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医女养成:王爷不好惹

更新时间:2019-09-11 11:06:44

医女养成:王爷不好惹 已完结

医女养成:王爷不好惹

来源:有书阁作者:莫小婷分类:穿越主角:沈依依左亭衣

精品小说《医女养成:王爷不好惹》由莫小婷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主角沈依依左亭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沈依依,二十一世纪特种部队军医,随行出战,功绩勋勋。某次与邻国的边境争夺中,壮烈牺牲。命不该绝穿越成为沈家五娘!既来之则安之,但是遇到奇葩男让自己生娃看院这事怎么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人跟踪,沈依依对于危险的感觉来源于zhanzheng的残酷。

林青远的手段并不高明,或者说他的跟踪摆在了明处。

沈依依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而过,心中便有了思量。拍了拍乐康的肩膀,故作好心情的道:“乐康,今晚我们先到护城河畔去逛逛,听说今夜可是两岸花魁大赛的好日子,咱们去瞧瞧可好?”

乐康这个年纪并不懂什么是qinglou和花魁,但是一听有花灯似乎挺好玩儿的样子,便忍不住拍了拍手,笑得一脸开心。

林青远听了这话,唇角更是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

刚才他可得了小侯爷的建议,沈依依这丫头自从上吊了一次之后就邪门的很,保不齐是什么妖物附了体。

原本他还想着闹翻了得一个漂亮的便宜媳妇儿还多了一个四品官员的岳父,而且还有谢小侯爷的提携,不过如今看来这小媳妇儿浑身长刺儿,注定会给他带来不少的麻烦。

那就只能忍痛割爱除掉了!!

林青远可没忘了,上一次就是让沈依依给割掉了脸颊上的肉肉,所以这一次,他会格外防范,更何况他的身边还带了两个小侯爷身边的侍卫。拿下沈依依是轻而易举的!

沈依依没着急去找客栈,带着沈乐康就去了护城河畔。

夜色将倾,这里聚集了不少的文人骚客,公子王孙。

一年一度的花魁大赛可将要开展,来此比试的不止是汴京城的名ji,还有来自江南,扬州一代的。

故而今晚的护城河畔聚满了人,稍不留神就有可能陷入了人潮之中,分不清东西南北。

沈乐康一眼看到了护城河里的河灯,手指着河灯咿咿呀呀就叫了起来。

沈依依顺着他的目光而去,果然整个河面在夜色中像是绽放开了一朵朵的莲花一样,各色的河灯各有各的色彩,明艳娇丽,比起婀娜多姿的美人儿更有一番迷人之处。

沈依依的兴致本不在美人儿,故而看到沈乐康有着如此的少年心性便拉着他走了过去。

花魁节放河灯,原本是护城河两岸的习俗,这河灯表明是对某个花魁的支持。

岸边上有卖河灯的小贩,河灯做的相当的别致,有可爱的玉兔,温柔的花猫,还有富贵的牡丹,缤纷的芍药……

沈依依和沈乐康分别挑选了兔子河灯和花猫河灯,走到了岸边上。

身后林青远带着两名侯府的侍卫一路紧跟,时不时的有人群的冲击,但好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把沈依依跟丢。

在这么人潮密集的地方,林青远当然不敢顶风作案,他在等待着时机。

沈依依和沈乐康二人在河灯的边缘上各自写下自己的愿望,然后在原地十分虔诚地将河灯放入了河中。

河灯顺着水流,一直缓缓地朝河中间流淌。

沈依依和沈乐康的目光随着河灯的远去,也渐渐地变得柔和起来。

一叶轻舟缓缓滑荡在河水中央,往河岸上行驶二来,恰好冲撞了河灯远行的方向。河灯在水面上晃晃悠悠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没有目标。

沈依依的目光向上,对上小舟的主人略微有些愠怒,但她也知道这个夜晚来此品评花魁的王孙公子大有人在。

只是在抬头的瞬间,她对上那人的眼,白衣如雪般圣洁,青丝如墨,垂散在肩,眉如画,眼波深邃犹如无尽的苍穹,只一眼,便叫人沦陷。

男要俏,一身孝。

左亭衣特别钟爱白色的衣裳,除却公服之外,他日常的衣裳全都是素白如雪的,白衣飘飘,恍若神仙中人。

他行驶小舟而来,满载夺目的光彩。

沈依依知道,今晚的花魁再美,也及不上某人。

淡淡地收回目光,沈依依并不打算和左亭衣有着过多的纠结,拉起了沈乐康的手,往人群中间走去。

而意识到她的举动,左亭衣的唇角却不由自主地勾起了一抹玩味儿的笑意。

这个女人似乎挺聪明,懂的审时度势,懂的不该招惹的不要去招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样做法却有点触怒他了。

尽管,她的所作所为和所有的人没什么两样,有的只是对他无比的厌弃!

可依然让他感到了一丝揪心。

眸光的冷意还未到达的眼底,他在小舟上突然发现,她被人缠住了。

本来今晚就是想要和林青远有个结果的,但是没有想到似乎来的结果比她预料的要麻烦。

对方并不是林青远一个,而且其中的两人极其的危险。

高手!

他们都是有着很强武功的高手!

虽然沈依依在二十二世纪跟着A大队的成员有学过格斗和散打,可是她并不小瞧古人的武学造诣。尤其是轻功和内功这两项超自然的武学功底,后世之人很少有人能做到。

“娘子,为夫今日再问你一句,你是愿意乖乖的跟为夫走,今晚就洞房花烛呢?还是……”

说到这儿,林青远不怀好意地朝沈依依瞧了瞧。

这丫头的确是不错的,比起谢吟风如今正在追求的京城第一美人儿沈依澜也毫不逊色。只不过这丫头浑身是刺儿。

但是今晚不同,他带足了人手,足以让他成事儿。

当然,他从没有想过要放过沈依依。

看林青远唇角勾起邪邪的笑意,很是胸有成竹。

沈依依决定不跟他废话,先发制人,而且这个地方人潮众多,她也不介意必要时刻喊一声。

沈依依抬腿勾过,林青远猛不防的一脚被踢倒,倒在了地上哇哇叫。

可这个时候,同时沈依依也听到了沈乐康咿咿呀呀的叫声,转身一看沈乐康果然被抓住了。

林青远本来看沈依依扑过来的姿势下了一跳,这个女人果然不好惹,可看到她见到沈乐康被抓住的模样,动作都变得畏手畏脚的,于是使了个眼色给旁边的那两个护卫。

原本这个地方人多眼杂的,林青远可不想生事。那人一个重重地手劲儿下去,沈依依直接倒了下去,顺势让林青远给抱住了。

沈乐康的嘴巴让人给捂住了,虽然眼下人群众多,可大家的目光都被快要到来的花魁大赛给吸引住了,谁也没有注意到这微小的一幕。

唯有不远处左亭衣的一双眸子,锐利如刀般闪过了一缕精光。

林青远和另一个两个架起沈依依,让人看上去不过是喝醉了酒,而需要人搀扶,而且沈依依也是一身男装的打扮,不容易让人起疑,至于沈乐康,则是由另一个护卫将他扛在了肩上,沈乐康一早被打晕了过去,

带着沈依依一路疾行,还净挑僻静处走,心里只想着一会儿该怎么好好整治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以报之前所受的屈辱之仇。

“几位不知要往何处而去?”突然一道清冷至极的声音拦住林青远前行的路。

冷不丁被人拦住去路,林青远正想发火。

细眯着眼往来人身上瞧去,不知是不是夜晚太过黑暗,月光不过照着来人的衣衫,一身纯净的月牙白长衫,一条青玉腰带束缚在之上,衣角下绣着几朵玉兰因微风吹过而摆起,林青远并看不清来人的相貌,直觉告诉他:来人不好惹。

“这位兄台,我这位弟弟酒量不佳,正要送他回府。”林青远收敛了几分平时纨绔子弟的样子,对着来人倒显出了几分恭谨。

“哦……”左亭衣停顿了一会儿,像是故意逗着林青远,“你家这个弟弟也是我的知己好友,他怎么没有跟我提起有你这么一个哥哥?”

林青远的心被左亭衣提得一上一下的,听到最后,他明白自己的计划败露了,必须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而且需要将眼前这个男人给解决了。

沈依依果然是不知廉耻的女人,居然和那么多男人牵扯不清,完全不把自己这个未婚夫放在眼里,林青远心里将沈依依给骂了个遍,倒像是夫君抓住自家娘子出轨现行,也没想想他之前诬陷与沈依依有情的事,让沈依依差点魂归地府。

林青远给两个侍卫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了断来人,两个侍卫扔下手里昏迷的沈乐康,拔出腰间的刀,向左亭衣使上了杀招。

左亭衣看着要杀了自己的侍卫,嘴角扯出一丝冷笑,一个侧身将两人闪过,以掌为刀,以气为刃,使向两个侍卫拿刀的手臂。只听得两声痛呼,离着左亭衣不远的地上多了两条拿着刀的鲜血淋淋的手臂,手指还在微微的颤动,而他那件月牙白的长衫未见半分血迹。

月光下,穿着那一身月牙长衫的左亭衣显得几分隐约如远道而来的谪仙,不染半分凡尘气味,但眼里一闪而过的嗜血和阴狠,又像是从血洗地狱归来的夜叉。

林青远终于看清了来人的面容——左亭风,那个人人闻之色变的阎王尚书!双腿止不住的在颤抖,看到左亭风眼里的冷然,只觉得身处极北之地,寒气入体,冻得他动不了一步。

“给你三息时间,放下手中的人。”

语气没有半分起伏,却让林青远感觉自己已经进了阎王殿,抱着沈依依的身体跌到了地上,惊恐地看着左亭衣向自己一步一步地走来。

左亭衣看了一下沈依依,见到沈依依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被敲晕了,皱了一下眉头,冷声的说出一字。

“滚。”

一字而出,林青远如同得了特赦令,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拼尽全力往河边看灯的人群中跑去。

左亭衣将晕过去的沈依依拥入怀中,冷眼看林青远逃离的身影,他不是要放过林青远,而是他不想剥夺他人报仇的机会。

他拥着沈依依,身形一闪,树叶微动,两片残破的落花飘落在左亭衣刚刚站着的地方,那里早不见了两人的身影。

沈依依苏醒之时,只觉得脖颈处生疼,猛地想起自己被林青远给绑架了。

掀开锦被,看见自己只着一身雪白的里衣,昨晚穿的外袍早已不翼而飞,难道,自己已经被林青远那个**给……

沈依依根本不敢往下想,虽然自己是一个现代人,但是遇到这种事情,也根本不能泰然处之。很好,林青远!

沈依依有些咬牙切齿,她不会像原主一样悬梁自尽,她不仅要好好活着,还要活得精彩,但是她可以先干掉林青远那个**。

环视一周,雕花木器,点花白瓷,空气中还飘着一缕兰香,她找到一根挑烛心用的铁针,心里不断地变换杀死林青远的行动方案。

她是个医生,但是不代表她不会杀人,战场就是炼狱,要救人就必须先要保存自己,所以在A大队的时候,沈依依对自己要求的战场行动必须完美。

junren的敏感让她知道了有人正在靠近这间房间,她迅速躺回床上,装作还未转醒的模样,快速调整自己的呼吸,耳朵却竖起仔细倾听外面的一举一动,手里狠狠撰着那根铁针,脑子里迅速分析对自己有利的一切因素。

房门被人打开,桌子上响起放下什么东西的声音,然后,那个人朝自己走过来了,明显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自己的脸。

就是现在。

沈依依从床上一跃而起,手中的铁针直直袭向来人的心脏要害,被来人侧身躲过。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她迅速调转方向,将针的方向对准了来人的下腹部,这针下去,不让你死也让你残。

不料,对方像是知道了她的行动,一跃闪过她的攻击,来到她的身后,只觉得身上某处一麻,她的身体感觉瘫软下去。

该死,居然能用点穴这一招,太阴险了,她腹诽了来人一顿。

感觉到自己被人抱起,轻柔地放到床上,眼睛往来人一瞟,她真是欲哭无泪了。

来人不是林青远,居然是左亭衣,那就是说自己没有被林青远那啥,自己是被左亭衣给救了,而刚才她居然要杀自己的救命恩人!

沈依依看向左亭衣,尽量掩饰自己刚才的不安,语气平静地道:“对不起,我以为是林青远那个**,能放开我么?”

左亭衣解开她的穴道,做到桌子边给自己倒了杯茶,不紧不慢地品着。

迅速活动了麻木的手脚,沈依依起身郑重地对左亭衣行了个现代军礼,“谢谢你救了我,我沈依依一向有恩必报,以后会尽我所能报答你的。”

“你的武功派别很特别!”面对沈依依的道谢,左亭衣没有说什么,只是不知所谓的来上这么一句。

武功派别?沈依依一愣,半天才回过神来,明白左亭衣说的是自己刚刚和他纠缠使的部队格斗术。

武功派别?

这个问题很难解释清楚,那还不如不要纠缠在这个问题上,只让他以为是自己是因故不能报上师门,更何况说出来也没人信。

沈依依但笑不语,只着一身里衣,大大方方地坐到左亭衣的旁边,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突然想起了什么。

“那个,沈乐康在哪儿?就是和我一起被林青远绑架的那个人。”沈依依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小伙伴,向左亭衣询问道。

“他没事,在客房休息。”

看着沈依依仅着里衣,一头墨色长发披在身后,不施红妆的脸,显得素净优雅,看惯了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左亭衣突然觉得眼前的沈依依有种别致的美,那种美不知不觉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在左亭衣看沈依依的同时,沈依依也在不动声色地观察左亭衣。

传闻中,左亭衣身处刑部尚书,很多残忍的刑罚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设立的。犯案的人都说他是“冷阎王”,一个比阎王还残酷的人;受害人都称之为“活青天”,到他手上绝无冤案。

这让沈依依想起一个在中国古代很出名的人物——包青天。

大商王朝,沈依依简单的了解了一下,发现这是个和中华明显平行的时空,虽然历史从古至今没一处相同,但是封建制度上却和中国古代有异曲同工之妙。

沈依依总觉得在左亭衣身上有很多秘密,她开始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了想去了解的兴趣,因为她发现左亭衣的身份越来越神秘了。

第一次见他,他骑着高头大马行街而过,威风凛凛;

第二次见他,他身中毒箭危在旦夕,沉静冷然;

第三次见他,他没事,是她遭遇绑架,他出手相助。

一个普通的刑部尚书,会遭遇到刺杀吗?好吧,眼前这个刑部尚书明显不普通。沈依依偷瞄了眼左亭衣,自己在心里又补了一句,这个刑部尚书,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

小说《医女养成:王爷不好惹》 第十五章 三次的相遇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空间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