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我即王

更新时间:2019-12-23 17:54:39

我即王 连载中

我即王

来源:掌文作者:我有一刀分类:武侠主角:陈君临虞雅南

主角叫陈君临虞雅南的小说叫《我即王》,是作者我有一刀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仙侠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有一剑,可平西境。我有一刀,可斩千雄。我有一名,可裁生死。我有一姓,坐镇中州!蝼蚁们听着,吾乃蟒雀营之首,不败至尊——陈君临是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漆黑的热武器膛孔,直直对准二楼的钱旭阳!

现场空气,死寂一片!

剑拔弩张!

这……!

这人……TM的有枪?!

望着那柄漆黑冰冷的槍孔,钱旭阳面色惨白,额头冷汗直冒!

"现在,我能代表王法了吗?"陈君临手持热武器,就这么平静的,与二楼钱旭阳对峙。

这他妈,简直霸气到极点啊!

一言不合,直接掏槍!

在场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震住了!

谁都没想到……此人,竟携带热武器啊!

要知道,这中州大陆,可是禁槍国度啊!

可他,怎会有槍?!

"现在……我能不能代表王法??"陈君临似乎很有耐心,手中武器直直瞄准钱旭阳,又问了一句。

钱旭阳:"……"

这位堂堂钱江银行的长公子,此刻嘴唇都在哆嗦啊!

这他妈…!

简直是个疯子!!

"能…能代表,能代表……"钱旭阳嘴唇都有些哆嗦,轻颤着点头。

开玩笑,对方TM的持有热武器啊!!

这他妈,武器就是王法啊!

谁敢反抗啊?!

"那请你,给我一个解释。"陈君临根本不打算放过他,声音平静,却仿佛利剑,寸寸出鞘。

钱旭阳额头冷汗直冒,连忙解释,"那日…苏倩告诉我,她的继子虞思凡要跳江自杀。于是我便赶来了,想劝虞思凡不要做傻事……因为毕竟我们两家有合作关系,我也不想看到他出事。"

开玩笑,此时此刻,他不得不解释啊!

对方那槍口,可正对着自己啊!

而,楼下人群中的苏倩,听到此话,心脏咯噔一下。钱旭阳这混小子,是要将她一同牵连进去。

"哦?"陈君临缓缓扭头,将目光扫向了一旁的苏倩。

"苏姨,那请你解释一下,你继子虞思凡跳江……你为何不救?"

苏倩贝齿紧咬红唇,美眸紧蹙。

"思凡他执意要死,我救不了一个将死之人。"这是她的解释。

陈君临眸光幽幽,嘴角扬起一抹冷意,"是你救不了呢,还是…你故意将他推落水中?"

唰!此言一出,苏倩脸色骤变!

"陈君临!你别信口雌黄!"苏倩冰冷厉叱!

在场所有宾客,也是面色一震!

这个青年,简直不要命了,还真的……什么话都敢说啊?!

"我信口雌黄?"陈君临冷笑,眸中闪现一道锐利杀机。

"那为何,巡捕房的资料记录中显示……案发后,在你的手指和衣物上,发现了虞思凡的皮屑和指纹?"

轰~!

此言一出,全场所有宾客,都是身躯一震!

这?!

此言,当真属实???

所有人,都被这番话给震慑住了?

莫非……那传闻,是真的??

虞思凡,并非自杀坠江?

而是,被继母苏倩,亲手推下钱唐江的??!

"胡言乱语!你这是栽赃陷害!!"苏倩此时彻底震怒,伸出玉指,狠狠指着陈君临怒喝!

"栽赃陷害?"陈君临眼眸微微一眯,淡然道,"你是想让我,拿出证据来给你看吗?"

唰!苏倩的娇躯,微微一颤!

他,有证据??

这一刻,苏倩虽不敢相信,可却还是……慌了神。

"陈君临!你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你又不是虞家人,有什么资格多管闲事?"愤怒之下,她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了,直接怒斥陈君临!

这陈君临,只不过是虞思凡的一个普通朋友而已?这虞家之事,哪轮得到他来管?!

可就在此时,陈君临却突然调转枪头,将手中那柄漆黑的热武器,瞄准了苏倩。

"现在,我有资格管了吗?"

场面死寂。

苏倩俏脸煞白,直接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他妈!简直…霸王硬上弓啊!

四周所有人宾客,都感觉心脏提到嗓尖。

而苏倩本人,已经香汗渗透,贝齿咬得红唇都泛白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当年,那个稚嫩的野孩子少年,此时此刻,却突然君临天下之姿,强势回归。

并且…手持热武器,一人之下,席卷全场!

陈君临持槍,对准苏倩。

"现在,我有没有资格管?"陈君临继续逼问道。

苏倩:"……"

她的整个娇躯,都在哆嗦轻颤。

被一柄漆黑的热武器枪膛直指着,谁能淡定的下来啊?

"苏姨,你还没回答我的话,我有没有资格管?"陈君临说着,拇指轻轻一扣,打开了枪械保险锁。

唰!苏倩双腿一颤,差点瘫软。

枪械之下,她别无选择啊。

她神情崩溃,颤抖着…缓缓点头。

这,代表默认啊。

这陈君临,有资格……管这虞家之事!

此时此刻,全场一片震惊死寂!

这一幕,简直!

"好,既然我有资格管。那我现在问你。苏姨你,有何资格,处理侵占虞家的资产?你又有何资格,将思凡的妹妹虞雅南赶出虞府?你更有何资格……将这虞宅,改名为苏府?!"

三句质问,如雷轰击!

苏倩的脚步,步步倒退,最后脚下高跟鞋一崴,整个人直接摔坐在地,就连那件雪白的礼服长裙都被撕破一道裂缝,那双雪白的长腿**在空气中,一片凄惨难堪。

这三个质问,她……竟无言以对!

全场,死寂一片。

陈君临眸光冷漠,缓缓仰头,又将视线…望向了二楼的钱旭阳。

"钱公子,你的解释,还未结束。为何,你会出现在案发现场?为何,你的指甲缝中,会残留有虞思凡的皮屑?究竟是不是你,亲手将他推下钱唐江?!"

钱旭阳额头冷汗直冒,面色无比难堪。这些,都是警方调查时所立下的证据。

可,一个月前,这些证据都已被买通,秘密销毁了!可为何,为何这个青年会知道?!

"虞思凡自己坠江而亡,警方都已立案了!这关我什么事?!简直一派胡言!你有证据吗??"钱旭阳一口否认,厉声道!

可他似乎又觉得不够,于是强撑起气场,对着下方冷怒道,"我钱某再奉劝你,别多管闲事。小心第二天,横尸街头。"

毕竟,这里可是江南。

待冷静下来之后,钱旭阳也恢复了心智。

在这钱家的地盘之下,他难道还会怕这个男人?

有热武器又如何?难道,真敢开火吗?

他钱家黑白两路通吃,还怕一个区区青年不成?

要是开火,相信这陈君临也绝对走不出这苏府大门!

听到钱旭阳的话,陈君临却笑了。

笑得儒雅,淡然。

他缓缓收回了手中的热武器。

"你的解释,我不太满意。"

而后,他缓缓端起酒杯,动作优雅之极,轻抿了一口烈酒。

"黄泉路上,如果碰见思凡和虞伯父,记得向他两人请罪。"

二楼护栏前,钱旭阳目光一怔…还未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

庄园餐桌前,陈君临的右手轻轻一扬,杯中烈酒,瞬间凝聚,倾射而出!

他,即王法!所以,他要…替天行道!

烈酒化剑,几乎于千钧一发之际,闪电般朝着楼上的钱旭阳射去!

"噗…!"

钱旭阳的头颅前,一道烈酒液体贯穿而过。

钱旭阳身躯猛地一颤,瞳孔带着惊恐,不敢置信!

他伸手,试图求救,挣扎。

可,回天无力。

最终,钱旭阳瞪大双眼,身躯斜斜的……朝着护栏外摔下来。

"呯!"尸体,狠狠从二楼摔落,就这么横躺在地面上。

这位,堂堂钱家长公子,气绝身亡。

刹那间,整个庄园现场,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全场所有宾客都被吓懵了。

钱……钱公子……就这么死了??

这位,冠绝当世的公子,就这么……被杀了?!

更让人震惊的是……那杀人的手段!!

一杯烈酒,十丈外杀人?!

他们听过以剑杀人,听过以枪杀人……可却,从未听过,以酒杀人啊!

这简直?!

恐怖如斯!!

苏倩俏脸煞白一片,高跟鞋'蹬蹬蹬'接连倒退!

眼睁睁目睹钱家长公子被杀,这一幕…让她大脑一片空白,额头冷汗直冒,就连双腿都轻颤,发软,完全挪动不了步子。

陈君临收回了手,轻轻掸去掌心灰尘。

而后,他扭头,望向了苏倩。

"苏姨,接下来,轮到你了。"

唰~!苏倩的俏脸,前所未有的煞白难堪!

"保安…!"她惊恐失措,一声喝!

哗!

一大群黑衣安保力量,从四面八方涌来,瞬间挡在了苏倩面前,保护住了苏小姐!

面对,这群黑衣保安,陈君临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弧度,"这点人,怕是拦不住我。"

苏倩:"……"

所有人:"……"

这他妈,简直嚣张狂妄到极点啊!

苏倩俏脸冰冷凝重,对手下厉喝,"调人!"

与此同时,手下即刻拨打电话,开始喊人!

调人令一出,百人调集,即将赶来!

苏家,在短短一个月内,强势崛起,其中参杂了许多黑色力量!

可以说,如今的苏家,几乎半只脚,便是地下势力!

要跟苏家比人多?

简直,就是灯蛾扑火!

"要叫人吗?"陈君临淡淡一笑,给自己斟上了一杯酒,"好,我等着。"

他那,气定神闲的模样,真仿佛…世间一切,皆不被他放在眼中。

整个现场,气氛一片寂静。

剑拔弩张。

苏倩站在那儿,美眸前所未有的冰冷杀机。

身前,数十名安保站立,为其围堵成一道人海墙,这才让她…稍稍感到了一丝安定。

"这里是江南,你不要太狂。"苏倩声音冰冷如寒,对峙道,"纵使,你退伍归来那又如何?江南可不是营伍,能任你肆意妄为。身在江南,你就得守江南的规矩。"

她的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相信再过十分钟,便能很快赶到!这也让她,对现场局势胸有成竹。

等大部人马一到,这陈君临,插翅难飞!

听到这话,陈君临嘴角的弧度更甚,他并未回话,只是安静的坐着,饮酒。

在场,所有宾客们,都用一种复杂怪异的目光看着这个男人。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陈君临,死定了。

包括那些认识他的高中同学们,也是满脸复杂。

在他们眼中,这陈君临,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了。

敢在今日这场合,当众袭杀钱旭阳?

还敢,如此肆无忌惮,说等苏倩叫人前来?

这,简直就是坐着等死啊!

江南,谁人不知,苏家崛起的原因?

背后有四大世家强势支撑,几乎是半只脚跨入黑色边缘的存在啊!

所谓,四大世家,只是明面称呼。

真正的称谓,应该是……四大黑色势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苏家庄园内,气氛一片寂静。

陈君临安静坐着,淡淡品酒。

十分钟后。

场面依旧寂静。

苏倩紧急调派的人手,还未赶到。

继续等待。

二十分钟后。

支援力量,依旧不见人影?

苏倩的俏脸,变得有些急促。

人呢?

调派的人手…从公司基地赶过来,到苏府,也不过十分钟的路程而已!

可为何,人还没到?!

正当,苏倩急不可耐时。

"叮铃铃!"突然她的手机**,急促响起!

苏倩紧急掏出手机一看,是手下的来电?!

她急忙接起电话!

"我要的人呢?到了没?!"苏倩冰冷急促质问道!

"苏总,我们……我们进不来。"电话中,传来手下颤抖的声音。

苏倩美眸一凝,"为何进不来?你们连我苏府大门都不认识了?"

"不是……"电话那头,手下的声音轻颤,哆嗦道,"苏总,苏府的大门……被,被堵住了。"

唰~!听到此话,苏倩的俏脸微微一变,带着惊疑!

大门,被堵住了?

在这钱江城内,谁敢如此放肆?堵她苏家的大门?!

下一瞬,苏倩直接将美眸,扫向了陈君临。

他依旧风轻云淡,缓缓抿酒,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

"我倒要看看,是谁不知天高地厚,敢堵我苏府的大门?!"苏倩这一句话,是直接对着陈君临叱喝的!

此时此刻,最大的嫌疑,也唯有陈君临了!

苏倩俏脸冰冷如寒,直接踩着高跟鞋,疾步朝着长廊外的大门口走去!

她穿过走廊,直接来到了苏府大门前。

此时,那两扇红木大门正轻掩着,并不能看到门外的情况。

苏倩俏脸愠怒,直接双手推开大门,大步朝着门外跨去!

可,刚跨出苏宅大门,她的身躯,便突然顿住了。

她美眸瞪大,被门口景象…给彻底震住了!

放眼望去,一片迷彩色的人海,如排山倒海般,将整个苏府宅门,围堵的水泄不通!

人海如潮,根本……望不到尽头!

无数人潮,无数剑刃,出鞘半寸!

那漫天迷彩色人海,与无尽兵器的寒芒交织在一起,在黄昏夕阳下……散发着一股汹涌杀威!

这…?!!

这,是集团营??!

苏倩瞳孔惊恐瞪大,娇躯…在轻颤。

白裙下的双腿,都在微微颤抖,有种腿软瘫痪的感觉。

望着…这一望无尽的人海,她的心脏,剧烈震骇!!

这,究竟是有多少人?!

唯有集团营,才有可能…集结出如此一望无际的磅礴人海啊!!

百人为团,千人为营,万人为集团!

这……是作战集团啊!!

随着苏倩的出现。

"铮……!"前方无尽人海,齐齐拔剑,再出半寸!

这,是威慑!

方圆千米内,尽数封锁!

无一人,能进来,更无一人,能出去!

苏倩的俏脸一片煞白,胸膛颤抖起伏,脚下高跟鞋……竟是不由自主的缓缓倒退。

她娇躯颤抖,一步一步…退回了宅院大门。

小说《我即王》 第6章 齐齐拔剑,再出半寸!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穿越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