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医女娇妻废柴王爷请放过

更新时间:2019-09-11 11:57:05

医女娇妻废柴王爷请放过 已完结

医女娇妻废柴王爷请放过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青青草原分类:言情主角:温芙祁恒远

甜宠新书《医女娇妻废柴王爷请放过》由青青草原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温芙祁恒远,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就重生,还要嫁人?听说这个桓王祁桓远是个孬种,没事儿,新婚之夜给他点颜色瞧瞧,看他能奈我何?不过,除了嫁人,貌似还衍生了其他七七八八的事,温芙不仅要查出母亲死亡之谜,还得跟七大姑八大姨斗智斗勇……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姐妹情分?

她倒是知道姐妹情分了,原主的死,她可是最清楚的。这女人,真的是······

**!

“说到嫡庶,这里可就敏妹妹身份最低了。”温芙捂着嘴,故作笑了笑。

“也是啊,这庶女自当是该与庶女常常走动的,可不,比起情儿,敏妹妹跟我可就生分多了。”

张了张嘴,感受到温敏带着愤恨的目光,温情这才反应过来,温芙这是在贬低她们。

“瞧瞧妹妹你头上的那颗玉明簪子,我若是你,定会送给敏儿,好东西,姐妹之间本就该相互分享才是。”温芙随便瞟了一眼,就知道那簪子价格不菲,她一个嫡女都没有的东西,竟然落在了温情头上。

“我当是情儿妹妹待敏儿多好,不想也是这么生分。”

温敏霎时变了脸色。

“不,不是这样的,这是母亲前些日子刚送给我的。”温情想要解释,却被温芙又堵了住。

“可平日里,我也未见妹妹优待敏儿一丝一毫呀,这姐妹情分可不是嘴上说说,瞧瞧妹妹你光鲜亮丽,敏儿与你在一起,倒显得不那么姿色了。”温芙冷笑了一声,从手上拿出了自己的玉镯。

“妹妹,姐姐自当是真心待你的,以后我有的东西,定不会像情儿那么舍不得。”

温芙说的言辞恳切,心里却早有算盘。

“论起这羞辱人的本事,我倒是不如妹妹的。妹妹与敏儿处处都成鲜明对比,竟然来能让敏儿把你当亲姐妹般,殊不知背地里别人怎么笑话。”

“我可怜的妹妹啊。”温芙看了一眼温敏那别的通红的脸色,心里已有七八分的把握。

过了今天,这二人必有心悸!

“不,不是这样的,敏儿,你听我说,日后我有好的东西都会分享给你的,是我疏忽了。”温情拉着温敏的手连忙解释。

温敏可是她在府中最好的“得力”,她怎么能让温芙就这样拆了她们。温情咬牙,干脆把责任都推给了温芙。

“姐姐,你这刚大病初愈,就这么着急卖弄心机,情儿真是佩服!”

谁?

我卖弄心机?

呵,温芙差点笑了出来,狗急了跳墙这是要咬人了?

“妹妹怎么能这么说呢,说到卖弄心机,我更喜欢实际的。

“啪——”一个巴掌漂亮的落下,打在温情的脸上,就连温敏都惊讶的张了张嘴。

随着清脆的两个耳瓜响,房间内气氛渐渐凝固……

“我的好妹妹,别以为我不知道落水的事情,说到心机啊,我当真是比不上你!”

“温芙,你居然敢打我,我现在就回去告诉我娘!”温情眼中噙满泪水,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个委屈。

与之相比,温敏反应稍微好些,也是瞪圆了眼睛,“温芙,你·····”

温芙可是不折不扣的嫡长女,教育妹妹情理之中。

只是原主太过懦弱,根本没有行使过这样的权力。

“你们在干什么!”**赶了过来,眉眼虽然精致,却带了些阴毒,这就是如今永安侯的嫡妻——大夫人。

看到大夫人,温情直接扑入她的怀中,“娘,温芙那个**欺负我!”

目光环视四周,大夫人脸色微沉,怒喝一声,“温芙,你是疯了不成!?”

温芙挑眉一笑,“大夫人是要好好谢谢我吗?还是想看到一场更精彩的姐妹内斗。”

大夫人目光阴狠,“就算是两姐妹闹着玩,你也不应该下手这么重!”

温情咬了咬牙,附和道:“我看她就是故意的,挑拨我和敏儿的关系!”

原本还想息事宁人的大夫人听到这句话,顿时咬碎了一口银牙。

如果这次自己不严厉惩处这件事,温芙日后还不得骑到她的头上?可这温芙眼看着就要跟桓王成亲了······

大夫人叹了口气,“温情,你有失大家体统,闭门思过十天;温敏,身在一旁未及时劝阻他们姐妹,闭门思过三天,抄写佛经二十卷。”

温情神情低落,默默握紧了拳头,温敏心中却更不是滋味……

大夫人强压心头怒气,拉起温芙的小手,“芙儿,再过一个月你就要和桓王成亲,家事就不要再插手了,好好修炼礼仪,准备当王妃吧!”

虽然是关心的话,语气却尽是嘲讽。

不少下人都开始偷笑,这桓王和自己这窝囊大小姐配成一对,天作之合!

温芙笑意盈盈,“多谢大夫人提点。”

想让她嫁?没这么容易!

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原主的身子弱,这可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如果她能在这个时候大病一场,也许就能延缓婚期,找到解救的办法。

她眸光一转,在房间里搜出了几个铜板,准备出门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买到一些让她临时发作而不会危害根本的药材。

因温芙身材矮小,偷偷混着门溜了出门去,并没有多少人发觉。

她一心偷溜出门,完全没发现身后有双愤恨的眼睛瞪着她离开。

永安药铺。

温芙站在那里踌躇了良久,这满屋子的药材味让她甚是熟悉,可自己是一个法医,更加擅长西药的运用。

看着那满盘子各种各样的草药,温芙犯了难。

“姑娘,您要买些什么?”那老板客气道。

“要不,熟大黄先给我来一些?”

熟大黄,这可是泻下的药,就算不能让自己怎么样,至少也能卧病躺个一段时间,新娘都抱恙了,她就不行,桓王府的人还能亲自来台她!

“就这个吧,多少钱?”温芙寻思了一会儿,心满意足道。

“呦,姑娘,这药材最近可有些难买,要一个碎银。”

“什么?”温芙抽了抽嘴角,这是要抢钱呢?

“便宜点。”

“抱歉啊姑娘,这药现在就是这个价钱,便宜不了。”

“一个碎银,亏你敢要,不过一斤熟大黄而已!”温芙正要发作,门外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却走了进来。

温芙抬起头,这才发现他比自己高了两头有余,依旧能瞥见肤白如玉,眉眼精致。

巨大的身高差让她有些心虚的咳了两声,“你······。”

“姑娘好大的脾气。”少年声音如碎玉般清冽。

温芙下意识地要发作,可似乎想到什么,生生的压了下来。

“这位小公子,我刚出门的时候忘带钱了,你能不能借我点银子?”温芙晃了晃令牌,“我是永安候家的小姐,绝对不会欠钱不还的!”

还有不到一个月她就要嫁入桓王府,哪有机会再去见一个比自己还柔弱的少年。

男人眉头微拧,一抹微笑不易察觉,将自己的银袋取了下来,“这里有二十两。”

面色一喜,温芙极快地接了过来,两人手指交错,只感觉男人身上温度极低,似乎有什么重病一般。

“我一定会还你的!”温芙认真地数了数银子,随即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认下你这个兄弟了,只要我度过这次难关,日后定会报答,你叫什么名字?”

“阿清”

温芙咂了咂嘴,一溜烟离开,阿清望着她的背影,神情微凛,哪里还有方才怯弱的样子?

熟大黄?永安候家的小姐?那不正是他欲要迎门的妻子?

呵,男人笑了起来,那姿色魅惑人心。

“主子,还有何吩咐?”阴影处走来两个男人道。

······

从阿清那里得了二十两银子,温芙心满意足,在药铺里购入了所需的药材,拎着一包草药准备回府。

还没回到院子,便听到一阵呵斥,“我问你家主子去哪里了,哑巴了不成?”

又传来米儿断断续续的哭声,整个院子乱糟糟的。

温芙带着笑意,望向温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应该还在闭门思过吧?”

温情是一等一的小姐,府里也并无人敢说二话,温芙这般质疑还算是头一个!

“是我最喜欢的金簪子丢了,特地请示母亲,过来寻找!”温情气哼哼。

温芙目光滑向地上的那一支金簪,“原来如此,不知情妹妹从哪里找到的,真是惊险啊。”

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温情道:“正是从姐姐的房间。”

下人们一阵议论纷纷,没想到大小姐平时窝囊,如今居然如此手脚不干净。

温芙气定神闲,捡起那支金簪,“你确定这是从我房间搜出来的,而且是你最喜欢的簪子?”

眼中流出一抹气急败坏,温情还是硬着头皮,“你就是偷了我的东西,咱们现在就去找母亲对质!”

“可是这簪子成色不纯,做工款式更是一般,妹妹的眼光就如此浅薄?”温芙语气逐渐嘲讽,“更何况我从来没去过你的房间,哪里偷你的簪子?”

一时气恼,温情看向身边的丫鬟,“还不赶紧把她给我拿下!”

那丫鬟刚准备动手,米儿便挡在温芙身前,“二小姐不要随意动我家小姐!”

温芙美目流转,捏住温情的下巴,语气带着警告,“温情,我奉劝你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我不仅是你的嫡长姐,更是未来的桓王妃!”

一片哗然。

“你们这是又在闹什么?”大夫人一看就有人报信。

温芙不紧不慢地松开手,将簪子扔在地上,微微仰起头,“瞧瞧你的女儿干了什么好事,拿着一根地摊货诬赖我。”

大夫人心中暗恨,却无法反驳。

温芙,永安侯的嫡长女,就算那桓王是个废物,可她也是堂堂王妃,怎么看都应该是尊贵无比,凭什么被这群姨娘庶女欺负?

“母亲……”温情低头,眸中尽是委屈。

大夫人捡起金簪,脸上没有丝毫笑意,“不过是个误会,情儿毕竟是你妹妹,我也是你的嫡母!”

原本温芙还算心平气和,一听她的理所当然,心中的怒气陡然而生。

“胡说八道!”温芙语气微冷,“我的母亲永远只有一人,镇国大将军和寿平长公主的女儿,荣熙郡主,天下尊贵无双,你又拿何能比?”

大夫人脸色一变,倒是温情嗤笑一声,“不过是个偷男人的荡|妇而已!”

这话一出,温芙都不用动手,大夫人直接回身给了她一巴掌,“放肆,轮到你对先夫人指指点点了吗,给我滚出去!”

就算府里流言再怎么嚣张,先夫人尊贵的身份摆在那里,谁敢放到台面上说?

就连永安侯都要掂量掂量。

温情瞪圆了眼睛,没想到大夫人居然会这么对待自己,“母亲……”

“你给我好好抄写佛经,不得出门!”大夫人一派震怒。

温芙看得好笑,如果不是大夫人抢先开口,单单凭着温情那一句污蔑先夫人的话,至少要打上三十个板子。

“是。”温情咬牙,不甘心地离开。

大夫人松了口气,不由得重新开始审视眼前的少女,模样还是那个模样,只是这气度完全不同,难道是人死里回生,否极泰来?

“芙儿,我刚才失言,你妹妹也是个有口无心的,不要在意。”大夫人笑着解释,把姿态摆低了些许。

她平生最讨厌的人就是先夫人,如今温芙居然又拿郡主压自己!

温芙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大夫人,每天有算计旁人的时间,还不如去管管你的女儿,否则到时候舌头扯下来,难看的可是你!”

“多谢芙儿指点。”大夫人握紧拳头,这是多久都没有受过的耻辱,因温芙那格外尊贵的身份,竟一句不能反驳。

见状,温芙眯了眯眼,“大夫人请回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温芙浑身都松散了不少。

未消片刻,大夫人却遣人送过来不少锦衣华服,金簪玉镯。

这算是赔礼?温芙只觉得好笑。

若是这东西早点送来,她就不用敲诈那个少年郎了。

夜半时分,温芙刚将煎好的药尽数服下。

“小姐,孙嬷嬷出事了!”米儿道。

小说《医女娇妻废柴王爷请放过》 第二章:吊打白莲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仙侠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娱乐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