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随风阅读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一地狗血的婚姻 > 故事七:苦命女扎针做试管原是替...

故事七:苦命女扎针做试管原是替...

酒酿滚滚 2019-08-25 11:23:35

国强和明子最后没走到法院判决,可能也是为了顾及双方家庭的面子,他们自己去办了协议离婚。

他们具体协议是怎么约定的我倒也不太清楚,不过后来去医院的时候遇到国强的妈妈,国强妈妈跟我说晴安也和她老公离婚了,现在回家照顾病重的国强。

国强现在已经没办法上班了,单位每个月就只发病假工资,虽然大病医保能报销不少,不过只有出账没有进账,日子也难以为继。

国强爸爸见儿子生病过来看过一次,留了五万块钱就走了,没和国强妈妈说话。

国强妈妈说国强生病后变了很多,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好起来,和生命健康比起来,以前追求的权力与金钱反而没那么重要。

国强妈妈本打算把自己住的那套房子卖了给国强治病,他们听说现在国外有抗癌新药,治疗得当的话可以逐渐康复,所以他们想用卖房子的钱试试。

但晴安没同意国强妈妈这么做,于是晴安和公司签了二十年服务期,预支了三年工资给国强妈妈,让她先拿去给国强治病。

国强妈妈说到这个的时候还在抹眼泪,一边说着晴安的好另一边还在咒骂明子。

整件事让人唏嘘,我和中心老师讨论这个案例的时候,我们分析下来,其实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因为“凑合”导致的悲剧,明子是个极度需要安全感的性格,国强初期的时候陷入自怨自艾之中,没有关注明子的需求,也没有给予明子足够的安全感,明子后期的爆发也是情理之中。

坏的情绪和情感一旦往不好方向发展,很多人是控制不住的。

其实明子后期的情绪已经失控了,她走入一个死胡同,不管怎么走她都会觉得吃亏,于是她对财产的渴求才会到了一个近乎偏执的程度。而事实上,即便所有的财产都给明子,她依然不会满足,因为她心里的空不是财产的缺失,是情感的缺失。

凡事有因就有果,国强和明子的悲剧有很多拉回正轨的机会,可显然,他们求助的那些身边人并没有给予他们最好的建议,一次次错过,最后终于到了这一步。

我去医院是去了解大宫和雅雅的近况,他们的情况没什么太大改善,不过大宫父母的情绪已经稳定下不少,我和他们说了几句日常后,一个医生走进来:“你是律师吧?”

“是。有什么事吗?”

“哦,就是有个法律问题我请教下。”医生四十多岁年纪,女性,脸庞圆圆的,神态和蔼。

“没事,你说吧。”

“嗯,就是医疗纠纷你了解吗?”

“医疗纠纷我们律所有团队做的,里面有专业的医生和医学院的鉴定人员做顾问,我自己只知道皮毛,如果你想咨询我可以给你联系方式。”

“其实我也不知道算不算你们法律上的医疗纠纷,现在是患者在闹,说要起诉。”

“这种事你们医院有专门的法务团队吧。”

“有的,不过我想了解一下,不知道哪些能说哪些不能说。”

我顾忌大宫的父母还在我身后,觉得不太方便,而那个医生也挺忙,这几句话时间手机响了两次,于是就跟这位医生约好等她空下来再具体聊。

她留了张我的名片后就先离开了。

潘主任又打电话给我,我刚接起来,潘主任就噼里啪啦问道:“律师,您在什么地方?”

“我在医院啊。”

“能不能来趟派出所?特别着急。”潘主任的语速很快,还真的蛮着急的样子。

我跟大宫父母道别后,又开车到派出所,刚下车,潘主任就过来抓我手,一边走一边说:“我和他们说不清了,你来帮我说。”

“说什么?”我一头雾水。

“哦,你看我的脑子!”潘主任敲了下额头,又说道:“还记得前几天辖区死两个人的事吗?”

“嗯,记得啊。怎么了?破案了?”

“全力侦破中呢。”潘主任摇摇头,“是那个要命的中介,上次那个车库不是死人了嘛,我们后来才知道,业主在国外,国内有个中介是二房东,我们又联系中介来处理这件事,他一直推脱不过来,前几天,暗戳戳地送了个女孩住到车库去了。”

“那个车库还有人敢住?”我吓了一跳。

“那个女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听到车库死过人都快吓死了,现在还在派出所哭呢。”潘主任皱着眉头说。

“那个女孩子是想退租吧。”我问道。

“对,就是这个意思!”潘主任捶手说道,“她要中介把房租和押金退给她。”

“嗯,那中介怎么说?”

“中介也是刚才被警察叫过来的,他不肯退,他说……算了,你跟我进去,直接和他们两个谈吧。”

我心里大概有数,于是跟着潘主任到派出所的调解室,一个扎着马尾辫,二十多岁,相貌平常的女人坐在里面,她身材臃肿得奇怪,我甚至怀疑她可能怀孕了。

中介是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黝黑皮肤,一脸精明相。

“宋警官,我把律师叫来了。”潘主任把我推出去。

宋警官看到我就乐了:“哦,还真是你啊。”

宋警官不就是那天在车库门口说认识我律所所徽的警察嘛,我礼貌地笑笑,打个招呼:“您好。”

“显然是民事纠纷,这事你跟他们解释下吧,我手上还有些事。”宋警官把位置空出来给我,先行出门离开。

我坐在椅子上,看了下摊在桌上的房屋租赁合同,标准的中介格式合同,我从上到下扫了几眼,行文规范,利于中介,其他没什么大问题。

“你好,我想退房,为什么不可以?”女人等得着急,先开口说道。

“你急什么,这东西就算律师看过也没用,不退就是不退。”中介冲她白了一眼。

“嗯,不退的原因是什么?”我放下合同问中介。

“合同里哪一条写房子里死过人就要退房啦。”中介得意地说,“律师你看到了吗?”

“我没看到。”

“你看,律师都说没看到,我跟你说,想退房,没门!”中介的态度越来越嚣张。

“可你应该知道吧,我国法律法规明文规定,车库不能用于居住,你这份租赁合同显然是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是无效的。”我把合同推到他眼前,指着合同中用途那一栏“居住”两个字,跟他说道。

中介的脸一下子变成猪肝色。

小说《一地狗血的婚姻》 故事七: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微信阅读

章节X

目录(不断更新中)序章故事一:凤凰男为钱结扎伤心女远...故事二:假高帅富诈伪白富美亲...故事三:妈宝男乱花挑眼心机三狂...故事四:八年小三争上位两年打成...故事五:代孕女千里寻儿5万元当...故事六:公职男遇仙人跳初恋卖身...故事七:苦命女扎针做试管原是替...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