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一缕相思,一寸愁

更新时间:2018-10-11 12:05:12

一缕相思,一寸愁 已完结

一缕相思,一寸愁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夏至清顾书臣分类:言情主角:莫书臣夏至清

小说主人公是莫书臣夏至清的小说是《一缕相思,一寸愁》,本小说的作者是夏至清顾书臣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夏至清和莫书臣有着七年的感情,可她依旧没有暖化这个男人的心,甚至为自己的执着付出失明的代价,当她将他和别的女人抓奸在床,终于忍无可忍要离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周是苍白的墙体,消毒水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昨晚风大,窗外吹落一地的绿叶,泛着哀伤。

夏至清睁开眼,是还没有习惯的黑暗,她听见熟悉的声音微带疲惫,是莫母。

“清清,感觉怎么样了?”

莫母与莫父听到消息连夜从国外赶回来,在手术室前等了一整夜,到现在都还没合眼。

夏至清扯嘴笑了笑,双眼无神地望着窗外,好像能看见斑驳的树影和满地的残局般,一句话也不说。

空气中有几分尴尬,莫母几番想找话题,又怕她刚动完手术累着,想了想便没说话,坐在一旁替她削苹果。

莫母时不时看几眼手腕上的表,似乎在等什么。

不大一会儿,响起敲门声,莫母面上浮起笑意,一闪而过,随后起身沉着脸去开门。

夏至清也听到了敲门声,在全黑暗的环境里,她对声音更加敏感,她下意识绷紧了身体,竖起耳朵听他们的对话。

“进来,你应该做什么事自己心里要有个数。”听得出莫母的声音很生气,恨铁不成钢的无奈和痛心疾首的愤怒,情绪外放得很明显。

是他来了,莫母在替她出气。

夏至清捏紧被子,背对着门,身子愈发显得单薄。

“我可以回去了吧。”男人很是不耐,好看的门头紧紧的皱起,夏至清能想到他每个表情会有的特点。

莫母没想到他到现在还没有丝毫悔,气得一巴掌就招呼过去了。

啪的一声,打得夏至清都颤了颤。

被打的人却不以为然,只见他舔了舔嘴角的血腥,舌尖抵着牙齿轻嗤了声。

“您老人家让我来看她,我人也来了,看也看了,她还想怎么样?”

这话听得和他一起来的莫父都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骂了声兔崽子。

莫母更是气得嘴唇发抖,刚那一巴掌或多或少都有打给清清看的目的,自家的儿子她也不是不心疼,不过现在看来,她刚才就是心软没一掌拍死他!

“滚,今天你出了这门,以后也别叫我妈了!全当我没生过你这个不孝子!”

莫父扶住莫母的身子,一边朝莫书臣使眼色,“还不快给你妈道个歉,还有至清现在这样,正是你这当丈夫的要尽责任的时候。你走?除了这医院你哪儿也不应该去!”

莫书臣瞥了眼床上的人,脸上闪过不耐烦,张开口刚准备说什么,病床一直沉默不语的人突然出声。

“莫书臣,我们离婚吧。”

病房里许久没有声响,就连呼吸声都弱了。

夏至清蜷缩在被里,干涩的嘴唇微动,虚软的嗓音里透着坚定,“我们离婚吧,莫书臣,我放过你了。”

两年前因为她的缘故莫茜茜无故丧命,他那时候要离,是她死乞白赖求着他不离。

现在她还给他一命、一双眼,也放他自由。

经历过生死,她才发现自己这条命也金贵,不比谁**到哪儿去,也由不得旁人再三欺辱。

离了婚,她能活得很好。

她坚定得很,莫母眼神里闪过复杂,最终叹了声气,没有同意。

“清清,你想怎么惩罚书臣都行,但妈不同意你们离婚。”

她现在孤身一人,眼睛又看不见了,离了婚谁来照顾她?

莫母放心不下,宁愿让他们两个人在自己眼下折腾。

莫父偏着莫书臣,问了声,“你的意思呢?”

莫书臣倚靠在门边,一脸无所谓,“只要她不来烦我,怎样都行。”

说着他顿了顿,直起身来,眯起眼睛不怀好意地看向病床上的人,“你很想离婚,是么?”

夏至清声音极冷,面上不带任何感情,“嗯。”

“那好。”

他突然一笑,夏至清心头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那就不离。”

果不其然,他没安好心。

而莫书臣想的是他想离的时候她不离,凭什么现在她想离了他就要轻易成全她?

爱情这东西他早就不信了,离不离婚对他来说还真没什么影响。

但现在倒是多了个作用——膈应她。

“走了。”不管夏至清惨白的脸,莫书臣朝莫家老两口挥挥手,满面笑意浑身轻快的离开。

留下莫母和莫父面面相觑,莫母愁得很,愧疚地唤了声“至清”,夏至清一言不发,头埋得更低了。

莫书臣不愿意离婚是她没有想到的事,后面半月她情绪日渐萎靡,莫母见她这样,在医生的允许下替她办了出院手续。

出院这日,在病房里沉寂了整整半月的夏至清难得露出了笑脸,情绪颇高,和莫母说话也是有问有答的,很是和谐。

两人心里默契,谁也没提起莫书臣。

“来,清清妈扶着你,该上车了。”

作为一个婆婆,莫母对她是好到了极点,夏至清心里明白,对莫母也很是友好。

她握着莫母的手,一只脚才踏上车门,突然传来一道令人惊异声音。

“莫妈妈,至清姐!”

莫母感觉夏至清的手心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不说夏至清,就连她也觉得回不过神来。

半熟悉半陌生的嗓音让她心里隐隐有了猜测,她回头一看,心头一震。

果然是她!

莫家客厅里,人全到齐,向来不着家的莫书臣更是急色匆匆早就到了。

他死死地盯着沙发正中央坐着的人,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茜茜?”

他腾地站起来搂住莫茜茜,脸上止不住惊喜的笑意。

莫茜茜眼眶一红,掉下两串泪珠来,“哥,我好想你,你都不知道我这两年活成了什么鬼样子”

“好了好了,回来就好。”莫书臣替她揩了眼泪,两年来放不下的愧疚总算放下了。

莫茜茜一听,眼泪又掉下来,抱着莫书臣一番哭诉这两年的遭遇,惹得莫书臣频频皱眉。

对比他们的兄妹情深,莫家父母看起来格外冷淡。对于这个莫书臣自己认的干妹妹两人都没什么好感,但他们莫家也不是小家子气的人,莫书臣喜欢,他们也就由他去了。

正当两人气氛感人时,夏至清冷着嗓音,突然打断二人。

“既然没有事,为什么你现在才回来。”

既然没有事,为什么不回来还她清白,让她受了整整两年的煎熬。

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住,虽然看不见,夏至清仍旧把背挺得很直,把头端得很正,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劲。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惊悚悬疑小说
  3. 都市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