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掌门之女

更新时间:2019-09-11 15:55:19

掌门之女 连载中

掌门之女

来源:微阅云作者:思念最是飞雪时分类:短篇主角:江山历川

完结小说《掌门之女》是思念最是飞雪时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山历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洪建强奸了酒吧舞女柳佩佩,因为环境所逼和原配离婚,娶了柳佩佩,江洪建的常年家暴导致她在江山七岁那年生日离开。江洪建与原配复婚。主江山被扔到江家的远方亲戚李家抚养到十四岁,因为大女儿江玉柔不肯联姻。江山被接回江家嫁给鸿发企业次子历川,遭遇被历家嫌弃冷落,辛苦十二年帮助历川夺下了鸿发的继承权,却在加班回来的一天发现丈夫出轨姐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前几天刘牡丹拉着大儿子李大宝出了趟远门,回来后脸色一直很差。尤其是看到江山时,简直不能差到更差了。

刘牡丹看到江山的模样,皱眉骂道:“发什么呆,小贱种!”

回过神的江山惶恐的低下头,拼命地搓洗着手下成堆的衣服。余光瞥到刘牡丹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盯了自己许久。直到门口的邻居叫唤刘牡丹的名字,她才离开。

江山瞬间松开了口气,后背的衣服被冷汗浸湿凉飕飕的。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就在这几天,江家不知道什么原因停了自己的抚养费,前几天虽然刘牡丹藏的严严实实,但她知道她是带着李大宝去了S市舔着脸和江家要钱,结果连江洪建的面都没见到,就被公司保安赶了出来。看样子她是把这仇全算在自己身上了。

晚餐的时候,江山照例坐在桌子角落的小板凳上,一言不发的啃着手里冷冰冰的粗面馍馍。刘牡丹那双小眼睛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看着她越来越差的脸色燕子心中警铃大作直觉不好。念头还没落下,只听啪的一声!刘牡丹的筷子猛地拍在桌上,面前的破了口的瓷碗跳了跳。

除了李大宝,江山和燕子的身体皆僵了僵,停下了嘴中的动作。

“整天除了吃还会干什么!一干活就偷懒装病,我李家上辈子欠了你的!看看旁边住的李丫头,每天随着她哥大壮上山下海的干活。你呢!除了吃吃吃还会干什么!我...”

话没说完,就被江山打断。

“刘娘。”她顿了顿从怀里掏出一个被报纸包着的东西。

“前几天我大病一场,想明白了很多。我爹不要我,我娘也不要我。这么多年多亏了您给我一口饭吃,才让我长这么大,以前都是我太不懂事了。实在没什么能谢您的,这个镯子您就收下吧。”

这镯子是江洪建送给柳佩佩的结婚礼物,在江山七岁那年柳佩佩作为生日礼物给了她。从那那之后江山把它当做自己最重要的宝贝,连睡觉都要抱着。来到李家后察觉到刘牡丹的贪婪,她每天费尽心思找地方藏。最后还是被刘牡丹偷走了,前去讨要却遭了一顿毒打。

燕子吃惊的看着江山,那眼神好像看到了陌生人。这丫头一直把镯子看的比命都重要,好几次因为镯子旳事被刘牡丹打到半死,都不肯松口说出藏的地方。今儿怎么突然要送给刘牡丹.....

刘牡丹扒开纸包,看着里面翠绿剔透的桌子,心情顿时大好,紧皱的眉毛松开:“你知道就好。待会吃完饭,记得把园里的菜拔干净。”

江山温顺的答应,好像一只小绵羊。

刘牡丹诧异她的温顺,涌到嗓子眼的话咽了下去。算了,关于把她嫁给村头老宋的事过几天再说吧,便起身离开了。一直慢悠悠喝酒吃肉的李大宝,打了个酒嗝,视线在江山小身板上意味深长的转了一圈,起身跟着刘牡丹的脚步,一起离开。

一直到刘牡丹与李大宝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门口,燕子才敢放下手里的抹布,担忧的抓住江山冷冰冰的手:“你这孩子没事吧?那镯子不是你娘留给你的念想吗。怎么说送人就送人了。”

江山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小声道:“燕子嫂没事,这镯子过一阵会回来的。”

燕子觉得江山真的是烧糊涂了,看了她好几眼欲言又止,最后只得沉沉叹了口气——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忙活了几乎整整一天的时间,江山总算把地里的草给拔干净了。

拖着近乎虚脱的身体回到了房间,咚的倒在了炕上,没有几分钟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整夜,江山都在做梦。一会梦到自己刚去江家,无人搭理被丢在门口的窘迫。一会又梦到与历川举行婚礼,听到江玉柔从楼梯上跌下去,他把自己一人晾在礼堂面对众人目光的尴尬。梦到小源一岁时候蹒跚学步含糊不清叫着自己妈妈,一眨眼又梦到自己抱着他冰冷的尸体跪坐在雨中的愤怒和绝望。

后半夜她是哭醒的,醒来后她眼睛一眨不眨的前方看了好一会。她怕自己一眨眼又变成疗养院里被铁链锁住的“历丽”,怕自己看到儿子冰冷僵硬的尸体。一想到那两个狗男女此刻就锦衣玉食的生活在S市,她就恨不得揣上刀子冲过去,将他们千刀万剐。

死咬着唇默默哭了好一会,她才用手抹干净脸上的泪。仰头看着窗外明亮的月亮。

老天有眼,这一辈子我江山,誓不做善人,所有挡了我路的人,斩草除根!

黎明将至,远处朦胧的淡蓝天际线将昏暗的天空与大地一分为二。

一只膘肥体壮的红毛公鸡威风凛凛的跳到石墙上,拉开嗓子,清亮的叫声唤醒沉睡的小村庄。

燕子一大早喂完了猪,在江山房门外踌躇。

她不知道该不该叫江山起来,刘牡丹她们马上就要起床了,要是江山还这么躺着,怕是又逃不掉一顿打。

她想了想,迟疑的进了屋,却惊讶的发现炕上被褥叠的整整齐齐,江山不见踪影。

她心里咯噔一下,这小丫头昨天就有点不对劲,不会是想不开了吧?急匆匆转身就要往外冲。却没想一转头看到江山俏生生的站在院子正中,抱着湿漉漉的盆子挨件把衣服往晾衣绳上挂。

扭头对上燕子惊讶的目光,江山笑了笑;“燕子嫂,饭做好了。等一会晾完衣服就上饭。”

燕子不敢置信的看着一脸笑容的江山,她还记得这小丫头刚进门时那怯怯的小耗子一样,大眼永远湿漉漉的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她站在原地打量了她半晌,这丫头怎么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

江山在商场沉浮多年对人心再是了解不过,看着燕子的神情便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前七年自己虽然不受江家人喜爱却也是在豪门长大,衣食住行自然不会差了她的,活计也都有佣人负责,当真是做了七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一下被扔到村里自生自灭,不仅吃不饱穿不闹,动辄还要挨打挨骂,自然受不了。尤其是在江家断了自己的抚养费后,刘牡丹越发刻薄狠毒,整天揪着小毛病把自己往死里打。那时候一听到刘牡丹的声音,就害怕的全身发抖。

不过经历了亲人背叛、丧子之痛、囚禁七年自己早已心硬如石。刘牡丹不过是自己路上的一颗小石子罢了。更何况这粒石子马上就就要被自己粘成粉末!

小说《掌门之女》 第二章:暴风雨前夕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情有独钟小说
  2. 武侠小说
  3. 冤家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