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忆昔醉梦缘

更新时间:2020-07-11 09:40:09

忆昔醉梦缘 连载中

忆昔醉梦缘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夏琼歌分类:言情主角:徐汝忆叶醉尘

《忆昔醉梦缘》是夏琼歌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忆昔醉梦缘》精彩节选:徐汝忆原本是生活在靖昔城的靖昔子民,生活平淡无奇,直至她救了一只白狼,还遇到了救命恩人叶醉尘,叶醉尘还是她的教书先生。这个叶醉尘一身白衣,好似谪仙,性子冷峻,如清风朗月。仿佛叶醉尘所有的笑容永远是为她绽放的,万般深情与温柔,尽收心底。阴谋诡计、爱恨交错、人妖痴恋、倾尽温柔。身份谜图、重重迷雾,究竟谁是谁的救赎,谁是谁的命定之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市肆上詹先生如狗的模样,詹府的遇险以及刚才的惊险,原来都是白怜操控詹先生的。

“要想让詹先生恢复,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怨鬼已死,方可恢复。”叶醉尘满不在乎的说道,他一副胜利在握的模样。

“那么我们快去找白怜吧。”徐汝忆唯恐事情生变,她认为应该马上行动。

然而叶醉尘闻言,眸色异常寒冷,“你还能走吗?”

徐汝忆动了动身体,果不其然,腿已经麻木无法起身。

“她把你摔倒时用力过大,此时麻木也正常,至少骨头未断。”叶醉尘冷哼一声,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拒绝,“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帮你把她除掉就是。”

徐汝忆感激的看了一眼叶醉尘,哪知叶醉尘转移目光冷漠的道:“我只是看不惯而已。”

徐汝忆哀怨的在心里想,他真是一个口不对心的人。

然而就在此时,徐汝忆却感觉到被人抱起,悬空的感觉令她一怔,她挣扎着说道,“放我下来,男女授受不亲。”

他忍住笑意说道:“难道你想一晚上坐在院子里?”

徐汝忆想说,娘亲她们很快就会回来了,不知为何竟没有说出口,应该他的怀抱太温暖了吧,否则怎么会有种贪恋的感觉。

叶醉尘把徐汝忆抱到陈旧且坚硬的木床之上,她坐在床上好奇的问道:“你去哪找那个鬼?”

“不知道。”他如实回答。

徐汝忆显然是不相信叶醉尘的话,她穷追不舍道:“那你怎么说帮我除掉她?”

叶醉尘这次也不再撒谎,直言不讳的说道:“不这么说你会乖乖听话回家吗?我看你肯定就算爬着也会去找她的。”

徐汝忆一副你想多了的模样摆了摆手,她看着叶醉尘说道:“哪有那么夸张?那你刚才意味深长的说很快就知道白怜是谁,该不会也是骗我的吧?”

“她是鬼。”

叶醉尘的这三个字令徐汝忆抚额,有种被人戏耍了的感觉,看在他是为她好的份上,她还是不跟他一般计较吧。

其实第一次看到叶醉尘如此耍赖的模样,徐汝忆真的感到非常庆幸,因为他这副模样显得非常平易近人,不像平常时那样的冷漠。

“其实我知道她在哪。”徐汝忆故意顿了顿,见叶醉尘难得用一丝惊讶的目光望着她,她才慢悠悠的继续道:“她说没有我的话,詹先生就会把他爹娘杀死了,显然她恨极了詹先生的爹娘,她恐怕是去了詹府了。”

这个詹府并非是詹越居住的詹府,而是詹越爹娘的詹府,家大业大,还不许人家多盖几个府邸吗。

叶醉尘听完徐汝忆的话欲走,她连忙叫住了他说道:“我也要跟着去。”

“不行。”他断然拒绝。

徐汝忆自知他不肯带她去,于是笑道:“既然你我已经男女授受不亲,背我又有何妨?”

终于轮到他抚额了。

“你就不怕等我背你去詹府时,女鬼早已经杀了詹越他爹娘?”叶醉尘勾起一抹极好看的笑容。

徐汝忆暗笑,找借口是吧?以为她不知道吗?她亲眼看见白怜逃跑时已经身受重伤,她想白怜一定先调养鬼气,才会去杀詹越他爹娘的。

“女鬼一时半会是去不了詹府的,谁叫你的法术那么厉害呢?”

叶醉尘听到徐汝忆的话后扯了扯嘴角,不语。

“先生,你是天地间最好的好人了,拜托了。”徐汝忆眨了眨双眼,尽量让她的神情显得是那样动人心弦。

她只是只是好奇假白怜究竟是谁?她在心里不断的说着这句话,然而她的心底似乎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你只是贪恋他的温度,他的怀抱罢了。

叶醉尘迟疑片刻,最终他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背转向她,俯下身去。徐汝忆顺势趴在叶醉尘的身上轻勾住他的脖子,他颠了颠她的重量,无奈一句,“还好不重。”

詹府在靖昔城的西边,离徐府大约是有三百米,虽然徐汝忆不想矫情,但是她还是问了一句,“你不累吧?”

叶醉尘未立刻答话,而是过了一会儿才淡淡的说道,“徐汝忆,你又欠了我一次,终要还的。”

“又?”徐汝忆不怎么明白。

叶醉尘轻笑,“这么快就忘了刚才的救命之恩。”

哦,他指的是刚才在府中的时候詹先生的攻击。

“先生,你算得那么清楚作甚?”徐汝忆不满的说了一句,然后她语重心长的说道,“救人只是发自内心的,先生当时救我时难道还想着这命我迟早还是要还给先生的吗?”

叶醉尘一句话也不曾说,徐汝忆便自顾自的说下去,似乎非要让他明白这施恩不图报的道理。

“当初我还救过一次狼呢,我可没想过要那狼救我。”不知为何,徐汝忆感觉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叶醉尘停滞了一下,她只当他累了,也没有多想。

不过徐汝忆转念一想,这个比喻实在有些不恰当,正当她准备说个人与人之间施恩不图报的事时,他清冷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你怎知那狼不会报恩?”

徐汝忆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狼又不是人啊。”

叶醉尘彻底不再言语,徐汝忆在心里纳闷,她说什么错话惹他不高兴了?

就在徐汝忆想东想西时,他们到了目的地詹府,徐汝忆在心里感叹一声,果真是富裕。

詹府世代经商所以富家一方,和她们这些平民百姓是不一样的。平民百姓家的大门只是陈旧的大木门,而詹府的门口甚是辉煌,涂上正红朱漆的大门鲜艳夺目,门口的两座石狮子似乎格外气势如虹。

一股邪风把詹府已经敞开的大门吹的吱吱响。

叶醉尘把徐汝忆放在门口嘱咐她小心点便进去了,她自然知道腿脚不便会耽误他,所以她乖乖的倚在右旁的石狮上。

徐汝忆把目光移向府内,隐隐约约在院子里看到一棵才开枝散叶的老柳树,部分只能看到红漆门来回开开闭闭的,腿脚虽然还些许麻木,但比起在家的时候已经好很多了,已经能站着了。

“徐汝忆。”

小说《忆昔醉梦缘》 第七章狼会报恩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重生小说
  3. 鬼怪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