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

更新时间:2018-10-11 18:05:14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 已完结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

来源:追书云作者:杨火火分类:穿越主角:凌伊璃慕容淳

主人公叫凌伊璃慕容淳的小说叫《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杨火火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青楼到舞娘,再到……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做不到。一舞倾城,且看傲娇公主玩转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那快换衣服吧,我也去换了。”雪落把准备好了的罩衫靴子整齐的放在她的面前,乐颠颠的跑出去了。

看得出,雪落的期待绝对不少于她。

每一次心烦气躁时,伊璃都会跑出香间坊,去逛街,会去凤城城外的梅山看山花看野草看漫山的无限清幽,而雪落会陪着她一起疯一起笑。

一个小丫头,呆在一起久了,自然就通了心气,明里是丫头,实则比姐妹还亲。

出来多了,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比香间坊要阳光灿烂的多了。

……

收起心思,伊璃利落的换好了一身淡青的罩衫,绾好了发,望着镜中着男装的俊美容颜,竟是意气风发,英姿飒爽,这样的面容不知要迷倒多少待字闺中的少女了。

推开了房门,雪落已经等在了门外。

一主一仆,一个‘少爷’一个‘小厮’,一前一后,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了暖香阁。

伊璃看到娘立在门口的梧桐树下,正望着那心形的叶子和黄绿色的小花怔怔的出神。

她拉着雪落以手示意只轻轻的走,只想躲过娘,让娘知道她又跑出去玩,不知要增多少的担心。

才走两步,娘已然转身,手里绞着一片梧桐的叶子,幽幽道,“伊璃,要早点回来呀。”

伊璃望着娘,她知道娘是无奈的,娘知道此刻即使留住了她一时,她还是会寻着机会再跑出去,这么些年,没有谁比娘更了解她。

“娘,放心,晚饭前我一定回来。”陪着娘一起吃晚饭,是伊璃多年不改的好习惯。

娘拿着一块碎银子放在她的手上,“去吃些东西,别饿着了。”

伊璃收了银子点了点头,经过了娘的身边,转眼出了暖香阁,她知道娘还在望着她的背影。

奶娘说男装的她象极了娘经常痴望的那幅画中的男子。

那是爹吧,却除了娘,没有人知道。

她见过那画,有一次娘睡着了,画摊在桌子上,她望着画中的男子俊美邪魅,而她居然有五分象他,尤其是她的鼻子,鹰钩一样的绝对不是娘的再版,象极了画中了那个他。

娘不说,她也知道,那就是她爹。

娘总是默默的倚栏而望,仿佛是要望断满天的云彩,望断曲转回廊间的悠长古道。

只有她知道,娘其实是盼望着那条路上爹的白马车会突然的出现吧。

相思红豆,红豆想思。

女人的心是水做的骨肉,娘的心苦楚而酸麻。

娘是被采摘的女人花,无人观赏,她只会慢慢老去。

她的出身,她不怨娘。

她宁愿凄清的走过一生,也不要与不爱的人相守一世。

出了暖香阁,就到了香间坊的正院,天井里一片的宁静,姑娘们尚在梦乡里酣睡,那古老的榕树落了一地的叶子,淡淡的微风吹了叶子轻轻的在地上滚落着,此时的香间坊比起多年前似乎冷清了许多。

守门的小厮低了头即是行礼又是打着招呼,香间坊是娘的,也就是她的,她是小姐,更是主人。

进了街口的凤香店,正卖着早点的吴大娘就迎了来,伊璃她是认得的,也知道是姑娘家,却从不对外人说起,老顾客了,伊璃买东西总是多给一份的钱,说是赏的,赏他们老两口的好人缘。

夫妻两个的店,无儿无女的,伊璃的柔和总让人如沐春风,清淡了一份富家小姐的压迫感,虽然她的出身不是光彩,但那一份由内而外的贵气却是谁也夺不去的。

雪落总是随着她一路来一路去的,调皮的性子笑嘻嘻的模样也更讨喜。

伊璃常说哪一天这丫头不愿随着她了,就把她卖了给老两口儿,她无父无母的,也算是各自都享了天伦了。

雪落总是呵呵笑着,不吭声,这样的卖法,她一百个愿意吧,就是舍不得离了伊璃。

买了两个刚出笼的馒头,浓浓甜甜的豆浆,香香的吃完了,人暖暖的舒服。

打了招呼出了凤香店,伊璃拿着雪落买给她的小糖人,一路走一路品尝着它的甜。

男人的装,女人的心性,知道了她是女人又如何,她依旧只做她的凌伊璃。

雪落远远的落在后面,东瞅瞅西看看,今天的凤城好热闹呢,卖杂货的,卖水果的,写信的,算卦的,好不风光。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的,一路走在人群中,仿佛自已就是一粒细沙,淹没在红尘之中,一份孤寂将她的影子落寞的斜扬在街路上。

“站住。抓住他。”猛听得这声音,她唬了一跳。

怎么了?

正要回头,一个人影从她身边飞快的跑过。

伊璃想也不想的扯住他的衣角。

一扯。

一拽。

一个小男孩泥鳅一样的将衣衫脱落在地,依旧如风一般的飞跑而去。

“小偷。”这声音真真切切的钻进她的耳朵。

伊璃反射性的弯了长腿,一伸一勾再一弯,那一气呵成的曼妙的身姿果真让男孩仰倒了。

那是健舞中的一记腿功,却不曾想急切间竟被她使了出来。

舞,除了美,原来还可防身。

一个青衣小童从她的身后如飞般的走到男孩身边,一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

“东西拿来。”丢了东西,大抵都是气愤的吧,他的口气实在是说不上好。

“我没拿。”小男孩倔强的不承认。

伊璃望着那衣衫褴褛的小男孩,突然有些不舍,穷人家的孩子啊,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再不还我,就打断你的腿。”小童踩在男孩身上的脚突然加重了力气,惹得男孩咬紧了牙关,血丝从嘴角滑落,男孩却无一声的哼叫。

够硬。

“小姐,快走吧。”是雪落追了来催促她赶紧赶路。

伊璃回转身正欲与雪落说着话,却一头撞在一团香气环绕的胸膛上,那香气不似香间坊的脂粉香,而是香薰久了人身上自然而然散发的一种香气。

沉香,那是印度的一种香,清心、养性。

这香,不是寻常人家可得的东西,伊璃也曾用过一时,那是香间坊的花魁舞娘秦羽裳赠她的,一点点而已,用了没多久就没了。

这人,似乎有些不等闲之。

伊璃恍然抬首,不期然的对上了一双湛蓝眼瞳,望着她的眼神里多了些许探究。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现代小说
  3. 悬疑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