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短篇 >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

更新时间:2019-09-11 15:42:07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 已完结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茹斯未分类:短篇主角:周琼海许砚

主角叫周琼海许砚的小说叫《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是作者茹斯未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甜宠人前风光人后宠妻狂魔×看似小白兔实则腹黑起来很强大周琼海,性别男,年龄31,某top级公司总经理除了脸略瘦、颧骨略高,无缺点毒舌傲娇人精路线称呼:周总、琼爷、周灰狼、周艰难、周贫嘴(各种威武的称呼都是遇见许砚前,各种怂的称呼都是因为许砚)许砚,性别男,年龄28,某设计院王牌级设计师清秀挂,万年刘海,脸上肉嘟嘟其实瘦成闪电性格好有才华会画画能下厨,还能蹦极三连跳称呼:小白兔、小砚、砚砚、砚宝贝(没错都是周琼海取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按理说,接私活是一些小设计院的人才会做的事。许砚所在的设计院,在市里也算是重量级的,而许砚又是马总口中的王牌,怎么会跟接私活三个字沾上边?周琼海强行给自己洗脑,看错了看错了。

许砚关上电脑,把那些图纸一一撕了,冲周琼海说:“数据搞错了,得重做。”

周琼海看了眼垃圾桶里的碎片,移开目光:“比我还工作狂啊?别太拼,早点休息啊。”

“才八点,也太早了吧。”

“谁叫我在你的影响下,养成了老年人作息啊?”

“这不叫老年人作息,这叫养生……”

还真别说,自从许砚住进来以后,周琼海的作息步入老年人哦不对是养生模式。

一直以来他晚睡晚起,而许砚早睡早起,自带时差。许砚时不时念叨两句“晚睡对身体不好”,倒也没让周琼海大改,毕竟这么多年的习性,哪是说改就能改的。

想不到周琼海真改了。

紧紧跟随许砚脚步,一口一个“砚砚”,周琼海也进了浴室。

门哗的一声关上。

“你来干吗?我要洗澡了哎。”许砚慌忙把弄湿的刘海捋顺。

“好巧,我也是。”

“你不是睡前才洗的吗?现在才十点多……”

“对啊睡前才洗。我要睡了,不行么?”

“那、那你先吧。我等会儿。”

“那算了。”

“哎你到底洗不洗,不洗别占着啊。”许砚要跳脚了。

周琼海慢吞吞脱去上衣。

匀称结实的背上纵横交错几条伤疤,许砚叫了出来:“这是——”怪不得之前睡下后周琼海就不让开灯,许砚现在才明白。

周琼海背靠洗手台,回头看镜子,随后眼皮垂了下来。还是把小白兔吓到了啊。

“小时候我爸不是给我找了个后妈么,后妈还拖了小孩来,家里没我什么事了。我那会儿为了引起我爸注意,故意各种找茬闯祸,打架闹事是家常便饭,便落下这些伤。倒是引起我爸注意了,结果甩给我一句话,以后再这样,别叫他爸了。”

“我那会儿忽然醒悟,老子干嘛把自己搞成这样,难道就是为了他活的?你还别说,自从我觉悟之后,我成绩就跟火箭似的嗖一下上去了,他看我也比以前顺眼了,但我们的关系,就那样了。”

什么叫就那样了……许砚心里颤了颤:“好歹是跟你血浓于水的亲人,别这么执拗。”

“说来容易,更何况我的性格,你也知道。”

“别这样。我也是这两年才明白,子欲养而亲不待。就拿我爸说吧,我本想把他接来一起住的,但是这几年他身体越来越不好,住在老家的疗养院,我只能得空才去看看他。”

“下次我陪你去。”

许砚笑了,周琼海说这话大概没考虑过他爸的承受能力,要是看见自己儿子带个男人回来,可能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吧。他委婉地表达拒绝:“其实我爸心脏不是很好,你的心意我领了啊。”

他摸着周琼海背上的伤疤,指腹传来一片粗粝。

周琼海抓住他的手:“都是老伤了,没事。再说了,谁身上没几个疤呢。”

许砚眼神飘开,笑了笑。

“你真的不跟我一起洗澡?”

“你先。”

“一起呗,省时省电省水。”

周总您什么时候这么一毛不拔了。许砚只是笑,从周琼海手里逃出来,结果被强行拉了回来。

莲蓬头一开,水哗的一声飙到许砚头上。许砚瞬间刘海全无。

“我去,忘记取下了。”周琼海拨弄许砚刘海,许砚想抗议已经来不及了。

忽然周琼海的手停住了。他在许砚额头上看见一个疤。

周琼海一下子把他刘海都撩起。这是周琼海第一次看见他额头,上面有个颜色浅浅的、一条心电图模样的疤。

“怎么弄的?”

“从小就有。”

“问你怎么弄的,总不至于娘胎里生下来就有吧。”

许砚看了周琼海一眼,把刘海放了下去,声音跟眼神一样都有点飘:“可能还真被你说对了。我妈要生我那会儿,情况不太好,医生说,大人小孩只能保一个。我妈选择生我,生下来之后她当天晚上就走了。我记事以来,额头上这疤一直都在,问了我爸,他也说不上来。我觉得那可能就是我妈留给我的印记。”

周琼海叹息一声,许砚从娘胎里就被世间最伟大的爱所包围,当然,仅限于娘胎。这是不幸,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既然是你妈留给你的,干嘛遮着?露出来也不难看,像哈利波特似的。”

“什么嘛,哈利波特的疤是竖的,我这是横的,这算是哪门子的像啊。”

周琼海用眼角的柔光回应许砚的吐槽。他又拨了拨许砚刘海,吻了吻那个伤疤,然后顺势吻他眼睛、他睫毛,最后落在唇上。

“哎,还是你先洗澡吧。”

“是我们。”

哎臭不要脸的……

早上周琼海醒来的时候,许砚已经起床了,特别贤惠地在厨房煮粥。其实两人早上的时间都很紧张,但以许砚的养生模式,自然不能落下早餐。

再说了,如今是两个人的共进早餐了。

周琼海去盛粥的时候鬼使神差地瞥了眼书房里的垃圾桶,里面已经空了。他漫不经心问了句:“这么早就去楼下倒了垃圾?等会儿出门的时候带下去就行了啊。”

“已经满了嘛。等会儿紧赶慢赶的,谁还记得啊。”

周琼海哦了一声,低头喝粥。书房里的垃圾袋是新换上的,昨天许砚往里扔图纸碎片之前,明明还是空的……

上班之后,日理万机的周琼海抽了个空,开溜了。油门一脚,周总的座驾停在了起亚健身馆。

“我找武延延。”周琼海一身西装,一派商界精英的打扮,怎么都不像是来健身馆运动的样子。然而周总无可挑剔的容貌气场和微笑,叫前台愣是花痴地凝视两秒,然后忙不迭地联系了武延延。

武延延一见周琼海,脸色就变了。他心理阴影面积被无限放大,赶紧呼叫保安:“这人是来捣乱的,快把他轰走!”

周琼海好整以暇地掏出一张起亚健身馆的会员卡:“我是这里的会员,你想赶我走?”他故意把那张会员卡在武延延面前晃了晃,卡面金光闪闪,上面的“VIP”更是闪瞎武延延的眼。

武延延咬牙切齿瞪着那张卡,转身面向闻声而来的保安:“没事了没事了。”

“既然是会员,那、那欢迎啊。”武延延昧着良心地欢迎VIP。他心说,欢迎你的是我们健身馆,可不代表我个人立场。

“这种废话就别说了。我来呢,是想问你个事。”

武延延愣了下。周琼海找他能有什么事?想来想去,也只有跟许砚有关了。

果然——周琼海开口就问:“许砚,最近缺钱?”

武延延心中了然,露出一抹笑:“怎么,他没告诉你?看来,还没有把你当做最亲的人嘛。”

周琼海再次扬了扬手中的VIP:“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要是不说,我就销卡了。”

欺人太甚!武延延怒目而视。VIP怎么了?VIP就能为所欲为了?

前台突然发出几声“咳咳”,眼角不住瞥着武延延。前几句对话她没有听清,但是“销卡”两个字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她用眼神向武延延传递讯息:好好招待,千万别惹了这位VIP。

武延延深呼吸一口气,终于黑着脸说:“缺啊,怎么不缺?他爸之前做手术,需要一大笔钱,当时是我借他的,他到现在还没有还呢。”

“多少钱?”

武延延伸出两个手指,生怕周琼海搞错计数单位,又伸出个手圈了个零。

本以为周琼海好歹会眨下眼,想不到周琼海连睫毛都不颤一下,这让武延延看在眼里,心里又是一声骂,果然找了个金主。

“借条呢?”

武延延眉头皱了皱:“怎么?想赖?”

“空口无凭嘛。”

“那就是想赖了?”武延延胸膛开始剧烈起伏,连呼吸声都粗重了不少,市井之气扩散全身,“要是想赖,我天天堵他设计院门口去!”

周琼海忽然笑了:“怎么会赖呢,这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嘛。”

武延延差点没气得背过去,他借钱给人,结果他还成了小人?

“以小砚的性格,哪怕是口头说一声的事他都会记着,更何况是这么一大笔钱?”

武延延满意地耸了耸肩,看来这位VIP也承认是一大笔钱了啊。他斜眼看了看周琼海,那眼神像是看见了冤大头似的:“也对哦毕竟他找到了金主,不愁还钱。对吧周总?”

“金主?”周琼海飞速扫了武延延一眼,从他的神态话语中洞悉了他的心理活动,于是以异常自然的语气接着说,“抱歉啊我不是。”

武延延满脸不信。

周琼海把手里的VIP翻了个面:“看见这个会员卡的名字了吗?我借来的。”

“金主竟然还会找别人借卡?”武延延呆住。

“所以说,我不是什么金主,你想太多了。”

“那许砚叫你周总……”

周琼海面不改色:“绰号。这年头谁绰号不带个总啊董啊。”

小说《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 第十八章 试读结束。

《马基雅维利的金丝眼镜腿儿》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科幻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