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随风阅读网 > 小说库 > 官场 > 仕者生存

更新时间:2018-11-01 14:50:30

仕者生存 连载中

仕者生存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岁月静好分类:官场主角:吴嘉铭吴嘉丽

新书推荐,《仕者生存》由岁月静好最新写的一本职场官场风格的小说,主角吴嘉铭吴嘉丽,内容主要讲述:官商子弟混迹官场,且看他如何在尔虞我诈之中翩跹而行,生死离别的爱恨情仇,刀光血影的江湖厮杀,惊险刺激的生死谍战,步步惊心的官场布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蹒跚走过乱石遍布的江滩,吴嘉铭艰难地靠近那艘破木船,虽然太阳有些大,但是徐徐江风吹得人很舒服,江对面江口区的高楼大厦清晰可见,一靠近木船就闻到一股鱼香味,吴嘉铭心想刚好赶上饭点了,有口福。

船是小船,五米长,两米宽,大概三米高的样子,一半在水中,一半在乱石上,用粗粗的铁链绑在一块大岩石上,船首高高翘起,差不多齐腰了,站在地上往里看,逼仄的船舱里面空余一人,煤气炉上有个锅正煮着鱼,火还开着,热气腾腾,刚才的鱼香味就是从这里面传出,吴嘉铭正纳闷怎么没有人,心里蓦然一惊,回首间,只见一个老头正站在背后茂盛的杂草边望着他笑。

老头背着手慢慢走来,如履平地,仿佛脚下凌乱的江石不成在般,中分的头发齐肩,和垂在胸前的吴须在江风下飘逸,双眼炯然有神,皮肤红润光滑,很有世外高人的样子。

不过身上的衣着却将他拉到了地面,上身是一件老旧的白色圆领T恤,洗得有些变形,还有几个污渍印在胸口,肩膀上还有几个小洞,T恤扎在黑色的裤子里,裤子有些大,看起来很蓬松,像是哪里捡过来的,要上系着一条粉色的窄边女士皮带,是打结的系,可能扣子怀了;裤管卷起,露出满是黑色汗毛的双腿,也很潮的没穿袜子,鞋倒是名牌,左NIKE,右Adidas,而且款式各异,整体装扮怎么看怎么猥琐,完全是一副时下拾荒者的标准装扮。

吴嘉铭每次看到老头的中分齐肩头就想起让子弹分里面葛优扮的师爷,笑道:“你倒是机警啊,你不会真的是逃犯吧。”

老头对吴嘉铭不理不睬,右手轻点船舷,身子一下就跃上去了,吴嘉铭对此见怪不怪,也跟双手撑住船舷爬了上去,老头已经坐在船舱中,正将一瓶已经打开的醋往锅里倒,显然吴嘉铭的到来打断了老头刚才的动作。吴嘉铭没有往船舱里钻,里面太窄了,将手包放在船舱的阴暗处,就坐在船首的阳光下,有凉爽的江风,倒也不太难受。

老头加完醋,便用筷子在锅里搅动,便说道:“怎么又换车了,声音差一点就听不见。”说完,不由看了吴嘉铭的手包一眼,鼻子不经意间扇动了两下。

吴嘉铭心想好歹是两百多万的才车,噪音已经处理得很到位,不过又沮丧地想到即使噪音再小,还不是被老头听到了,笑道:“嗯,刚换的,哈,今天有口福啊。”

老头没应声,转身在角落里拿了半瓶五粮液和一个酒杯,将酒杯里倒了八分满,就放到吴嘉铭面前,又递了双筷子,吴嘉铭到没有嫌弃,拿起筷子就往锅里戳,加了块鱼肚肉,满足地吃起来,味道鲜美,肉质甜嫩。

老头就着瓶子喝了一口酒,说道:“你平时可从不在这个点过来啊,有什么事吗?”

吴嘉铭也泯了口酒,说道:“这两天经历了些事,情绪波动比较大,今天随便乱逛就逛到这附近了,所以就到你这边放松一下。”

老头夹了块鱼,随意将鱼刺吐在舱里,说道:“你们这些人吃饱了撑得慌,不好好过日子,整体琢磨这个算计那个,不过我看你的气质跟以前有些不一样哦,越发沉稳了,看来是好事啊。”

吴嘉铭刚才连吃了几口鱼,口有些烫,便又喝了口酒,看来看酒杯,说道:“这就不会是我上次送的吧,你还真能喝啊。”吴嘉铭三个月前送了两箱五粮液,一老头每日无酒不欢的风格,还能喝到现在真是个奇迹。

老头难得有些脸红,说道:“唉,还不是你,喝这酒把我的嘴巴给喝刁了,以前那些便宜酒现在喝起来想猫尿一样,所以只能省着点喝啊,不过好在今天你过来了,今天可以敞着喝。”

吴嘉铭不由大笑,“你这老头,说给你配个手机吧,你又不要,叫你上岸,你又不肯,你又不是个大美女,我哪能时时刻刻惦着你呢,何必委屈自己呢,你只要上岸,每天酒我管饱。”

老头又灌了口酒,有些沉默,说道:“我说你怎么多年到底图我什么啊,这样屈尊降贵结交我这个老头。”

吴嘉铭不虞老头有此一问,不由神情一愕,想了一下说道:“因为你是个奇人啊。”

老头硒道:“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奇了,我就臭老头一个。中华大地奇人多得是,奇人算个屁啊。”说完又狠狠地喝了一口,本就不多的酒就快见底了。

吴嘉铭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道:“老头,不要狡辩了,你不承认就算了。说实话,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是个不简单的人,你那双眼睛可是让我晚上睡觉被吓醒了好几次啊。我们也算有缘,交往了好几年,说实话我就喜欢在你这里待着时那股轻松的感觉,觉得很多事都可以放下,你呢,一开始把我当做个屁,而且好几次都动了杀机,嘿,我们也算是经历过生死的。”

三年前,吴嘉铭在酒吧厮混到凌晨四点,头晕脑胀下拉了个两个女人就开车到了这个荒僻的地方玩车震,当时他开的是一辆丰田霸道,刚开始是在车里弄,搞了大半个钟,搞倒一个,看到此处荒凉左右无人,就拉下另外一个让她扶着沿江护栏折腾起来,临江做那事,四周静霭而空旷,江中偶尔有拖船经过,那感觉真是要多**就有多**。

蓦然,借着暗淡的光线,吴嘉铭发现五十米外的江边,有个人影在乱石间踏石而行,如履平地,手中拿着钓鱼条,挥动鱼竿在江中勾鱼,没挥动一下,就有筷子长的鱼飞跃而出,姿态优美,如有神技。

待到近处,那个人影突然一闪便到了眼前,一股鱼腥味扑面而来,待吴嘉铭反应过来时,只见一道凌厉的眼神射了过来,一股冰冷的气势笼罩全身,吴嘉铭顿时只觉一股寒流从尾脊骨一下窜到脖子,汗毛倒竖,在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毛骨悚然。

好在那人影打量了车和三人便转眼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等吴嘉铭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早已一倾如注,而身下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昏阙,不知是因**而昏倒还是摄于刚才那神秘人影的威势,而车中的女子,则是什么都不知道地含着**酣睡。

后来吴嘉铭又独自来了几趟,找到了那艏破船和衣着怪异的老头,几经纠缠慢慢地很老头混熟,不要看老天打扮如同乞丐,可身上却没有丝毫异味,吴嘉铭怀疑老人故意穿成这样就是为了躲避人群。

平时过来都会带些酒菜,生活用品以及现金给他,开始吴嘉铭总是问老人是不是那凌晨黑影,老人一般不予理会,后来通过自己的观察慢慢确定,也就不再纠缠这个问题,渐渐也喜欢上这边与世俗隔绝的净土,放下防备和老头乱七八糟地喝酒聊天,如此三年,就慢慢发展到现今的关系。

两人都不再言语,都闷着头吃着着脍口的鲜美鱼羹,因江鱼肉嫩香甜,老头的烹饪手法又独特,所以吃起来很爽口,最后吴嘉铭连汤都喝了,用手随意地擦了擦嘴巴,说道:“老头,吃了你的午饭,害得你没有吃饱啊,要不我去整点东西过来。”

相识这么久,吴嘉铭知道老头食量极大,这也锅鱼本来是老头一餐的量,现在本吴嘉铭吃了大半。

老头咂巴咂巴嘴巴,将瓶子里最后几滴酒倒入口中,说道:“差这么一顿两顿算什么呢?倒是你的事没什么吧。”

吴嘉铭在手包里拿出钱包,将里面大约两千多块现金放在一边,说道:“我能有什么事,先给些现金给你,可能明天才能过来给你送酒啊,到时再带些,还要不要别的什么东西。”却没有发现老头在他打开手包的刹那,眼神徒然锐利起来。

老头没有看放在一边的钱,神情有些凝重,看着他的手包说道:“你怎么随身带那个东西?”

吴嘉铭开始有些不明所以,看到老头的神色,便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便拿出手枪,边把玩边笑道:“还说不是奇人,连放在包里的手枪都可以发现,老头你可真不简单啊,怎么样要不要耍两下。”便把手枪递过去。

老头将手枪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说道:“这个味道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一来我就闻着有些熟悉,你怎么随身带着着着玩意?真没什么事吗?”

吴嘉铭在包里又拿出几颗子弹递给老头,见老头摆手便有放了回去,说道:“是长辈送给我玩的,今天才入手,没来得及收起来。嘿,老头不错啊,开始关心起我来,谢谢啦,不过真没事,就是工作上有些不尽人意,惹得家里人很操心。”

老头将手枪放回吴嘉铭的手上,骂道:“我关心你个屁,我怕以后没人给我送酒,你说你是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看来也是衣食无忧,还有个屁的烦恼啊,你看我日子过得多凄凉啊,我要想不开早就跳江里去淹死了,我还是每天看日出日落,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

吴嘉铭难得现在有时间把玩枪,便拿起枪,将子弹夹退出又装回去,然后开了几下空枪,想了一下便又退出弹夹,边装子弹边笑道:“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的,不过老头,我还以为你是过着大隐于市的世外高人,没想到你也抱怨自己的日子过得贫穷啊。”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小说
  2. 总裁小说
  3. 逆袭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