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官场 > 权海奇枭

更新时间:2018-10-30 14:05:29

权海奇枭 已完结

权海奇枭

来源:掌中云作者:小楼昨夜轻风分类:官场主角:陈功魏书琴

小说主人公是陈功魏书琴的小说叫《权海奇枭》,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楼昨夜轻风写的一本官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主角陈功为官场世家子弟,但性格刚强、耿直,虽有一点小聪明,其父觉得他并不适合混迹官场,便安排到企业平凡岗位上上班,远离官场。但条件优越的陈功并不喜爱这种朝九晚五、“行尸走肉”的日子,悄然辞职走上官场,只身闯荡宦海,嚣张无忌横行权利,从地方小公务员到金字塔的上层,运筹帷幄谱写枭雄神话,经历“腥风血雨”的官场人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主任,来我办公室一下。”李镇长给王志远打了个电话。

王志远走进李镇长办公室,“李镇长,什么事儿?”

“你说说看,这村小经费挪用一事怎么村小老师就妥协了”

“啊,不会吧,这几个钉子户这么好说话了??”王主任也很不解,说白了这事儿如果真有人想查,齐笑南多半得被调查了。

七月底,青河村小改革试点工作的最后一站,师生参加市教育部门组织的考核。

考核结果相当令人满意,包括李文渊在内的六名老师都顺利通过了考试,李文渊因为成绩优秀,考核组直接安排进入新桥一学任教,八十名学生也按各区县小学要求进行了考试,含赵晓燕在内的五名学生顺利进入对应的年级,其余最差的也仅降了两个年级,不过没有关系,他们最重要的是有书。

“陈功啊,好消息啊。。”李文渊很兴奋。

“什么好消息,李老师。”陈功问道。

“青河镇已经转了一项专款用于我们原来村小学生上学,说拆迁完以后就不再给村小单独结算什么费用了。这样啊已经很不错了,说是村小用地征收或转让后的收益有一部分给村小用,以后的事儿谁知道呢,还是钱到手中才是真啊。”

“没您想的那么糟,市政府常务会上定了的,谁敢乱来啊,我们青河试点又开了一个好头,您别乱想了。对了,你们那原来克扣的经费补上了吗?”

“补了,这次一起领的。小陈啊,这你就不知道了,青河是改革试点,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这里,谁敢乱来啊,别的地方可就说不准备。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杜绝。”

“什么办法啊,李老师。”

“就是你做了区长,你做了市长,那不就好办了,谁乱来就撤谁的职。”

“哈哈,好好,李老师,为了您的这个奇妙想法,我尽力就是了。”

……

陈功确实很尽力,一个月的富海市巡回讲课,半年时间的协助新桥区各乡镇村小改革工作,忙得不可开交,还好跟屁虫魏书琴一直在身边采访报道,工作之余还可以互相鼓励,打气加油。

半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大年三十的头一天,新桥区教育部门召开了全区村小改革工作总结大会,村小改革终于全面完成,随着何有才局长宣布会议的结束,陈功马不停蹄的开着镇上给他配的快退役的哈飞路宝,赶回了青河。

陈功在车上与母亲李秀琴通着电话,“不用管我了,这几天工作特忙,我看今天过年回不了家了,你们把身体养好,跟爷爷讲一下别担心我,好,新年快乐妈妈,嗯,再见。”

陈功心里何尝不想回家,他在想,他现在虽然在青河镇上混得个人模狗样,但在他爸面前那就是一个渣呀,他不想回去看他爸的脸色,再说,上次把公司给炒了、离家出走了,也不知道他爸过了这么久心里是不是还有气,就算没气见着他气也就来了。而且,魏书琴邀请陈功放假七天抽两三天去富海市里找她。

除夕夜,晚上8点。陈功一个人在青河镇上过,虽然和魏书琴通了半小时的电话,但背井离乡、孤身一人的寂寞谁受得了。白天李风华也打来电话让陈功去他家里过年,陈功不愿意去给李风华家添麻烦,毕竟过年都是一家人在一起,多了个外人心里总觉得有疙瘩。

短信慰问过年的方式陈功觉得很不妥,已经变味了,都在走形式化,他觉得还是有声音的拜年方式虽然老,但是管用,更会让人在距离上缩短。

陈功琢磨着第一个还是得给宋惠云打,她可是陈功的救命恩人,为了宋惠云的电话,陈功之前可是八方打听,但一直没有打过去,他知道除了感谢他好像无话可说。

“宋姐,是我,陈功,对啊,特地打个电话给您拜年,祝您新年快乐、合家欢乐、一年更比一年美丽。”陈功是打心眼儿里觉得宋惠云不仅人美,而且心灵更美,虽然脸上已经开始有了少许岁月的痕迹,但并不能遮掩宋惠云迷人的脸和高贵的气质。

“我一个人在喝酒,你能来陪我喝点吗?”一个人在喝酒!!,陈功还以为宋惠云此时正在陪着老公和孩儿幸福的吃着年夜饭。

“少喝点宋姐,酒可不是个好东西,你老公和孩子呢?”陈功想,如此优秀的女人肯定有一个完美的家庭。

“你问这么多干嘛,你有车吗?”宋惠云有点不耐烦。

“有啊,这半年给我配了辆破哈飞,还能跑。”陈功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这宋惠云是怎么了,原来见着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儿呀,可能喝了不少。

“有车就好,你来了我跟你讲。哎,本来想一个人去酒吧,结果全关门儿了,你来我家吧,新桥区美丰小区,来了打电话。”陈功刚想再问几句那头电话已经断了,算了,去了再说,肯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儿吧。

一路上,陈功边开车边跟郭可胜、王国强、何有才、张明章等人送上新年的祝福,再与刘亚东通完电话后,美丰小区到了。陈功把车停在路边,跟宋惠云的手机拨了过去,这地方可真不好找,问了三家卖鞭炮的。

陈功尾随走路摇摇摆摆的宋惠云上了楼。

陈功轻轻把门关上,“宋姐,你没事儿喝这么多干嘛。”

“你别问,我自己讲,我想发泄出来。”宋惠云一**坐在沙发上,理了理被身子压着的裙子。

“你知道吗,陈功,你第一次考试面试的时候,我就留意你了。”宋惠云脸红红的,眼睛很渴望的看着陈功,右手把长发从额前理到脑后。大冬天,宋惠云家的空调开得那何止一个热来形容。

“宋姐,你怎么了?”陈功感觉自己好像一盘菜快被宋惠云吃掉一样,我是不是在做梦,高贵的宋姐在我面前作出如此的迷人且随意的姿势,陈功吞了吞口水,因为房子里太热了,陈功也脱下的外套。

“陈功,你长得很像我第一个男朋友,很像,真的很像。”宋惠云拿起杯中的红酒干了下去,目不转睛的看着陈功。

“别再喝了宋姐,你已经喝了很多。”陈功赶紧着宋惠云。

“你别管,你听我讲。在我和男朋友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我男朋友出车祸死了,我那时候也想去陪他,真的,我不怕死的,我怕他在那头一个人会很寂寞。这时,我的那该死的男人出现了,他是我男朋友的上司,他安慰我、鼓励我,烛光晚餐、电影、送花,他做了好多好多,我心软了,我想好好的过下去,我想继续被呵护下去,我和那男人就这样结了婚。不到半年时间我就和他离婚了,而且我让他去吃了牢饭,你知道为什么吗?”宋惠云讲得很慢,好像边讲边在回忆着什么。

“为什么?他对你不好?他做了什么坏事?”陈功听了也有些兴趣知道后来的事儿。

“他对我不好我都可以原谅他,因为毕竟是他把我从一个崩溃边缘拉了回来。但是,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和我男朋友出事的时候是在一起的,在郊外出差,出事时他一点儿事也没有,在我男朋友淹淹一息的时候,他没有打电话求救,他在一边看着我男朋友死去。!”宋惠云的声音激动了起来。

“你老公他,哦,那男人为什么不去救你男朋友?”陈功问道。

“为什么,因为他想得到我,他忌妒我男朋友。就是因为这样,我保留了二十几年的身体给了一个我的仇人,连我男朋友都没有碰过,我居然这么傻,全给了他,那个**。”宋惠云不断用拳头打着沙发。

“宋姐,别激动,你喝点水,我给你倒去。”陈功站起来便去饮水机下面拿了个纸杯接水。

“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吗?真是很奇妙,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是那该死的男人一天喝醉酒回来主动告诉我的,我当时都快瘫了。”宋惠云仍喝着她的红酒。

陈功把白水放在宋惠云面前的时候,看到沙发下面已经空着两瓶红酒,加上茶几上快喝完的一瓶就三瓶了。

“宋姐,恶人有恶报,你是好人,你要好好活着。”陈功不断安慰着宋惠云。

“陈功,我好想我男朋友,我看到你就像看到他一样,我想抱着他,我想告诉他我对不起他,我想对他说我一直在等他。”宋惠云一边说一边把陈功拉到面前,双手挽着他的颈子。

“宋姐,别,你可能喝多了。”陈功心里现在是热血沸腾、翻江倒海,如果发生了什么,他觉得宋惠云清醒后他可能没脸见她,想要推开吧,陈功脑子里又抵挡不了诱惹。

就这么,两人半推半就的在沙发上,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舌头像是麻花一样缠在一起,怎么也分不开,

两人热情了一会儿,宋惠云牵着陈功的一只手,自己慢慢躺上沙发上,紧紧夹在一起的双腿其中一只抬了些起来,裙一丝若隐若现的黑色从白色**渗透出来,增添了几分勾人的味道。

陈功心想,忍忍忍,决不能在这时候乘人之危,我还是不是人啊,宋姐是我的恩人。

陈功自己把倒的白水一口喝光,抵挡着宋惠云身上传来的**味道。

宋惠云醉熏熏的躺在沙发上,泪光闪闪的看着陈功,“陈功,你能当我一晚的男朋友吗?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年纪比你大很多,也只是拿你当另一个人,但我真的活得好累,我只想要一次,只要能和你这一次,我就心满意足了,你就当可怜我这个做姐姐的,陪我,好吗?”说着,宋惠云慢慢解开衬衣的纽扣,拉开裙子的拉链。

陈功已经克制了很久的欲望,这样被诱惹,谁都不会清醒的。陈功脱下身上的衣服,扑了上去,两人热吻着,宋惠云那**的臂部很快就留下陈功的手印。

宋惠云嘴里发出销魂的**声来,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两只**雪白的手臂伸向陈功的后背,尽可能得触摸她所能触摸到的每处肌肤。

很快,宋惠云销魂的声音里夹杂了陈功沉重的喘气声。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穿越小说
  3. 宫斗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