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夜深闲共说相思

更新时间:2018-10-11 14:05:10

夜深闲共说相思 连载中

夜深闲共说相思

来源:掌中云作者:一碟晓菜分类:言情主角:无双萧君奕

主角叫无双萧君奕的书名叫《夜深闲共说相思》,它的作者是一碟晓菜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婚之夜,她代妹出嫁,岂料洞房内惨遭骗婚,新郎竟换成那个一年娶四妻的大色鬼。听闻他有克妻之命,四个妻子皆活不过三日,很不幸她误打误撞成了第五个。为活命,成亲当晚她火烧新房,拐带美男一名趁乱逃走,谁知美男半路翻脸,竟将她就地正法,“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生来晚了,还请秋容姑娘勿怪!”张卿施礼致歉。

无双一脸尴尬,“没关系,我也刚到。”

“那咱们先找个位子坐下吧!”张卿说着,领着无双坐到窗边,和刚才那只“蟑螂”前后桌。

哪怕隔了一段距离,但和“蟑螂”这背靠背的姿态,还是让无双浑身不自在,总觉得他浑身寒气太重,沁得她后背发凉,慎得慌。

好冷啊……

无双不由得打了下寒战,他不仅仅是只蟑螂,更是块货真价实的大冰块啊!

不过想着自己刚刚认错人,还无理取闹了一通,无双又觉无地自容。盘算着一会儿给他赔个礼,想他穿着考究,应该也是有身份的人,不至于太小气。

“小二,脏了,全部换掉!”

正思忖着,身后传来冰块男的声音,只因她碰过他的酒杯酒壶,竟全部换掉。这种人不是洁癖就是变态!

无双恶毒的想,给他赔礼道歉?下辈子吧!

“秋容姑娘、秋容姑娘……”

张卿喊了几声,无双才回过神,只见他伸手过来,说,“进屋了还戴着面具,不热吗,我帮你摘掉。”

“不热不热……”无双忙按住面具,倏地又觉得自己太鲁莽,遂柔声道,“谢公子关心,只是这玄鸟面具我喜欢得紧,不想摘下来。再说也就是半遮面,既不影响谈话,也不会太热。”

“嗯,只要姑娘觉得好就行。饿了吧,想吃点什么?”张卿将桌上的菜单替了过来,无双假意推却了一下,最后还是拿起了菜单。

常听人说,女人嫁人就要嫁一个舍得为自己花钱的男人。所以无双想替秋容试试张公子,今日一口气点的全是贵菜,她细细瞧了张卿的神情,并未不悦,反而问她,“够吗?还需要些别的吗?”

弄得无双怪不好意思,忙说“够了”,他这第一关算是过了。

张卿很健谈,席间说了不少话,无双却没有细听。只因她的注意力全被身后的“大冰块”吸引走了,听他酒杯起起落落,似乎喝了一杯又一杯。

“秋容姑娘……”

张卿突然握住无双搁在桌上的手,“张卿与姑娘虽见面不过两次,却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之感。若有幸与姑娘相伴偕老,也不枉此生。”

“呵……”无双身后的冰块男笑了起来,很是煞风景。

张卿心下不悦,却未曾理会,依旧拉着无双的手。

“我想公子是误会了吧,我们只是才认识而已。”无双挣开他的手,有被轻薄的羞恼感。

“姑娘上回不是说想早日寻个归宿吗,小生也是一样,想早些成家立业。”张卿说着,又想拉无双的手,她忙将手藏到背后,却摸到了“冰块”的后背,不免心一乱。

“秋容姑娘,难道你改变主意呢?还是小生哪里不好,令你不满意?”张卿有些急。

“不是不是,你很好。”无双忙摇头,想起自己此刻是秋容,是想嫁给张卿的秋容,不免又故作娇羞的垂下头,“张公子怎么突然说起这事,让人家怎么好意思回答呀。”

“噗……咳咳”

身后传来笑声,冰块男仿若听了大笑话一般,先是笑岔气,后来竟收不住呛咳起来。

无双绷着脸忍着,真想冲上去捂住他的嘴,有什么好笑的?真的可恶,居然偷听人家谈话!

“是小生鲁莽了。”张卿语气依旧轻柔,见无双眼眸温婉,不由得再度开口,“上回听姑娘说是邻县县长的侄女,小生家中世代经商,还是第一次和官家人同桌吃席。能结识姑娘,实则张卿三生有幸。”

“呵呵……”

无双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干笑几声。秋容怎么说是官家小姐?这么大的谎也不怕露馅。再说这能瞒多久?

“实不相瞒,小生对经商没甚兴趣,想投身官场,秋容姑娘可否向县长大人……”

张卿说得有些犹豫,无双却在心底止不住冷笑,这就是世间男儿,所求不过“名利”二字,哪里有什么真情可言?!

“没问题,改日我和叔叔说一声,给你引荐一下。”

不待他说完,无双就爽快的答应,张卿喜上眉梢,连声道谢,接着又说了些情意绵绵的话,无双听了只觉反胃。

她几分无聊的盯着窗外,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张卿张口闭口的县长大人,尽是功利心,哪里配得上善良娴静的秋容?

“张公子,”无双轻喊了一声,装作闲聊的说,“刚才看见有对鸟儿自窗前飞过,不由得想起了一首诗。”

张卿兴致颇高,“什么诗?”

“薛涛的《池上双鸟》。”无双说着正欲吟诵,张卿脸色难看的制止,“姑娘怎会知晓这种诗?”

“写得极好自然就知道了。”

“简直是笑话,薛涛不过是花牌,能写出什么好东西?”

花牌?

面对张卿**裸的嘲讽,无双也无好脸色,反讥道,“公子也是读书人,怎就说出这样粗鄙的话呢?”

“我不过是说出事实,玉臂万人枕的花牌能有什么才情?就算会吟诵两句,也不过是想给自己讨个好价钱罢了,简直是有辱斯文。”

“公子真是枉读圣贤书,毫无仁德侠义之心,难道你不觉得她们命运悲惨、沦落风尘很可怜吗?”

“有什么可怜的,不过是些水性杨花、朝秦暮楚的女人罢了。姑娘出身清白,何故谈论这样的女子污了嘴。”张卿只当无双在考验自己,忙撇清道,“我家教甚严,从未涉足风月场所,生平更是厌恶那些贪慕虚荣、想不劳而获的女人。”

“不劳而获?”无双轻笑道,“刚刚某人想靠裙带关系跻身官场,可算是不劳而获?”

张卿气急,“你怎么能将我和青楼女子相提并论?”

“怎就不能?”

“这简直是侮辱。”

“谁侮辱谁还不一定呢!我还有事,先失陪了。”无双一刻都不想多呆,然起身欲走之际,却被一醉酒男子搂住肩,调笑道,“这不是天香楼的秋容姑娘么,来,陪爷喝一杯。”

“你放开我!”无双厌恶地推开他,张卿目瞪口呆,“天香楼?你不是县长侄女吗?”

他诧异的问着,陡然反应过来,“你骗我?”

“是啊,我骗你。”无双不以为意。

张卿怒急攻心,居然被一个花牌耍了,当即就端起桌上的酒泼了过去,“**,我家世代清白,才不会和你这种女人来往!哼!”

冰凉的酒沿着面具流到脸上,无双孤身站在店内只觉狼狈至极,却并没有擦脸,而是高抬起头转身出门。

“等等,”小二拦住无双,“姑娘还未结账呢!”

张卿已走,无双当然得自掏腰包,可是手往腰际一摸,空的。她这才忆起刚才出来得匆忙,竟没有带,不由得低声道,“我忘带钱了,先回去取,一会儿给你送回来。”

“什么,没钱?”

小二拔高声调,还嫌她不够丢人似乎,无双又羞又气,“又不是不给你,嚷嚷什么!”

“你吃霸王餐,还不许人家嚷嚷两声,哪有这个理儿。快点给钱,否则别想出这个门!”小二因听秋容是个青楼女子,脸上没有一点好颜色。

“我没钱,我……”

“你要钱还不容易,这里这么多客人,你随便挑一个……”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无双怒目瞪着他,转身冲到冰块男面前,急切道,“借我点钱!”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种田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豪门世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