆地看着老人。

老人对林胥道:“你先带她进去躲躲。”

虞江这才看到林胥站在旁边,皱眉看着她。

“怎么了?”刚惊醒的声音像裹着水汽。

“外边有人敲门,先进屋。”

虞江懵着被他拉进屋子,还没有走出梦魇,林胥没忍住问了出来,“做噩梦了?”

虞江握住他手臂,“我梦见阿君了,阿君不理我还走了……”

“就因为这个?”林胥冷笑,推了推她没推动,闭上眼垂着手没有管她。

门外传来老人的声音,“谁?”

“是我,李三娘。”

老人开了门,“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李三娘没有动,嫌弃地往里看看,往后退了一步。

“我就不进去了,明天家里办喜事,看好你儿子儿媳妇,别让他们出去闹事。”

老人惨白了脸,想堵回去动动嘴唇没有说出口,“行,我知道了,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那就好。”

老人关了门,杵在门口好一会才揉揉脸回了院子。虞江和林胥在院子里等她,老人不好意思地道:“让你们看笑话了。”

虞江拉着她,“她是个坏人,黄婆婆是好人。”

老人笑笑,“不怪他们,我也觉得家里丧。”

“才没有,黄婆婆很好,姐姐也很好。”虞江不知道怎么安慰老人,扯扯林胥。

林胥缓了脸色,“并不是您的错,或许很快就好了。”他的遗书里会让人护老人家里几代无忧。

“我习惯了,没事,明天村里人应该都会去凑热闹,你们可以白天出去看看。”

林胥点点头,趁明天多备些,不管有没有万一,后边他总归不能出去,让她一个人他不放心。

他推磨推到太阳落山,吃过晚饭躺下缓了缓,将近子时才出去,没有喊虞江,一个人消失在夜色里。

回来时在门口就见院子里有亮光,推门进去看到虞江蜷缩在女人的躺椅上,正揉着眼睛费力地想睁眼看他,显然是被吵醒了。

“在这干什么?”

林胥沉着声,解了披风给她披上。

“等你呀。”虞江软着声音,在漆黑的夜里像是浸了层糖。

“等**什么?”林胥心软得一塌糊涂,她有点自觉好不好!

“你怎么不叫醒我?”

“我一个人够了,回去睡吧。”

虞江点点头,拉着他袖子,让他领她回去。刚刚醒来他不在,屋子里蜡烛一跳一跳地燃着,她还是害怕。

没有他在,暖和的屋子就像会吃人的怪物,她提心吊胆地去了院子里,想去找他,但是不敢,只好坐在院子里等他回来,怕着怕着就迷糊了过去。

有林胥在,虞江躺下就睡了。林胥给她掩好被子,看着她突然笑了,眼睛熠熠生辉,这可让他怎么放手?

虞江是被敲锣打鼓的声音吵醒的,蒙上头又露出来,最后一脸委屈地坐起来,闭着眼发着呆,好一会才睁开。

“醒了就起来,去山里看看。”林胥一直在等她醒,怕她看不见他着急。

老人替他们看了眼外边,确定没有人对他们招招手,虞江跟在林胥后边,拽着他衣角,已经成了习惯。

林胥想着刚来时的观察,匆匆带她进了屋后的山,两个人晃晃悠悠收获不少。

到了正午,林胥找了个阴凉处,拿出干粮。虞江心不在焉地咬了口,林胥看她好一会她都没有察觉。

手突然被拉了下,虞江抬起头看见林胥一脸无奈,“带夫人去个地方。”

虞江乖乖地跟他走到一块高地上,林胥指指下边,她好奇地看了眼,眼睛蓦地亮了,一眨不眨地盯着。

林胥笑笑,她这一路无精打采,他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他们是来做正事的,不能太由着她,还是心软了。

“他们在干什么?”

林胥站在她身旁,看了眼,“撒谷物。”

“撒谷物干什么?”

“祈求日后五谷丰登,生活富裕。”

“那我们回去在黄婆婆家里撒豆子吧。”

“……”

虞江没听到回答歪头看他,眼里盈着纯净的笑。

林胥抵抗不了,“好。”

她开心了,“这是干什么?”

“跳火盆。”

“不会烧到吗?看着就可疼了。”

“不会,夫人没跳过?”

“我为什么要跳?”

“没什么……”

“背了背了!”虞江兴奋地拉着他,比新娘子还激动,“旁边那个人是干什么的?”

“媒婆。”

“媒婆?”

“就是说亲的。”

“说亲?”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虞江一脸懵地看着他。

“成亲要经过父母同意,媒人介绍。”

“那没有父母,没有媒人呢?”

“不合规矩,会被人指点。”

虞江咬着唇,“媒人怎么找?”

“有专门做媒的人,出钱请就可以。”

虞江舒了眉,那还好,不一会又揪起来,“可是我和阿君都没有父母怎么办?”

“那就……”林胥刚想说那就无碍,话到嘴边停下了,“你们还没成亲?”

他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从他认识她的种种,怎么看都不像是成了亲有了孩子的人。

他也渐渐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只是又有些不确定,这个人太不懂世故。

“成亲?”

“就是下面这些,你们做过吗?”

虞江摇摇头,又点点头,“成亲了。”

林胥舒了口气,以他的心智竟有些压不住心跳,“他让你这么说的?”

虞江盯着他,他聪明得很……

“你就当不知道好不好?”

“为什么让你这么说?”林胥没有回她,当不知道?他心里明晃晃的几个大字,她没成亲,怎么当不知道?

“阿君说外边很多坏人,这么说就不会有坏人欺负我了。”说完害羞地笑了,“我们回去就成亲,阿君会准备好再来河泉,等回去给我个惊喜。”

此时她不知道,回去以后没有惊喜,却有一辈子的痛。

林胥挑眉看着她,确实是个好办法,连他都被骗了,要不是她太傻……没有惊喜了,他看中的人,就是他的。

他此时只是动了心,不知道他不是带了个让他有些心动的女人回去,而是丢了心,丢了命,又带回了心和命,小心翼翼地爱着护着。

新娘子进了屋,虞江还在兴致勃勃地看着,林胥拉着她,“我们是来干什么的?看看就算了。”

虞江意犹未尽地被他拉走,“我和阿君成亲不要跳火盆。”

“嗯。”

“也不撒豆子。”

“嗯。”

“也要这么漂亮。”

“比这个好看。”

林胥应了一路,这是他的承诺。

虞江想得眉飞色舞,连手被他牵着了都没有注意。

他们找了一片草丛,林胥跟在她后边几步远,看着她柔着神色采药。

虞江突然停了下来,林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条两尺多长的青碧色花蛇正吐着信子盯着他们。

他凝了神,上前牵住她,把她护在身后。

身后的人却探出头,林胥连忙遮住她的眼睛,“别看!”

虞江拿开他的手,眼里像有星光,“蛇胆!”

林胥默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她就想到了这个?虞江从他背后出来,“你等会。”

说完就朝蛇走去,蛇弯曲着朝他们攀过来,越来越快,张大嘴想咬她。

林胥眼里寒光一闪,袖子里的匕首就要甩出去,却见虞江无视了骇人的蛇,准确地捏住它的七寸,把它拎了起来。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一个平时娇软的人,抓着条还在挣扎的蛇,一脸兴奋。

“你怕蛇呀?”虞江见他面色复杂,以为他怕蛇,想邀功的心思淡了,离他远一些。

林胥干着声音,“你不怕?”

他从来没见过不怕蛇的女人,哪怕那个飒爽英姿的李家四小姐,很多男人都见不得。

“不怕,我们有蛇胆了。”

林胥大致明白了,蛇在她眼里就是一味药材,按照她的想法,是不该怕的。

他从她手里接过蛇,就算不怕,他也不想让她拿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她那双手不该碰。

林胥把虞江拉在身后,取出蛇胆给她看,眼神带着不屑,我会怕蛇?

“蛇胆都有了,走,我们去找灵芝!”

原本是不抱希望的,她突然就起了念头。林胥没反驳,别人找不到的东西,对她来说简单得多。

看她丝毫没被蛇影响,林胥还是把她扯到身侧,揽着她的肩,却感觉到她冰凉的体温,触碰到的一瞬间她在颤抖。

“不是不怕吗?”林胥黑着脸,手从肩到纤细,把她扣在怀里。

“怕你碰什么?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用?”

虞江被他抱着,刚刚鼓起的气瞬间泄了,带着后怕的哭腔,“你不碰我我才不怕!我走不了了,都怪你……”

林胥气得白她一眼,她这样子也舍不得和她生气,弯腰抱起她,“刚刚的气势呢?谁教你的?”

他不信她会自己学,刚刚的七寸捏得很准。

“郁姐姐教的。”

“她教你就学?”

“郁姐姐说学不会就把我关蛇窟里,我开始不肯学,她就带我去蛇窟走了好几圈,全是蛇可吓人了。”

说着也想起了蛇窟,轻颤着握住林胥的手,林胥紧了紧手臂,不再问她,“我在呢,别怕。”

虞江用头蹭蹭他,好一会才露出脸,“郁姐姐是为我好,学医不能畏惧药材,否则学不好的。”

“蛇有人抓,你只要把脉开方子就行了。”

“可是现在就没有人抓呀,郁姐姐说要自己动手,才会更明白。”

“我不是人?”

“你是个书生,百无一用,手无缚鸡之力,我怎么知道你会抓蛇?”

林胥铁着脸,就不该心疼她,“再说话把你扔下去!”

虞江哼了声,又埋进他怀里,暖烘烘的,很安心,在这里什么都不怕了,好像比阿君还要暖和些。

像是要证明什么,林胥寻着地上的爪印,费了很大的力气抓了两只山鸡,忍着体内的剧痛,挑眉看着她,“手无缚鸡之力?”

虞江摸着手里亮丽的羽毛,“你最厉害了!”

林胥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他们找了一下午真的找了株不大的灵芝,林胥看着眼前的地方,也就她能想到。

两人到亥时才回去,闹洞房的人已经散去了,林胥抱着她下了山。

虞江回去就泡上了蛇胆,“你先睡,我准备一下药材。”

看着她纤细的背影,林胥勾唇一笑,他们像不像老夫老妻?

小说《楚江风华录》 第十六章 柳暗花明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神仙妖精小说
  2. 总裁小说
  3. 历史小说
  4. 轮回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