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越 > 万历驾到

更新时间:2018-10-10 16:20:12

万历驾到 连载中

万历驾到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青橘白衫分类:穿越主角:朱翊钧

完整版小说《万历驾到》由青橘白衫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朱翊钧,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到了大明万历皇帝的身上,你们将会听到一个声音:万历驾到!简介无能,就是穿越附身万历做皇帝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皇儿快过来!”

朱翊钧刚刚迈进慈宁宫的大门,李氏就笑着对朱翊钧说道。自从朱翊钧登基之后,历史就住进了慈宁宫,虽然没有太后的尊号,但是已经是太后之尊了。

毕竟李氏可是皇上的生母,在皇宫大内没人敢说什么,朱翊钧可没有过继给皇后陈氏。

作为先帝的皇后,陈氏现在住在慈庆宫,在宫里面的地位也不低,无论是历史还是朱翊钧对陈氏那都是非常的尊重。皇宫大内也没谁敢给陈皇后脸色,只不过太后之位不定下来,皇宫大内的气氛终究是有些怪异。

皇帝的位置有一个,皇后的位置也只有一个啊!

“娘!”朱翊钧见到李氏的神色就知道张居正没打自己的小报告。

李氏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面很高兴,自从登基之后,自己儿子可是懂事了不少。刚刚张师傅来了,那可是把儿子好一顿夸赞。恭谨有礼,严肃好学,李氏听的心里面美滋滋。

没有哪个母亲不喜欢儿子优秀,不喜欢儿子被夸奖的。

“刚刚张师傅来了,他和我说了,你学习很努力,这很好。”李氏拉着朱翊钧,有些心疼的说道:“不过也别累坏了身子,晚上在这里吃饭,我让人炖了人参鸡汤。”

对于母亲的关心,朱翊钧很享受,但是听到人参鸡汤,朱翊钧就嘴角直抽抽,也不怕把自己补出鼻血来?

“好啊!”朱翊钧虽然心里面付费不已,但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现,笑着说道:“儿臣多谢母亲!”

皇宫大内,朱翊钧和母亲在吃饭的时候,皇宫外面声势浩大的倒冯运动还在继续,高拱也准备发动最后一波攻击了。看着手中几经修改的奏折,高拱信心十足。

以声势浩大的倒冯运动为开端,在以这份收回司礼监批红权力的奏折收尾,整个计划只能有两个字来形容:完美!

第二天一早,高拱的奏折就送进了皇宫,冯保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司礼监内,冯保甚至拿到了这份奏折,看了半晌,冯保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将奏折扔在了桌子上,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高拱,你这是自己作死啊!”

对于高拱在憋大招这件事情,冯保知道的很清楚,他也在等着高拱出手。

只不过在看到这份奏折之前,冯保心里面还真的很担心,但是现在冯保心里面已经有了底气了。在冯保看来,高拱这是想要的太多了,或者说他已经狂傲到以为他能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地步了。

“既然你自己作死,那我就送你一程吧!”冯保冷笑,对着外面大声的说道:“去慈宁宫!”

慈宁宫,朱翊钧正在陪着老妈李氏吃饭,母子三人相处融洽,早饭的气氛也非常的不错,只不过这氛围很快就被打断了,因为冯保从外面冲了进来。进入大殿之后,冯保直接就扑倒在了地上,趴在地上大哭,那模样那叫一个伤心,看起来就像是死了爹一样。

朱翊钧惊奇的看着冯保,这家伙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显然这是要干大事啊!前世朱翊钧对打小报告深恶痛绝,看冯保这个样子,明显就是要打小报告,而且是准备给人挖坑。

从关系上来讲和现在的情况来看,冯保自然不会坑张居正,那他要坑的,也就只剩下高拱啊!

“娘娘,高拱有不臣之心啊!”冯保一边磕头,一边痛苦不已。

这句话可把李氏给吓坏了,有一句话叫做主少国疑,现在自己男人死了,儿子才十岁,自己这可以算是孤儿寡母了。李氏虽然表现的很坚强,但是李氏心里面也很害怕啊!

现在听到冯保这么说,自然是大惊失色,连忙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娘娘,这是高拱刚刚上的奏折,高拱这是要专权啊!”一边说着,冯保一边把那份奏折呈了上去,然后就跪在地上哭,抽抽搭搭,那模样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朱翊钧不用看也知道这份奏折上写的什么,前半部分肯定是弹劾冯保的,或者说总结了一下这段时间冯保的不法事,甚至是修改先帝遗诏的事情。言语自然是极尽骇人之能,唯恐说出来的话不吓人。在后面,高拱肯定给出了解决办法,一副为君分忧的样子,基本上就是削减司礼监权柄,收回批红职权。

或许在高拱来看,这样的做法一举两得,一来干倒了冯保,二来削了司礼监的权力,扩大了自己的权力。

没了司礼监的权力,冯保也就不足为据了,可是高拱想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皇上怎么还会允许别人削掉司礼监的权力。削掉了司礼监的权力,那就等于削掉了皇帝的权力。只不过高拱没把朱翊钧孤儿寡母放在心上,觉得他们也掀不起什么大浪,也不敢掀起什么大浪,毕竟他是顾命大臣,现在是他站出来匡扶社稷的时候了。

说白了一句话,高拱压根就没把朱翊钧母子放在眼里,高拱可是说过“十岁人主,如何治天下“,这句话足以把他的想法表述明白了。

“娘娘,高拱指示那些大臣弹劾老奴,这不是针对老奴,高拱这是要专擅国政啊!”冯保见李氏看完了奏折,趴在地上继续添油加醋:”现在高拱已经敢如此做了,真的收掉了司礼监的职权,高拱就更加目中无人了。娘娘,明察啊!“

看着趴在地上失声痛哭的冯保,朱翊钧心理叹了一口气,这就叫“不作死就不会死了!”

如果高拱只是针对冯保,弹劾他贪污渎职之类的,或许还好办,但是高拱却非要把手伸到内廷来。

从很久之前开始,内廷就是禁脔,那是皇上的地方,你可以弹劾,但是不能把自己的手伸进来。从干涉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人选开始,高拱就干涉司礼监的人事。只不过隆庆皇帝信任高拱,愿意听他的,内廷也从来不被高拱放在眼里,现在冯保掌控内廷,高拱就忍不下去了,毕竟一直以来,内廷也是他说了算的。

猜你喜欢

  1. 异世小说
  2. 奇幻小说
  3. 种田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